第三章 环境

作者:苜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非之女最新章节!

    孟母三迁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多么重要。故此有必要花费些笔墨来描述一下蒋菲薇从小生活的环境,或者说蒋氏夫妇一直生活的环境。

    这个环境很不好用一句话来概括,只好用下面的两则小故事来说明一二,只不过这两则故事并非发生在蒋菲薇很小的时候,但相似的事情一直发生在生活中,不论蒋菲薇来没来到这个世界上。

    第一则小故事可以称为——智。

    地元职工的来源大多有两种,一种是毕业分配,比如蒋华就是中专毕业被分配到这里,还有一种是像吴秀这样,因嫁给厂里的职工蒋华,农村户口也转为厂矿户口,成了厂里的职工。至于大学生,在地元可谓凤毛麟角,毕竟地元地处偏远山区,即使被分配到这里,大多也很快就辞职走人了。

    换句话来说,地元的职工大多学历不高,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就没有智慧。

    蒋菲薇八岁时,有一天匆忙赶回家做饭的吴秀忘了买酱油,只好让她去帮忙打下酱油。

    吴秀可不敢让从不做家务的蒋菲薇帮忙照看锅子,自己去买酱油。因为蒋菲薇已有前科。

    有一次,厂里停气(天然气),吴秀搬出了家里的煤炭炉做饭。看着炉子上熬的稀饭,吴秀想起忘了买什么东西,就叫菲薇帮忙看着锅子,不要让锅子溢出来了。吴秀没走多久,锅子果然溢出来了。从不做家务的蒋菲薇根本不知道只需将锅盖揭开就好了,但慌乱的菲薇有自己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她直接舀了一大瓢水浇了下去,不过她不是往锅子里浇,而是往炉子里浇。后果不言而喻。回家看到**的炉子的吴秀一头黑线,幸好稀饭已经好了,其他菜只能全做成凉拌菜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打酱油对八岁的蒋菲薇而言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小家伙拿着酱油瓶子,来到隔着几幢楼的钱家小铺。

    说是小铺,其实不过是把自家的房子外面用砖砌了一个夹间,安上几块木板当门罢了。至于柜台,应该是厂里子弟校换下的旧课桌,虽不至于散架,却也颇有些摇晃,真让人担心上面摆放的罐子什么的会不会滚下来。

    蒋菲薇刚走到柜台前,就听见里屋,钱家刚五岁的男娃儿正在问钱家媳妇:“妈妈,为啥子爸爸说爷爷死了是去见阎王,李叔叔却说爷爷死了是去见马克思呢?爷爷死了是不是要去见很多人啊?”

    钱家媳妇的文凭并不比吴秀高,甚至连小学毕业证都没能拿到手,当然不知道马克思是谁,但她好像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外国人,也听说过人死去见马克思这种话。

    不过不得不说人的智慧是无穷的,被孩子问住了的钱家媳妇略一思索,对孩子说:“你不懂,爷爷死了就是去见阎王!但是——中国人要死,外国人还不是要死,外国人大舌头,说不来中国话,喊不来阎王!所以阎王给自己取了个外国名字,叫马克思!这样外国人也好喊了撒!”

    八岁的蒋菲薇早已知道马克思是谁,顿时被钱家媳妇睿智的解释雷得外焦里嫩。事后,蒋菲薇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了,只记得回家后,她不得不又跑了一趟,因为她买回去的是醋!

    第二则小故事可以称为——情。

    那天,小学二年级的蒋菲薇正好做了一个简陋的电话,就是那种两个纸筒封个底,再用线连接起来的电话。这是自然课老师的作业。

    看着桌上做好的电话,蒋菲薇很想试一下效果。

    父母上班还没回来,楼上楼下的孩子听完她的话都一哄而笑跑了开去,没人理她。原因是从小体弱的蒋菲薇一直是大家欺负的对象(即使比她小的孩子都可以欺负她),所以没人对她的话感兴趣。

    早已习惯被如此对待的蒋菲薇只好拿着自己的电话回到家,两个眼珠子转悠着,还不死心。

    突然,蒋菲薇抬头望厨房一笑,抓起桌上的电话,跑进了厨房。

    地元地处山区,所有的住宅和厂房都是依山而建。红专楼和后面的那幢楼房中间有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土坡。

    四川多雨而潮湿,为防止下大雨将土坡的泥土冲到职工的厨房中,遂砌了一道墙在土坡下面拦着。墙的顶端刚好到蒋菲薇家厨房的窗户,挡住了窗户下面的三分之二,不过墙距离窗户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并没有将窗户堵死。

    那段土坡本来一直荒着,有些没事的人就跑去栽了些蔬菜果树。厂里的管理人员灵机一动,干脆大大方方地用竹篱将土坡围了起来,划分成大小不等的三块,包租给职工。

    三块地中间用高而密的树篱隔断,但靠近墙的地方树篱就比较稀疏。其中一道树篱就在蒋家厨房后面。

    蒋菲薇早就发现租种这两块地的李家媳妇和田家媳妇几乎天天都会在墙根碰头,悄悄地嘀咕什么。由于隔着墙,她总是听不清楚。

    蒋菲薇冲进厨房,果然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嘀咕声。

    眼珠子一转,蒋菲薇抓起家里的晾衣叉,将自制电话的一头叉到墙头上,另一头贴到自己耳朵上。

    怎么说呢?史上最简陋的窃听器,抑或是史上最高端的窃听器?反正不管怎么说,让蒋菲薇惦记了很久的嘀咕终于被她听到了。

    被挂在墙头的纸筒忠诚地将李田两家媳妇的嘀咕全部传入了蒋菲薇的耳中。

    只听李家媳妇说:“喂,你听说没,今天中午在厂门口的事情?”

    “我上早班(早上八点下班),怎么可能知道中午的事情嘛!”田家媳妇说。

    “哎呀呀,你不晓得,老子差点笑死了——”说着李家媳妇捂着嘴笑了起来。

    “啥子嘛?快点说——不要笑了!”田家媳妇心急地问。

    “今天中午啊,”李家媳妇神神秘秘地说,“李龟儿子在厂门口碰到佘厂长。你再都猜不到他跟佘厂长说了啥子!哈哈,笑死我了!”

    “快点说嘛,紧都1吊胃口!要说就说,不说我走了!”田家媳妇有些不满地威胁道。

    李家媳妇看胃口吊得差不多了,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李龟儿子问佘厂长是不是马上要出差,佘厂长说是,然后李龟儿子说——把我老婆带上撒!”

    “噗嗤——”田家媳妇憋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呢?然后呢?佘厂长说啥子了?”田家媳妇又追问道。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撒,当时是下班,厂门口那么多人,他好意思说啥子哦!哈哈,好笑吧?”李家媳妇又笑了起来。

    蒋菲薇当然不明白为什么两人会躲在这里说这些在她看来很无聊也很无趣的事情,因为她连李龟儿子是谁都不知道,更听不懂话里的内涵。换了是吴秀肯定就明白了。两人都喜欢摆八卦2,但有些八卦不能到大庭广众中乱摆,怕被报复。但两人的八卦之心是火热的,所以找了这么个又僻静又自由的地方慢慢摆。根据两人天天碰面的情况来看,这类八卦显然是层出不穷。

    只是这两人大概做梦都没想到两人的八卦从此被蒋菲薇听了个底掉。

    事后,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蒋菲薇假装无意地问父母,李龟儿子是谁?

    要说蒋氏夫妇偶尔也摆八卦,但是他们从来不在蒋菲薇面前提起这类八卦。现在却突然听到女儿问起此类八卦的名人,一时间,蒋华的脸黑了下来,吴秀也愣住了。

    “你问这个干嘛?”蒋华黑着脸瞪着女儿。

    蒋菲薇一脸无辜地说:“我今天回家的时候,在路上听人家这样喊,我不晓得他们在喊哪个,所以问撒。”

    吴秀一听松了口气,笑着对菲薇说:“李龟儿子就是你们子弟校里面那个老是穿得妖精十八怪3的齐老师的老公。”

    蒋菲薇听了越发迷糊起来,佘厂长出差干嘛要带着齐老师呢?可她再也不敢继续向父母询问。

    虽然蒋氏夫妇竭力避免在菲薇面前谈论此类八卦,怕影响孩子的成长,但吴秀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过不了多久,自己家里的人也会成为此类八卦的主角吧!

    前世记忆还没苏醒的菲薇就在这种不能说是幸福,但也不能说是不幸的环境中开始了自己的人界之途。

    ★★★★★★★★★★★★分割线★★★★★★★★★★★★

    1紧都:四川方言,意思是一直,总是。

    2摆八卦:意思是聊八卦,说八卦的意思,四川话里说聊天,一般就说成摆龙门阵。

    3妖精十八怪:意思是打扮得很妖娆,很妖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