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晤

作者:苜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非之女最新章节!

    修炼者分为三大族群,人族,妖族和魔族,分别被称为修士,妖修和魔炼。

    妖族按战力分为上三族和中九族,其余族群则统称下族。

    天狐族是妖族的智首一族,与法首一族天凰族和力首一族天龙族,并称妖族上三族。

    三族一向同气连枝,共同护卫着整个妖族。

    三大妖族都有各自的种族天赋,但以卓越的智力和强大的神识成为上三族之一的天狐族,在年幼之时,毫无疑问是三族中最弱小的一族。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可怕之处才冰山渐露。

    所以天狐族的老祖宗们为年幼的小天狐准备了一方净土,让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地成长,也将天狐族的根基扎在了净土之中。

    同时,狡猾多智的天狐老祖宗们还在别的地方建立了三个天狐族的大型巢穴,以掩人耳目,让育幼净土淡出其他种族的视线,仅仅只有天凰族和天龙族的族长知晓此事。

    ★★★★★

    冻土界,是一个位于寰内北方,人迹罕至的灵界。

    说它是灵界,有些勉强。因为此界所包含的一大一小两个星团,二十一颗大小不等的星球上(除开界中的两颗雷耀星1),都只有一丝丝极为稀薄的土系和冰系灵气。

    如此稀薄的灵气,偏偏拥有如此宽广的界域,冻土界自然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存在,连最低阶的修炼者也不愿在此修炼。界中人迹罕至,一片荒凉也就在情理之中。

    沧蓝星,冻土界的第三大星球,位置靠近冻土界的中心,其上的灵气似乎比界中其他星球略微要浓郁一点,只是这一点来得并不比一粒米大多少。

    某日,深夜时分。

    荒凉的沧蓝星上,参差不齐的植物从怪石崚峋中伸了出来,看起来仿佛是一地的妖魔鬼怪。一有风吹过,放眼望去,直如群魔乱舞,让人看了汗毛直竖。

    如果用画来比拟沧蓝星上的景色的话,这就是一幅有秘密的画,因其画下有画。

    倘或有人想要揭开表面上的画,却需要特殊的方法或者拥有绝高的法力。前者显然只有特殊的人物才能得知,后者则实在是没有这样的人物会吃饱了撑着,跑来沧蓝星上发现这个秘密,毕竟经过无数年的消耗,寰内这样的界并不少见。

    所以,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都一直没有人发现这个秘密,而这里,正是天狐族的育幼净土,兼圣老堂驻地。

    沧蓝星上,画下之画中依然是无边的夜色,但数处稀稀疏疏的亮光,却透露出生命的迹象。

    细看下,亮光所在的位置周围有不少房舍。一间间精巧别致的白木房,虽然有大小的区别,但却都与富丽堂皇无缘。

    一间中等大小的白木房中,一个头上戴着一朵半开的玉色莲花,身着浅绿色裙裳的年轻女子,正坐在书桌旁,一手支颐,眉头轻蹙。

    一个立在门边,圆圆脸蛋,长相很讨喜的侍女模样的女子见此,无声地叹了口气,劝道:“圣女大人,聚研会已经圆满结束了,您也该休息一下了。三个月不休不眠地整日忙碌,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没等侍女的话说完,年轻女子抬头冲她一笑,打断了她的劝说:“我知道了,过会就睡!”

    圆脸侍女不由露出一脸苦笑。在举行聚研会的这三个月中,她听圣女大人说这句话,没有一百次也有五十次了,但却从未兑现过。

    圣老堂是天狐一族的核心权力机构,也是天狐一族的力量根基,分为圣智堂和长老堂。

    长老堂处理族中一切事务,按职责的不同分为太上长老,职司长老和普通长老。前两者多处理族中大事和族中的特殊教育,普通长老则执行前两者的决定,初步处理从各个巢穴传回的信息,并负责小天狐们的普通教育。

    圣智堂主要从事各种秘密的研究工作,比如天狐族修炼功法的改进,天狐族潜力的挖掘等等,同时还帮助天凰族和天龙族等其他妖族进行法术拓展2,提升妖族整体的实力。

    可以说圣智堂的存在,不仅仅对天狐一族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其他妖族也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所以各妖族对圣智堂中之人都会在称呼后添上“大人”两个字,以示对他们的尊敬。而其他的妖族,即使是天凰族和天龙族的族长都不能享此殊荣。

    圣智堂由一名圣女,多名圣使和圣司组成。

    圣女总领圣智堂的工作,由五十年一次的圣选会上,头脑最聪慧,心境最贴近自然的雌性天狐担任,每届任职五十年。换届退下的圣女成为圣使。圣使们担任继任圣女的老师、智囊兼助手。圣司则处理圣智堂中各种琐碎的事务。

    十年一届的聚研会对圣智堂而言,就是一场汇聚信息的盛宴。

    每届聚研会举行的时候,圣智堂中的人都忙得恨不能将自己掰成几瓣来使。不仅如此,整个沧蓝星上,除了小天狐们,所有的成年天狐都忙得焦头烂额。

    ★★★★★

    “圣女大人,惠长老求见!”

    门外传来的通禀声让圆脸侍女松了口气,她估摸着惠长老只怕也是来劝说圣女大人休息的。一念至此,圆脸侍女赶紧出门将惠长老迎进书房,随后将书房门关好,自己则悄悄离去。

    “姨,你怎么还没休息?”看到侍女识趣退出,菲清关切地问惠长老。

    惠长老并没有立即回答菲清,反而径直走到书桌前面,伸头去看菲清面前放着的东西。

    看了两眼,身着蓝色裙裳的惠长老叹了口气,说:“我就猜到你在忙这个!”说着,惠长老在菲清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次聚研会中新发现的古妖文简可有三枚之多,破译工作完成了吗?”惠长老坐下后立即开口询问。

    菲清脸色一黯,说:“已经完成了——”

    “怎么样?又破译出多少字?有没有找到有关轮回珠的记载?”惠长老一脸急切地打断了菲清。

    菲清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说:“三块古妖文简只有一块是从未发现过的,所以这次只多破译出五个字。新破译出的内容中也根本没有提到轮回珠!”

    “啊!怎么会这样?这些古妖文简已经是能找到的最古老的玉简了!连这上面都没有,还能到哪里去找有关轮回珠的记载呢?”惠长老一时又心急又心痛地说。

    这也怪不得惠长老如此着急上火。

    自从菲清几年前无意中得到轮回珠后,已经一路被追杀而差点陨落。最后,幸好菲清以折损寿命为代价,施展秘术,甩掉了尾巴,并在一位天龙的帮助下,才得以伤愈返回沧蓝星。

    虽然这几年还没人知道轮回珠在菲清手中,但谁知道此消息什么时候会被人得知而追杀上门呢?

    “清儿,如果实在弄不清楚轮回珠的作用,我看还把轮回珠取出来丢了吧,别因此而给族中带来巨大的祸患!天狐一族现在已经面临着育幼净土的危机,别再让一件连怎么用和有什么用都完全不知道的灵宝来添乱了!”这并不是惠长老第一次提议让菲清丢掉轮回珠,但每次都被菲清不甘心地推诿过去。

    但这次,惠长老发现菲清眼中的神情,更多的是坚定,而不像以前那般犹豫。

    “姨,你先听我说。我虽然没找到任何有关轮回珠的记载,但前些天我在圣智堂最古老的宝库中发现了一卷薄薄的金色残卷,上面写着一些古妖文。我翻译出来的部分提到了轮回这件事!”

    “什么?!难道——”惠长老听到这里,不由狂喜。毕竟轮回珠几乎可以说是菲清用生命换回来的,换了谁都不甘心白白扔掉。

    “姨,你别着急,听我说完!”菲清看到惠长老一脸喜色,苦笑着摇摇头,说,“不是轮回珠,是轮回,是大世界的轮回!”

    “呃,那是什么意思?”惠长老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弄不清楚轮回珠的作用和驱使方法,最后只怕还是扔掉方为上策,她也很不甘心。

    “我问过族中最年长的圣使,她告诉我那残卷应该是以前祖辈们所说的《天妖残卷》,据说是一位大神通的天妖前辈留下的遗物。”

    “《天妖残卷》?是天妖的东西?我怎么完全没听说过?”惠长老的家族在天狐中也算是流传年代最久远的家族之一,所以惠长老对天狐族中发生过的事情,不可不谓非常灵通。但她却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东西。

    “圣使说这个东西知道的人很少。因为这卷东西会时不时的莫名失踪,但过一段时间又会出现在宝库中,久而久之就很少有人记得这东西了。加上上面的文字都是古妖文,古妖文完全失传后,自然就更没人挂心这东西了。圣使说族中知道此物之人加起来估计也不超过三人。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菲清轻笑着说。

    “残卷上提到大世界一般都处于平衡的沉睡时期,不过一旦轮回的标志出现,大世界的轮回就将启动。我怀疑轮回珠只怕跟这个所谓的大世界的轮回有什么关联,说不定就是残卷中所提到的轮回的标志!”菲清一手支颐,若有所思地看着惠长老。

    但惠长老的思绪还停留在天妖这样的存在身上:“这东西真的是天妖留下的东西?”

    看到菲清严肃地点点头,惠长老一下子激动得满脸通红,语无伦次起来:“天妖?真的是天妖吗?那可是天妖啊!”

    天妖是妖族修炼到最高阶段后,通过了混沌天劫的考验,才能达到的存在。据说成为天妖后,就会飞升去另外一个世界。在古老的传说中,最后一个天妖在百万年以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最近的数十万年中,随着修炼资源的短缺,修士的天修,妖族的天妖和魔炼的天魔都早已成为传说中的名词。

    众所周知,堂堂的天狐族也只有两件天妖留下的物件,一件就是菲清头上那朵半开的玉莲,名为圣莲,另外一件则是残破的冰心。由于残破的冰心已无法修复,所以冰心就被放置在圣殿中成为膜拜的对象。

    过了好一会,惠长老才压下心中的激动,疑惑地问:“大世界的轮回启动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咋会怀疑轮回珠跟大世界的轮回有关联?”

    菲清想了想,说:“大世界的轮回启动后会发生什么,我破译出的内容中并没有提到。”

    “不过《天妖残卷》中提到了大世界一般都处于平衡的沉睡时期。”菲清接着说。

    “呃,这又怎么了?”惠长老一时没领会到菲清的意图。

    “姨,你仔细想想。从《天妖残卷》的内容中,不难推出大世界的轮回肯定以前发生过,以后也会再次发生。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记述。但你以前可曾听说过大世界的轮回和轮回珠?我族最古老的玉简记载了三十万年以前的事情,但这些玉简中都没有提到过大世界的轮回。这足以说明轮回再次发生的时间间隔非常非常长,肯定远远比三十万年长很多!”

    “同样轮回珠也没有在玉简中出现过,加上轮回珠本身所具有的那种沧桑久远的气息,我有理由怀疑轮回珠的存在时间也远比三十万年更长。”

    “另外,轮回这样的字眼在破译出的古妖文简中并不是一个常见的字眼,但一下子有两样名字中含有这种极少出现的字眼的东西出现在我们面前,加上两者都有历史悠久的特点,我感觉我的推论有一定的道理!”

    菲清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但始终感觉证据不足!”惠长老毕竟也是天狐一族中少有的聪慧之人,立即顺着菲清的思路理出了头绪。

    “不错。而且即使我们的推论正确,轮回珠就是大世界轮回的标志,我们也依然不知道轮回珠在大世界的轮回中,到底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又应该如何驱使轮回珠。”菲清一脸苦笑着说。

    “哎,大世界的轮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指我们这个世界即将被完全毁灭再重新生成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位天妖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族面临的育幼净土危机与此相比,岂不是成了细枝末节!”菲清略垂螓首自言自语,眼角处,本来不该有的皱纹展露无遗。

    “好了,先不要烦心这事了,毕竟我们手中掌握的信息太少!而且这些都还只是你的假设和推断,也不能冒冒失失地报告给圣使大人们,以免引起无谓的惊慌。”惠长老看到菲清愁眉不展颇为心疼,遂想转移话题。

    看菲清没有搭自己的茬,惠长老只好温声宽慰道:“好吧,明天我亲自去一趟天凰族!上次我拜托天鸾帮我收集他们族中的古妖文简,想必现在多少也该有回信了,我亲自去问问。如果真能找到了新的古妖文简,想必又能多破译些字出来,说不定残卷上还没破译出的内容中还有相关的信息呢!”

    “嗯!”菲清神思不属地漫声应道。

    惠长老看菲清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就直接转移了话题:“清儿,这三个月来,你一直都不休不眠,现在也该休息一下了。别把自己累垮了,到时候得不偿失!”

    “关于薇儿的修炼功法,你不必这么着急推演!薇儿一出生,就被你用秘术封印了她父亲一族的血脉,落得从小体质虚弱,修炼得慢一点也是很正常的!你这样赶着将针对她的体质的修炼功法推演出来,一旦她晋入炼身期3,只怕秘术就会渐渐失效。到时候,她父亲一族的特征一旦出现,我们岂不是只能将她送到她父亲那里去!你舍得吗?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惠长老说起这事有些不满,说着就用手去戳摆放在菲清面前的功法,似乎想把推演出来的功法戳个稀烂。

    “姨,不要!”菲清终于回过神来,赶紧用手将功法盖住,“姨,我这也是为薇儿好,你听我解释!”

    “薇儿是混血天狐,现在她修炼的是天狐族的基本功法,这样必然会导致她的修炼速度不快。”菲清苦笑地看着一脸正合我意的惠长老,继续说,“但是你想想我们刚才的假设。如果假设为真的话,薇儿多一分实力,到时候就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而且我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薇儿的精血可以完美地封印轮回珠,所以只有天才知道,轮回珠能被完美封印到什么时候!一旦封印被破除或者变得残缺,只怕那些精研天卦之术的人族很快就能占卜出轮回珠的下落。到时候,无论是对天狐一族还是对薇儿,只怕都会是一场生死劫难。薇儿的实力也会在那时起到关键作用!”

    惠长老颓然收手,沮丧地说:“我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你已经受了这么多苦,我怎么忍心再看着薇儿早早地离开你的身边呢?再晚两年将这些功法交给薇儿,好吗?两年,就两年!”

    说到这里,两颗晶莹的泪珠从惠长老的眼角滑落。

    菲清这些年所受的苦,只有她最清楚,她是真心心痛这个从小父母双亡,聪慧又坚韧的外甥女。

    菲清算是天狐族的一个特例。

    她是其母到沧蓝星送信时,旧疾突然发作,小产下的孩子。

    导致其母旧疾发作的原因,却是因其母无意中听到路过的两名信使提到第一飞狐和第二飞狐小队在出任务时,全队覆灭。无意中听到的消息对她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因为她的丈夫就是第一飞狐小队的队长。

    距离产期还有近半的时间,菲清就被生了下来,其母随后死去。因此,菲清一出生就真正成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雪上加霜的是菲清还先天严重不足,用奄奄一息来形容她也略嫌不足。

    身为孤儿的菲父这边自然没人能收养菲清,菲母的妹妹惠妍却外出任务未归,无法立即收养菲清。

    诸多因素凑到一起,菲清就成了一个天狐族的特例,唯一一个没有通过天赋测试4就被留在沧蓝星上的小天狐。

    等惠妍完成任务归来时,已五个月大的菲清早通过了天赋测试。

    为了将菲清留在自己身边,惠妍遂凭功勋进入了长老堂,成为长老堂中最年轻的普通长老。所以,菲清其实是由惠长老一手带大,惠长老对菲清而言,既是父母又是导师。

    看着一脸恳求之色的惠长老,菲清不由一脸苦笑。

    在菲清的记忆中,从小到大,除了履行导师之职以外,惠长老从来没有要求过菲清做任何她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次可以说是惠长老第一次要求菲清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于情于理她都不好拒绝。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答应姨母的请求,即使姨母因此而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也不行,因为她不想让自己一时的心软给姨母带来更大的悔恨。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宽慰这个真心关心自己的长辈。

    此时,陷于苦恼中的人并不只有菲清和惠长老,其他有亮光透出的白木房中,也有一些人愁眉紧锁地坐在桌边,或凝神静思,或低声交谈。

    ★★★★★★★★★★★★分割线★★★★★★★★★★★★

    注解:

    1耀星:《菲随记》中提到,凡人俗称的恒星即为修炼者口中的耀星。比如太阳系中的太阳,就是太阳星团中的火耀星,其中火是太阳的主要属性。冻土界中的两颗耀星为雷属性耀星,故称为雷耀星。

    2法术拓展:妖族大多智力不高,所以一般能施展的法术都是天赋类的法术。法术拓展,是指根据特定妖族的自身特点,研究出适合该族施展的非天赋类法术。

    3炼身期:妖族的修炼阶段之一。妖族的修炼分成扩海、炼身、成丹、化丹和入圣五个时期,每个时期中又分为初阶、中阶、末阶和圆满四个阶段。4天赋测试:天狐族为了挑选出资质优秀的小天狐送到沧蓝星培养所进行的测试。每只小天狐有三次测试机会,刚出生三个月时,完成化形时和晋入炼身期时,只要能达到要求,即可被送往沧蓝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