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几家欢喜必须有几家愁

作者:会跳舞的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风之国度最新章节!

    等冯德天回过神来,退出个人帐号时,他同学宿舍原本坐得一屋子满满的人,已经走光了。

    “没事了,赌球输点钱正常的,没钱的话,到时我借你点,我还剩2000多星点,省一省还是能借你500星点的。”

    他同学一看冯德天黑着脸,马上过来安慰他说。

    “我擦,你这是同情我?还有,为什么只借我500星点,你当我乞丐阿?”

    “尼玛,哥也输得差不多了,要不你借我500星点?”

    “借就借!”说完冯德天直接又登陆自己的个人帐号,然后转了5000星点给他小学同学!

    “嘀——嘀——嘀——”

    冯德天他小学同学看了下手机,发现居然是冯德天转了5000星点给他!

    “我擦,你居然还剩这么多钱阿?不过你把钱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算了,我2000星点够吃的啦,你钱还是拿回去吧!”

    说完,他直接准备用手机给冯德天转款了!

    “我擦,5000星点给你,你就拿着是了,哥有的是钱!而且转来转去,你不心疼那被扣除的手续费,我都心疼阿!”

    “可是你自己呢?”

    “我还剩很多呢,老同学了,还跟我客气啥!”

    说完,冯德天过去搂住了自己的小学同学。

    说真的,今天给他转这5000星点,并不是冯德天现在有了钱,然后可以随便乱给,而是因为这个小学同学对他真的很仗义,而且听说冯德天当时要来这边工作,还张罗着帮他在这附近找房子,平时自己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叫上冯德天,虽然冯德天并没来。

    “可是,这怎么行呢?”

    “行啦,要真觉得过意不去,要不你过来我这边打工好了!”

    “打工?什么意思?”

    “没,我最近在玩那个新出的《风之国度》,听说到时也会组织职业联赛,所以我想自己组个职业队参加。”

    “职业联赛?职业队?你有那钱么?这可起码得几百万几千万前才能玩得动的!”

    “以前没有,现在也还差一点点,但以后肯定会有!”

    “靠,不是吧,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富翁了?不会是你爸妈把你们家的房子给卖了吧?那这钱可是你爸妈给你买房子的钱,你可不能随便乱花!”

    “安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总之先这样跟你说了,你这边要是有什么朋友,技术不错的,到时也可以帮我问下,反正《风之国度》的职业联赛没那么早开始,你到时再给我回复也不迟。”

    “这样阿?那行吧!对了,你爸妈给你的这笔钱,你最好还是想清楚了再用阿,否则到时你们老家的房子卖了,这边又没买房子,那时就惨了!”

    “哈哈,放心啦!”

    说完,冯德天便离开了自己小学同学家。

    他知道,自己同学应该不会把自己要组职业队的事放在心上的,同样让他放弃现在玩游戏过来玩《风之国度》,也不太现实。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路要走,谁也无法强行替别人决定,不过你有钱没钱,有权没权。

    “不过,有个这样知根知底的老同学,感觉真好。”

    想到这,冯德天还是很开心地笑了,因为他知道有很多东西,远远不是用金钱可以买到的。

    身上有了钱,冯德天终于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

    因此他先跑去商场买了个手机,没有手机的日子,也该彻底结束了。

    不过买手机的时候,冯德天还是只买了个1999星点的手机。要知道,现在有钱人基本都是买五、六千星点甚至上万星点的手机的。

    可是手机就用来打打电话而已,买个上万的手机其实也就是为了显摆,可是显摆有必要吗?

    有了手机,想起好几天没联系的黄如婷,冯德天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联系了下。

    电话响了几下很快接通了,黄如婷那边依然没开视频。

    “在干吗?”冯德天习惯性的问候语,由于习惯了这样说话,所以他也一点都没觉察出自己这样说话很容易让人反感——你以为你是谁阿?警察查户口?

    不过黄如婷性格还不错,只是回答的声音有点懒懒的。

    “没什么阿。”

    “不是吧?最近课多么?”

    黄如婷对于冯德天每次都要不厌其烦地问这些无聊得让人想睡觉的问题这一习惯很无奈,但是她早也习惯了怎么回答。

    “就跟之前一样了。你呢?”

    “我阿?最近一直在上班阿,这几天公司事比较多,天天加班,就没怎么跟你联系了。”冯德天习惯了不打草稿的说谎,当然,这是善意的谎言。

    黄如婷当然不疑有假,而且即使真有假,对她也没什么影响。

    “哦,这么忙阿,那要多注意休息了。”

    从骨子里说,黄如婷是位好姑娘。这点冯德天也深信不疑,如果真有人胆敢说黄如婷不是个好人,那冯德天绝对会——绝对会从内心鄙视下他!

    “你吃饭了没?要不要出来吃夜宵?”

    “不要了,太晚了,宿舍快关门了。”

    “怕什么阿,到时小心点别被查夜的人看到就好了。而且真不行,直接在外面开个房也行,反正又不贵。”

    冯德天发誓,他说开房时脑子里并没半点多余的想法,纯粹就是在外面住一晚而已。

    “不要了,下次吧!”开房?黄如婷觉得很搞笑,虽然她也不觉得冯德天是有什么想法,可是这样在一个女生面前叫人家去开房,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好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那行吧!对了,要不我买点东西打包过去给你吃?你想吃啥?”

    “不要了,我今天晚上吃得很饱,不想吃了。”

    “那我买少点好了,要不去买个蛋糕给你吃?”冯德天说的蛋糕当然不会是路边那些几十星点一个的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蛋糕,他说的是dh蛋糕专卖店买的蛋糕,这种蛋糕最便宜的一个都是二百多星点。

    “不要啦,你自己吃吧!对了,我还有点东西要弄,先这样吧!”

    黄如婷懒得纠缠下去,准备挂线了。

    “真不要?那好吧,你先去忙吧!”

    “再见。”

    “拜拜。”

    ——挂了电话,冯德天觉得自己好象有点失落的感觉,而这种失落貌似并不是因为黄如婷拒绝了和他出来吃夜宵,纯粹是突然而来的一种失落。

    “这辈子,该不会又要跟黄如婷说再见吧?”

    他喃喃地念叨了几句,可是看着走在前面的一对情侣,突然觉得自己好象还没牵过黄如婷的手呢!

    “不行,怎么能这样放弃呢?以前没钱,所以失去了黄如婷,但现在开始,我一定会是个有钱人。”

    冯德天暗暗下定了决心,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钱和感情是不是真能牵上关系,虽然古时候的女人廉价得几千块几万块就可以买到她们的**甚至是身心。

    “努力加油吧,最起码这辈子不要再让自己后悔了。”

    想通了这个问题,冯德天才开始想着要怎么处理自己手上的这一大笔钱。

    其实说是一大笔钱,那只是相对于以前那个一个月只赚1600星点的自己来说,对于大部分的有钱人,一百多万甚至可能还不够他们买个玩具呢!

    而冯德天这笔钱,别说在东海城的繁华路段,就是在他现在住的小区里,要买到一套跟他那样的房子都买不起。

    ——没办法,资本家太狠了,尤其当这个资本家又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时候。

    刚好路过一个房产中介公司门口,看着里面那些穿着像个高富帅,实际上却是一群为了佣金而出卖着嘴皮甚至廉耻的青年人,冯德天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他们好可怜。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个人不可怜呢?比如像他这样外面鲜亮的所谓白领,一个月拿着1600星点,难道就不可怜了吗?

    ——或许,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是可怜的!

    冯德天走进了房产中介公司的门口,那群“高富帅”很快围了上来,又端茶又递椅子的,差点就没把冯德天当神来拜了。

    最终冯德天选了一个说话最多的房产经纪人,让他查了下他们公司出租的房源,随后找了个价位在5200星点的房子,便直接写了份委托书,然后又留下18200星点,让他们明天帮自己跟房东签订合同,签完后再把合同传真给他。至于那钱,其中一万五千六百星点是作为交给房东的两个月押金和一个月房租,剩下的两千六百星点则是给眼前这个房产经纪的佣金。

    莫名其妙从天而降下1000多奖金(公司还得再抽点“税”),那个年轻的经纪人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倒是旁边的同事,都是各种羡慕妒忌恨。

    可是冯德天终究是个凡人,所以他只能帮一个,却帮不了所有人。

    要知道,就连所谓的上帝以及所谓的神,都只能帮一小部分的人,何况冯德天这个才刚刚拥有当人资格的人!

    房奴、车奴、孩奴,活生生把一个个曾经那么有追求那么有理想的年轻人变成了钱奴,最终成为一具具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说真的,有时冯德天想到这也会头疼,也想反抗,可是当你手上没有钱没有权的时候,你能拿什么反抗呢?即使是拿生命反抗,也无法在这个大染缸一样的社会砸出一点水纹。

    谢绝了那个房产经纪要连夜带他去看房的邀请,冯德天径直离开了房产中介公司,只留下了一个幸运的房产经纪人以及一群羡慕妒忌恨的同事,当然,也留下了一份合同、一笔钱以及一个故事。

    冯德天知道自己应该是最后一次在东海城租房了,因为最多再过一两个月,他就准备回老家去,毕竟玩游戏的话,在自己的家里玩,总要比在宿舍玩好得多。不过唯一让他有点放心不下的就是回去之后要见黄如婷的机会就比较少了,虽然他现在住在她学校附近,也没多少机会能见到她。

    几分钟后,冯德天终于回到了宿舍。

    坐在自己宿舍的沙发上,冯德天突然发觉自己特别平静,平静到好象他根本就没中过彩票一样,要不是打开自己手上的手机,看到那一长串数字的话,说不定他会以为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自己大白天做的一个白日梦,如此而已。

    坐了一会,想了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后,冯德天便决定在这间宿舍住多一个星期左右,随后就可以慢慢搬东西到新的宿舍。而自己赚到的这些钱,除了拿十万星点出来买台低配的游戏仓外,冯德天准备慢慢把钱都投入到游戏里面去。

    现在游戏才刚开始,如果自己能拥有一百万两银子资金,那么自己的起步将会比别人更快,那样实现自己在游戏里面的构想才更简单。

    冯德天相信自己不往游戏里投钱,也能混得不错,但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满足于所谓的“不错”。这时的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与其他人拉开差距。

    按了确认购买游戏仓的选项后,冯德天正在想是要等多一个小时左右,游戏仓来了再进去游戏玩还是现在先进游戏,结果却看到了风之葬剑的来电。

    “无名,我草!”

    “贱人,我太阳!”

    “草阿,你小子回黑土星了?”

    “太阳阿,是阿,你想怎么着?”

    “靠,你不装b会死阿?对了,今晚你赢了不少钱吧?”

    “反靠,不装b不会死,但会不爽。至于你那个问题,我擦,你该不会是想找我借钱吧?”

    “顶,你怎么那么聪明?”

    “就你这二百五的智商,能有什么东西瞒得过我的?不瞒您老人家说,借钱没有,借命更没有!”

    “不是阿吗?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兄弟我都要结婚了!”

    “靠,你才知道你要结婚阿?你要结婚你怎么把所有钱都拿去买彩票呢?”

    “靠,无名你这小子怎么知道我把自己所有钱都拿去买彩票了?你在查我?”

    ——查你妹阿!冯德天很想跟他说,哥穿越回来的,就连你老婆穿什么内裤我都——靠,这个我真不知道!可是自己能这样跟他说吗?

    “就你这性格,我一猜就猜到了。所以后来我不是叫你买芭芭队么?”

    “真假阿?我们那么熟么?好象我们现实还没见过面吧?你居然能猜出我性格?”

    风之葬剑有点怀疑,因为他确实不清楚无名这家伙怎么会知道他把老婆本全部拿出来买彩票了。

    “尼妹的,你难道一分钱都没买芭芭州?”

    冯德天差点想跳起来暴打葬剑这贱人一顿,自己好心跟他泄密,这鸟人居然还不听!不过他也不想想,如果换了是风之葬剑这样跟他说,他有可能会听吗?

    “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阿!”风之葬剑感叹了一句。他确实应该感叹,因为看到风之无名也就是冯德天让他买芭芭州时,他并不怎么相信,结果还是把自己准备用来结婚的10万星点全部押在另一方身上了。

    “我靠阿,你让我怎么说你?”

    “兄弟,别说了,说多了伤感情阿!我是说真的,你如果有赢到钱的话,看能不能先借点给我,我过几天就要结婚,现在那钱被我输光了!”

    ——完了完了,冯德天大叫完了。没想到他穿越回来,依然还是没能改变葬剑这鸟人输掉老婆本的命运。

    “我擦,要多少,说吧!先跟你说阿,我本钱不多,所以赢得也不多,想跟我借几十万几百万的请自己绕道到南方银行营业厅门口,里面多的是钱,要多少你自己拿!”

    “不是吧,无名,你真准备借我阿?”风之葬剑一开始真是抱着借钱的目的来的,可是聊了几句后他就有点后悔,因为大家只是网络上的朋友而已,认真点来说的话,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那么人家怎么可能会借那么一大笔钱给自己呢?

    “你说呢?”冯德天是气不打一处。

    “那——那算了,我再看看别人有没得借吧?”风之葬剑有点失望,可是却也觉得正常,因为换了他是风之无名的话,应该也不会借。

    “你妹,跟别人借,你要跟谁借阿?速度说下你帐号吧,我先转十万给你,你把婚先结了,结完之后再说吧!”

    唉,太容易到手的钱,果然是不容易放太久阿!

    “啊——无名,你……你……”风之葬剑本来是特别失望的,可是突然而来的惊喜却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你个屁阿,你以为演言情小说阿?快把你帐号发过来吧!”冯德天忍不住又骂了几句,如果风之葬剑今天听自己的话,那么不单自己不用拿这十万出来,说不定他还会分几千甚至几万星点给自己呢,毕竟是自己跟他透露的结果。

    “无名,真是谢谢了,谢谢了……”风之葬剑猛地觉得鼻子一酸,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自家兄弟,客气啥阿?以后等你有钱了,别忘了还我就是!”

    “一定一定,别说还你,到时我有了钱,你想要多少就直接拿,我眼睛皱一下我就不是人!”

    听到这,冯德天不禁又想骂娘:尼玛德,你不皱眉,关键你老婆到时不仅会皱眉,而且还会揍人呢!

    “少废话了,帐号报过来吧!”

    很快,冯德天帐号上又少了10万星点,现在只剩下90多万星点了。

    “无名,我结婚那天你一定要来,到时我请你当伴郎!”

    “我擦,哥喝不了酒,你还是另请高就吧!”

    “不是阿吗,那你过不过来阿?”

    “我看下吧,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去的,最近事比较多,而且你住的地方离我有点远。”

    “哦,这样阿,那你下次过来我们这玩,我一定请你喝酒!”

    “喝你玛阿,哥戒酒了。”

    ……

    终于摆脱了风之葬剑,冯德天的心里是又累又有点满足。

    累那是正常的,跟葬剑这贱人话说多了,估计直接猝死都有可能呢,何况是累。至于满足,则是因为这一世,他总算改变了葬剑的命运。

    ——历史的滚轮,有时用点力,还是勉强能撬动的。

    随后没什么事,冯德天便在宿舍里等电子商场把游戏仓送过来,他已经准备晚上要在游戏仓里玩游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