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剑斗神秀 一败烟箩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陆一鸣见钟神秀似无先行出手之兆,自是不会多费唇舌,将那天都剑持之在手,放出上百道璀璨剑光,直奔钟神秀而去。

    这一剑光华四溢,直逼人睁不开眼来,若应对不得其法,自然被这长剑透体而过。

    钟神秀七秀之首自是实至名归,他也不管那剑光如何流转,骈起剑指控御身外剑丸,在高天之上逡巡流转,就化作五柄天青小剑。

    这五柄小剑既已化出,便漫天飞转,生出一道垂天剑幕,将钟神秀完全遮掩。

    陆一鸣所放剑光一遇此幕,立时便消弥无形,转眼尽灭。

    这一剑被他剑丸破去,自在陆一鸣料想之中,他手中法诀一变。天都就在空中一阵漫卷,分化道道明灭闪烁不休的剑光,遮天蔽ri撞向钟神秀剑丸化出的无穷剑幕。而天都明光一晃,也归入这无穷剑光之中,转眼便分辨不出到底哪一道才是天都所化。

    钟神秀面se无澜,但见那剑丸化出的五柄小剑,蓦然一抖,便有一柄同样小剑虚空跳出,径自钻入那漫天剑光之中,但听叮的一声,这柄小剑就与天都撞在一起,万道剑光也自是消弥待尽。

    陆一鸣伸手招回呜呜作响的天都,剑身之上正有一道浅浅白痕。陆一鸣诧异,这人果然利害。

    那钟神秀一招得手,浑身剑意凛然而出,本化出的六柄小剑当空一阵狂舞,各自又分出一柄同样的小剑。

    他手指一转,这一十二柄小剑便若游龙当空一般,各挟凛冽寒锋,劈头盖脸向陆一鸣袭来。

    陆一鸣将天都收于袖中,纯钧蓦然虚空一阵搅动,就化于一枚仙杏,钻入他口中。陆一鸣背上顿时出现左青右紫两只巨翅。这双翅一挥,便有滚滚风雷夹杂而出。

    陆一鸣即出此术,也不罢休,弓身旋腰,紫青二翅便舞空而出,带动滚滚风雷,漫卷而去。

    但见剑丸风雷交击之处,剑气雷光闪动不休,激起团团雾气,将内中之景,完全遮弥。

    钟神秀稍稍讶异,大袖一挥,便将云雾驱散,但见风雷平息之处,他发分出的一十二柄小剑,柄柄裂纹宛然。

    而陆一鸣伸手一招,便将纯钧收归手中,左右各持一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神通。

    这时,青凝门所居高台之上一人舞空而起,站与两人正中开口道:“两位何至于此,且卖小弟一分薄面,此事就此作罢怎样。灵犀星辰心还未落下,待将异兽斩去,再见高低何如。”

    这人面se温润,举止洒脱,言语之间极有分寸,正是青凝门众弟子之首,于子升。

    他见两人俱是沉默,各自将剑器收回,显然无法放下颜面,略一沉思道:“我青凝门一向不插手灵犀星辰心争夺之事,要这名额无有大用,就让与钟兄如何。”

    见得于子升言辞垦切,钟陆两人俱是点头,他们有次一战,实也不过试探对方而已。

    钟神秀这才出声道:“不必,我自向那五行宗讨下名额便是。”

    于子升摇摇头道:“五行宗所居祭台已然让与纯阳观,不知居老头到底许下何诺,看来纯阳观也有心争夺这灵犀星辰心,两位各加小心吧。”

    钟神秀往那纯阳观祭台一观,但见那居高齐正含笑而视,便受了于子升所言,领下青凝门那一名额。

    既已如此,陆一鸣也不多待,回到自家台上,静待灵犀星辰心落下。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陆一鸣长身而起,擎出一面杏黄小旗,略略一挥,便有朵朵杏黄莲花一一飘出,将整座祭台护于其中。

    而此行过后,他手中动作也没停歇,又以少阳之气布就一层凝实的璇光大幕,护于其外。

    三人抬头一看,但觉周天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一黯,便有一流星于九天之上垂落。

    而这时,其余七座祭台所居之人,方才如梦初醒,忙不迭的施展各类神通,护持祭台。

    令人谓然叹息的是——这流星已然拖曳长达几十余里光尾飞临天坑之上,世家散修所居高台仍是推推攘攘秩序不宁。灵犀星辰心还未降下,其所带来天外罡风便将这其上所居数人,吹落于天坑之中,自是难有生机。

    众人只听耳边轰鸣一声,那流星就已夹携罡风落入天坑之中,溅起浪花万道,每道均如钩似剑,打到祭台壁上便是一道深印,显是威力不凡。

    而在这流星坠落之后,天坑中心溢起滔天巨浪,其高者,竟然漫过百丈余高的祭台,将其上护身不慎之人,一一卷走不提。

    待得浪头定下之时,这星光真水涨高八十余丈。原本处其边缘的祭台,此刻也被无穷无尽的星光真水包围。

    这哪里还是一座天坑,这分明是一片纵横几里的湖潭。而那湖中的星光真水也大异从前,正咕咕咚咚冒出丝丝水汽。若有不慎者吸入肺间,顿时瘫软一团,片刻就化为一滩脓水。这水汽就是星光真水的至粹一点——真水之菁。

    波涛虽已平息,众人也不敢异动,就连说话千般克制,唯恐一时不慎,就莫名其妙的横死于此。

    而这时,方静姝突然一笑对三人道:“三位道友,小妹yu在此修持一种法门,以便收摄灵犀星辰心,还要几位道友多加担待。”

    陆一鸣一笑:“方道友放心,我等必不会让人前来sao扰就是。”

    方静姝闻言当空放出一片紫红星光,随即明媚一笑,投身星光之中,见不得身形。她这一笑,倒让齐霄一时看得痴了,听得陆一鸣开口方才回过神来。

    这才见得,陆一鸣正弯腰于地,手中拿着一粒星辰沙,镶嵌于祭台所留的凹槽之中。

    他们一行四人除开先时连战几场,后来便是一帆风顺,手中星辰沙自是不足三十六粒,而且星辰心所化异兽尚未斩却,就算把这三十六粒星辰沙嵌满,这祭台之上的通往天府核心的传送法阵也不会开启。陆一鸣此行就是为一ri之后,异兽出世所做预备。

    齐霄见陆一鸣脸上笑意暧昧,不由面se一赤岔开话头道:“怎么白灵几人还未赶至,要不然星沙不足,纵然抢得灵犀星辰心,也带不出去,那可就丢人了。”

    不错,凡在天府所得之物,则必要以星辰沙为祭,方能带出天府。若是身上所存星沙不足,那你即便出得天府,也很有可能身无寸缕。是以但凡有得宝之人都会尽其所能,多收取几粒星沙,唯恐出此大丑。

    陆一鸣嘿然一笑答道:“无妨,宁佐臣白灵八人应该无有闲着,总不至于连两百之数也凑不出来。”

    天府之中,无ri无月,在这一ri之间,各方修士自四面八方齐齐而来。其中神通大者,才能自千丈高空,抗拒这星光真水的无边收摄之力,归于自家祭台之上。

    当然也不乏自不量力者,行至中途便投身星光大湖陨身者,倒让人感慨莫名。而更多人则是止步于天坑之外,望水而叹。这次天府核心之处却是与他们无缘,唯能待天府关闭之时,天坑水位下降,才能入得祭台之上,传送而去。

    而此时,宁佐臣白灵八人迟迟未至,陆一鸣倒有些担心,莫非真是遇到什么不测,不过怀中的感应灵符尚无反应,也倒宽慰几分。渐渐的,星光大湖中再无真水之菁升腾而出,湖面一阵翻涌,似有蛟龙在其中翻江倒海。

    众人各自长笑,这灵犀星辰心终于要出世了。这时天边忽然冒出一只十丈余大的纸鹤。众人抬眼细望,但见这纸鹤略显青绿,通体孔洞斑斑,似是经不得清风吹拂。。

    这纸鹤之上,还有五位面se苍白,神情憔悴,衣着凌乱,通身狼狈的道人。其中站于纸鹤头顶的领头之人,正是青凝门的温度升。

    陆一鸣眼中清光一闪,悄悄使出了隔垣洞见的神通,看出几分门道。这青凝门倒也真有些手段,这温度升怀中一储物袋中正藏了一块玄武窍壳。是以其伤亡几近十人,也遮不尽心中的喜悦。

    陆一鸣冷笑一声,仅仅为了一块龟甲就不惜伤亡一众师弟,这人也是凉薄之人。这纸鹤飞到天坑之上,居然丝毫不停,反而放出荧荧淡彩,歪歪斜斜落入青凝门高台之上。一时间,天坑之外围观之人,又是艳羡又是嗟叹。

    却在这时,众人忽觉大地似乎震颤了一下,随后便有一声咚的闷响传来。此声似乎敲击于众人心头之上一般,而后地平线上便显出一身高将近二十丈的岩石巨人。

    这巨人一手执刀,一手提盾,大步一迈就是十丈有余。而这巨人之前,正有一柄弯月轮不住闪避这巨人刀锋。不知那巨人使出何法,不论这月轮如何旋转徘徊,均不能脱离其手臂所及之地,仗着灵活迅捷,在巨人刀锋间勉强喘息求存。

    这巨人看似行走迟缓,但不过片刻,就已然追着这弯月轮行走至天坑大湖边缘之处。

    这时那**宫祭台上,忽而一阵sao乱,一女子张口大呼:“韩师姐,来这里。”她倒是认得自家师姐的灵器ri月jing轮。

    过可惜的是,巨人一路将此人追逐至此,岂能善罢干休。巨人趁其被星光真水收摄之力牵引,行动不畅之时,蓦然沉刀一劈,就将这弯月轮劈成碎片。

    而在此后,一身着素裙的冷面女子便从月轮之中坠下,眼看就要及身与水。

    而就在此时,那巨人大手一摊,一道土黄锁链便蛇行而出,直往那女子身前缠去。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