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朝阳一气斗石儡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宁佐臣也不作声,只轻轻晗首,便纵身一跃,落到玉台之上,但等齐霄下场。

    到得栖霞的数年以来,齐霄道行法力神通,各自进境非凡。一手朝阳霞气已是威力惊人,更不消说其余神通。

    他剑法乃是有形一路,与陆一鸣走无形剑丸路数大相径庭。只待他将自陆一鸣处得到的拂尘,炼入早已铸成的朝阳剑中,将这把剑胎化作飞剑,立时便能借之成就道基之境。

    齐霄在那玉台站定,待得玉台锁住气息,这才遥施一礼,而后张口喷出一道青黄灵气。这灵气才一落地,转眼间就化作一头斑斓大虎。

    齐霄洒然一笑,便乘虎而行,片刻间就已近宁佐臣所在玉台。

    这两座玉台非是用来隔开比试弟子,拉开两人间距。因刀剑无眼,法术无情,若是稍稍不慎,弟子死伤与较技之时,诚为可惜。

    而这玉台就是为免此事发生,若是被玉台锁住气息之人无可抵御对手神通,立时便会被玉台挪移而出。当然若是被挪移之后,自然算作败绩。

    宁佐臣面se沉凝,自地上抓起一把尘土。口中一吹,这尘土便迎风飘浮,一团黄朦朦的雾气便汹汹而去,眨眼间,整个试剑场就已然被其完全遮弥。而宁佐臣转眼就匿入黄雾之,就此不现人前。

    齐霄一皱眉头,视野逼仄,前路不辩,岂不任人宰割。

    他一拍胯下斑斓大虎,那老虎立时张口咆哮,而后猛然一吸,那四面八方弥漫的雾气便滚滚涌入黄虎口中。

    片刻不到这雾气就已然略显轻薄,稀疏起来,而宁佐臣的身影也朦胧可见。

    齐霄还待指使大虎将雾气完全汲取,便觉不妙,立时御虎横空一跃,待他下望之时,但见原本驻足之地,一道道尖锐土刺正裂地而出。

    齐霄念头一转,这虎伥之术驱使太耗费心神,此时倒是不便久使,总归现在雾气只余轻薄一层,于他再也无害,便将黄虎一收而去。

    他丹田道种一转,放出朝霞万道,将雾气一吹而散。他这时才施展出朝阳一气剑,这门真传功法所载神通。

    而在雾气散过之后,视之者无不大惊。但见这试剑场中,一个个泥偶弯弓引箭,五个一队,五队一列,足足有上四十列上千泥偶,将宁佐臣护于正中。雾气一散,这便有箭雨遮天而来。

    齐霄不及多想,当下一敛朝霞,整个人便置身一轮初ri虚影之中。这初ri虚影虽然明亮,却无半点刺目灼眼之耀。可那泥偶所she之箭,在触及虚影的刹那间,便如六阳融雪一般,涅灭无形。

    齐霄悠然举步,当空洒洒而行,眼中银光一亮,三千银丝便自他目中跳出。这银丝就是他自陆一鸣处所得的拂尘抽出,再被他炼入目中之后,驱指随心所yu,变化莫测。

    行不得几步,齐霄就自站定,把那法决一掐,三千银罡煞丝便在当空一阵纷飞,三条一缕,各自凝作一柄银亮小剑,向那泥偶一冲而去。

    纵然泥偶纷纷倒下,宁佐臣也无半分慌乱,只拿决一掐,脚下便有一座土台,缓缓高起,最后出地三仗,其上赫然书写——点兵台。

    他就端坐点兵台上,念动一段咒语。而一股悸动心神的厚土气息,猛然自齐霄脚下透出。

    待齐霄退避而开,一个黑幽幽的深洞,就自凭空而现。而那股厚土气息,就在这黑幽幽的洞穴之中,愈发凝厚。

    齐霄好奇一观,一个身高三丈的岩石巨人就自这洞穴一跃而出。未待齐霄念头转过,那岩石巨人手中凭空现出一块巨石,往那当空一掷,倾刻间就已然袭直齐霄面前。

    齐霄玩味一笑,手中凭空现出一柄泓泓亮剑,他只轻轻一斩,这巨石裂作两断,坠落于地。

    他方要迎击宁佐臣而去,不理这个岩石巨人,却忽觉讶异,宁佐臣既然如此郑重施法,岂能这般轻易就被破去。

    待他再望之时,不由一惊。这已成两半的岩石在地上翻滚一阵,便如泥浆一般涌动,转眼之后,两个岩石巨人就此缓缓站起。

    齐霄转首一顾,而那岩石巨人又凭空投出数块巨石,每块坠地均化作同样大小的岩石巨人。见得此状,齐霄也不阻挡,静待宁佐臣施法完毕。

    陆一鸣一笑,若是自己与宁佐臣争斗,只须使出指地成钢之法,便能破他泥偶石儡之术。

    齐霄虽无指地成钢在身,可他也有定计,既然你不惜法力,凝生泥偶石儡,那便由你而去,待你法力不继之时,再行she人she马之举。

    可惜齐霄不知,宁佐臣这人曾开路数万里,未曾将息。要不然他岂能打下这个不切实际的如意算盘。

    而陆一鸣此时忽觉同心印似有不豫,这才想起适才凌霜君有些不妥。他已然看出,齐霄非是宁佐臣对手,也不迁延,起身向左子亮告罪一声,自言有事在身。

    因他连战三合,资序已定,左子亮也不留难,便放其归去。

    陆一鸣心有所牵,就连云桥也嫌其过慢,一驱天都,人便排空而去。

    他一踏入涤心居便觉诧异,但见凌霜君正坐与椅上,而她怀中却趴着一个如同小猫慵懒的少女。

    见得陆一鸣yu要询问,凌霜君轻轻晗首,示意噤声。

    一股莫名奇妙的回家之感直沁心头,倒让他感慨万千。

    陆一鸣从来也无归属感,处处是家就无家,正是他的写照。

    即便陆一鸣脚步已然放缓,凌霜君怀中浅睡的少女仍然惊觉,忽得一下跳起大声嚷嚷道:“大叔,大叔,可算看到你了。“说着便如一只小鹿一般欢快的跑了过来。

    陆一鸣这才从眉眼之间依稀看出几分熟识来,认出这是方静妤,还未出口相唤,已然被她住手臂,拽了过去,就听她说道:“大婶身体不适,大叔你快看看。”

    陆一鸣嘴角略一勾笑,直让凌霜君面se发红才伸手探出气息查其状况。片刻就道:“无碍,压制的还算及时,今晚你我行功一遍,就算全然解开,金丹指ri可成。”

    凌霜君还未开口,方静妤就嘻嘻一笑:“当然啦,有我在嘛,大叔怎么奖励我。”

    陆一鸣看了看墙上已然空空的盒子,再看方静妤身着襦裙,不由莞尔一笑:“又偷我东西,不罚你就算便宜。”

    待方静妤将适才之事乱七八糟的讲过一遍,陆一鸣这才知道为何同心印发作。

    他适才为以少阳之气探查凌霜君体内异状,但觉有一股,无法付之与言的莫名气息,在凌霜君体内流转,将西华至秒之气的躁动一一平复。

    这股气息正是方静妤所修的九天玄女心经化出。其名曰:玄清之气。

    方静妤道胎初成,使出以后难免困倦,不知不觉之间就趴到凌霜君怀里呼呼而睡。

    不知为何,对这满口鬼话的小丫头,她倒是倍觉亲切,似乎已然相识多年,前世似是母女一般。

    方静妤小睡过后,自是活泼无比,驱使元灵在屋内一阵飞舞,嗔道:“都怪大叔当年不把功法整套传我,害我这些年被姐姐笑话了好多年。”

    陆一鸣嘿然一笑,见她元灵正在几柄宝剑之前来回游弋,心中自是了然,略略解释了这副经来由,便道:“好了,你自己看上哪柄就选一把吧,晃悠的人眼睛都晕了。”

    方静妤嘿嘿一笑,收了元灵在那墙壁之上徘徊良久,终是未能不决,只得问道:“明月说这每一把剑都有一个故事,大叔你就给我讲讲吧。”

    凌霜君在这涤心居也住上一阵ri子,却没有细细玩赏过这墙上悬挂的各se宝剑,听得方静妤此话,倒是兴趣大增,起身取了一柄连鞘宝剑在手。

    待她将剑出鞘之后不由一赞,这宝剑竟似无有形体,近乎透明。

    陆一鸣一笑道:“这柄剑是我仿制上古十大宝剑之中的承影打制而成。”

    方静妤一见这柄宝剑,立时就凑了上去,捏起手指在剑身上来回抚摸,看似甚为喜爱。

    陆一鸣也不管她只继续讲道:“承影剑在上古十大名剑中排行最后,据传乃是苍天之影坠落凡尘乃化,此剑无影无形,唯有早晨与黄昏之时,白昼与黑夜交错的一刹间,方能目睹若有若无的剑影。此剑是为jing致优雅之剑。”

    方静妤本来甚为喜欢此剑,却听得这剑排名最次,立时了无兴致,目光仍在墙上逡巡,似乎要找出排名最前之剑。

    陆一鸣一笑,将腰间悬挂的纯钧举起道:“排名并不能代表什么,我这把剑仿制十大名剑第九纯钧而出,就算其余宝剑在是宝贵,我也不会换去。”

    凌霜君伸手将他纯钧摘过,细细看了一遍,不由谓然一叹,这柄剑若以锋锐坚固而论,并不能与她收藏的几把飞剑相提并论,可其灵xing活泼,握在她手之中,似要破空而去,回到陆一鸣身边一般。

    陆一鸣一笑:“这柄纯钧算是我打制最为用心的一剑,待我成就道基之后,便将它化作剑丸。”

    方静妤撇撇嘴道:“不过才排名第九罢了,哼。”

    她此话才出,那纯钧之中就自清鸣不休,一股凛然剑意勃勃而起。

    陆一鸣在她脑袋之上轻敲一下道:“那我就给你纯钧剑的来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