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五味杂尘制嗔酒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明月小心绕过霜君仙府,在几座小楼来回走上一圈,才发现陆一鸣正在承天台驻足观望。未待她上前通秉,陆一鸣却伸手示意噤声。

    她好奇得顺着陆一鸣眼光向西看去,无有任何发现,只得怏怏等候。

    良久,陆一鸣方回过神来,将明月手中储物袋取来,稍稍一观,不由满意,成道法器的材料终于准备完毕。只是他虽精于铸剑,可这制器之法却是从未尝试,此事还要劳烦门中长老才是。

    他吩咐明月退下之后,思忖良久,转身分开霜君仙府的禁制,走了进去。

    这几年相处下来,虽然谋面无多,但总归熟络起来。而刚才他伫立崖前,不为别的。他所感正是凌霜君母亲姬月寒飞升之景。

    这霜君仙府比起他接天洞府,风格倒是大有不同。陆一鸣刚一入内,就觉浑身冰寒,眉角之上立时结了一层霜花。

    陆一鸣体内法力微微一转,将这股寒气驱了开来,伸手抹去眉角寒霜,不由一叹:若是让他久居于此,恐怕早已心寒入体,百骸俱冰,更别提什么修炼了。只从此来看,凌霜君也值得钦佩。

    陆一鸣沿白玉连阶行了数十步,便见凌霜君正与一飞檐八角亭中独坐,消瘦的肩头挂着几点寒霜,看起来多为寂寥落寞。这时的她才多了几分人间气息,不再是以前高高在上冷傲孤寒的九天仙女。

    陆一鸣嘿然一声,而后轻轻言道:“你若再如此,别说成就金丹,恐怕道基也要散去。”

    凌霜君头也不回只冷声道:“若你是来嘲笑我的,那你做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陆一鸣随意躺到一个藤椅之上,取出一壶灵酒扔到桌上,淡声笑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是来请你尝尝明月新酿出的芙蓉仙酒,不知夫人赏不赏这个脸了。”

    凌霜君气急反笑,他还真敢恬脸称自己作他夫人,当下回转身来淡声道:“你想把我灌醉,然后随你摆弄。”

    陆一鸣从袖口之中掏出两盏玉杯,也不管她如何嘲讽,只道:“你这样想,那便是这样,倒不知我家霜君有没有这个胆量,来饮我这毒酒。”

    凌霜君闻言,嘴角浮出一丝讥讽,这等拙劣的激将法,她中招的可能不是几乎为零,而是确确实实就是零。

    可她却伸手执过酒壶,将玉杯倾满,一饮而尽道:“酒也喝了,你若再不说出来意,趁早走开,徒惹人厌。”

    陆一鸣伸手将玉杯举了起来,稍稍浅酌一口而后笑道:“自然不会再有别的,就是把你灌醉,然后随意摆弄。”

    凌霜君脸上煞气一闪,怒道:“我的事不需你来多管,不要以为我现在修为损伤就治不了你。”

    陆一鸣望着杯中幽沉的酒水,落落一叹:“以你现在的修为,还真是对付不了我,不要逞强,若这样下去,早晚道基崩溃,我可不想愧对两位前辈的托付。”

    凌霜君无名火起,还待施展法术将他逐走,但觉丹田道基似是沉睡一般,诸般神通皆是难以使出。

    陆一鸣抬手将剩余灵酒全部倾于口中,言道:“五味杂尘酒,饮下之后若是动嗔动怒,一身修为全部驱使不得。这霜君仙府美则美矣,不过太过幽冷,这几月你还是居于涤心居内,待我将你体内寒气化去,反噬驱解,随你如何就是。”

    凌霜君纵然此前看他不起,却也不把陆一鸣当做无耻淫徒,当真是没有料到他居然敢于酒中暗作手脚,倒让她大是失落。

    她纵有千般不乐万般不意,可总归这人名义上是自己夫君,自然是不愿这样一人会如此不堪。

    不过当此之时,她仍不慌,只暗暗潜心敛神,恢复心境,以求平息心中嗔怒,脱得五味杂尘之锁。

    陆一鸣见她如此,也不上前将她制住,反是静静等待,直到凌霜君破开酒气,方才出声道:“看来太上长老予我的这瓶酒还是困不住你。”

    凌霜君秀眉一簇,对自己这无良的叔叔已是无言,沉吟半晌方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在她被五味杂陈酒所困之时,陆一鸣没有出手封印她一身灵气,想来不是无耻之辈。念及此处,一股莫名快慰涌入心头,倒显得轻松起来。

    陆一鸣洒然一笑道:“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赌上一局。”

    凌霜君当然自信,片刻思索也无当下言道:“法术神通剑法,你随意挑就是。有何不敢。”

    陆一鸣嘴角笑意更盛,将案上杂乱之物悉数推开道:“与你比这些倒是欺负你,就是你不心疼自己,我也做不出如此焚琴煮鹤之事,欺负我这如花美眷。”

    倒不是凌霜君此时不敌陆一鸣,只因西华至妙之气反噬罢了。如再驱使神通,恐怕就不只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般轻易。

    陆一鸣手只在案上轻轻一晃,一道纵横十九道的棋枰就已然现于石桌之上。他悠悠看了凌霜君一眼道:“天地为枰,你我不过是这棋盘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以此分个输赢如何,也不伤你我夫妻和气。”

    凌霜君对他口中戏谑听而不闻,只略略思索便应了下来,只是她忽而想起,为何陆一鸣知道她精于围棋,难道此人一直暗中窥视自己。她此念一出,立时瞪了陆一鸣一眼。

    她这样想,倒是没有冤枉。因接天洞府各处楼宇皆为三层,高可十丈,比起霜君仙府倒是高出不少。加之那护洞灵幕不能遮蔽陆一鸣双眼慧光,她闲暇困惑之时,自摆木野狐散心愉乐,被陆一鸣看了个真真。

    陆一鸣嘿嘿一笑,将白子揽到自己身前道:“你先。”

    凌霜君却无甚动作,只定定看着黑子道:“倒不知你想赌什么?输赢又做何解。”

    陆一鸣转弄手中几枚黑子道:“你若输了,就乖乖听我吩咐,将身上反噬祛除,不要逞强即可。”

    凌霜君咬了咬嘴唇,他这话看起来倒无甚不妥之处,可她自家事自家知,若要祛除自己体内西华至妙之气反噬非与他合体双修不可,他这话明显是要自己委身与他。可她却对自己棋术极为自负,当下应声道:“好,那就这样,可如果你输了,又该怎讲。”

    陆一鸣摇摇头淡声言道:“我不会输的,只是赢多少的问题。”

    凌霜君气极反笑,总归她也不图能得到什么,当下伸手将一粒棋子点于棋盘正中天元之位。棋谚云:金角银边草肚皮。纵观围棋漫漫历史,但凡有上几分棋力之人,第一手棋也绝对不会下到天元之位。凌霜君这时已然不是在下棋,这是在斗气。

    陆一鸣可不管她如何行棋,略略随她步调应了几手,而后便贴起近攻。

    凌霜君却是从未见过布局未全,便直入中盘搏斗的棋风,一时犹豫起来。她抬眼一看,但见陆一鸣正满含笑意注视自己,不禁心内一慌,果然棋如人风,他平时惫懒就连棋风也显得猥琐。

    避而不战从来就不是凌霜君所能为也,既然你要开杀,那就比比谁的中盘力量更大。凌霜君自拿定注意后,立时也不管布局凌乱,你来我往下了五六十手。

    凌霜君这时却是大占上风,将陆一鸣棋子冲得七零八落,两条黑色大龙眼看气眼无多,她自然认为胜券已定。她不禁面露自矜,口气如此之大,棋力也不过寥寥,当真让她白白担心一场。只是当她一子落下,微感肌肤刺痛,待她抬头看向陆一鸣之时,大觉不妙。

    虽然她不知自己疏忽何处,可陆一鸣此时却哪有半分颓然,双目之中剑意勃勃而发,仿佛他才是占定上风之人。

    不知为何,凌霜君觉得这局自己非输不可,纵然棋盘上她已然占据半壁江山。

    围棋虽重棋力,可气势也不能半分衰减,她摇摇头,将心中杂念一驱而散,倒要看看他要如何翻盘。

    陆一鸣自然深谙棋道,他师父传下两门剑法,一是风雷十三剑,另一本就是纵横十九道。而这纵横十九道这门剑法却是棋力越深,威力越大。而陆一鸣年方九岁之时,就将自诩国手的飞云老道杀得丢盔卸甲,再不与他下棋。

    陆一鸣与凌霜君如此下棋,自然也有深意。这些年他修为日深,对他师父飞云道人也终于怀疑起来。少阳神功能修出少阳之气,风雷十三剑也有神异之处,这纵横十九道据传更在风雷十三剑上,自然不会等同于凡俗。

    他就要在这棋盘之上演练自己剑意,倒要见识见识其中玄妙。而今阵势已然布就,就在这一刻,他开始使出杀手。

    他这一子才落,凌霜君就要落子,但她却突然束手,她这一气本来就能将陆一鸣大龙紧死,可不知为何,她却生出疑虑,似乎这条大龙是他送上门来,但等自己吞下一般。可任她苦思,总也不能察觉不妥之处,心中一横,便将此气紧下,将一条事几字的白龙屠去。

    而在白子收去之后,陆一鸣眼神猛然一锐,身上剑气怦然而出,而那棋盘之上剩余白棋似乎也各自蕴藏一股无形剑意一般。但随他白子一一落下,一个莫名阵势猛然摆成,凌霜君本如牢笼的困束立时如冰雪消融,不过寥寥五六手后,棋局便是大变。

    凌霜君紧咬下唇,勉强应了十余手,可陆一鸣每一子皆如利剑一般,直刺黑棋薄弱之处,原本已占半壁的江山,转眼沦丧大半。

    她定定看了路一鸣一眼,终是无力回天,只得推枰告负。

    而陆一鸣却没有起身,也不管她内心如何波澜起伏,只慢慢将棋盘上白子一一收去,仅余下黑子。而那黑子所成之状,恰恰正是一柄宝剑。

    凌霜君看了残棋,久久沉默,终于开口道:“我输了。”

    <a 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