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剑倾城穿心刺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陆一鸣望着手中的这把略有几分透明的长剑,不由莞尔一笑,这把无影剑终于是炼制成了。

    他成就道胎第二日,齐霄就拉住颇有些勉强的风冷云上了他的接天洞府。这一年他二人并肩战斗,倒是熟络起来。

    风冷云这一年可没闲上片刻,为得铸剑之材,东奔西跑,总算将这材料凑齐。因他原先曾讥讽陆一鸣,是以便求到齐霄头上,想让他为自己铸这柄无影剑。

    可齐霄哪能应承下来,且不说此为逾越,就是他那半桶水的炼器水平,恐怕有再多材料也不够糟蹋,是以不由分说的就将风冷云拽了过来。

    陆一鸣也曾年少气盛,哪里会斤斤计较,只收了几份材料,就为其打制这柄灵剑。也因此前一年的忙碌,他铸剑之术倒是大有长进。短短一月过后,这把近乎无形无影的灵剑就已然开锋出炉。

    他轻声一唤,清风明月就来到他身前,静候吩咐。这一年来,这两位道童为他前后奔波,倒算得上劳苦功高,自己倒是不能薄待这两位道童。

    他伸将无影剑交予清风道:“你去把这把剑交给无空洞府的风冷云,随后去铸剑殿贴上灵榜,就说从今日以后半年,我不再铸剑,若是想得剑之人,且先等候。”

    清风素来干练,闻言立时执剑而去。

    他看了看明月道:“明月你去把那蕴念青钢灵犀金,各取八两置于炉火之中烘烤,带到这两块矿石全然化作金液再来禀告,到时我为你们两人炼上一件小玩意。”

    打熬道胎可是要下水磨功夫,却是急之不得。陆一鸣因此便想起他如今他已然能施展几分威力的天罡道法。

    他如今凝出道胎,已然能施展出指地成钢、掌握五雷、隔垣洞见这三种神通。而若他所料不错,待他成就心火之后,必定又能掌握几种天罡道法。

    掌握五雷且先不去说他,陆一鸣最为感兴趣的还是指地成钢。

    他此时修为不深,若要随心施展指地成钢还要一物相佐才可。而这物的炼制法门就藏于指地成钢神通符篆之中。

    此物炼出之后若是打入合适的容具之中,能凭空增强这指地成钢法术之威,当真是极为神秒之物。

    这物件制作之法也算不得多难,与灵符的制作差异无多,只要制此之人会这指地成钢之法就可。

    因而陆一鸣便想制出几件,日后若碰上修持金土两行遁法之人,也能多个手段。

    陆一鸣在识海中推演几遍,对其中过程已是了然。遂翻捡出几样趁手之器,便躺于椅上,静待矿石融作金汁。

    不知缘何,陆一鸣眼睑不住抖跳,而眉心天目穴也自隐隐作痛。可当他入定细查之时,却是毫无所得,他不禁为之沉郁几分。

    而恰好,明月前来通秉,自言矿石已然全然炼化。陆一鸣轻轻摇了摇头,将脑中荒诞的不详之感抛诸脑后,转身去了铸剑房之中。

    此时那蕴念青钢已然与灵犀金融为一体,化作一团精粹凝炼的金液,在一个三足玉鼎之中缓缓流动,而沉敛的辉彩就在这金液之中不住烁动。此时火候已足,正是这物事炼制之时。

    陆一鸣径自取出一盏玉碟,将那灵犀金液盛了出来。因恐金液凝固,他乃命明月施法不住烘烤,倒让这小丫头小脸涨得通红,她此刻也只不过是炼气的修为,哪能支撑太久。

    陆一鸣自是不会怠慢,转手铺开一面玉壁,嵌于桌案之中的凹槽之中。待确定这玉璧嵌合牢固之后,他就提起一柄类似毛笔的铁爪,自玉碟中勾起一缕金液。手中灵气催动,那铁爪立如毛笔一般,在玉壁上描了一道浅浅金线。

    他即出手也不停顿,手中铁爪挥使之中宛若信笔游走画卷一般。不多时一个复杂的符篆,便自刻画与玉壁之上。陆一鸣伸手挥出一团水光,扑入这玉璧之上,激起一阵热浪水雾。

    待得这热浪水雾散去,陆一鸣虚虚一挑尾指,那玉璧之上的金线所绘出的符篆一阵摇晃,摇摆不定的落入陆一鸣手中。这就是能辅助路一鸣使出指地成钢之法的符印。

    符印与灵器法器的最大差别就是——修士只要有上几分法力,就能使出其上蕴藏的法术神通。而灵器法器却要修士修炼的功法与其相合,才能驱使如意,发挥威能。云中道有一人名吴道哲,此人就是得了一道符印归于自己道胎之中,与人争斗之中猛然使出,往往使人深陷一片泥泽之中,抽身不得,是以与另外三位凶人并称云中四凶。

    而陆一鸣摇了摇头,这符印虽成,可其匠气浓重,斧凿太具,与他期望差之甚远。他摇摇头,却正见明月眼巴巴的看着这道符印,其状看来,对这符印甚为渴求。陆一鸣不由莞尔,伸手敲了下她脑袋,呵呵一笑:“小心看好金水,莫要烫到了,少不了你们两人好处。”

    不过这符印虽然初具雏形,却并不能发挥威力,还要陆一鸣施法点入灵性,埋入神通种子,将这符篆异能点透,最后打入合适的器具之中才算功成。

    陆一鸣沉吟一阵,将铁爪弃置一边,从袖中掏出一支尺长大笔。这笔造型颇为奇特,与制符书文之笔大不相同。其笔杆下间细锁狼毫,而越是上端便越是粗大几分,到得笔杆尾部,却是足足有上一寸之径。而这笔杆却是中空,若是摘掉不知何材所制的笔尖,便是如同藕茎一般。这就是符阵大师绘制符阵所用的空笔。

    陆一鸣洒然一笑,伸手接过盛着金汁的小碟,将其缓缓倾入这笔杆尾孔之中。待到其空洞之中金汁饱和之时,才挥动手腕,在那已被清理干净的玉璧之上勾描起来。

    可他却是第一次挥使空笔,不熟笔性,下笔之中断断续续,转折之处甚为不谐,虽然并无损这符印的神通,可这岂是陆一鸣想要之物。

    倒不是他此前不作演练,而是这空笔向来珍贵,陆一鸣也仅仅只有这一柄下品空笔,仅仅能使上三次就要废弃。哪里给他留下熟能生巧的机会。

    他谓然一叹:纸上得来终是浅。他此前在灵台之中演练几番,终究是脱离实践,平生笑尔。

    好在他倒是不为之挫顿,将这空笔窍孔清理干净之后,便思索一阵,我自身本身就有指地成钢法门在身,所求也不是为了增强这道法威力,而是让它驱使随心,何不随心洒脱一些。这样这件符印才会更为契合己身。

    陆一鸣将原本的郑重之态收敛而去,一股洒然之气就在他身形之中缓缓流转。他长笑一声,顿时起笔在玉璧之上挥洒开来。但见其笔落之间宛若有神,其启承转折之处如流水一般,轻松随意。

    前后仅仅不过几个呼吸,这一道符印便已然成形。

    与前两张几乎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这一张似乎以草书而就。构成这符篆的金线动静交错,明光诡秘几如鬼神相藏其中。若是此时再让陆一鸣绘出与这件无二之物,却也休想。

    他将这三道符印置于案上,使出指地成钢之法,凝做一点氤氲阡璇的灵光,分作三道扑入这符印之中。

    随着这灵光的扑入,这三张符印略略一抖,便被一团璇光拖入空中,一股莫名气息就在这符印之中缓缓流转。

    陆一鸣从腰间摘下真传玉执,将最后制出的符印汲入其中,然后袖口一挥,将剩余两道收与手中。他看了看明月道:“你们两个为我劳累一年,这两道符印就拿去,你们自择一样事物,将其打入其中就可,若是碰到修炼金土两行遁法之人,当能派上用场。”

    陆一鸣不管这明月如何欣喜,当下步出接天洞府,在一块空地之上试验起来。

    他只稍稍灌以法力,便有一团略呈暗金的灵光自指尖扩散开来,他身周三丈方圆的土地,在经过这灵光的耀射,顿时凝做一块不知名的奇异金属。有这符印的加持,指地成钢之法施展的速度不知快上几何。

    正当他欲归洞府之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立时昏暗起来,一股股寒气瞬间就将整个栖霞全然笼罩。纵然陆一鸣筑基道胎修为在身,也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略感诧异。栖霞三山一向温暖如春,今日怎生这般寒冷。

    而就在此刻,片片雪花从高天纷纷坠落,正是谓:黄河锁冻绝纤流,赫赫日光须迸烈。前后不过短短一刻,这栖霞三山竟成了一片冰雪胜地,放眼望去,唯能见得一片苍茫。

    不知这改换天日的异象究竟是天生还是人为。若是人力而成,不知这人修为已臻何境,想来比起凌乱秋那一剑之威,也不逊之分毫。

    陆一鸣这些年醉心修炼,这等胜景倒是不曾多见,反正如今手中之事已告段落,他就在承天台上观赏这弥漫三山的琼白。但此时,他眉心天目却又是一阵刺痛,此兆大是不详。

    而就在此时,在这茫茫的天际之中,忽然浮出一线水白剑光。就在剑光出现之后,陆一鸣丹田之中少阳之气不催自动,放出一道无色灵光,将其周身尽数护于其中。

    陆一鸣更是不敢稍停,看来自己眉心两番触痛必与这剑光脱不开关系,立时就拔出腰间纯钧,心头不住思索,自己平日与栖霞弟子并无冤仇,为何这人会杀上门来。

    这剑光遁速甚急,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然飘然而至。但见那剑光略略一荡,就露出一个白裙丽人。

    此女面容皎好,体态婀娜,几类九天仙女降得俗尘,当真可称得上陆一鸣前世今生所见美女仪容第一。但美中不足的是其双目傲睨自若,一股清冷孤高之气就在身躯之中缓缓流淌,似是这股高傲早已渗入其骨髓之中。其看向陆一鸣的目光,充斥了一股无情的杀意。

    她自剑光现身之后,眉头一锁:“你就是陆一鸣?”

    不待陆一鸣回答,一道冰寒无比的剑光就从她手中飞剑之中猛然飞出,凌空刺向正在承天台上站立的陆一鸣。这剑光飞遁奇速,更兼有一股凌寒极锐之气相韵,大有一剑穿心之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