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剑似君子名纯钧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陆一鸣在齐霄出发之后就回到铸剑房中。此刻他已将剑范敲破,将分开的剑刃与剑脊小心的切合一起。

    他这剑范制作的颇为用心,剑脊上留下的两道凹槽恰恰契合剑刃之宽,不过片刻,这柄剑就已然初具雏形。

    古人铸复合剑乃是先铸剑脊然后将剑刃的模范卡到剑脊之上而后在浇铸剑刃。这样的法子虽然可称得上精绝,可陆一鸣却嫌迁延太久,会导致剑刃与剑脊气息不符。

    所以陆一鸣就略略做了一些改进,乃是将剑脊与剑刃同时铸就,待其冷却在以锻剑之法,将其整合一体,这样铸就的宝剑品质虽有些许瑕疵,可其乃是同时而出,灵性更为可人,才符合陆一鸣的期望。

    陆一鸣早有打算,以后便要将这柄宝剑化作飞剑之胎最后融为剑丸,是以更注重灵性,而不是其品质何如。

    剑道一途分法剑飞剑两种流派。法剑之威全凭施术之人对法术的理解掌握,与剑器本身并无多大干系。

    而习飞剑一道者,就对剑器多有讲究,大略分为有形剑和无形剑两种。

    有形剑是指此物器行一定,自铸锻出来之时就已是一把可以驾驭使出飞剑法门的飞剑,是以剑修最初接触的大多就是有形剑。

    而无形剑则要繁琐许多,首先要择一心仪宝剑,沟通内中气息,蕴养作飞剑之胎。待成就道基之时,再以道基引化成为剑丸,就能凭借这剑丸施展剑术。剑丸一出,便可凭之上斩苍穹,下裂厚土,驱使之间,心随意转。与人争斗不惧被人偷袭,剑丸便会自发应敌,也不会被幻术法阵遮弥视线,凭剑眼便能直透寰宇。更兼飞遁神速,说来就来,说走就有。是以剑修之中,修炼剑丸者,向来被人认为是最难相斗者。

    陆一鸣望了望这看起来粗鄙拙俗的剑胚,不由一笑,转手将其置入炉火之中。

    本来浇铸而成的铜剑是不能再行加热,否则这剑就会变形弯折,不能使用。可妙就妙在陆一鸣调配的辅料。

    这辅料的奇妙之处就在于能使铸造出来的铜剑,宛若精钢百锻而成一般。非但可以烧红锻淬,更能在剑成之后在添珍金贵属,加持宝剑之威。这才是陆一鸣铸剑的底气所在。

    只过一个时辰,这宝剑已然被烧的通红,因那辅料奇异功效,这铜剑并没有弯曲变形,反倒更显挺直。

    陆一鸣伸手一点丹田,将周身的少阳之气封印起来。随后转手掏出一柄青气盈盈的玉锤。

    莫看这玉锤甚是小巧,可其重量却足有百斤,乃是一件魔教的法器,最善汲人精气。还是陆一鸣斩杀那位筑基魔修从他储物袋中所获。

    陆一鸣封闭自身的少阳之气就是要任由这小锤汲取自身精气,而后打入剑中。这样一来,宝剑与他气息就更加贴合。

    陆一鸣长吸一气,一手执剑置于砧板之上,一手执锤重重砸下。

    但听得“叮”一声脆响之后,那剑胚受击的位置,就显出一片细如米粒的青色光斑。

    不待他第二锤落下,这青色光斑就自闪动,透入剑刃与剑脊的切合之处。陆一鸣一喜,这切口在青光透入之后马上就凝为一体,此法显然有效。

    陆一鸣不在迟疑,连连击打几十下,直待手腕酸酥方才住手,将宝剑又放入炉火之中。

    他此刻已然封闭少阳之气,更兼有这青玉小锤汲取浑身精气,这几十下却让他疲惫不堪。

    不过此时这切口之处还只凝合不到半数,他也唯有竭尽全力罢了。

    待到剑胎又红,陆一鸣也稍稍恢复,又开始锻打起来。如是再三,这切口终于全数凝合,这柄宝剑终于也算初成。

    陆一鸣此时已是摇摇晃晃,满脸疲惫,可他眼神之中的辉彩反而更加夺人。

    七年筹谋,今日是也。

    他手也不停,将这柄宝剑置于早已备好的冰泉沉水之中,但听嗞嗞之响过后便有胧胧水雾自水面升起。

    陆一鸣眼神一寒,随机掏出一个白玉小瓶。他才将小瓶取出,便有无穷寒意凛然而出。

    那空中飘散的水雾只在转眼之间就化作片片霜点,纷纷坠地。

    陆一鸣手中稍稍一抖,便有一滴极寒水滴悄然落到水池之中。

    原本沸弛不定的水池在这水滴落下之后立时平息下去,不过转眼便有一层薄冰凝结而出。

    这水滴可不是凡物,陆一鸣在寒云山脉苦苦找寻四月,方才得到这一小瓶寒山晶髓。为剑淬火之时,只要稍稍加上一滴,就能将剑中火气奚数消磨而去。若论其珍贵还在五山精铁之上。

    过了半个时辰,这剑中火气方才全然化去。陆一鸣执起长剑细细一观,不由大为欣慰。

    如此就只差砥砾洒削这一关,此剑就算真正成行。

    陆一鸣可不打算在剑上铭刻纹篆图腾之类的华而不实之饰,只稍稍休息,便拿起一块上等亮石,开始打磨剑身。

    如果说刚才锻淬决定一把宝剑是否坚韧耐用,而砥砾洒削就决定了这把剑最终的品相。

    砥砾洒削其实也就是指开刃打磨罢了。这个过程才最是考量一个人的耐心。若是打磨的过程中稍稍疏忽,剑刃厚薄不均,剑身凹凸不平,那这把剑与废物也无有区别。。

    陆一鸣自是省得其中关键,自开始打磨之时,就不敢稍有懈怠,每打磨一分就要停手细查,直到金乌升起再落下,玉蟾落下再升起,陆一鸣才算步入佳境。

    渐渐得,他似乎忘记自己打磨的是一柄剑,而是在打磨自己一般。每当有一丝瑕疵祛除,他内心就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喜悦,而他的劳累疲倦就被这股喜悦给一冲而散。手中的亮石似乎也有了灵智,擦动剑身之时发出的声音宛如一把宝剑的清鸣,崖岸而又不失高绝。

    不知过了多久,陆一鸣方才从这奇妙的境界中脱出,当他低头看向手中握着的宝剑,不由轻声一赞:“好剑!”

    但见一团光华明然冷绽,仿若清泉流与石上,明月照落松间。此剑已远远超过陆一鸣内心期待。

    陆一鸣细细查之,但觉剑身之上流光泓然,仿若露珠在荷叶之上被第一缕阳光映衬,散发着雍容雅约的尊贵气息。剑刃却如壁立千丈的断崖一般奇险巍峨,一道澄水般的剑光就在这断崖之上流转,极尽清冽,却又极尽崖岸。

    陆一鸣不由一叹,轻轻一晃此剑轻声自语:“你即如君子一般,那就不妨叫你纯钧。”他此言才毕,这纯钧剑就是一阵清鸣,似是极为欢喜。

    陆一鸣哈哈一笑:“他日必让你天下驰名,如今你好是暂且藏锋隐锐,静待风卷云荡。”陆一鸣袖口之后掏出一把琼木雕成的剑匣,将其佩与腰间,心中打定注意,从今以后剑不离身身不离剑。

    陆一鸣这时突感眼前昏昏沉沉,站立不稳起来。他拍了拍额头,一看沙漏,才知他已过了十天,口干腹饿且先不论,但是心神精气的消耗就足足让他无法消受。

    陆一鸣稍作休息,缓缓步出铸剑房,那欧文见到他不由一喜:“赵少,你可算是出来了,这几天可让在下操足了心。”他因得陆一鸣吩咐自是不敢轻易打扰,可眼见陆一鸣进入之后,十天都没有出来,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因而这几日倒是时时留意。

    他一看到陆一鸣腰间悬挂的匣鞘迟疑问道:“赵少的宝剑已然铸成,可否让在下一观。”

    陆一鸣一笑:“可以。”

    只是当欧文伸手欲接剑之时,陆一鸣却猛然将剑收回道:“不是我小气,在下的剑却是沾惹不得生人气息,道友还请不要介怀。”

    陆一鸣缓缓将匣鞘摘去,露出这如同流水漫过荷塘般雍丽从容的纯钧。

    欧文虽不明其中究竟为何,但也知不该多问,才只看了这剑一眼,不由为之震惊,良久无语。

    直待陆一鸣伸手,他方才缓缓回神缓缓道:“古人每到山水形胜之处,便不禁痛哭。我今日有缘得见此等宝剑,也当效仿古人。”欧文当下仰头向天,两滴清泪就从他脸颊滴落。

    陆一鸣不仅一奇,此人竟大有魏晋的疏狂遗风。只是他此刻身心俱疲,无心多说,只与他稍稍聊上几句,便转身回到房间休息而去。

    而此时,在栖霞以南五千里之外,一个紫裙少女双手捧了一块灵牌,一步一步的栖霞山行去。此女看起来虽则娇俏柔媚,可偏偏有一股优雅之气在她身上缓缓流转。而在她乌黑的发丝之间,又斜斜的插了一朵映月海棠,更添几分丽色。

    而在这优雅女子之后,却又有一群少年紧随其后。其为首者也是一女。这女子此时正一脸寒霜的对着这一帮少年男女发怒:“平时让你们好好练功,一个个都给我偷懒,现在封印了你们灵气就知道累了,你看看月家的师姐不也是一样自封灵气,人家不比你累。”

    这女子凤眉一挑,舒了一气续道:“我不管你们如何,若是栖霞开山之日你们没能走到栖霞山门,休怪我白灵不念同宗之谊。”

    这些少年各自面面相对,眼见这白灵大步迈开,转眼就追上前方的月家独女月写意。他们也只有缓缓的迈开步子,艰难前行。

    这些少年就是栖霞三条支脉的宁白月三姓之中的白氏弟子。比起宁家的破国背乡,月家的人丁凋零,白家还算有传承延续。白家自知栖霞开山之后,立刻便将族内子弟悉数遣出,命其步行五万里,前去栖霞重归山门。

    <a 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