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番筹谋为真传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陆一鸣思忖一下方道:“差别其实也不算大,蕴养灵气就是说炼气后期积蓄的灵气较为浓郁精纯罢了,最后形成的气旋品相也稍稍强上几分,步入筑基之境的几率大上几分罢了。另一个则是指运用道法神通较为灵活一些,适合与人斗法。你自己想想。”

    这少年思索片刻,拿起陆一鸣所说侧重灵气御使的那一本。

    陆一鸣轻轻一笑道:“不错不错,我这就为你打入灵种,只要你晚间找一靠水之地运转功法将这灵气种子化开,就能开启修炼之门。”

    他稍稍驱动丹田尚且混沌一团的少阳气旋,便有一蓝盈盈的光点现与指端,陆一鸣嘴角勾出一分诡笑:“忍着点,不是很痛。”他当年也是被人以此法打入灵气种子方才步入修仙之路,自是明白其中滋味。

    那少年原本看起来颇为镇定,望着陆一鸣嘴角勾出的邪气盈盈的笑意,不由缩了缩身子。

    可陆一鸣出手几如闪电,那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手指就已然落到他小腹之上。他只觉腹中忽冷忽热,似乎像是被一把冰冻的霜刃插入腹中一般,不由感到浑身似要撕裂一般。这少年性子倒是出奇的倔强,只死死咬住嘴唇,哪怕嘴唇出血,也不喊上一声痛。

    陆一鸣与齐霄对视一眼,这少年倒是个可造之材。好在这刺痛只持续了半分,就已然如潮水般退去,他就觉丹田之中清凉通彻,似乎隐隐有一股清泉在内中流淌。

    陆一鸣洒洒一笑:“你自去吧,能帮你的我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要看你的机缘造化还有你自己的努力了。”

    这少年细细的看了看陆一鸣与齐霄一阵而后问道:“两位公子还请留下姓名,他日我洛正若是修行有成,必报两位大恩。”

    陆一鸣说了姓名之后略略一笑:“随你,你去吧。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这少年长身一躬,随后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去。

    齐霄刚欲询问这黑色矿石到底有何异处,边听几声沉重的脚步声起,一个略显肥胖面色和气的中年商贾就挑帘而入。

    这人方一进来一见两人就哈哈一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这倒是我申某第一次和两位如此年轻的道友做这么大的生意。”

    陆一鸣微微一笑:“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在下就先预祝申掌柜财源广进了。”

    申掌柜一笑:“多谢道友吉言,东西我已备好,一共价值十七万五千灵石,这零头我就为你去掉,你看十七万如何?”

    陆一鸣矜持一笑,作傲气之状道:“何须去掉,权作十八万即可,不过申掌柜可不要拿残次品来糊弄我,若是家师知道,必然大怒,到时我可不能担保家师能按捺住心头火气。”

    申掌柜平日迎来送往,可就真没有见过入陆一鸣这般,非但不讲价反而抬价的客人,心中顿时升起一念:此人必有大来历,倒不能轻易怠慢。

    他当下道:“两位公子放心就是,我天云宗的摘牌云中道何人不知。不过小号倒真没有抬价这一说,这样吧,这材料倒是颇为占地,我在送两位道友两只乾坤袋,也省的归置起来,凌乱繁杂。”

    这乾坤袋比起陆一鸣齐霄二人用的储物袋,空间足足能大上几千倍,号称能容纳一座小山,价格通常在一万灵石。若是当日陆一鸣有上这样一个储物袋,也不会只采了百万灵石就停手了。

    陆一鸣摸了摸袖口道:“也行,就这样吧,我自己懒得清点,麻烦申掌柜自己来数就是。”陆一民随后就将袖中的两只储物袋扔了到小桌之上。

    申掌柜自是不敢怠慢,将腰上悬挂的一青一红两只乾坤袋交出道:“所有材料都在里面,两位道友清点一番吧。”

    要知道陆一鸣此刻扮演的是一位挥金如土的世家大少,哪里会做这些俗事,齐霄只好忍住笑意,将这两个储物袋收起,细细清点了一番。

    天云宗行事果然公道,这内中材料果然俱是上等良品,无有半点瑕疵,齐霄点点头,将这两个乾坤袋收了起来。

    两人与这掌柜寒暄几句便告辞而去,回到那家铁匠铺后院。

    齐霄终于忍不住问道:“那块矿石到底是何物?”

    陆一鸣眼神一定道:“这是五山精铁之英,比起五金之英差不了分毫,也算是最珍贵的铸剑材料。”

    陆一鸣说完就从袖中掏出一张地图,执起细笔,轻轻的点了地图一处。

    齐霄点了点头,那里显然就是那少年采矿之地。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陆一鸣却又在这地图之上轻轻点了一点。这点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他一年前开采五金之英的地方。

    陆一鸣一笑:“恐怕就是在这里见到那块矿母的吧。一年前我去开挖赤堇锡正逢地龙翻身,被困在地下半年之久,开挖通道之时居然找到一条储量极丰,品相极纯的灵石矿脉。“

    陆一鸣似笑非笑看着齐霄又道:“说起来若不是你触动那块矿母,我还不见得发现这条矿脉。”

    齐霄尴尬一笑嘿然道:“这样看来的话,那这片区域至少有五金之英,五山精铁,灵石,赤堇锡,四条矿脉共存。当算得上富饶之地,怎么会废弃五千余年。”

    陆一鸣道:“这个不用管他,最重要的是——”

    他提起笔在地图上描了一条淡淡的墨线。墨线一头连着石渊矿区,而另一头牵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山之中。

    若按图来算,这石渊矿区距离这座小山也不过区区八千里而已。

    陆一鸣这才续道:“这里就是栖霞山,若是将这几条灵脉的位置查清通告师门,想必今后你我在栖霞山地位必能稳若泰山。”

    齐霄一拍大腿叫道:“是极,此处距栖霞山算不得甚远,若是请动师门高人前去镇守,这石渊矿区自然就是栖霞属地。咱们有这样的功劳在身,成为真传弟子也不过分。赵师兄,我现在就过去一趟,详详细细将这片地域在搜寻一遍,待十五日后我再回来与你汇合。”

    陆一鸣也不阻拦,伸手将这地图交了于齐霄,而后向他细细介绍条矿脉的方位。

    而此时栖霞山以北一万五千里的一片荒原之上却是人头攒动,三十余万的凡人黑压压一团缓缓向南涌动,仿若一条黑色的河流,虽然迟缓却井然有序。

    青壮之人或牵牛或驾车,将老弱妇孺载于其上,而周围又有成千上万的甲士持剑举戈,在队列之外逡巡游弋,一旦有妖兽强贼敢来袭扰,这些甲士局会自动迎上前去,豁出命与其争斗。因为他们护佑的是自己的家人。

    在这滚滚人流的最前方是一位身着明黄锦衫的少年修士。

    此人虽然看起来甚是纤弱,不过你看到他的双眼你就会觉得——只要这个人在你面前站着,哪怕天塌地陷也无需你为之担忧。也许形容一个男人最好的形容词就是责任担当,而这个少年却恰恰称得上这个形容。

    此时天色已然有些昏沉,这少年轻声对身旁站立的一位青袍老将道:“明将军,还要劳烦您去安排扎营之事,我且先把前十里的路径给开出来。”

    这老将倒是不含糊,躬身应道:“是,太子殿下。”这老将当下就转身而去,呼喝兵丁安营扎寨,一时忙的不亦乐乎。

    这位黄衣少年正是宁国的太子殿下,他自幼便沉默寡言,喜好读书,无意中在古书之中翻得一本道经,就此步入修持,到而今已然是步入筑基二重,心火焚尘之境的修士。

    宁国千年前乃是栖霞直领三大属国之一,只因栖霞覆灭,因栖霞山脉方圆万里之内,已然不适合凡人栖息,最后无奈向外围迁徙。可是其余国家怎么会允许,几番争斗之下,最终才在栖霞山脉边角的一片贫瘠的土地立下皇城。

    而就在三年前,宁国的镇国玉玺忽而大放明光,自有文字在这玉玺之中闪烁不休。原来这是栖霞发下召唤令,令其几个属国后人率众而归。

    宁国此时已是极为衰弱,几个诸侯连年攻打,眼看宁国便有覆灭之危。是以宁国国主宁断在准备了两年之后,自领宁国三万精兵在后方抵御几方诸侯的袭扰,才命宁佐臣先率几千精兵先将国中老弱妇孺先行撤回栖霞故国之地。

    他们出发已有半年之久,这一路除开一些流贼妖兽倒是没有别物相阻,最大的难处还是路途必要人修整之后,车辆方能畅行。

    若是凡人动手整修道路,只怕十年也不能开辟出这条绵延几万里道路,是以宁佐臣唯能一肩担之。

    他所修连的是土行功法,对着分林开路倒是颇为适用,不过这一路行来,岂止几万里也,以他心火焚尘的境界也是支撑不住。此时他已是消瘦的显得病态。

    他与这老将说完,便有继续掐动法诀,缓缓迈开步子。随着他的脚步向前,他周身前后左右十丈方圆的土地不住颤动,乱世杂草就被泥土吞噬,一条康庄大道,就自现与地面之中。

    不过片刻,便有一长达十里的平坦驰道现于荒原之中。

    宁佐臣望着前方苍茫的夜景,眸中光华灼灼,栖霞山已是不远。

    他稍稍调理气机便转身而回,转身转入人群之中。虽说老弱妇孺有车马载动而行,可这一路上何其漫漫,埋骨荒野又何止千百。

    每日晚间,他还要在人群中巡弋,若有郎中大夫无能挽救者,他就以自身灵气为其疗治。

    这才是他如此消瘦的真正缘由,每有一人不治身亡,他面上愁苦也就更多一丝,人也越加憔悴,今日,又有几十人埋骨荒原,他脸上表情也就更添几丝悲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