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石渊奇矿何其多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如果以挑剔的眼光来看,此剑品质不算太好,仅仅只看纹络分布杂乱,就可知制剑之人手法并不纯熟。

    可难能可贵的是此剑至纯至粹,与齐霄气息颇为相合,明显是他为成就道基而制。

    两人都是炼剑几日未曾休息,是以招过欧文,请他送来一些酒食,便在这小店后院的石桌上用起餐点。

    两人酒足饭饱之后自然而然就谈到剑上。

    齐霄闻及陆一鸣苦寻五金之英未得,不由分说的将一个储物袋塞给他笑道:“这也是我的机缘,一年前我在石渊矿区搜寻材料,在一处废弃的矿道中,发现一条五金之英的矿脉,无意中竟在这矿脉之中发现一块五金之英的矿母。只是我修为才到筑基,只稍稍触碰了一下,这矿母就引动大地摇晃,要不是我手脚还算麻利,肯定是葬身于此。”

    所谓矿母就是一条矿脉的本源,只要这矿母还在矿脉之中,就会自发将它所在的矿脉范围扩大,不断生出矿石出来。若是开采稍稍有上几分节制,这条矿脉就不虞开采贫匮废弃之事。

    可世间多有目光浅短之人,只因一时急需便将矿脉之中最为宝贵的矿母取出制宝,最终导致灵矿逐渐开采殆尽,最终废弃。

    陆一鸣听他这一说,不由面露奇色,这石渊矿区不正是他被困之地。从时间上来看,自己被困地底,正好与齐霄所说恰好符合。自己被困地下,不就是齐霄所为。

    不过拿人手短,陆一鸣也没有说破,取了一个储物袋交与齐霄道:“我身无别物,这些灵石还望齐兄不要嫌弃。”

    齐霄嘿嘿一笑,看也不看就收了起来道:“师兄看来倒是个爱剑之人,不过这几日怎没听到你锻造之音?难不成师兄已然将宝剑锻出。”

    陆一鸣摇了摇头道:“我是以铸剑之法制剑,用时过久,还要十来天方能成事。这会正待剑胎冷却,两日后再去打制也不晚。”

    这铸剑之法恰好搔其痒处,齐霄不由细细追问,直到陆一鸣哈欠天,昏昏欲睡,他才方不甘退去,口中还喃喃自语:“妙,真妙,一定要去试试。”

    陆一鸣在吩咐欧文封紧这铸剑房大门之后,方才回到早已为他备好的客房休息。

    他这一睡,却是直到第二日中午方才醒转。他本就是连日奔波而来,又加上于铸剑之时的精血亏损,若不是此时外间甚是喧闹,恐怕他也不会醒来。

    陆一鸣收拾一番,但觉神清气爽,就连手上伤口也不再作痛,这才洒洒而出。

    此时剑胎还未曾全然冷却,陆一鸣便叫上正无所事事的齐霄一同出门,去寻一些材料回来,他日也好在锻造几把好剑打发时日。

    齐霄一直在火云坊市居身,对其中门道自然是了然于心,当下就带了陆一鸣去了一家天云宗直领的店铺之中。

    据齐霄所言,天云宗所售卖材料均无滥竽充数,就是价格有点虚高。不过当他看到陆一鸣昨日给他的储物袋中的灵石数目,这他立时就将所有的价格抛在脑后。

    这间店铺果然不愧于天云直领之名,内里各类材料琳琅满目,将几十丈方圆的大厅摆得满满。

    齐霄得了这一笔横财,果然是底气大增,张口见过一个女侍,吩咐她将各类材料名录拿来,便直接进了一僻静的雅室。

    齐霄豪气冲天道:“小弟不过给了赵师兄几块五金之英罢了,没想到赵师兄居然回我近十万灵石,今日赵兄买什么材料,且由我付账便是。”

    陆一鸣嘴角一抖,这才发现自己神思错乱错拿了一个储物袋,将一个装满灵石的储物袋交给了齐霄

    不过陆一鸣此时身家。岂止百万,只稍稍暗骂自己败家之后,就不放在心上,似笑非笑道:“那齐兄可不要反悔。”

    待那侍女将名录呈上之后,陆一鸣就提笔在这名录上勾描起来。

    齐霄一看,不由长嘶一口冷气,陆一鸣竟在每一样材料之后都写上数量,用处较多的几样材料竟订了一千余斤。齐霄郁闷想到:难不成这是要开铁匠铺不成。

    有人郁闷自然有人高兴,那侍女本来见这两人衣衫也不甚华丽,多像散修,是以甚为怠慢,就连杯茶都没有奉上一盏。不曾想这人竟写下这样巨额的数字,若是此事能成,她所得奖励也定少不到哪去,脸上喜气自是无法遮掩。

    前后不过片刻,陆一鸣就将这名录上近八百种材料勾勒殆尽,转手交给这位侍女吩咐道:“我只要精品,若有半分瑕疵,我必要找你们天云宗的麻烦。”

    这侍女眼中异光一烁,此人放此狂言,显然来历必不寻常,只弯腰施礼就自退去。

    她岂能知晓,陆一鸣此言也不过是诈语。他与齐霄皆是筑基初成,连筑基第一境道胎化种都未能步入的小小修士,身怀如此巨额灵石,若有心怀叵测之人心生歹念,岂能好过。

    陆一鸣索性就口气大上一些,至于自家背景到底何如,还是让他们自己去猜吧。

    齐霄早已绷不住心中疑惑奇道:“赵师兄买这么多矿石,难不成是要开个铁匠铺不成。”

    陆一鸣嘿嘿一笑:“人生苦短,若要一世开怀,关键就在于你沉迷与何物。”

    凡人传说神仙一次闭关就是成百上千年,此大谬也。若是一味闭关苦修不说百年,恐怕不过几十年,这人就会因心神枯滞寂寞而亡。

    是以凡是修士就必定各有各的喜好寄托,所以就又有修真百艺之说。有人好酒,有人好色,总之张弛有度,松紧得宜才是上乘修士所为。

    齐霄嘿嘿一笑,忽然开声对外间刚回转来的侍女吩咐道:“再配上一份,不过分量减上一半。”

    那侍女浅浅一笑道:“两位公子稍待,我这就去秉报我家掌柜,一会他会亲自来接待两位贵客。”说完便悄然无声的退了出去。

    齐霄这才嘿嘿一笑,将陆一鸣与他的那个储物袋掏出道:“赵师兄如果这些不够的话,你可要替我补上这个缺口。”

    陆一鸣原本也没有打算坑齐霄一把,这五金之英在别人眼中最强也不过是一难得之材罢了,可对陆一鸣而言却是胜过世间无数珍奇宝物。

    陆一鸣洒然一笑:“这个自然,齐兄放心便是。”

    这时忽然只听一个稚嫩的尖锐声音响起,显然说话之人甚是年轻。陆一鸣挑开帘子,但见一瘦弱的少年手中正捧了一块幽黑的不明矿石,正与天云宗收取矿石的弟子分说不休。原来这少年寻了一块矿石,自认为是一件奇异宝物,是以便想来换上一本修仙功法。可这矿石并无灵气闪烁,这负责收购矿石的伙计岂能答应。

    陆一鸣一看到他手中的矿石模样不由一喜,心中纳闷,果然是运交华盖,这黑幽幽的矿石看似好不起眼,却是传说中的五山精铁之英,与陆一鸣在齐霄手中得到五金之英极为相类。

    陆一鸣当下出声叫道:“把矿石拿来我瞧瞧。”

    那少年本已是极为失望,闻言立时转过身来,眼神忽而生出一分希冀,拿起那块矿石便走到陆一鸣雅间之内。

    这少年下巴尖尖,在相书中被称为燕颔,乃是极贵的面相,可他也太过消瘦,以至于脸颊微微凹下,显出几分不谐。不过其眉宇之中倒是蕴藏着一股坚持的倔强,整个人倒也称得上耐看。

    陆一鸣将这块矿石取到手上,细细看了一遍,摇了摇头道:“也当不得大用。”不是他骗这少年,这块矿石杂质却是多了一些,别看这块矿石拳头大小,若是精炼过后,恐怕连指甲那般大小的五山精铁也锻不出来。

    那少年本被点亮的眼神顿时黯淡起来,转身就要走出。

    陆一鸣却悠悠一声:“若是你告诉我这块矿石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我可以送你一本修炼功法,不过成色并不算上太好就是。”

    那少年似是不敢相信,顿时结结巴巴的张口:“可…可以。”

    陆一鸣嘿然一声又道:“你要发誓,不要再将这来历告诉别人,我就亲自出手为你种下灵种,为你挑选一种合适的法门供你修炼。”

    齐霄眼色略略诧异,伸手从那少年手中拿过这黑色矿石,细细查验之后,方才露出一分了然。这块矿石杂质虽然甚多,可也瞒不过他这般行家,虽不知这矿石究竟何名,可其分明就是一种上好锻剑之料。

    那少年也不敢多加怠慢,当下道:“这是我从石渊矿区小黑河边的一个山丘中捡到的。我这里还有地图。”他倒是颇为识相,说完就是立即指天为誓,从怀中掏出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地图出来。

    齐霄与陆一鸣对视一眼,而后展开这地图,略略一看。这地图显然是这少年亲手勾描,笔法甚是稚嫩,不过两人均是去过石渊矿区,当下就想起这五山精铁之英出自何地。

    陆一鸣不待多说,当下伸出手,按在这少年头顶,略略一查道:“你天资还算尚可,五行偏水,这样我有两本水行的功法,你自己选择吧。”

    陆一鸣从袖中掏出两本道书续道:“这两本均是水行功法,一个侧重于灵气的蕴养,一个侧重于灵气的御使,你选哪本?”

    他说的虽说也算详细,可这少年此前虽然向往修仙,可毕竟还只是一介凡人,哪能听懂其中差别,拿起两本道书犹豫不决,只好问道:“这两本究竟有何差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