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踏遍云中为良材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陆一鸣当然不是为了卖弄,他久居小汤山眼界不免窄了些。他只知云中道最为强势要数木神、天云、纯阳、青凝、**等五宗,这栖霞一脉却是闻也未闻。方静姝既是落雨山出身,想必定然比自己要了解许多。

    陆一鸣一笑道:“暂时不是,险些忘记请道友进屋。“

    陆一鸣运功一个上午,哪里会有半点饥饿,只把食盒交给方静妤便与这方静姝交谈起来。

    待他细问之下方才知道原来栖霞宗竟还有如此风光的往事。

    这栖霞宗来历也算不小,向上数上万年,正是其鼎盛之时,乃是一等一的大宗门。门内奇功秘法无数,开山两万余年,成就还真之境飞升者足足有三十余位,若论飞升人数,仅在三阳门、广寒宫、全真教、般若宗、白马书院这五大超级宗门之下。

    然而花无百日红。千余年前栖霞突遭横祸,一柄金钗将虚空撕开一道口子,随即有一万丈余高的巨塔,被这金钗狠狠击落。

    这塔斜斜落下之后,整座栖霞山连同此山数条灵脉沉于地底,从此不见于世。也合该这栖霞破败,这塔砸落之虽只短短一瞬就自消失不见,栖霞山上正自修行的无数长老护法弟子连同宗主一并陨身,唯有一位金丹长老外出寻觅弟子才得以幸存。

    这位金丹长老悲痛之下,不慎功法错乱,金丹开裂,眼看寿命无多,不日也将身殁。还好他外出之时收了两名弟子,传下了他所习炼的两种功法,将这两名弟子托庇于纯阳观一位好友门下,以图留下栖霞一脉传承。

    这两名弟子一名凌乱秋,一名凌乱时,俱是天纵英才,前后也就四五百年就各自步入元婴修为。这让纯阳观大起防备之心,百般阻挠,最终才有了这栖霞山重立之举。

    在红霞道人借助祖师秘库遗泽拔山而出的那一天,凌乱秋一人一剑冲入妖族内部,斩下下三位元婴大妖头颅,而后悄然而去。一时间,妖族攻势不由一缓,凌乱秋才有闲暇得以回到栖霞故地。

    而于此同时,凌乱秋师弟流离老道凌乱时突然杀上纯阳观,打败纯阳观仅存的三位元婴修士,在纯阳观宝库之内取了一副画轴,然后洒然而去。

    这时纯阳观众修方才明了,这画轴竟然是栖霞一脉至重之宝,真传图录。不过此时后悔已晚,凌乱秋凌乱时两人哪也一个也不是易于之辈,纯阳观唯能坐视罢了。

    而巧得是,那日的李锦恰恰与这方静姝的姑姑方筝交好,是以才能一眼认出这玉佩的来由。

    这时方静妤早就吃完午饭,对他们二人所说的陈年旧事自然一点兴趣也无,只坐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得踢着地上青砖,显是明白这下真是逃无可药。

    方静姝讲完这些略略思量片刻后道:“道友在这小汤山修炼倒是颇为不妥,且不说灵气不足,恐怕就连法器灵符也难能得到上品,以我看道友还是再觅良地的好。”

    她已有筑基修为,眼光自是锐利,已然看出陆一鸣丹田气旋成色并不是上佳,是以如此开口。

    陆一鸣洒然一笑:“在下已有打算,多谢道友指点。”

    方静姝看他态度果决,当下按住拉拢之意,又略略将几宗分说一遍,这才带着满脸不乐的方静妤告辞而去。

    而陆一鸣却正拿着方静姝赠与他的一张地图细细研究。

    这张地图可是陆一鸣苦求不得之物,其上不仅将云中道各个宗门世家所处之位标出,更将各地出产何物一一列上。有这一张地图在手,再要搜寻铸剑之材可不用像先前那般守株待兔。

    陆一鸣是个心动意转剑及履及之人,在敲定路线之后,便开始收拾起行装来。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这其中的道理陆一鸣早已了然于心。

    三年之时,转眼即过。陆一鸣满脸征尘的踏入天云宗下设的火云坊市之中。

    自三年前方氏姐妹离去之后,他便整理行装,踏上寻找材料的漫漫征程。这一路之上,他一边修炼一边赶路,终于在一年前步入筑基之境,可任他百般奔波,最后一样材料赤堇却总也找寻不到。

    陆一鸣心中发狠,直接就奔到一个已经废弃数百年的赤堇矿洞中苦苦搜寻三月之久,方才凑足铸剑所用。

    可意外就在此刻发生了,因地龙翻身,矿洞出口居然被封堵而住。

    陆一鸣在这乱如蛛网的矿洞钻了几天,仍然没能找到出口。他一气之下,便欲以一己之力开出一道路径。

    果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这一条矿洞才挖出几十余丈,竟然发现一条罕见的金水共存的灵石矿脉,而其品象多是上品。

    陆一鸣欣喜之下险些忘记自己是被困在地底,将携带的几只储物袋装得满满,才想起要继续开辟出去的通道。

    还好陆一鸣储物袋不缺水和食物,这才能挨了过去。直到三月前,陆一鸣才将通道打透,重见天日。

    不过这大半年无法汲取旭日初辉,他功法隐隐有些运转不灵,是以他也不敢怠慢,压下心头迫切的铸剑之望,选了一处地方闭关二月之久,将丹田之中少阳之气又重练打磨一番,待少阳之气运转随心,通达百脉之后,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到火云坊市,前来铸剑。

    天云宗算是云中道最善炼器的宗派,云中道修士所使用的法器大都是天云门炼制而成。是以天云宗下辖的七个坊市均是人来人往比肩继踵。

    这火云坊市在这七个坊市中最为特异。无他,此坊市却不出售任何法器,仅仅之为修士提供各类材料以及炼器熔炉工具等物。

    原因无他,在筑基三重成就道基之时,修士必要择一契合自身功法的宝物,以心火化掉然后融合于道种之间,两者交融才能借假修真,凝成道基。而要找到一件契合自身功法的宝物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是以常有修士想自己设计并亲手炼制一件法器或者灵器,以供自家他日步入道基之境所用。

    而且这火云宗更有各类弥足珍贵的各类材料,并不需要修士自己寻觅材料,只要备好灵石就能买下材料,是以这火云坊市人流之大,仅仅次于落雨山的先天道场。

    可陆一鸣却没有去买这些材料,无他,只因他铸剑之法太过奇异,几味主材却不能经别人之手,否则灵性不纯,从而致使御使不灵,陆一鸣岂能为也。更何况这一路的找寻使他的足迹遍布云中道,眼界之开阔费事从前所能比也,就连心中的念头也通达不少。

    陆一鸣一年前也曾路过这火云坊市,对内中格局分布也自是有所了解。当下沿着一条巷子直接就步入一条专门炼制刀剑的长街。

    陆一鸣刚一步入这条街道,立刻就听见敲打砧板的声音,叮叮当当颇为热闹。他的的铸剑之法对火倒没什么讲究,只要稳定就行,是以也不理会各家的招牌,直接就进了一家看起来颇为陈旧的铁匠铺中。

    陆一鸣刚一进去,立刻便有人迎上前来。这人看起来颇为年轻,肤色白皙,哪里像一个打铁之人。他开声道:“这位道友是自己炼器,还是有小店代为制作。本店的招牌可是这条街最老的一家,道友有什么吩咐只管道来。”

    陆一鸣抬眼将这小店正堂所悬挂的各色宝剑一一揽在眼底,不由点了点头:这人倒没有说错,墙上悬挂的宝剑均是一等一的精品。陆一鸣要了摇头道:“不必,我只要一间上好的铸剑房就行,租金多少也无碍。”

    这年轻人听他说要自己铸剑,眼中热切不由散淡几分回道:“那不好意思,我师父正在铸剑,剩余一间铸剑房却被一位道友给占下了,如果道友想用的话,还要等上几天才好。”

    陆一鸣眉头一簇,刚要转身出去便听一人喊道:“道友止步,老夫剑已铸成,刚好炉火正凶,正合道友之用。”

    陆一鸣抬头一看,就见一面目粗犷,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内室中走出,手中正执了一把银光灼灼的宝剑。他笑了一笑:“那我来的倒是讨巧,这铸剑房我就租下一月之期,老先生你看如何?”

    那老头闻言一诧道:“不知道是什么宝剑要炼制如此之久,如果道友没什么把握的话,由我代劳也可?”

    陆一鸣笑而不语。

    那老头也明白自己这是太过唐突,思量一阵终道:“也罢,总归我这里生意稀疏,道友只要付三百灵石就可。”

    陆一鸣伸手掏出储物袋交过灵石道:“我铸剑期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进来打扰我,这一千灵石权作担保。”

    恰在此时,一位年轻道人气冲冲的从内室走出,张口就道:“欧文,你这什么破炉火,害我一把宝剑炼废。”

    陆一鸣一见此人不由一奇,此人面色清朗,身材欣长,不过最吸引陆一鸣眼光的还是他腰间所佩戴的一块玉佩。这样的玉佩陆一鸣腰间也有一块。

    那年轻人听了也是大怒:“齐霄,齐大爷,你那点铸剑技术,就是给你首山之铜你练出的也一定是一堆废渣。”

    齐霄白眼一翻,收了怒样,他与这店主倒多是熟悉,是以说话之间随便许多。

    而陆一鸣看到他手中的剑胎不由一奇:他手中的剑胎竟然是以五金之英打造而出,此物之珍贵自然不消多提,陆一鸣原本的计划就是准备以五金之英为主材,可是任他如何找寻求觅总也不得,只得以赤堇锡外加若耶铜调和作为主材使用。

    不想而今已然放弃,这五金之英便送上门来。这齐霄既然这般糟蹋五金之英,想必定是知道五金之英的出产之地,想到这里陆一鸣不由一笑道:“齐道友法子用得不对,这五金之英并不是随便就能够铸剑的,还要先用秘法制过。”

    齐霄这时才发现屋内多了一人,才一打量不由面色一喜:“这位道友,你也是……”

    陆一鸣一笑,点了点头道:“我们进去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