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宝匣之内玄机藏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待几声碎碎得脚步声过,便有一身材高挑的靓丽女子推门而入。

    陆一鸣故作姿态佯作昏沉,方要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委以虚蛇应付过去。可这女子目光却落在,酒桌上摆到陆一鸣对面的玉箸。而后似笑非笑的桌点了点头。

    陆一鸣暗暗叫苦:这女子目光当真敏锐,从这细微之处就已察觉这小姑娘的藏身之处。

    陆一鸣见这女子面目与这小姑娘颇为相类,心中揣测定然是这小姑娘翘家,被亲眷追了上来。是以也不再替这小姑娘遮掩,刚要伸手要把这小姑娘拽了出来。

    不过那高挑女子却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嘴唇轻轻开合几下。

    陆一鸣但觉耳间传来一阵轻如蚊蚋的细语,不由一讶,这是筑基才能修炼的传音术。

    这女子随后开口道:“这位道友,你可见过一个**岁的小女孩?”

    陆一鸣得她传音,当下配合道:“在下没有见到这样的一个女孩,道友若是没有别事,还是不要扰人酒兴的好。”

    这女子轻轻点头,手中一瓶丹药便悄无声息的落到陆一鸣怀中,随后她便转身袅袅而去。

    原来这女子在那胡松进来之时,就已然感应到这小女孩身上独门标记,不过她此时还有一事未结,带上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倒是多有不便,倒也不妨先让他照顾几日。所以便送了陆一鸣一瓶上好的灵丹。

    陆一鸣此前虽不曾见过这小女孩,可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这小女孩极为熟悉,仿佛真如这小女孩叫他大叔一般,是他的晚辈。

    听得那女子离去,这小丫头立刻就从桌下钻出,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道:“还好没发现,要不然姐姐肯定要抓我回去关小黑屋。”

    陆一鸣没好气的敲了她小脑袋一下道:“刚才不是说抓回去喂狼,现在变成关小黑屋,从小就撒谎,不学好。”

    小姑娘嘻嘻一笑:“管那么多干嘛,大叔给我讲讲这本法诀写的是什么?”

    陆一鸣伸手接过了自己手抄的道德经,指了指桌上饭菜说道:“先吃吧,这里人来人往多为不便,一会回我的小院,我再为你细细讲解一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叫你小丫头吧。”

    这小姑娘早已饥饿,只是太过牵挂那本道德经,在陆一鸣刚说要为她详细讲上一遍,就已是喜气洋洋的拿起碗筷,狼吞虎咽起来。

    只含糊回道:“我叫方静妤,刚才那是我姐姐方静姝。”

    陆一鸣看她吃饭毫不做作,不由莞尔,也许只有小女孩才会如此不顾形象的吃饭。

    陆一鸣食欲甚浅,只略略伸手捏了几块糕点,便一口一口将这五美酒喝了个尽。

    不过这小姑娘显然极为害怕自家姐姐,还未出门,就施展出隐身术,只牵住陆一鸣衣袖,与他一起来到陆一鸣小院之中。

    陆一鸣也不做耽搁,来到书桌前,就逐字逐句的为方静妤讲解这本道德经。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虽然讲得尽兴,可方静妤却小脸愁苦一团,失望之极。

    她本以为此书是古篆书写必是什么奇功妙典,哪里会对这枯燥的经文有半分兴趣。当下就有些昏昏欲睡。

    要知道云之法界凡是稍微出彩一点的功法,均是用古篆所书,是以先入为主之下,她便以为这是一本上等的功法。

    方静妤出身落雨山,本也不缺功法,不过其姑母早有打算,只待她天葵生出,便传下落雨山镇派之典。可是这小姑娘哪里能知师长苦心,于是偷偷拿了自家姑姑的一件护身法器,而后缠着方静姝与她一道而出。

    她的打算就是——既然你们不让我修炼,那我就自谋生路。于是趁方静姝大意之下偷偷跑掉,而后就直接进了小汤山坊市。不过令她遗憾的是——这小汤山坊市出售的功法全不能入她的法眼。她心思也算灵活,做起梁上君子的勾当。因她腕上双环,一只内含隐身之术,一只蕴藏破禁之法,这几日来,她竟然将小汤山大半的散修居处翻了个遍,不过却也仅仅只在陆一鸣书架上翻出她自以为的高深功法——道德经。

    不过这篆字她是怎么也认不出来,恰好昨日雷声作作惊动寰宇,她惊吓之余,便自然而然的逃到陆一鸣小屋内躲避,恰好看到那三十六枚符篆钻入陆一鸣周身窍穴之中。这小姑娘还算心好,生拉硬拽好不容易将陆一鸣拖到床上。

    本打算待陆一鸣醒来之后便向他求教一番,只是她却在自己入住的客栈见到了自家姐姐,自然不敢轻易现身。在今日中午,她本来打算去吃点东西,却恰好看到路上行人对其指指点点,似乎有人寻她,于是便闪身躲进了陆一鸣所在的雅间,才有后来胡松方静姝两次推门而入之事。

    陆一鸣却不管她如何,自己反倒是先沉迷进去。这道德经洋洋五千文,当真是舒尽大道之意。此刻他讲的已然不是这道德经。而是他自己对道的理解。

    此经来历还要说及函谷关尹喜。这一日他于城楼上体察天地灵机,忽见东方忽有异象当空——紫气浩荡,滚滚如龙,其长三万里。尹喜善观天地之气,乃知来者至圣至尊,非通常之圣也。紫气之首白云缭绕,知圣人白发,是老翁之状,见紫气之前有青牛星相牵,知圣人乘青牛而来也。

    于是净土铺路蜿蜒四十余里,将欲破关西去的老聃拦下,求取大道之理。老聃就留下了这道德五千文,而后骑牛而去,再也不见其人。

    这一讲便是足足一个下午过去,方静妤早已趴在桌上恬然安睡。陆一鸣合上手中书册,将方静妤放到内间小床之上。

    陆一鸣又拿出少阳道书,又将最新的感悟加入进去,待这一切忙完,天色已然大昏,他不由一声长叹,又是一天虚度了。他出声喊道:“懒丫头,起床了。”

    方静妤极困之时已然过去,陆一鸣这一嗓子就将她吵了起来。她揉着眼睛不依道:“大叔,你给我讲得什么法诀,分明就是安魂曲。不行,我一定要一种神奇的功法,要不然我就将昨天看到的说出去。嘻嘻。”

    陆一鸣一诧道:“你看到什么了?”说着就笑吟吟的看着她。

    方静妤哼了一声道:“我看到那个小镜子从你身子里钻出来,然后就冲上天去,渡劫飞升,而且还放出了一大片符篆,我猜肯定是以种神奇的法诀对不对,大叔你就发发善心,教给我吧。大不了我拿这对玉镯给你换嘛。”说着就拉着陆一鸣手臂可怜巴巴的抬头仰望着陆一鸣。

    她的这对玉环说来价值也是甚大,人若持之,不用消耗半分灵气就能从容施展破禁隐身两道奇术,这样的宝物陆一鸣可真就未曾听闻。

    虽然陆一鸣也眼热不已,但他怎么会如此厚颜要一个**岁的小姑娘的宝物,不由大感头疼,只好道:“我真没有什么功法,不信你可以找找。”

    他话说到此处不由想起章逊留下的那个匣子,眼神不由一亮道:“不对,我好像真有一本法诀,是朋友赠我的,不过我没有看过,你要的话就只管拿去。”

    陆一鸣手腕一翻,便将这个小匣子拿出,没好气的揭开上面写着‘一日后启’的封条,倒要看看章逊能留给他什么东西。

    方静妤闻言,立时踮着脚尖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小匣子,有些失望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大叔你也不会忘记自己还有这个东西。”

    陆一鸣伸出一手,将她按了下去道:“我修炼的功法也不是太过神异,不过却是我自己精心改制而出的,他法再妙,终究只会是别人的道理,我自求我道,与别人何干。待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可是当他打开匣子看到内间所存的物品不由勃然大怒:“好好好,章逊你个王八蛋,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一刀捅到你桃花开。”

    原来这匣子中竟然是一件女子贴身肚兜。

    可正当陆一鸣怒不可遏之时,那肚兜猛然剧放月白华光,将原本昏暗的屋子照得通明。

    陆一鸣不待反应,那肚兜就晃晃悠悠的飘然而起,静静的停留在方静妤面前。

    方静妤却是颇为好奇,当下伸手轻轻触碰这件肚兜,可令她羞窘的一幕发生了

    ——那空中闪动的月白华彩在她手方才触摸到肚兜之时,就猛然飘落,将她全身笼罩其内。她身穿的衣裙,在这月白华彩的映照之下,只在一瞬之间就粉碎成尘,飘落于地。她就这样**着被这月白华彩抬升三尺之高。

    而那放出华彩的肚兜却猛然一变,化作一本薄薄的玉册正环绕她极速旋转,每转一周便有一道奇异符文夹杂了月白华彩钻入她白羊般的娇躯之内。

    方静妤娇羞不已,窘迫间双手拼命遮掩。好在这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半刻之后,这肚兜放出的华彩连同玉册之上的符文就全数打入方静妤身体之内。

    这玉册之上字迹已消,便化作一件贴身的肚兜,好歹将她身体给遮住。

    方静妤一声大叫,便从虚空中跌落下来。

    陆一鸣轻轻掐动御物诀,将她虚空托住,不由笑道:“看来章逊还真给我留下了一件了不得的法诀呢。”

    陆一鸣取过一件白袍将方静妤盖住,方才让她安宁下来。

    陆一鸣翻捡几只储物袋,只找到几件小衣服,还是早先为林氏小妹买来得,分离匆忙却是未曾赠送出去。

    陆一鸣将衣服放下,这才看到那匣子底部还放了一封信,于是笑了笑,就到了外间书房静坐,倒要看看这章逊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