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天物之刃 轰鸣震烁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物天成一语即毕,手中便显出一柄幽红长剑。()

    这一剑乃是直劈而来,虽然简单无比,平淡无奇,但天上地下似乎再也找不到比这一劈,更完美的剑术了,人就应该静静等待这一剑落下,将自己六阳魁首甘心奉上,无从闪避,也无可闪避。

    而与此同时,他血脉流淌的杀气与这漫天滚滚魔气,一内一外,一动一静,一冷一炽,一君一辅,相互调和之下,沟通天地气机,威力简直不可思议,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剑招,而是物天成对杀道的诠释,剑道的真解。

    陆一鸣微微眯住双眼,这物天成果然不愧为中央魔教弟子,但以这一剑而论其剑术,当真可称得上生平仅见,原本依之为傲近身剑法,在这一剑之下,也不过笑谈罢了。

    不过陆一鸣可真没有束手就擒的念头,他只稍稍失神,就晃动小旗玉灯,布下层层防御。不过在这一劈之下,所有的防御如同泥塑一般,被这一剑穿透而入。

    不过这也早在陆一鸣预料之中,这些防御也不过为阻这一剑之势罢了。待这一剑即将及身之时,一道凌厉无匹的金光顿时一射而出,击到这血色长剑之上。这正是无当金光。

    无当金光果然不愧无当之名,这一击就将血色长剑击成碎片,而后追源溯本直指物天成而去。

    物天成只稍稍一讶,而后并起剑指,轻轻一点,便有一团黝黑光点显于指尖。他略略一笑,便伸指点向无当金光。而后黑光金光撞于一处,激起阵阵涟波,发出嗞嗞声响。转眼这黑光金光就同时涅灭,而物天成也被这无当金光击退十余丈。

    李锦打入陆一鸣宝塔的第三道无当金光就此而废。

    物天成举起手指,略略一看,嘴角勾出一丝邪魅笑意,轻轻道:“有意思。”而后他一震身躯,浑身便透出无尽杀气,一柄月白长剑就在这杀气之中,载沉载浮,随着他将手摊开,这柄月白长剑就跳入他手中。

    他轻轻一抚剑身,而后若有所思对陆一鸣张口言道:“无生剑物天成,还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他此时才对陆一鸣几人稍稍看重几分,才开口询问姓名,显得郑重几分。

    陆一鸣轻轻对宁佐臣一点头,而后抽出腰间纯钧,迎向物天成开口道:“在下栖霞赵子龙,还要领教中央魔教剑法。()”

    物天成看了一眼正缓缓退走的宁佐臣只轻轻摇头:“好,既然有你来祭我无生剑,你这些同门我放过就是。”

    陆一鸣纯钧一斜,周身自放无穷剑意同他杀意相抗,沉声道:“物道友此话却言之尚早,道友若能胜我,再说也不迟。”

    物天成洒然一笑:“那就试试?”随着这话落下,他虚空踏前一步,手中无生剑一刺而前。纵然此人是魔教弟子,陆一鸣却也不得不服,这人剑法已入化境,单以剑法而论,恐怕自己抵挡不过三招。

    与刚才的一斩相比,这一刺强出不知多少,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刺,但物天成在剑法一道上,已至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剑虽未至,却仿佛已刺入人心头一般,震心慑魂。

    陆一鸣初见此人之时,就险些被其目光杀气涤心,此时早已防备,虽然心头微凉,却也无足惊怪,手中纯钧一荡,勾出风雷道道,而后变化作双翅插于背后。

    此时宁佐臣诸人已然远远退避,是以陆一鸣也不与物天成硬拼剑术,略略扑打双翅,便将这一刺暂避开来。因此一躲,反而失了气机,这时若是物天成再抢攻而来,陆一鸣难保不会更加狼狈。

    不过物天成却并没有如此,这一刺一老,他就收了剑势,殊为可惜道:“世间终究是知己难求,你即习剑术,为何不欣赏我这绝世之剑。”他此时之样,宛若伯牙不遇子期,骐骥不逢伯乐,竟显得有些疏狂。

    不过若真以为此时的他无害那就大错特错,他话音才落身上便腾起月白光华,将周身的杀气尽笼于其中。他此时看起来倒不像一位魔修,反而像是一位道门弟子,气息虽恶,却并不秽浊。

    这正是中央魔教的至高妙传,与其余几宗各色神通大相径庭。在魔教尚未叛离人族联盟之时,中央魔教几乎融合于道门之内。

    这时物天成才冷冷开口:“你既然不愿意和我比剑,那就接我这一招天物刃吧!”随着这月白光华的涌动,一道道如同弯月之刃,便飘浮在其身侧,随着他手中无生剑的晃动,而轻轻抖动,频率协调一致。

    陆一鸣自然不会坐视其神通施展完毕,不待多想就施展出天都剑所内含的神通——增城天都。这五角小城一出,便有灵气滚滚而来,随后便有各类灵禽显化而出。

    物天成见这天都增城,大感有趣:“好,且来看看你我谁能获胜。”他手中无生剑一挥,斜斜一指,那月白弯刃便狂卷而出,随后物天成就纵身一跃,跟随这天物刃迎面扑向陆一鸣。

    陆一鸣心知这一击必然非同小可,哪里会大意分毫,虽然坚信天都不会轻易被破,却也又挥手摇动玉莲灯放出团团光火,将周身尽笼于内。这时,那天物刃已然悉数斩于天都之上。每一道弯刃斩到增城天都之上。

    陆一鸣就觉脚下巨震,便有数头灵禽破灭消散。待这弯月之刃悉数斩落,这天都之上就再无任何一只灵禽相护。而这时,物天成已然双手举起无生剑,就要一剑直劈而下,以力劈华山的姿态,将这增城一击而破。

    这时,天都之下虚空突然抖动起来,物天成看了一眼,只得恨恨收手,转身遁开几十余丈,而后手中不断摩挲着无生剑柄,似乎随时都要暴起伤人。陆一鸣此时也不敢懈怠,远远退开空间波动之处,而后不由长叹:若不是这天府中有人要传送而出,想必此时这天都已然被破。

    随着虚空波动加剧,一个黝黑的空洞一闪而过,随后便有几人浮现而出。陆一鸣一见不由一笑:有他们几人拖延时间,想必也用不到自己拼着伤损道种,才能击败这人。

    从这里面走出的几人正是木神宗一行几人。不过他们脚跟还未站稳,物天成已然举剑杀来。总算木神残余数人反应还算机敏,没有贸然抵挡,只是退让开来。

    陆一鸣微微一看,却平生疑惑,为何不见钟神秀与田芙秀两人。不过这也无忧大碍,陆一鸣其掐动法诀,将天都收入袖中。而后提起五脏精气,凝出数十团雷球,绕他周身盘旋飞动,他这才开口道:“你们小心,这人是中央魔教弟子,最善剑法。”

    物天成洒洒一笑:“早知道你是这么不痛快的人,就不应该放过你的同伴,省的现在在这里啰嗦。”他说话之中,手中无生剑连连斩动,每一击都将这木神弟子放出的各类神通击破。这几人这才知晓厉害,各自面色惶惶,欲要远远退避开来。

    陆一鸣却不给他们时间退开,早在物天成开口之时,五雷正法便已蓄势而毕。只在物天成剑势收敛之时,这雷球便轰然飘出,直追物天成而去。

    物天成嘴角显出几分讥诮,中央魔教可不比其余四教,正道几门专克魔道神通的雷法火术对其并无半分克制之力,若想击败他,还要凭剑来说话。他只稍稍一荡无生剑,便有道道天物刃铺天盖地而出。这一下,不仅将那雷球斩灭,更是直追而上,眼看就要追上木神六位弟子。

    这陆元朗此刻只能挺身而出。钟田两人不在,木神宗弟子就自然依他为首。他此时哪里会再敢自傲半分,他托起一张土黄色的灵符,将体内灵气灌输其内,不过片刻,他面色就涨的通红,显然驱使这张灵符消耗甚为巨大。

    随着灵气的灌输,一座十丈余高小山的虚影,逐渐显化而出。木神也有妙符相传,与青凝不同,木神宗多以威力取胜,而无恁多奇妙符篆,是以声名不如青凝罢了。

    不过物天成此时已然迫近,陆元朗心中焦急之下,方欲中断输入灵气,将这未成实体的小山打出阻敌。不过这时陆一鸣又是出手放金辉大印,打断物天成脚步。

    物天成一翻白眼,满心不爽道:“我说你能不能爽快点?要么跟我好好的斗上一场。要么自己转身离开。”他一怒,就挥剑斩破这晃动不休,惹人烦厌的金辉打印

    陆一鸣嘿嘿一笑开口道:“我可没有道友这般神通广大,还是谨小慎微些,道友无生剑我可不愿领教。”

    陆元朗在这稍稍阻隔的时间,已然将这符全数祭出。那小山虚影此刻已然凝实,其上居然还长了一棵枝繁叶茂杨柳,细长的柳条将十丈小山悉数遮蔽,看起来,极为怪异,却又极为融洽。

    不过未待这陆元朗奋起余勇,将小山祭出迎击物天成。这时突然一声炸响透彻寰宇,似是雷声,又似鼓声,却因这声又太过猛烈,分不太清明。众人只觉这一声过后天地都在晃动一般。

    这一声过后,那滚滚魔气便收缩一团,露出内中隐藏的正道魔教二十几位金丹修士。

    云中道众位金丹修士早有防备,所来的金丹修士俱是神通卓绝之人,尽管魔道之人在人数之上远远胜之,也不能将其战败,损伤比之正道多出不少。

    而李锦与左子亮两人方从这魔气之中显露出来,便将宁佐臣几人护在银舟之中,静静等待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