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血神藏锋 杀气天成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申时行所放出火焰当空漫舞,便将那长空之上无尽的魔头,也就是莫藏锋所说的血神子尽数包裹。(百度搜索:,看小说最快更新)可不过片刻,申时行就脸色大变,忙将天地洪炉收于焚天炉中。他再看这焚天炉不由一阵痛惜,这焚天炉上道道污浊血气混于其中,这灵宝已然被破了本源,就此不复灵宝之身。他这一收神通,那无数血神子顿时又向下压了过来。

    这时,牵着仙儿的韩烟箩却是猛然出手,她自持自己修持的天河真经最善涤污荡秽,也不多说,招来一条蜿蜒不尽的长河,当空一转,便将一片约有百条魔头群,淹没与长河之间,再也不显。

    只不过还没待她再行施法,就见那长河略略扭动,而后这百条血神子就自天河之中,脱离而出。而这天河也化作片片灵光,转眼便消散而去。这韩烟箩的天河真经也是不敌这诡异的血神子。

    她却是不知,这血神子不但善破各种灵宝,更爱吞噬被人修炼过的各种法力。一般神通怎可驱之。

    而这时,陆一鸣已然张开灵目使出隔垣洞见神通,将这百条血神子看了通透。他却发现了这血神子破绽所在。这百余血神子虽然破开韩烟箩长河之后,身上灵光隐隐,看似更显利害几分。不过在陆一鸣眼中露出几分端倪,显出了底细。其上血气已然杂乱零散,不复纯粹之风,显是汲取灵气太过所致。

    此时良机一现,他岂能错过,他又岂会错过。

    他手起剑诀,百道各类不同得宝剑虚影,化作流光,直直扎向这百条血神子。这流光去速太过迅捷,而这百余条血神子又臃肿难动,只听一阵嘶叫,便被这宝剑虚影扎透而过,各自消散而去。

    陆一鸣一击见功,其余人自然以为大难已过,面皆露喜。不过陆一鸣可没这么乐观,要知道,长空之上还有十万血神子,堆成一团,缓缓压来。要莫藏锋这血神子神通修成也不过片刻,便能凭借此法压制几十云中精锐弟子。若是他将这血海神通修行至随心而动之境,威力又不知能增几多。恐怕到时连金丹修士也不能抵挡片刻。

    不过这念头只在陆一鸣心头稍稍流转,他就将其抛诸脑后——你魔教大法再是利害,却也磨灭不了我心中斗志!若是相抗不得,那就只能不惜损伤道种,将三昧真火全力使出,就不信他这血神子能抵挡的住。

    这时于子升一声长啸:“诸位还等什么,各施妙法,灭了这些魔教的王八蛋,为死去道友报仇雪恨。”他张口吐出玉虚诏,一下便将这本命灵符全数扯开,其上篆字悉数飘出,或收或斩或烧或溺,不一会也斩灭数十头血神子。

    其余众人也各自出手,不过此刻再也无人以灵器灵宝直击血神子,也不敢施展类似元灵之法。是以虽然几十人齐齐出手,斩杀的血神子也不过九牛一毛,眼看众人就要被迫入天坑真水之下。

    陆

    这时。

    正在这时,这天坑之中星光真水忽然轻轻震动,倏而便有无风之浪平白涌出,汹汹涌涌,可有数丈之高,若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片刻,众人只觉耳间水声哗哗不绝,似长河冲滩,大鼓震烁,响透寰宇,震彻九霄。那无数血神子似乎被其声吸引,止住下坠之势,身上血光,明灭不定,被众人所使神通击落大片。

    这时众修皆是不解,各自茫然四顾,唯独陆一鸣灵目已开,却是见得端倪。

    陆一鸣转过身,遥望天际,不由洒然一笑——他归来了。

    而正魔两道也各自将目光放到那边,却要看看到底何人,声势如此浩大。

    倏而,天边便有一道淡青剑光显现,这剑光遁速甚疾,不过转眼间,就已然现于众人眼前。木神宗弟子齐声欢呼:“钟师兄回来了!”

    不错,这人正是木神七秀之首,人送尊号长生剑的钟神秀。

    这青色剑光一现之后,便分出十二柄幽青小剑,往那血海之中,横斩而去。

    不知为何,这小剑虽不过五寸之长,可在正魔双方眼中,天地似乎仅有这十二柄剑炫赫其间,别无外物。就连那血海滔天魔气,与之相比也黯然失色。

    陆一鸣轻声一叹:“金丹。”

    金丹之境是修行的一大关口,古人有言曰: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此言虽有些夸大,却也道出实情。修炼之人,若能成就金丹,寿岁便可迁延五百之龄,更能留驻青春,容颜不随岁月变迁老朽,似那居高齐若然成就金丹,立时就能将老态化去。当然这些也只不过是其效用的小小而已。

    金丹一出,便能与契合天地,能操御天地灵气为自己所用,一应道法神通使出,自有天地灵气呼应,比之筑基,威力胜过不知几多。也不知钟神秀究竟得了什么机缘,竟然在短短几日之间,成就金丹。

    莫藏锋眼中不由生出几分顾忌,双手一合,无边血海顿时收缩起来,不过短短须臾之间,就化作一三丈左右的庆云,飘浮在他头顶。

    此时再看这血海庆云,不由令人心生惧骇,但见这庆云飘浮之间,又有十条更显狰狞凶恶的血神子,在内中沉浮不定,将四头凶兽分食入腹。

    待那一十二柄飞剑斩来,这庆云才猛然一卷,团团如刃的血气就一冲而出。

    纵然钟神秀飞剑凌厉无匹,在这血气的不断冲刷也失了一往而前的气势。钟神秀这时才从青色剑光中现了出来,他一望木神众寥寥几位弟子,目中寒光一冷,盯着高台之上的诸位魔修,只看得这一群魔修心底发凉。

    虽然他们手段比这云中修士强出不少,可一个金丹修士的怒火,也不是他们轻易能承受得。更何况钟神秀在云中一道威名久传,这些魔修均在云中潜伏多年,如何不知。如今他已成金丹,不知神通又增多少。

    虽然钟神秀才方步入金丹不久,修行还不稳,可是双目所过之处,一股苍凉剑意却似穿透了人心,让其生不出抵挡念头。

    钟神秀双眼一眯,收了气势已竭的飞剑,又施天剑之轮,十二柄飞剑旋转之时,天地弥散的灵气便自发投入其中,不过片刻,便凝出一团厚厚的灵云,随这剑轮的转动,凝出青色剑影,投入天剑轮中。不过须臾之间,这天剑轮威压便盖过那血海庆云。

    莫藏锋虽然矜持自己血海神通威力无穷,即便是普通金丹修士他也自信能战而胜之。可见了钟神秀,他却没有几分必胜的把握。不过如今灵犀星辰心已经到手,血海也已然功成,他可没有死战的决心。

    他看了看当空旋转的无穷剑轮,忽而冷笑:“各位道友,接我这血神子吧。”他擎手一顶头上血色庆云,一股股浓郁宛有实质的黑红雾气就自喷涌而出。

    这雾气似乎已有灵性,自放出来,便从雾气中伸出道道触手,向四面八方伸去。众人但觉污腥直气直冲鼻端,还未退避而开,忽有一声尖锐枭笑自其中传出。

    那雾气突然一分,钻出十条身如血滴,面如人而狰狞丑陋的血神子。与刚才那长空满满无尽的血神子相比,这这十头不知要利害多少。其在那一声枭笑之后,便趁众人被魔音灌脑,反应迟钝,从雾气中迅捷飞出。看它们所去方向,正是木神宗所处祭台。

    钟神秀见状,一指剑轮,便有十道剑光袭奔而去,将这血神子钉在虚空,爆出一团团血气。

    莫藏锋脸露莫名笑意,只淡然自若的看着那当空的十团血气。这血神子并无受伤,却在长空一卷,又成凝生出来,齐齐扑上剑光之上,只一转眼就将这剑光打散。好在钟神秀知这血神污秽无比,并没有放出飞剑,要不然剑丸定然有损。

    莫藏锋这才张口说道:“钟道友难道技止于此?若如此,恐怕我这血神子你也破除不得,还是束手就擒为妙。”说完,那血神子就各自向四方祭台散去。

    陆一鸣看了看钟神秀一眼,心中自然有数,钟神秀此刻也不过硬撑罢了。虽说结成金丹可操御天地灵气,可是在陆一鸣灵目之下,却看到钟神秀金丹之上灵气衰弱裂纹宛然,如果再强行施展神通,必会丹碎而亡。看来他这成就金丹过程颇为凶险,倒不知为何如此。

    陆一鸣长啸一声道:“不过几头血神子罢了,看我如何破你。”

    他双手一动,十指之上就显出十道银白光芒,这就是白虎罡气。陆一鸣一笑,这十道罡气就化作十杆银光烁烁的长枪,他只一指,这十道长枪就自猛然刺出。这长枪刚飞出不远,就化作条条银龙,各自摇头摆尾,各自迎向一头血神子。这时陆一鸣才一喝:“银龙瞬空刺!”

    此声才落,那银龙顿时速度加快几倍,直直撞到血神子之上。这一击就将这十头血神子血气几分。不过,转眼之间,那血神子各自一晃,又恢复原状。

    而这时陆一鸣却又十指掐诀,又是一喝:“银龙逆鳞枪!”

    长空之上,十条银龙齐齐一吼,化作一片逆鳞,结为一体,凝出一杆银色鳞枪。未待那血神子再动,却是直直一个穿刺,做了个冰糖葫芦出来。

    这时那莫藏锋才脸色一变,他却是感觉血神子气息不断削弱,似乎转眼便被斩灭一般。不过战到此处,也是到了抽身的时间,他将头顶庆云化作一汪幽红血水,吞入腹中,而后一指那十头血神子,便哈哈一笑:“钟道友,赵道友,车轮战可恕小弟不能奉陪。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相信他日再见必定有期,我们走。”但见那十头血神子各自一晃,就化作十滴血水,从银枪之上滑落,而后便随莫藏锋等魔修传送而走。

    陆一鸣嘿然一声,此地不能久留,外间想必也是纷争不断,倒是要小心出去才是。随后便将宗仁全然护住,也从高台之上传送而出。

    陆一鸣还没从传送带来的晕眩中恢复过来,就已然擎出杏黄小旗,点亮玉莲心灯,将诸人笼于其内。

    不过好在传送出来时并不是直落大黄山顶高台,而是其周遭方圆五十里任意之地。

    陆一鸣环然而顾,但见整座大黄山尽被滔滔魔气所盖,其声势之浩,几能吞食天地,囊括九幽。而在这魔气当中,又有剑气灵光左冲右突,似要破魔而出。观其气息,正而不邪,雄浑浩荡,正是几大宗派率队而来的金丹修士。

    见得天府已有正道修士出来,立时便有一人将目光转来,随而一声淡笑,一步一步横空而来。

    陆一鸣在看到他目光之时,立时便觉一股凌厉几乎实质的杀气隔空而来。不知为何,陆一鸣却感觉这人的杀气极为陌生,似乎并不是对他而生,也不对任何人生。这股杀气似乎就在这人血脉之中流淌,只要他存在,杀意就永不停休,无可遏制。陆一鸣心头一凉,似乎被这杀气所摄,竟然提不起斗志。

    这人面目甚为年轻,看起来倒不像莫藏锋那般魔气逼人,可是——在魔气映照之下,他的双目散发出奇异华彩,重重叠叠,氤氲流转不休。

    光彩来源之处——

    他的瞳孔澄澈明亮,宛若流溪浅湾,而且不止一个。

    目中双瞳,自放重华。

    双瞳据闻乃是上古圣君所具,代表智慧、沉着、果毅、担当、决断。而在这人目中,陆一鸣却看到了一股犹如炼狱的妖异。

    这人行走数步就已然来到众人面前,冯虚而立,整个人似一朵云、一片光、一尊石,似乎从这天地间消失一般,又似乎与这天地融合一体。

    他瞥了几人一眼淡声道:“中央魔教弟子物天成,前来借几位首级一用。”这声音听起来倒像是朋友间的絮语,似是无有半分杀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