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黄泉血焰 四凶成阵

作者:云间道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少阳帝君最新章节!

    莫珞一震衣袖,便将身上血色火焰化成一柄弯刀,向陆一鸣直射而来。()这血色弯刀遁速极为迅捷,眼看就要击入陆一鸣身中。

    这时忽有一声大喝传来:“黄泉血焰,赵道友小心。”

    这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方从天府中枢赶来的申时行。

    陆一鸣虽然看似毫无反应,实则早有防备,在这血色火焰射来之时,他就觉一阵悸动,似乎这火焰乃是自己的天敌一般。

    在那火焰即将及身之时,丹田心火就自透出一片银光,将这黄泉血焰遮住。三昧真火正是这魔道血焰克星,岂会沾惹分毫。那黄泉血焰只在当空一阵飘荡,却是落不下来。

    那莫珞见状,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刚从天府出来的申时行四人,玩味一笑,袍袖略略一挥,这血海就不住翻腾,卷起三尺大浪,数头血气凝实的凶恶魔头就在这浪头之上站立,随着波涛,向几人缓缓迎了过来。

    陆一鸣看了看四人,才道:“四位就趁机下去,救援一众同道,我先缠住此人。”

    他此言才毕,莫藏锋就是一阵枭笑:“我莫藏锋的黄泉圣火岂是这般被阻,赵道友若不破除,还是莫要大起狂言。”

    陆一鸣冷哼一声,将玉莲心灯擎起一晃,一粒黄豆班大小的火焰就自灯芯亮起,不待陆一鸣催使就自放出一片银焰,卷向当空游弋的黄泉血焰。

    两者相撞之间,却是悄无声息,唯能见得血焰与这银焰,卷成一团,互相燃烧。不过片刻,这两团火焰就各有熄灭之相。

    那莫珞,不,此刻当称他为莫藏锋!他咦了一声,似乎没有想到,这银焰居然能与他黄泉圣火斗个平手。

    他方要驱使神通,就见陆一鸣周身雷光一爆,团团金色雷球直劈血海之间。雷声过后,这血海之上便现出一个径约五丈的大洞。

    申时行四人看了看陆一鸣,随后便沿着这大洞而入,救援一众同门。不过于子升却看了看那正接近陆一鸣的数头魔头,手中猛然翻出一道灵符,张手贴于虚空,随后才顺洞而下。他人虽去,话却不绝:“道友且小心,这人神通不弱。”

    那灵符自贴于虚空之上便放出熠熠生辉,在陆一鸣身前形成一片薄薄的光膜。那几只魔头此时已随血浪逐波而来,只是任其如何撕咬也破不开这看似轻薄的光膜。

    陆一鸣听其聒噪不休,大觉烦躁,顿时就要心火收回,趁着火势还未曾全数熄灭,便要将这几头魔头烧成灰烬。这时那光膜却忽然散成碎片,陆一鸣还正惊讶,这碎片就化作一片片锋锐的刀刃,给这几只魔头来了个凌迟之刑。

    这时莫藏锋已然将黄泉圣火收回,看了看之后却是一喜,虽然这圣火仅仅只余一丝,可比之以前倒显得凝炼许多。()一个念头不由升上他心头,他忽然诧道:“三味真火!”

    陆一鸣透过大洞,看了看四人正各施神通,将祭台之上尚艰难求生的各派弟子归于一处,不由略略安心。云中一道修士虽然内斗频频,可对起外敌,还是能众力合一。要不然,纵有明夷归姊二岛呼应,广寒宫倚为后盾,云中道也不可能抵挡妖族攻伐。

    陆一鸣方才冷哼道:“阁下是黄泉血海宗弟子?居然潜藏如此之久。”

    魔教总分五大流派,为东西南北外加中央魔教。其中五教之中,以中央魔教与东方魔教西方魔教魔威最盛。中央魔教因其嫡系长老弟子均习炼飞剑之法,而又不像其余四教一般流派纷呈,仅仅只有一个大宗,故而又被人称作魔剑宗。

    而东方魔教则是习炼各种神魔之法,一卷神魔天书共有三千真传,各自含有一种神魔之体的修炼法门,修持以后浑身坚硬异常,犹如精钢,又有无穷巨力傍身,诡异神通绕体,端得威力无穷。

    不过其内却分作三门,声势却有些不及中央魔教与西方魔教。这三门之中一曰无相宗,一曰白骨宗,最后一门乃是三宗之首,乃名神魔宗。三宗修炼法门虽然同源,差别也甚大,是以三宗之间,心思不齐,这才屈于两教之后。

    而西方魔教则流派众多,小门小宗不算,还有九阴门、阛幽门、黄泉血海宗、天煞宗、戕神洞等六大宗派。而莫藏锋出身的黄泉血海宗就是这六大宗之首,其代代宗主均执西方魔教教主之位,才使西方魔教与中央魔教共持魔教权柄,并称魔教擎天双柱。

    莫藏锋枭笑一声:“怎么道友是不是欲要弃正从魔,如此在下倒可以为你引荐一二,以道友神通在我魔教之中,不难出人头地,比什么栖霞真传弟子更具前途。”

    陆一鸣哂然一笑,不屑回答,只驱使天都化作十丈大小增城,而后便横立其上,驱使其撞向血海。

    莫藏锋见他心志不是语言所能勾动,反正他自己都没将那话放在心上,只是想分散陆一鸣心神罢了。

    他一阵大笑,这笑声即锐且冷,而随其声音相伴,那血海翻腾更甚,片刻,在这血海之上,便有四头魔兽现出身形。

    一头形状肥圆、通身火红,长有四翅六腿,面无五官,观其体型倒像是一只狗熊。它自出现之时,便咬着肥胖的尾巴,发出嘿嘿般的傻笑,身形若隐若现。如不是此时陆一鸣张开灵目,反倒看不清其究竟何如。这正是有腹无脏,不听不闻,遇善则欺,逢恶而近的混沌。

    而第二只其状如虎,其毛如犬足有三尺之长,头长人面,口含猪牙,腿生虎足,臀部一条长尾足有一丈又八。观其样不由令人无端生出恐惧。此兽唤作梼杌,又名傲狠,也名难训。听其名,便可知此兽脾气如何。

    第三只第四只却是不久前曾遇到,一只是长有双翅的穷奇,一只是烛龙九条龙子之一的老五饕餮。

    因穷奇以人为食,若遇两人相斗,总会将有理之人吃掉,而又猎杀野兽送于无理者。因而与贪食饕餮一起与梼杌浑沌并列上古四凶。不过又有人说四凶之一并不是饕餮,乃是狍鸮,乃是蚩尤头颅被轩辕皇帝斩下而化,不过古事早已涅灭于时光洪流之中,姑且称之饕餮。

    这四凶方一现出,便分散四处,将陆一鸣围于其中,各自口中怒吼连连。似乎随时都将扑来。

    这时那莫藏锋一收狂笑,淡淡说道:“道友若破了我这四凶之阵,我作主放尔等出去,也可,若是不能,道友可就成了我这血海冤魂,永世不得超脱!”

    陆一鸣对他之言却不予回应,脚下增城辉光猛然一爆,一个转动,就将四头凶兽迫开。陆一鸣冷哼一声,背上风雷二翅一闪而出,将那饕餮一斩两断。

    不过此举终究是劳而无功,那饕餮伤口在血海滋补之下快速痊愈,目露凶光的看着陆一鸣。

    这时莫藏锋冷然一笑:“血海不干,我这上古四凶就不会化去,道友有何大法,还要使出才是。”

    陆一鸣心中不住思索,这魔教究竟为何潜入天府,不惜暴露形藏。这时一个念头就已生起——魔劫已起,恐怕天府之外,也未见得能平静多少,出去之后也避免不了大战一番。

    想到这里陆一鸣不由一紧,脚下的增城立时放出光华无数,他却不想再与这莫藏锋相斗,下方仍有十几位魔修,就算有几人相援,还是汇合一众师弟才是正经。

    他此念一出,浑身灵光一爆,五脏精气一凝便化出数十团雷球。这就是五雷正法,其分五色,对应五脏五行,分别是庚金神雷,乙木青雷,葵水阴雷,丙火阳雷,戍土皇雷。

    陆一鸣眼神一寒,这团团雷球当空而起,各自爆裂开来,便有五颜电蛇蜿蜒而散,透入血海之中,将其中血水蒸腾而起,片刻之间便在那无边血海上,凿出一个个巨大空洞。

    不过那莫藏锋只略略掐动法诀,这血海就自滚滚而荡,将其这下方各处祭台之上修者尸身尽数收于其中。这血海只一翻涌,便将空洞补全,转而便有森森白骨自其中落下。

    而陆一鸣就趁此片刻空当,落入下方祭台之上。

    陆一鸣待得询问过后才是了然,原来在陆一鸣几人搅动阵法之后,那藏宝台就自浮现出来,各宗弟子正选择灵物。却不曾想,就在这时,莫珞突然发难。几宗之人因分散一团,在莫珞与混在世家中的十六位魔修一同出手之下,不过转眼之间,已然血流成河。

    白雁鸣白雁飞两人不及防备之下,就被他抓去。好在这莫藏锋这人倒还算言而有信,说要灵犀星辰心来换,果真还真将两人换了回来。

    不过承诺即了,他立刻翻脸,总算栖霞落雨两宗之人还不是束手待缚之辈。在宁佐臣带领之下冲出天府中枢,归入传送祭台。而这时天府中枢其余各派之人,也反应过来,各自施展妙术破围而出。

    不曾想,这已摇身化作的魔教弟子的莫藏锋却在天坑之上,招出一片血海,凡被血海缠身的修士尽数化为血水,唯余白骨一具。这莫藏锋竟借这天府众修的尸身来修炼血海神通。不过好在仅仅一刻之后,这血海就已然收了神通,仅仅漂浮几人头顶,压抑下方修士法力罢了。这些残存的几十人方才得暇传讯向入天府的陆一鸣五人求援。

    不过韩烟箩储物袋被宁佐臣所夺,而木神宗钟神秀自败于陆一鸣手中之后,便洒落而走,是以也仅仅只有陆一鸣于子升申时行收得讯息。

    陆一鸣环然一顾,但见其余七座祭台之上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十人,比起天府才开之时,熙熙攘攘数百人,多显寥落。而这些剩余之人,无一不是各派的精锐弟子,若真得被这莫藏锋一并诛灭,各派也算损失惨重。

    那莫藏锋突然一声狂笑:“布血神大阵,给我杀光他们。”而在他此言落后,那下方几座祭台之上乱战的魔修俱自投入血海之中,见不得半点身影。

    那当空血海忽而摇晃,其上的四头凶兽齐声咆哮,便见这血海波涛起伏之间,条条血色魔头不住涌出,不过片刻,就已然有成千上万,数不胜数。

    这血色魔头比之刚才更显丑陋几分,不过血气凝实浓厚远远超之。莫藏锋一晃身,这血色魔头就自血海之上齐齐蹿出,直逼下方剩余之人。这莫藏锋竟欲合诸位魔修之力,与这下方云中道各宗精锐一较高下。

    这魔头足足有上十万之多,自血海落下之后,几乎将空中塞满一般,各自挤压缓缓下坠而来。陆一鸣还未出手,那申时行就已然放出天地洪炉,无穷火焰顿时自其中喷出,似欲将这魔头焚烧而尽。

    那莫藏锋冷哼一声:“当我血神子这般好破。”他也不曾出手,只冷冷看着申时行施法。

    也无怪申时行如此不加克制,与他一同前来三十余名天云弟子,此时也仅仅剩下寥寥六人,个个身负重伤,方才也只靠一腔血气勉强支撑,此时见得申时行来援,却是心气一松,瘫软于地,直欲沉沉睡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