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题目太长放不下怎么破?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真正题目在这里——文明是反武力的,民主是反进化的,科学是反本能的】

    与丛林里的狙击手,地铁站的美女子相比,董八卦所圈选出来的第三个重点目标,就普通多了……

    二十几岁的青年,手里拿着一套弓弩,和几个身形矫健,西装礼服打扮类似的家伙在一座大型商场里面,伏行配合,有声有色的对抗着七贪军超凡者的压迫。

    表现也还不错,但是和双杀的战士,爆人海的美女,有着明显的差距。

    “这个,有点弱了吧?有什么值得关注的?”金属翅膀扑闪扑闪翅膀问。林紫涵表示同意。

    董八卦疑惑的看他一眼,将烟雾凝成的恍如蜃境的镜头推近了一些,让人能够清楚的看到目标的脸。

    瞅瞅那张小白脸,金属翅膀继续疑惑:“什么意思?”林紫涵同样疑惑。

    “你们两个,从来不读书不看报不刷微|博不睡觉是吗?”边上几个人都看不过去了,“这家伙你们也不认识?”

    金属翅膀扭头:“我不读书不看报不刷微|博不睡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这个……倒也是哈。一圈人默然。

    “这小白脸到底谁啊?”金属翅膀追问。

    刚有人想回答,猛然顺风耳挥手示意“嘘……”,侧耳倾听起来。大家都知道他的消息渠道至关重要,停止了交谈。

    ==========

    正统超凡者改变了战术,七贪军方面有所察觉。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很快针对性的布置了反击策略。

    “景山公园、建国门地铁站、国贸三期、万达广场,目标应该就是四者当中的一个。”声色不动,一个一个墨字清晰的浮现在纸符上。然后持符人随手一晃,纸符瞬间燃起了烈焰。

    纸张飞快化作灰烬。上面的字却“嗡”的一声低鸣,凝成一道微不可见的灵光,向着某个方向飞射而去。

    做完这一切的七贪军,长长舒了口气。然而当他转过身来,身躯猛然僵住。

    不知道什么时候,短发短须,劲衣血披的中年男人就站在了他的身后,似乎……将他的动作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河,河候,您怎么来了?”七贪军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马上故作镇定的问道。

    河候洒然一笑:“怎么,消息传出去了?”不理会寒暄,直击要害。

    七贪军脸色骤变,情知卧底的身份泄露无疑,猛然咬牙跺脚,凭空拎出一把伞来。“啪”的把伞打开,伞盖高速旋转,带着他直升机一样飞起来。

    “在我面前玩这招,你真是……”河候不急不躁,叹息摇头。对着伞形直升机伸手,猛然一握。

    “嘭!”隐隐约约能听到一声气爆,看到空气能量飞快凝聚的现象。

    已经飞出了二十多米远的飞伞,被一股狂岚裹住,如同狂风中的落叶,不由自主倒飞回来,眨眼间落进了河候吸纳大气的掌心。

    “陈建仁,你在七贪军里也算有名有姓了,混的不错。怎么就成了卧底了?我知道肯定有卧底……却没有想到,会是你?”

    河候渐渐发力。

    他并没有直接接触陈建仁。但是一层无形的球形力量将其罩住,力场缓缓缩小,陈建仁的身躯被挤压,手脚并拢不能张开,呼吸喘气似乎都无法自如。

    面对河候的质问,开始还有些慌乱的陈建仁平静下来,甚至有心情冷笑:“为什么成了卧底?当然是因为,七贪军上下全都是些鼠目寸光、不顾大局、没有脑子的家伙。”

    “与你们为伍,迟早落得个时空崩溃、天命断绝、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既然被发现了,被抓住了,他干脆破罐破摔了,大放厥词无礼谩骂。

    河候听了,也不动怒。扬扬粗重的剑眉,嘴角翘起:“看来你的确有很多不满吗。好,那就仔细说说……你的理由吧。权当探讨探讨。假如有几分道理,我说不定会虚心接受;假如……你只是试图用难听的话激怒我,让我一怒之下干掉你,你找错对象了。我会让你后悔自己的选择的!”

    面对这赤果果的威胁,陈建仁脸色不改:“当然有我的道理!河候,你在七贪军里位居高层,见多识广,肯定知道咱们时空流的现状吧?不好,可以说非常不好!天命稀薄到了极限,人间没有半点修行的可能。而我们这些被选者,成绩又很一般,不能让主宰高看我们一眼。”

    “就目前而言,能维持天命总量不继续减少就谢天谢地了。可是今天……七贪军通过制造假象,散播谣言,加上内奸煽动,想方设法逼着那边开启了时空结界……”

    “就这一道时空结界,我想,要花掉三分之一的储备不止吧?时空流的储备天命,是用来应付末日危机的……不是应付这种情况的。”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需要齐心协力、背水一战,才有可能,而且也仅仅是有可能,度过的危机……为什么我们还要争斗不休,徒然制造内耗!”

    “这不是鼠目寸光、不顾大局是什么?不是没有脑子是什么?”陈建仁痛心疾首的说道。

    河候默默听着,看着陈建仁激动的脸孔。

    正当陈建仁觉得,自己说服他了的时候,河候却忽然笑了,嘲讽的笑了:“这就是你的见识?你的观点?你吃里扒外的原因?”

    他缓缓摇头,不屑的竖起指头:“我问你,咱们的实力排名怎么样?”

    这是个……刚刚说过的问题。陈建仁纳闷,郁闷,但还是答道:“差,很差。”

    “是很差。那你觉得,咱们为什么这么差?”

    这个……这个……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表述清楚的问题了。

    见陈建仁答不出来,河候追问:“是我们时空流人口不足?”

    陈建仁摇头。开玩笑,六七十亿人口,纵观附近的时空流,这个量级的也没有几家啊。

    “是我们的人不够聪明?”

    陈建仁仍旧摇头。自家的时空流虽然弱,就人口素质而言,绝对是极高的。

    科技日新月异,艺术层出不穷,通讯极度发达,社会极度繁华……能做到这一步的,谁敢说不够聪明。

    “那……是我们不够努力?”

    想了想,陈建仁还得摇头。天命枯竭,时空流濒临毁灭……为了生存,为了不会无家可归,沦落为时空流亡者,各方超凡者可以说是殚精竭虑。

    虽然内斗不休,但是花在通关试炼,花在提升修为,花在整理攻略,花在搭配技能装备组合上面的心思,比其他时空流一点不少。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为什么……我们还是落后呢?”河候问道。

    陈建仁只能默然:是啊,为什么呢?

    看着陈建仁的茫然神色,河候撇了撇嘴:“既然你不知道,就听听我的结论吧——”

    竖起第一根手指:“文明是反武力的!”

    第两根手指:“民主是反进化的!”

    第三根手指:“科学是反本能的!”

    三句话说完,他将手指一收,猛然发力。无形的力场猛然收缩,开始压迫若有所思的陈建仁。“所有在我看来,什么天命储备,什么同心协力,什么背水一战,都不重要。根源在于,我们从上到下全错了……”

    “不将这些扭转过来,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河候坚定的说道。

    “咔咔吧吧……”被无形的力场活埋挤压,陈建仁青筋暴起,面色赤红,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骨节爆响的声音。

    用尽肺里的最后一口气,他断断续续说道:“河候,这就是……你的结论。大家其实……都没有什么错,是……制度错了?”

    “没错。”河候理所当然的答道,手底持续发力,再不给陈建仁发言的机会。

    无形力场的挤压越来越强。“啊~~~”陈建仁终于忍受不了痛苦,放声悲号起来。

    从他的身上,一丝丝一道道的七彩氤氲散发出来,被某种力量牵引着,不断扑上河候的身体。

    和七贪军传统式的触摸吸收,真言奥义的强力夺取相比,河候的掠夺方式,可以称之为榨汁式。

    陈建仁是颗水果,他身上的天命就是果汁,被加以强力,生生挤榨了出来。

    天命飞快的流逝,呼吸停滞,血流缓慢,陈建仁的意识渐渐陷入了昏迷,就在他彻底失去意识前的一秒。

    河候突然“哦”了一声,不经意的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刚才的消息……其实都是假的。真正的计划在此之前已经完成了,是为了引出你才……”

    “你……”陈建仁猛然瞪圆了眼睛:自己拼死发回去的消息,竟然是毫无意义的么?

    “噗嗤!”也不知是愤怒,还是因为压力,陈建仁一双眼球猛然爆开。喷出来的血被无形的压力隔离,仿佛沿着玻璃器皿那样流下来。

    非人的酷刑还在继续……

    眼睛瞎掉的陈建仁并看不到,片刻之前,和他分道扬镳七贪军同僚们已经回来了。一个个都站在不远处,噤若寒蝉的看着这一幕。

    不需要再说什么了,河候已经用行动说明了——背叛者必须死,而且是最凄惨最痛苦的死法!!!

    【这个礼拜,太多太多第一次了!第一次站上周点榜,虽然只有半个礼拜;第一次站上推荐榜,虽然只有半天;第一次站在新书榜第二的位置,距离第一仅有一步之遥;第一次收藏可以涨的这么快……衷心感谢大家的支持!居士会兢兢业业继续码字,码出风格,码出水平,也请大家继续不吝支持~~~】

    【唔,看见这段话老读者也差不多该明白了。今天周末,晚上12点就是下轮冲榜时间了。到时候会有一更,希望有闲的书友们点击推荐帮上一把,此致敬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