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派是吃人的,一派是被吃的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尼玛……好疼啊!

    肖凌身体抽搐、汗如雨下。忍不住咳嗽,血沫更多的涌出来,疼的远不止胸口一个地方。

    他很想蹲下,躺下,他已无力站住,可惜被长枪钉住,只能这样吊着……

    忍着剧痛,他专注精神,不去看王亚梓,愤怒只会让自己分神。

    他断断续续说道:“在我家的楼里……你其实知道……我进了二楼的,的房间。但你没有……没有立刻跟进去,而是犹豫了一下……继续往上走。”

    “你那是在……在麻痹我。你担心……我意识到你有追踪技能,会躲的更彻底。等我技能……的持续时间过了,你才……突然杀过来。”两句。

    的确是疏忽大意了啊。自己应该注意到,这家伙在二楼停顿了一下的,不,自己其实注意到了。

    只是前面太顺利,不免产生了懈怠心理,那个瞬间竟然没往多里想。真是马失前蹄啊。

    幸亏幸亏,三句真言还是很隐蔽的。虽然需要说出来,王亚梓对他的败犬吠声不感兴趣,也没有怀疑更多。

    毕竟死的明白,也算是人一种本能了。

    他支愣耳朵权当听戏,“咣”一脚将地上的弩弓踩的散了架;打量打量古老的电台,“啧啧”赞叹了两声;又凑到笔记本前看起直播来,神情诡异……

    肖凌咬牙坚持,继续推理:“你是七贪军的人……找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杀死我们,是为了,把我们转化成七贪军,是不是?”三句。

    “你逼我们自相残杀,并非是临时起意的。那更像是……一种仪式,把我们转变成你们的仪式,是不是?”四句。

    疼痛是可以适应的,人体是会麻木的。

    肖凌深深知道,他等的也就是这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适应了疼痛,话说的流利起来,思路益发清晰:“我只是不明白,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新人其实很弱的,需要时间才能成长起来。”

    “这样的大规模攻略并不是那么容易发动的吧?肯定会伴随这极大的损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拿来对付我们,是不是杀鸡用牛刀了?”

    王亚梓撇撇嘴巴,不理会肖凌说的,拿起了他留在桌上的新手机捣鼓起来。

    可惜,九宫格浮现,需要手势密码。

    但没关系,“哈~~~”王亚梓往手机屏幕上哈一口气。

    虽然手势密码可以很复杂,绝大多数人的还是简单的一笔画,哈气就能让手指滑动的痕迹浮现,通常只要试上几次……

    王亚梓信心满满的表情,瞬间僵硬了,因为肖凌的手机表面,干干净净,水洗过一样!

    作为一个职业侦探,肖凌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让人抓?每次触摸进入之后,都会随手把手势痕迹擦掉。

    肖凌咧嘴笑。

    王亚梓抬头看他一眼,也笑了:“随便逗逗你你就认真了?忘了刚才怎么上当的了?唉,新人呐。好歹也是超凡者了,怎么连超凡者的本质都忘了呢。还是让我教教你吧。”

    “时空流分成无数重,所有可能都会导致分裂,基本微粒,便以共鸣的方式存在于每一重时空流中。”

    “所以才会有测不准原理,测定了微粒的位置,就无法测定速度,反之亦然。因为基本微粒是公用的,完整的轨迹是跨越时空的……想要在任何一个时空内单独完成测量,就好像盲人摸象一样。”

    “我们超凡者之所以和普通人不同,就是因为我们超脱了,物质性变的统一了……让我们拥有了意识干扰世界的能力,同时也让我们的道具……”

    如此这般说着,他从口袋中一张卡片来。

    看着像卡片,但是散发着荧光,仿佛手机屏幕。

    只有屏幕,没有其他部分。

    王亚梓将卡片贴到了手机上,卡片便亮了,一行行字幕浮现。不过眨眼间,就解锁成功。

    “量子解码器。”王亚梓炫耀的晃晃卡片,“普通计算机是电子的;我们超凡者的,直接是量子的,最擅长暴力破解,还不怕次数限制。”

    “次数限制只针对一个时空。量子程序同时从各个时空试探,完全可以不受限制。”

    将手机递到肖凌耳边,谑笑:“就别挣扎了,打电话给你那三个同伴,把他们叫到这儿来。”

    肖凌看看手机,再看看王亚梓:“看你挺聪明一人,怎么这么逗比呢?”

    王亚梓脸上愠色闪过:“你说你都这样了,还死鸭子嘴硬。到底是我逗比,还是你逗比啊?”

    神情越来越冰,声音越来越冷,猛然抓起肖凌左手,迅雷不及掩耳,“咄”用一把匕首,将肖凌的左手钉穿在了墙上。

    “啊!”猝不及防,肖凌一声痛叫。不由自主弯腰,又触动了胸口的伤处,剧痛翻江倒海的袭来,痛的他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

    王亚梓满意一笑,不等肖凌把这波剧痛扛过去,依样画葫芦,“咄”,又把肖凌的右手也给钉住了。

    “啊~~~”

    于是眨眼间,肖凌大字型被钉在墙上,活像受难的耶稣。鲜血沿着脊背、手背不断的淌落。

    他没法动弹,也无力动弹,脸色煞白,黄豆大的汗珠小河一样流淌。不过短短几十秒钟功夫,周身上下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肖凌痛啊,看着王亚梓恨不得咬上他几口。

    他后悔啊,后悔的抠心挖胆,自己嘴贱啊,没事刺激这家伙干嘛?

    “你,你……你这样做,又,又有什么意……意义?这里是,是……时空……泡,就,就算……你把我,千……千刀万剐,死到外,外面,又是一条……好汉!你也不可能,不可能永远……困住我……”

    没错,这才是肖凌的倚仗。不管受多重的伤,甚至是掉了脑袋,死了,就解脱了,都不需要等十八年的。

    看他敢往死了折腾自己!

    事实证明,人家还真敢……

    见肖凌痛的死去活来,王亚梓龇牙一笑,残忍扭曲:“死?没错,你今天的确要死。不过……却不是你以为的死法。你以为死那么轻松吗?”

    “你以为超凡者为什么两派?一派和平,一派好战?一派守序,一派混乱?一派是海水,一派是火焰?……no,no,no,都不是。我教你个乖,我们最本质的区别的是,一派是狼,一派是羊;一派是吃人的,一派是被吃的!”

    王亚梓用一种诡异的语气,凑到肖凌耳边森森手道。蛇信长舌蜷曲。忽然他把手放到了肖凌的额头。

    “啊~~~”肖凌大叫起来。

    其实并不痛,此刻的他已经痛到了极点,达到了极限,没法更痛了。

    只是一瞬间有种失重坠落的感觉,周身上下没着没落,空空荡荡。一身的力气,连同意识、神智,甚至是苦痛,都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牵引着,旋转着钻出了身体,涌向了接触的地方。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北冥神功?吸星化功大法?肖凌惊的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他的心中其实矛盾,无比的矛盾,因为王亚梓这手法,变相的减轻了他的痛苦。

    就好像重症病人为了止痛,明明知道吗啡不好,还是会拼命注射。

    可是,他又真的不能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因为……

    飞快的翻动系统界面,很快他就发现了这招的玄机。这招吸收的并不是意识、神智、苦痛什么的,那十有八九只是自己的错觉。

    这招吸收的东西只有一样——天命币!

    他的天命币正在一枚一枚的减少,虽然速度不快,但是,一秒钟一枚,一分钟就是六十枚,一个小时,自己的身家就得缩水一半……

    天命币,那可是超凡者的命根子啊!

    自相残杀,肆无忌惮的通关模式,竟然有这样的好处?可以吸收别人的天命币?怪不得这家伙会拿吃人和被吃做比呢。

    “打电话!把那三个人叫来!”王亚梓一字一顿道。

    “你,你做梦!”肖凌咬牙切齿,红通通血丝遍布的眼睛圆睁。

    “还嘴硬。”王亚梓加强了吸力。额头上汗珠沁出,显然这样做他自己也不轻松。

    “啊~啊~啊~”肖凌振奋精神挣扎起来,凝聚全部的意志,阻止对方的抽取。

    还真管用,意念运转,天命币流失的速度果然减慢了。但是……剧痛、虚弱、让人简直不想活下去的痛苦,也一块儿跟着回来了。

    肖凌仰天痛叫起来,青筋暴突。伤口再次崩裂,鲜血不断涌出,从嘴巴,从伤口。

    王亚梓将肖凌弄成了耶稣,就是要让他痛,让他难受,让他在钱与痛之间煎熬。

    在剧痛的压迫下,肖凌的天命币重新松动了。

    肖凌想死!想把伤口撕裂,扯断动脉血管,这样会渐渐失血死;想挤伤内脏,搅乱器官,这样会功能衰竭死……

    想法很好,但是可惜,在剧烈的痛楚下,在王亚梓的吸收下,他一根小指头也动不了。除了以意念抗争,什么也做不了。

    “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肖凌痛苦惊慌的样子,是王亚梓最大的享受,他仰天狂笑,“小子,现在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了吧?后悔了吧!可惜太晚了,哈哈哈哈……”

    “打电话!把那三个人叫来,我可以给你留出东山再起的本钱。否则,你就等着天命枯竭,生不如死罢!”恶狠狠的道。

    肖凌嘴唇颤抖,万般无奈,屈辱的投降了:“好,好,我打,我打!”

    【感谢《三界超市》房产大亨的章推。《三界超市》挺好看的,让我有种看《都市妖奇谈》的感觉。后来才发现,虽然用这样的笔名,作者好像真的也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