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命这玩意儿真是没法说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新的一周,冲新书榜,求会点推荐收藏~~~】

    一段斜挂在门诊大楼外墙上,死蛇一样的塔吊残骸,毫无预兆的二次垮塌!残骸翻滚而下,撞破门诊大厅的落地大窗,“轰隆”砸在了阴鸷青年站立的地方。

    阴鸷青年全无防备,灾祸临头哪里来得及反应,只是本能的一迈步,避开了被碾压的命运。但还是有一条腿,被狠狠砸中,顿时仆街在地,惨叫一声:“啊!”

    肖凌郁闷:啧,只砸到了腿吗?若砸到全身,便可以趁机围殴取他性命了,单单腿的话,就不行了,唯有……“跑啊!”一声大喝。

    根本不用他说。胖子拄着伸缩警棍,虽然一腿不太方便,在阴鸷青年惊异的目光中,一瘸一拐,追风少年般,第一个冲出了门去。

    明明腿上被插了一个洞,好像只是擦破了皮一样。

    事实上,身体受伤行动不便,很多时候并不是做不到,是因为疼。

    肖凌偏偏对疼颇有心得,他有自带麻醉效果的开膛刀啊。想想吧,当初米子善被割掉了双肾,竟然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工作直到第二天才死……与之相比,胖子这算什么?

    背转身的时候,肖凌拿手术刀不专业的在胖子伤口中一插一转止了痛,卫菲菲又不专业的绷带止了血。

    胖子的腿此刻除了稍微使不上力,已经跟没事人一样了……

    在阴鸷青年惊讶的目光中,三步并做两步冲开门帘出了大门。

    紧随在他之后的是小·护士卫菲菲,然后是肖凌,落在最后面的是林秋然,反应明显比其他人慢了一拍。

    “啊~~~”阴鸷青年终于意识到状况,歇斯底里的怒叫起来。

    然而已经太晚了,煮熟的鸭子已经一只跟着一只,扑棱棱的飞走了。只留下那一排塑料门帘在晃动,好像嘲笑他一样……

    阴鸷青年憋屈啊!真是太他妈的荒谬了!太悲催了!这倒霉的塔吊,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二次垮塌?而且别的地方不砸,偏偏砸到了自己站的位置?!真是背到了极点啊!

    其实,哪有运气什么事儿啊?

    塔吊残骸为什么会垮塌?当然是肖凌做的手脚,否则哪会这么巧?

    他怎么做的手脚?很简单,三句真言啊!

    别忘了,楼上的时候为了救人,他针对塔吊残骸的三句真言就发动了,天命币也花出去了……

    虽然被时光慢速抢了先,可是三句真言针对的目标是塔吊,倒掉的塔吊是塔吊,断成了死蛇的塔吊还是塔吊,并没有因为倒下了而有任何改变。

    当时三句真言的力量,就留在塔吊中了。

    三句真言虽然发动速度极慢,需要的条件极多,以至于很难用来正面作战,尤其是这种遭遇战,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的确有着其他技能难以比拟的优势。

    技能出手了,效果还没发动……这要是别的技能,叫打断,但是三句真言,就是引而不发。

    不仅如此,肖凌甚至能透过三句真言留存的力量,感应到残骸存在的大致方位,更是能直觉到,这种力量的留存,有着限制——自己和塔吊残骸的距离,必须保持在四五十米的范围内。

    超出了这个范围,力量就会消散。

    但是……事故发生之后,肖凌随着大家从病房楼道里一路来到大厅,还真没超出这个范围。

    接下来,他闷声不响的把阴鸷青年坑到门边,突然发动技能,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一截塔吊拉倒,给阴鸷青年一记泰山压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不过……“你们怎么知道肖凌他是打算逃跑,而不是真的要决斗的啊?”出了门,反应最慢,几乎被阴鸷青年拉到,吓出一身冷汗的林秋然问道。

    当时肖凌的演技还是蛮可信的,以至于他都开始琢磨,假如真和肖凌放对,自己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了呢。

    自己算是法师?肖凌会跟自己玩绕柱吗?

    肖凌建议的决斗地点,的确也有几根立柱适合用来躲避……

    正是想太多了,反应才慢了吗。阴鸷青年也是,白痴一样被肖凌玩弄于鼓掌。

    可是林秋然想不明白:自己被骗了,敌人也被骗了,怎么胖子和卫菲菲就那么肯定,肖凌打着逃跑的主意,甚至“跑啊”两个字还没出口的时候,两个人就抢跑了呢?

    胖子瓮声瓮气揭开了谜底:“你不了解肖凌这家伙,你跟他才处了多久啊。假如他是真心认输的,绝不会玩什么1对1,还给咱们分好组,他只会问那个家伙:让我们选个比较舒服的死法可不可以?”

    肖凌向胖子竖起大拇指,深知我心啊!

    林秋然无语,又转向卫菲菲:“胖子和肖凌是发小,别人比不了,菲菲你呢,又是怎么知道的?”

    卫菲菲丢下了让他无语的两个字:“直觉。”

    “……敏锐系还真方便啊!”

    ==========

    四个追风少年在医院广场撒腿狂奔,阴鸷青年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们的背影,郁闷的吐血。

    这真真是阴沟里翻船!

    “哎呦,有人被塔吊压住了。快快快,来人搭把手啊。”事故发生,很快吸引了一群人围观。

    虽然世道艰难,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缺好心人。

    一堆人过来,七手八脚帮忙,就有人感慨:“命这玩意儿真是没法说啊。刚才这么大一条塔吊,从对面直倒下来,这么宽的街道,这么人多的医院,愣是没有一个被压住的……”

    “结果,就这一截,突然倒下来,就砸到人了。你说你有多倒霉啊!”一边合力搬砖,一边摇头叹气。

    三姑六婆七舅老爷们的话,说的阴鸷青年面色发红,也不知是羞惭还是气愤,也有可能,是从话中,渐渐觉出了不对吧?

    塔吊没砸到人,那是有原因的。是这伙新人的带队教官的技能,自己从远处看的清清楚楚。

    事实上,也正是要诱她出手,确定她的行踪,自己才会把塔吊推倒的。

    不过事情经人一说,和自己想,就是两回事了吗?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前头塔吊倒掉,没砸到一个人,是因为高手的技能;在这里,塔吊再度倒下,专门砸到了自己……怎么看,也还是有人做的手脚啊。

    而且,若不是他们做的手脚,干嘛能跑的那么快?

    越想越对,越想越确定,阴鸷青年气怒交加:这几个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玩弄自己!该死!该死!该死!

    “啊~~~”发出菊花被捅般的悲叫。

    也就正在此刻,包围他的三姑六婆们的齐心协力取得了成果,塔吊残骸被抬起了寸许。

    阴鸷青年趁机抽出腿来,恢复了自由。

    “蹭愣!”下一秒钟,雪亮的刀锋从阴鸷青年腰间洒出,波及数米方圆。耀眼生花的刀光一闪,就消失在了阴鸷青年的腰间。

    环绕着他的三姑六婆们甚至一时间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嘴巴本能的继续翕动着,发出声音。

    然后,他们才忽然觉得整个人,不,整个世界都不对了。

    “啪嗒,啪嗒!”这是胳膊忽然断掉,跌在地上的声音。

    “咕咚……”整个脑袋滚落的也有,也算死的干脆,一了百了。

    “噗通!”也有被拦腰砍断的,身体上下两截缓缓对滑开落地。只是一时还未就死,发出歇斯底里的悲呼,“怎么,怎么回事……我怎么……”

    高速掠过的刀锋带来后果终于显现,血光喷涌,残肢断体,狼藉一片。

    一刀!就是一刀!阴鸷青年砍杀了围观、帮助他的所有好心人,将医院的一角变成了修罗地狱!

    门诊大厅中,人来人往,一瞬间都呆滞了。

    虽然一再的发生变故,现在毕竟是和平年代,有谁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啊?

    隔了好几秒钟,才有人呐喊:“杀,杀,杀人了!”一哄而散。有人是纯粹的逃命,有人叫叫嚷嚷的要去找警察……

    阴鸷青年倒也没有继续追杀,一瘸一拐的爬起身来,只是将一双发红滴血的眼睛,投向了窗户之外。狠狠锁定了肖凌。

    一定是这个家伙!是他提议的上这边动手,让自己站到门边的!……

    如蛇虫般的舌头,舔砥着染血的刀锋:竟然敢这样玩弄我,小子,等你尝到我复仇的滋味,就知道得罪我王亚梓,是多么愚蠢的事!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凌迟一万年!

    ==========

    “卧槽!”后方发生的血案,正在跑的四人也都看到了。胖子忍不住大骂。

    “别忘了,这是时空泡,不会真死人的!”肖凌提醒胖子。和阴鸷青年对视了一眼,虽然相隔甚远,还是被那凶残的目光瞪的激灵灵一个冷战。

    “分开跑!”他当机立断,“菲菲,你发动项链混进人群,他应该找不到你。然后找台自动取款机,把技能学了。”

    “胖子,你带林秋然走……”

    胖子抗议:“为什么?”敌人被绊住了,似乎没到分道扬镳各自跑的时候啊。

    肖凌解释:“你带他上警察局。现在局面混乱,应该有机会弄到枪。警察局的人都认识我,混不过去……反正,你托你老子也好,给他弄身警服混充也好,能搞几把是几把。”

    这里是中国,枪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弄的。

    不单在现实,包括琳琅满目的“淘宝网”上,都得花大价钱,几个人根本掏不出的大价钱。

    这也让肖凌知道,在超凡者中,枪恐怕也是破坏平衡的。要是能搞到,阴鸷青年未必扛得住。

    越是这样,越要想办法搞啊。胖子的身份无疑就是最好的办法。

    胖子明白了。

    卫菲菲却又开始抗议,为什么自己不能去啊?等胖子带着林秋然走向他的豪华座驾,小·护士不说话了。

    电动车带三个人确实有点挤哈……

    她听话的没入人丛不见了。胖子带上林秋然,忍不住又回头:“那你怎么办?”

    “我已经定位了他,自然有办法摆脱。”肖凌继续飞奔,发动三句真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