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山崩地裂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轰隆隆!”山石的崩塌足足持续了一刻钟。

    这个世界只有日照的冷热温差,只有偶尔陨石的天外冲击,没有风,没有地壳震动,没有声音传播,没有水流的侵蚀……

    那些岩石千年万年的耸立在这里,其实早已经被热胀冷缩蚀出了无数的裂纹,只是因为缺乏其他那些自然现象的侵蚀,不会自行崩塌,直到今天!

    无人机的飞弹轰炸造成了连锁反应,越多的山石崩塌震动,影响的范围就越大,深度也越大,前仆后继,停都停不下来。

    等到崩塌渐渐停止,整个山谷斜坡地形都因此变化了……

    唯一没变的就是烟尘,四面八方烟尘滚滚,宛如火山灰般浓郁的烟尘。

    因为没有大气,不会受到风的吹拂,它们久久不散,久久不淡,只会慢慢的沉降,就那么笼罩着整条峡谷,仍旧伸手不见五指。

    因为重力太小,它们的沉降速度因此也尤其的缓慢,至少……当小伙伴们乘着救生舱,从山头一路返航,回到自己始作俑者的灾难现场,烟尘还是那么的浓郁,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肖凌驱车直插烟中,扫描功能开启到了最大。虽然伸手不见五指,有一项扫描却是不会受到影响的——金属探测。

    这么大只的铁甲列车,凭借其对磁场的扭曲,应该能够轻松找到才对。

    在此同时,车上的一帮行动力还算不错的家伙已经从彻底漏气的车上钻了出来,手上攥着一管管的会在真空环境下迅速膨胀并且冷凝的泡沫金属材料,开始修补救生舱被打到泄露的位置。

    修复只是暂时的,车上的气已经漏光了,剩下的只有循环系统及时关闭攒下的,大概能坚持一两个小时左右。本来不止这点时间的,但是……统共三个储气罐,被飞弹轰漏了两个,再加上还要给大家身上的战服供能供气,就只剩这么多了。

    倘若不能及时的修复车身的泄露,不能及时的从运输物资的铁甲列车上找到水汽资源,一两个小时,就是他们的生存极限。

    所以哪怕危险,哪怕铁甲列车可能还有战斗能力,他们也回来了……必须回来,只能回来,没有别的办法。

    若说有什么好消息的话只有一点,没有空气就没有风,所以哪怕是在奔驰中,大家探身出去,攀附着列车表层开始修复漏处,也并没有多困难。

    低重力环境下要抓住列车并不很难,想想吧,本来一百几十斤的体重现在减到了三四十斤,单手引体向上这样的逆天技能估计都人人做得,更别说还没有风的搅扰。

    “嘀嘀嘀……”就在救生舱一边前进一边修复的同时,扫描仪响了起来,金属扫描比预计中更快的得到了回馈,只是……听声音该目标体积不大,不可能是装甲列车的整体,可能只是脱落的零件吧?

    虽然心下这样估计着,肖凌还是控车向信号传来的方向掠去。

    即便只是碎片,也意味着敌人列车的残骸可能在此附近,只需要加大搜索范围。

    于是一边摸过去,肖凌一边叮嘱大家小心车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然后……他就听到了独立营长司徒大生发出的连串呼声:“什么金属反应,明明是机甲……咦咦咦,竟然是潜行机甲?还是……咱们一边的?”沉默了片刻,以他丰富的战场理论与实践经验,瞬间脑补出了真相,“他奶奶的,好像坏事了……”

    “坏事了?”其他人都听的莫名奇妙一头雾水,“咋回事?”

    很快他们就明白咋回事了。司徒大生利用救生舱的工具手臂翻开了石头,拖出了上半截被惨压在石头下面的一具机甲。

    结果这具机甲竟然还没死透,是活着的,瞬间弹跳而起爆发,一把就把司徒大生扼住了,勒得他面孔青紫气息不匀:“自己人!自己人!别动粗……自己人……”嘶哑着嗓子,手势连打,声音微弱。

    “谁他妈跟你是……”潜伏机甲被从石头下面死狗一样拖了出来,都要感谢潜伏机甲自重不高,这个星球重力又尤其的低。但就算是这样,跟着一众山石从高处翻翻滚滚而下,又因为握持不住被甩飞出来,就好像在洗衣机里被搅了十来分钟似的,也足以把他搅的天旋地转天翻地覆了。

    刚才扎在石头堆里并不是被压住了动不了,就那么几块石头还压不住他。实在是头晕目眩的厉害,暂时控制不住了。

    此刻也是一脑袋浆糊,感觉眼睛都被甩出血来了,一起身立刻就拿住了脱自己的家伙。

    不过……摇晃着脑袋勉强清醒几分,他看着眼前的被小鸡一样捏在手里的家伙,还有后方不远处的救生舱,总算隐隐约约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自己人?”微微松开口了手。

    此刻肖凌已经悄然横起了救生舱外的固定臂,这主要是用来抓取的,可以抓取物品,对救生舱进行维护,也可以抓取位置,用来固定救生舱,不过他的打算是,把机械臂横出来以后,借着救生舱的冲势直接把面前的家伙撂倒,假如打算动手动脚的话。

    不过……没有必要了?

    “你是哪部分的?”机甲拎着司徒大生便问到。

    “帝国赴海角救援大队第5批,机甲独立突击营大校营长司徒大生,士兵编号……”

    对面是帝国的机甲,和后方应该有联系的,只要报上姓名编号就可以确认身份,不仅如此,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再一次回到了帝国网络覆盖的地方,和组织重新取得了联系。

    他们越狱战俘的身份可以得到确认,而且保持在战场上,有很多应急参战的机会……只要,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

    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只是猜测,救生舱里的老兵们仅凭猜测也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

    眼前的潜伏机甲明显是帝国编制,而他们通常的任务也很简单,那就是仗着小巧的身躯,超卓的隐形能力,混入敌营,暗杀对面的重要目标,接管敌营防御,然后……打开城门让自己人能够长驱直入不费吹灰之力的突破堡垒。

    基本就是特种兵入侵作战的那点事儿。只不过由于这个世界有机甲,普通人入侵很容易就被人一锅端了,而大型机甲又难以隐藏身体,不单单体积太过巨大,机甲外表能够在各种扫描下隐形的特种涂层同样昂贵无比,所以这种潜入机甲体积越做越小,功能极限压缩,最后就发展成了眼前只比常人大一圈的型号。

    这样的潜伏机甲竟然出现在装甲列车上,用半月板想就知道,人家打算攀在列车上跟列车一起混进h卫一里去,发动对那的突袭行为,结果……半路上遇见了他们,引的装甲战车自己引发山崩把自己活埋了,顺便也把他们活埋了……

    整个行动计划就这样莫名奇妙的失败了,假如放到自己身上,这事儿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过去!

    不过,他们还真多虑了,因为听了他们的话,机甲明显了愣了一下:“司徒……老大?你,你,你不是退役了吗?怎么会?你真是”

    机甲一开始也是生气的,愤怒的,只是……毕竟他们不是一开始附在列车上,而是打算趁着列车被救生舱吸引了注意力,然后悄悄的摸上去,事实上他们也这样做了而且成功了。

    潜伏机甲虽然隐形能力出众,也不是万能的,只要有能量的波动,就肯定会泄露某些踪迹,只看敌人够不够细心,够不够反应快了。

    所以他们在那时候潜行上列车当然并非准备要帮忙的,而是以救生舱引发的混乱为掩护悄然登车准备下一步行动,谁能想到……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的救生舱会玩出那么一招,反过来把列车草翻了。

    他们先不仁,倘若发火,还真有点虚呢……

    而且,当司徒大生自报家门,这家伙的火儿就更发不出来了。

    “司徒……教官?”司徒大生听的一愣,这个称呼,只有他还年轻,在机甲特战部队任职的时候,才被这么叫,“你是……”

    其实此时此刻双方都穿着战服,战服这玩意全副武装的时候是蒙头盖脸的,熟悉的队友之间可以通过脸上的纹饰清楚的分辨,陌生人之间就完全抓瞎了。

    所以明明是可能认识的人,掐着脖子面对面的站了这么久,竟然是对面不相识。

    “我是罗小壹啊,六五届的。”

    还真是老相识。

    既然是老相识,一些事也就不计较了。

    甚至意识到是司徒大生,穿机甲的罗小壹差点就把彼此的面罩掀起来确认身份,总算最后关头想起来,这里是没有空气的环境,倘若那么做了,他们的眼睛、必须都得被身体内压挤的喷出来。

    终究司徒大生是经过大事的,马上提醒这厮,自己这边救生舱已经泄露,必须马上修复并且找到给养物资,估计罗小壹也不是一个人吧,他的同伴刚刚遭了山石碾压,显然也需要救治。

    司徒大生这样一说,罗小壹从善如流,赶紧并着一船人在石头堆里跋涉翻找起来。倒是并不困难,他的机甲和队友之间有近场定位功能,开启了扫描,很快在乱石堆中确定了位置。

    同时询问司徒大生,他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司徒大生昔日是机甲特种作战部队的教官,罗小壹自然是学员。老师和学生这层关系在星河时代按说不算什么,老师一茬茬的学生送走,能在彼此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多。

    但是机甲教官这种情况显然不一样,这是战斗职业,教官和学员一起流血流汗,有时候甚至会真的上战场,虽然是实习性质,却更接近于队伍中的袍泽关系,还真有几分深厚。

    甚至罗小壹很清楚的知道,司徒大生因为年纪大了反射速度下降,达不到巅峰水平,数年之前已经从军中退役了。所以完全不晓得他怎么再一次入伍了,而且成了机甲突击营的营长。

    这营长的官衔的称不上清贵,比他以前特种军队教官还差了一些,却是实打实的正规军衔了,可以说完全是两个系统的……而且在那之前他还复员了,完全不晓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跨度,实现这华丽的转身。

    对此司徒大生也唯有苦笑,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帝国防线已经岌岌可危,军中战力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才暴露出来训练成色不足,实力早已经严重下滑的事实,所以在经过连场挫败,像他这样的老兵一起被重新征募,送上了战场……

    然后传送距离过近直接被送到了敌营大后方,怎么竭力抵抗后被全歼,而他也被活捉了。

    解释的同时,机甲一具接着一具的被拉了起来,其中甚至包括机甲中的领队,赫然也跟司徒大生是认识的,虽然不是学员,却是昔日军营中的教官同僚。只是年纪比他小,巅峰状态保持的久,所以战争爆发之后上了战场,同样辗转来到此间。

    “教官不愧是教官,前两天那次救援我们也听说了,被直传到战场后方几乎被包了饺子。没想到教官还能组织人操翻看守成功越狱!”罗小壹就钦佩的说道,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家伙话极多,语速极快,有的没的一套一套的,“不过听说当时还闹出了什么人工智能的暴乱,还射了一发黑洞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教官。当时您应该在现场吧,还是说,这些事都是您老搞出来的?”

    司徒大生闻声唯有苦笑。他倒是想,可惜年纪老迈反应下滑,复员之后生活过的有点安逸,身手更是撂下了。前两天的那场突击,他率队指挥的还行,真正自己动手的战绩,只能说是乏善可陈。

    正想给这帮家伙介绍一下肖凌小伙伴们,说说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石堆炸裂,地表震颤,体积庞大的装甲列车缓缓上浮,同时炮火齐鸣。

    敌人似乎也醒过来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