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三方大战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有莫名奇妙的天外力量突然出现在城内,试图争夺某样东西。

    又有莫名奇妙的天外力量,试图攻击他们的核心区域,直接毁灭整个时空流。

    结果这两股力量似乎还分数不同阵营,一见面就掐架打的天昏地暗,同时也打的顶二空间时空流本部不得不做出反应,动用天命储备将此间隔离在了时间之外,投入兵力阻止两边肆无忌惮的争夺。

    一场轰轰烈烈的三国大战就此展开!

    最倒霉的就是生活在城中的凡人了,算是受了无妄之灾了!

    “轰隆隆”大楼一座一座的倒塌,“嗖嗖嗖”公交、小轿车漫天乱飞,地铁、城铁几乎全都不在轨道,网络全断,水电全没,一道道水柱喷薄而出成为了某些技能的施法原料,一道道电光透墙而出,被异能导致的场效应吸引,或者无法承受得住短路超载燃起了大火,大火又点燃了煤气油罐其他易燃物,火光四起爆炸声声,粉尘、烟雾从原本的几个点没用多久就扩散到了整个都市——虽然是在大海上,这座城市也并不会就特别耐烧。

    不过考虑到事情终结一切就都会还原,好像也没有什么,倒是仿佛当初天都居民一样,开了眼界了!

    超人、蝙蝠侠、闪电侠、钢铁侠、绿巨人、雷神、美队……虚构的超级英雄,传说中的生物,异能者X战警,不管是胡诌的还是真正有的,不管是异能加科技还是变异的,不管是阳光的还是阴暗的、悲情的还是搞笑的、沉默的还是话唠的、高富帅的还是矮挫丑的,纷纷出现在现实,打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

    打的这里的人在惊慌躲避的同时也目不暇给,纷纷疑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得了精神分裂之类的,怎么忽忽悠悠的,整个世界就变了呢?

    战局大抵是这样子的——

    争夺黑洞理论的天界先下手。但是突袭了目标的研究所才发现,他们的情报似乎有误。研究所里只有零碎的相关资料、研究笔记和数据什么的,他们最为珍视的黑洞理论的完成者出门旅游去了,不在所里。

    一个小小的失误,大家大约也能猜出来为什么会失误,导致的结果却是连锁反应似的。

    因为天界在黑暗魔域有卧底,黑暗魔域在天界同样有眼线,或者是有自己独到的监控方式。

    也不要觉得黑暗魔域只是下界。就真的毫无反抗之力。当天界面临天外天的压迫无处躲无处藏的时候,某些走投无路的天界人不想被天外天囚禁侮辱转化,那当某个时刻来临,下界就是他们最后的躲藏之地了。

    本能的他们会对这最后的救命稻草有所期许,不敢破坏,不忍心破坏,甚至据说有些人和下界谈判,答应当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将下界宝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然后永远投身下界苟活。

    所以,这双方能够对峙这么些年,也绝对不仅仅是五大圣的黑暗魔域以及契约的特效。而是综合了很多复杂的情绪与矛盾在里面。

    天界不动手则罢,一动手黑暗魔域立刻知道了大体是怎么回事。自然疯狂来夺,不能容忍这些秘密落入天界手中。

    战局就此扩大!

    然而本时空流代表队也参与进来,虽然实力较差,但是胜在有主场优势无限复活,又有各种各样的高科技的武器装备辅助……关键是他们本来就正在进行时空流大战,处于一触即发的紧绷状态,当遭遇敌人,不管目的是什么,火力倾泻而下。还真给另外两方造成了挺大的压力。

    天界虽然不知道情报会出错,对于整个行动还是做了多番准备。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抢夺材料的事。不管材料有多么全,都不如发明理论的科学家脑子里的记忆推演更全。

    而且这样的理论物理学家他们也知道,研究的东西能够留在纸上的少,留下来了他们也未必就能够逆推得出理论的全貌,尤其是当他们用一个字母代替复杂的算式,用一个代码代替心中所想的念头那时候,没有他们亲自的解答,简直就是一堆废纸。

    所以他们要的绝对是人。

    而人就比较麻烦了。

    为什么?抓到人后直接把人传送回上界不就行了吗?

    当然不行!别忘了天界不得擅入现实,否则就是违背了当年的约法三章,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黑暗魔域假如违反,会让天界能够自由下界不受约束;而天界违反,天界的力量将被直接排斥出下界宝器,宝器的控制权交由内部的黑暗魔域来实行,到时候天界将只能从外部强行摧毁整个宝器,就好像把电脑砸了,再也没有深入电脑内部编程修正的能力了。

    虽然似乎还是他们掌握主动权,可问题是……能够演化世界的下界宝器属于洪荒至宝一流的存在,拥有自己的神识器灵,是很难很难很难能够强行破坏的;而且,洪荒至宝啊……你可以想想,整个天界都未必有几件,能够演化世界的就更少了,毁了这一件,他们的下界实验就算彻底失败了,而且连重复实验的机会都没有了。

    明明知道答案就在里面,却亲手毁灭断了自己的后路,正常人都会犹豫纠结的。

    所以,公然违反契约轻易还是不敢的,所以,派来带人走的力量全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彻底摆脱了天界的标签的,不管是建小号也好,培养内间也好,黑客手段也好。

    总之,他们没有天界标签,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直达天界的能力。

    你们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办法随随便便回归上界,又如何有能力带人回归上界的。所以针对这种情况,天界还做了周密的广泛的其他安排,玲珑塔、空间割裂、二维禁区……所有者一切,都是为了方便将敌人的力量隔离在外,方便他们强行带人破碎虚空回归上界的整体计划能够顺利实现的。

    随着伏笔一样样的展开,他们也的确取得了压倒性优势。

    因为不管是黑暗魔域的人或者是本时空流的人,一旦被挂掉了立刻被三十三天玲珑塔吸引,囚禁。再也无法出手,而他们自己的人却可以脱离玲珑塔的镇压不断的返回厮杀。

    此消彼长。慢慢的抵抗的人被杀的越来越少,他们的势力就越来越强。

    无可奈何之下,本时空流启动了大结界,凝滞整个时空流的时间,将战场局限在了一个都市内。如此不会让整个时空流崩溃掉,同时凝滞的时间和空间会锁定重生,区域内不管敌我双方。只要死了就会被暂时排出空间不再复活,至少能够压制对方。

    然后……就是现在了。

    仿佛有一声大震激荡战场,但是……交战的三方并不曾听到,只是忽然某一方突然停手,呆呆愣愣,满脸的惊讶愕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玲珑塔,玲珑塔竟然被摧毁了?怎么会!怎么可能!那可是,那可是高达八阶的证道至宝啊,就算无人控制。也不是道级之下的存在能够撼动的吧?一个个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没错!玲珑塔被毁了,毁于肖凌的双球合击。

    怎么做到的也很简单,因为破法龙卷是投机取巧的道级攻击么。双球合击又强化了威力。直接击中玲珑塔塔尖中枢,瘫痪了玲珑塔。

    某方的呆滞导致了另外双方的连锁反应。有人跟着停手,怎么回事,对面怎么突然呆了?有人趁机下狠手,别以为你突然看别的方向我就会信你,也太雕虫小技了吧?有人则是小心翼翼,这不会是什么计谋吧?……

    总之,战场一时间陷入了奇怪的节奏。

    直到某一方呐喊起来:“放开结界,放开结界吧,他们的复活屏障被毁掉了。大家都可以自由复活了!”是黑暗魔域的一方,他们收到了来自道级观察者的情报。

    说来也悲催。他们是试图毁灭顶二空间,毁灭这整个时空流的一方,但被天界逼到这份上,暂时也只得先联手本时空流,免得彻底被从战场上清除出去了。

    骤然意识到对面出了纰漏,还是如此大的纰漏,如何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试图联合本时空流的人,发起反击。

    与此同时,被隔离在时空流之外的,被隔离在玲珑塔范围之外的,被封禁在传送门另外一边的黑暗魔域的人,一起突破层层防线杀将进来。

    这可是不知道攒了多久,憋屈了多久的兵力了,宛如黄河决堤大坝崩溃,轰然而下。

    “可恶!就差一点点了!”

    七海之城某座几乎要插入肥皂罩膜的摩天大楼的高层,一群天界入侵者包围着一团闪烁的光球,无奈悲呼咒骂起来。

    那光球从四壁,从不知多粗的电缆中,从半空中来去穿梭的磁波中,源源不断的汲取着力量。

    这是足以破开空间,将人发送至天界的星门。

    就在光球边的空地上,一个如鸡蛋般的光壳套着一个满脸胡茬脑门光秃一身凌乱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所有人此行的目标,独自完成了黑洞理论的学者了。

    被鸡蛋壳套着的他是处于昏睡状态的,倒不是天界的人不打算让他醒。

    纯粹是因为他陷入了外面的凝滞时空,和此间已经不同步了。天界之人费了好多力气才修正情报,将他从凝滞时空中挖了出来,不过还怕损伤了他灵魂意志,就让他琥珀一样暂时封存在凝滞时空里了。

    当然,就算不是这样,天界之人也还是会让他这样的,因为会担心他受的刺激太多精神失常崩溃,或者是做出反抗挣脱甚至是自杀之类不配合的举动。

    本来他们并不需要这么麻烦,发送到天界确实难,发送到别的界却不难,他们完全可以先将人发送到别的地方,摆脱黑暗魔域的追捕之后再搭建传送天界的星门,但是……本时空流发动了时空凝滞大阵,令得普通的传送无法生效。

    简单的计划行不通,他们就只好就地取材直接进行高难度传送了。

    同时这也寄托着全天界的希望与未来,因为星门开启的一瞬间,就可以算是天界插手下界了,届时他们就将失去下界宝器的控制权。

    就算以后能够强行破开,下界估计也会被震的面目全非不复这个样子了。

    眼见努力就要得到回报,千年的栽培终于要开花结果,行动者们不能不心生激动。

    然而……看仪器上的充能值,离最终成功大约只剩下一刻钟时间了,却传来这样的消息,不能不让人扼腕啊。

    一时间一片死寂,只余下仪器“嗡嗡”的低鸣与众人沉重的呼吸喘气声。

    忽然一人眼睛一亮:“别着急,别着急,我们还有机会!敌人虽然击破了玲珑塔,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被隔离在外面了,假如他们想获得上风,就得先放开结界。”

    其他人同样眼睛一亮:只要放开了结界,那么他们就可以先最先的计划一样,先进行异界传送,把这家伙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再慢慢搭建通向天界的传送门了,甚至是,可以采取更多的其他手段而不需要一定是传送。

    正说话的时候,耳中传来了天仙的低语。

    “确实是了,本时空流准备打开结界了!”

    “所有人准备,结界消失第一时间开始传送,就按照原定计划……”

    几乎就在说话的同时,一股力量开始在城市之内激荡繁复,每一次震荡,就有某些细节得到了修复——

    已经燃烧的大火缓缓熄灭,已经化成了飞灰的材料从飞灰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爆炸的冲击波从四面八方向源头倒退回去,所有跌倒的东西重新站了起来,所有泼出去的水重新回收回来。

    时光开始倒流,结界开始取消了。当时光回归到原点的那一刻,就是结界彻底消失的一刻。

    不过超凡者并不会受这种效果的影响,一个个滞立原地,屏息静气,等待着结界彻底消失的那一刻。

    十!九!八!七!五!四!三!二!一!零!

    每个人都在心中默默的计数着,然而,就在倒转归零的一瞬间,猛然一层光波袭来,笼罩了整个房间,又有一个人影虚空浮现,正在黑洞理论创造者的时光棺前,咧嘴一笑,持着一把漆黑的匕首狠狠的扎向了时光棺。(未 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