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既生瑜,何生亮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这样确实可以了,一番乱战,水军船只至少沉没了一半,水军的人员至少伤亡了一半。这已经不能说是偷袭了,正面作战都算得上战果辉煌了。

    倘若不是于洋有天子剑支撑着,可以鼓舞士气汇聚人心,水军就这样兵败如山倒了也说不定……

    当然,这并非肖凌撤退的主要理由。

    主要理由是,就算留在这里,凭着硕果仅存的林秋然,还有要维持大阵无法动弹的肖凌,也不可能取得什么像样的战果了。

    回去就不一样了,镇泽城是己方的主场,河岸两侧密布着弩阵可以远程打击。

    原本的弩阵相对于水军的火力明显处于劣势,哪怕是岸基远程,稳定性比水军好的多也未必能占上风。现在水军损失如此惨重,远程火力损失一半,不,还不止一半。

    那些远程火力有相当多一部分是布置在船的甲板之上的,被一团龙王坠水的巨浪冲过,损失比起那些沉没的火力也不逊色了。

    敌疲我打,正是时候!

    而且,肖凌此刻还控制着黄金封印之阵,以罗山湖龙王为祭品的封印之阵。

    罗山湖龙王够强,他也够强,阵法的持续时间是很可以期待的。而且,龙这玩意并不仅仅是龙,同时还是天生的水族领袖,针对龙王的封印,对所有水族都是震慑效果的,甚至……可能比针对龙王的震慑效果还强。

    只要将黄金封印之阵开回了牛角山下去,阵法横江,则所有水族立刻被驱赶出局,无法派上用场。

    本来已经减员到这种程度。假如水族也被彻底压制,可以想见水军到时候的窘迫。

    不过……为了敌人能够老老实实入彀而不是提前意识到这点采取措施,肖凌果断的向后撤退,不给他们发现的机会。

    “日欧……”其实不需要肖凌提醒,林秋然身中三昧真火。早已经到达极限了。趁着水军这方所有人都被远方大阵的变化震慑的时候,猛然凝结冰舟钻入进去,风驰电掣飞向了肖凌试图汇合。

    当听到肖凌的话,他又紧急转向,改为退回镇泽城方向。

    “想跑?!”素来以风流倜傥、潇洒不羁而闻名的谷衡谷公子,此刻已完全无法顾及形象了。声音尖利的喝道,“给我追!”脸色铁青,撕心裂肺。

    于洋也好不到哪儿去,身躯直哆嗦!他的属下,他的实力。他的大业,他的家国天下啊!好不容易停止了抽搐,天子剑一比:“追!”

    于是一时间剑光如雨,剑气纵横,水军顶上仗剑悬空的修真者们,黑压压一片仿佛蚊云鸟丛蝗群似的,呼啦啦逐向肖凌退去的方向。

    黄金封印之阵加身,肖凌虽然决断很快。退却的速度却有限的紧。

    谷衡、于洋、本土修真高手在第一序列;众多的初三夜修真者位于第二序列;第三序列的,则就是祖河上经受了大浪冲击,勉强幸存的本阵船队了。

    船队上有阵法。有机关武器,还有各种各样的远程手段……

    虽然经受了打击狼藉一片,水手、船师、驾驶者们也多是有些修为的,伏低跃高,上窜下跳,清理船上的垃圾。清理水路中的垃圾,扬帆。落浆,“嘿咻嘿咻”伴随着整齐的号角声于号子声。水军大大小小幸存的船只缓缓拔锚起航。

    然而,向前开出了一阵,这些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儿?

    船起航的速度似乎有点问题,船身歪斜的角度……似乎也有点不对。而且,“咔咔吧吧……”从底舱中依稀还传出了扭曲断裂的声音。

    难道是……刚才被大浪拍中,船身内部生出了隐患?好多有经验的水手如此判断着,第一时间冲入船舱,取下门两边的避水珠一路飞驰。

    在此同时,三三两两的,其他船只也起航了,数量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从船舱中传来的扭曲断裂的声音,一时间也更加的密集了。

    “咔咔吧吧……”就仿佛一曲交响乐,在水军舰队上空飘荡。

    甚至已经往前飞出了几百米的修真者们都听到了后方异样的响声,情不自禁的驻足回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们就看到,水军起航的船只一个个七扭八歪,搞成了各种诡异的角度。有的整个倾覆过来不能开了;有的勉强能开,但是越开越歪越开越斜,眼见就要钻进水里了;更有的直接躺在水面上了,好像在睡觉一样。

    要知道,船这东西稳定的姿势通常有两个,一个是正,一个是倒,横过来躺着绝无仅有。

    但是这艘偏偏就做到了,而且还很稳定,就那么懒洋洋的躺着一动不动……

    隔了好一阵子,钻进船舱的水手出来了,远方回望的修真者们也渐渐看清了,才发现他们的船队不晓得什么时候,竟然被一根根颜色雪白但是泛着玄黄灵光的拇指粗的丝线拴住了。

    幸存的船只几乎每一艘都有。

    假如只是拴住倒也没什么,不过是赤壁铁索横江连环船的重演而已,敌人不使用什么火攻之策并没什么卵用。

    可是连环船要连起来是很讲究技巧的,绳长、彼此间距离、缓冲带必须好好计算,一只只一艘艘井然排列,如此才能组结成阵。而眼前这些细丝根本就是胡编乱扯的,彼此间距离位置角度全不相同。

    还有好多明显应该左进右出的位置,它们偏偏从右边钻进去,从左边钻出来,拧了一百八十度,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有些明明连上就行,它们偏偏缠了别的东西。

    如此混乱的绑缚,于是水军的船只只是稍稍一动便起了连锁反应,你拉我我拽你,好像小昆虫飞进了蜘蛛网,瞬间就被绑的老老实实。

    那些船体不够结实的,直接被拽断了龙骨拽穿了底壳,河水“咕噜噜”的涌入,但是也不会立刻沉没,因为有绳拴着呢;

    那些船体够结实的一时间不会折断,于是就各种角度各种方位的翘起,变成了船只的sm秀。随着角度的增大,随着姿势的高难度,渐渐的超过了材料的承受极限,然后才会形变断裂……

    “吱咯吱咯!轰隆轰隆!哗啦哗啦!……”各种噪音各种断裂各种扭曲,在水军舰队上空响成了一片。

    “那是……祖蚕丝?”洁白如雪,却又闪烁着玄黄色泽,同时将超过百艘水军战船栓连起来的东西很快被人辨认出来。

    这种至宝水军绝大多数人都知道。

    因为他们的一些主缆绳、机关的枢纽、劲弩的机弦,用的全是此类的蚕丝。虽不是珍贵到罕有的祖蚕丝,性质特征却是差不多的。

    纷纷惊呼,惊疑不定。

    然而明白了怎么回事也全然没有用。假如是那些相对普通的不同等级蚕丝他们还有办法,祖蚕之丝,不怕刀砍,不怕火烧,坚韧无比,想要拿来炼器都得费很大功夫别说这样生削了……一些不甘心的人甚至刀砍斧削的又验证了一轮,确实砍不动,才确认是祖蚕丝。

    于是,“吱咯吱咯!轰隆轰隆!哗啦哗啦!……”各种噪音各种扭曲,不断的有水军的船只被蚕丝绞毁吊挂,哪怕好多人已经明白了,大声疾呼“停下,停下,不要动,我们的船都被缠住了”也没有用。

    这些蚕丝可是巫四海亲手缠的啊,蚕丝非凡物,缠的手法难道会普通了么?

    既然发动就不会停下来,只会拽的越来越快,纠缠的越来越紧,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发力拖曳着,将所有被栓起来的船绞在一起。

    “噗通噗通……”好多人被迫无奈跳船下水。

    “啊啊啊……”好多人没来得及逃跑,被变形的船卡在里面,随着蚕丝的收束船体的变形渐渐被夹紧,知道再也没有声音,不晓得被夹成了什么形状。!!!

    后方的骚乱,冲锋在最前线的谷衡和于洋自然也很快知道了。

    掉头回身呆呆愣愣看着船只一艘一艘沉默,速度越来越快,募然谷衡“噗”的一口,吐出了洋洋洒洒的血雾:“祖蚕丝……祖蚕丝……”

    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前几日天方大泽和肖凌一伙对峙的时候,林中豢养的几条祖蚕齐齐被榨干丝囊,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丝可吐的情况。那些丝,竟然被用在这里了?

    若不是有这般坚固这般长度的祖蚕之丝,以水军战舰的坚硬程度,又岂会如此轻易的被勒断、挤压,直至变形沉默?

    假如说之前连连吃瘪,心高气傲的谷衡心中尚存了“纯属运气,非战之罪”的念头的话,那么这一刻,他真的是毫无理由替自己辩驳啊。敌人就是比他强!排兵布阵,料敌先机,未雨绸缪!

    前面那些都对,唯独这次,谷衡却是冤枉肖凌了。蚕丝是巫四海搞出来了,肖凌压根就不知道。

    但偏偏是这无心之举,阴差阳错的击溃了谷衡的信心。一口老血喷出来,仰面便倒。

    “既生瑜,何生亮!既生瑜,何生亮……”喃喃念叨,面如死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