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太子拜师,太师治水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看着肖凌的背影,曾希同、太子党都呆呆愣愣。隔了一会儿,约么明白了肖凌的意思。

    不要把我们修真者当傻子,你们那些龌龊道道,我们心里明白的很,只要你们不惹到我们头上,我们也懒得搭理。但若你们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们的仙家手段了……

    这次是第一次,权当警告,我大棒高高的举起,轻轻的落下;若是再有一次,莫怪我不客气了。我真的可以随时不客气的哦。

    捏着手中圣旨,曾希同脸阴一阵儿阳一阵儿,这主要是对着他说的啊。

    不明白,真是不明白……王畅和太子微微挠头。

    此时肖凌的装逼诗已经念完了,四句太短不够用啊。只得加了一首:“悠悠歌,悠悠歌,二十四岁空销磨,人生寿命能几何,株守空山十六载,燕赵往来成逝波。倒不如携琴剑,整笠蓑,东走蓬莱唱道歌。”

    这样……应该就行了。自己是想这朝野上下强大,齐心没错,可自己就一个人,就算绞尽了脑汁,耗尽了精力,就能让所有人同心同德吗?

    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一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二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里。

    能勉强维持均衡,保证差不多的战斗力就行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自己的精力,还是多用来琢磨琢磨怎么应付此间的任务,应付势必蜂拥而来的敌人罢!

    这是张博野乱来搞出的封神战,势必是对周围的时空流保密的。所以第一夜有些仓促,未能募得很多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应过来的敌人会越来越多的。

    这是封神战主客场的区别。

    因为被瞄准的是清煌界。这里算是主场,所有本轮参加任务者,都将被拽入任务,你只可以选择同意还是不同意。

    而附近时空流的人仍旧正常进行任务,有兴趣者可以主动选择进入封神战,并无强制性。

    所以这一夜,定然是保家卫国的清煌界进人最多,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周围的时空流都有了时间开始筹备。则实力对比就会出现逆转。

    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对付敌人的事吧,朝廷这边能对付过去,需要的时候能够借得力量,就够了……

    装了一回莫测高深的样子,肖凌跨着青狮还没飞出城墙,募然太子李陌拔足飞奔没有几步来到他身后,喊道:“太师请留步!”

    肖凌听的一哆嗦,幸亏不是道友请留步。

    勒住青狮回看:“太子何事?”

    太子紧赶慢赶,肖凌有跑马上殿的权利。他可没有,气喘吁吁来到肖凌身前,拱手抱拳:“太师,陌虽出身皇家。对修行者闲云野鹤的生活素来向往……”“噗通”给肖凌跪下了,“求太师收陌为徒,授以修行之道。”

    耶?肖凌愣在原地。

    这是……装逼太过了?竟然把太子忽悠的虎躯一震。纳头便拜了?

    斜眼瞅瞅远方,远方。宰相曾希同同样愣住,不过一愣之后似乎恍然。而太子一边的郭邕和王畅。愣了一愣,也都眼睛微亮。

    今日一战,肖凌等后宫贵戚派算是在朝中站稳了脚跟,太子倘若能拜肖凌为师,算是和这边彻底搭上线了。而且太子也根本不损失什么,相比他叫朴柔“妈”,叫肖凌师父还更容易出口吧?反正都是一辈的。

    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觉得肖凌这班修真者落子急促,来势凶猛,根本不是打算常驻于此的节奏……

    即便是估计错了,和他们拉上关系也是不会错的。

    退可以借他们现在的势,进可以麻痹他们,增进了解,搞清楚他们到底要干些什么。

    眨眼间明白了太子的意思,王畅、郭邕简直要拍手叫好了。能屈能伸大丈夫也。

    肖凌微微笑了,他也明白了,这样也不错。缓缓开口:“太子要拜贫道为师,是打算做记名弟子呢,还是正式弟子?”

    原以为太子会犹豫一下。记名弟子就是挂个名儿,不需要做什么,告诉大家我们已经结盟了,反正意思在那儿了;正式弟子就严肃了,说不得还得搞个拜师礼什么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那些个规矩也是要守守的。

    孰料太子毫不犹豫:“正式,当然是正式弟子!”

    唔,这家伙要么是大智若愚,要么是大愚若智……肖凌瞅着太子发呆。

    “若是要当正式弟子,那贫道有两句话就不得不问了。”

    “太师尽管问。”

    “前夜登仙台上,王畅与贫道说,要行刺璃贵妃,请贫道配合,结果到最后,他要行刺的却是皇帝,这事儿你知道吗?”肖凌单刀直入,直击要害。

    太子答的十分痛快:“事先我与太师知道的一样,当他动手,自然全知道了。”

    “这么说……是属下越俎代庖的,那你做何想?”肖凌斜眼远方的王畅和郭邕,盯着太子的表情。

    “璃贵妃以美色诱惑父皇,做出那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来,该死;父皇身为国主,却轻易被美色所惑,让妖妃狐假虎威做出那许多恶事……陌身为人子,不能行那拨乱反正之事,倘若有人去做,陌也只能视而不见。”

    “师父将那些死士的尸体藏起,想的不也正和弟子一样吗?”太子仰头道。

    不知不觉的,已经师父弟子的叫起来了,顺杆爬的还真快呀。而且,天下所有人都说太子脾气直,还真是……够直的呀。肖凌心中嘀咕着。

    就听太子又道:“弟子之所以拜师,也是想从师父这里学学,如何能不被那些妖术媚术所惑。始终坚守本心。日后学有所成,能让父皇迷途知返最好。倘若不能,至少陌自己要能做到。”

    “倘若无法做到……”他回头看看王畅和郭邕。“有人能肯出手把局面解决了,也蛮不错的。”

    肖凌嘴巴张成了鸡蛋。

    说这小子傻吧,他的思维方式也是有些道理的……

    可说他不傻吧?这样只能想想的事儿随嘴巴就说出来了,难道不知道有些事只能想不能说的吗?

    或许是……身为太子,没有人教过他?

    肖凌苦笑:“好吧好吧,你这徒弟贫道收了。”

    就这样定了,反正本来也是双赢的买卖。

    不过太子拜师是大事,当然不能这么马马虎虎,一场豪华的拜师宴是肯定跑不了的。不过就不关肖凌什么事儿了。太子要拜师,自然有人给准备。

    出了皇宫,肖凌还是直奔了四方馆。虽然谷尚书府已经赐给他和参赛者们了,里面被烧被炸了两次,一片狼藉,还要清点物资,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搞不完的。这段时间还是住四方馆比较方便,而且有人做饭有人收拾房间。

    所有人都在等着了,肖凌一到。打听了打听今日上殿的事,相互调笑一番,开始说正事。

    正事还真挺多的,首先是关于目前情报的调查整理工作。

    封神演义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清煌界的人基本还是知道的。

    姜子牙、伯邑考、文王、武王、比干、黄飞虎、包括轩辕坟三妖、殷郊殷洪这些角色,虽然在这个世界不一定有对应,但是他们的出身来历。却可以成为一种参考。

    姜子牙,代表了落拓郁郁不得志的谋士;

    伯邑考、文王、武王。代表了可能与朝廷结下深仇的番邦或者本朝封疆大吏的势力;

    比干、黄飞虎代表了朝中原本忠诚,却因为君王昏庸无道而投递叛变的干吏;

    轩辕坟三妖。这个就不需要说了,已经被解决掉了,代表了兴风作浪的后宫势力;

    殷郊殷洪,也就是太子了。

    哦,还不一样。

    殷郊殷洪是姜皇后的儿子,因为母亲被害对纣王和妖姬充满了仇恨,太子却是前皇后的儿子,前皇后死的早,当时皇帝还不算昏庸,被璃贵妃搞掉的皇后是第二任皇后,非太子的亲母。

    这位皇后出身山东世家,育有二子一女,都因为皇后受了牵连,根据打探到的消息,在被流放的路上失了踪迹,倒是值得注意。

    而针对这形形色色的人士,修真者们暂时通过朝廷的渠道,筛选出了几十个值得注意的对象进行监控,包括一些名声甚高但是郁郁不得志的文人,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皇帝关进了天牢的大臣。

    由此衍生出的计划有——开恩科。

    皇上立了新皇后这个名义虽然有些不够,凑合凑合也差不多了。

    开一场恩科,就能让文人们多一次机会。在恩科中稍做点手脚,让那些公认的有才华却屡屡通不过恩科的,或者是因为嘲笑时政或者得罪了某些大人导致没法中选的文人名士都给录了,既能收揽文人之心,又能消弭可能的隐患,一举两得。

    第二步则是——大范围平反。

    反正皇帝现在已经在掌控中了,什么出尔反尔,什么金口玉牙说了就不能改,这些事皇帝是压根不在意的,也在意不了。以他的名义,将那些因为莫名其妙或者有名奇妙的原因抓进牢中的大臣尽数给放了,能官复原职的官复原职,能做出赔偿的做出赔偿。

    只要面子功夫做足了,想来姜子牙、比干、黄飞虎之类也不好就投递叛国去了。

    当然了,也不能什么都平了,还是要讲原则的。

    假如牢里关着周文王,或者安禄山史思明,或者陈胜吴广,或者黄巢李自成之类的人物,还是要重点监控好好调查的。

    与之相关的,各路诸侯节度使,或者散布于民间的邪教信仰,或者是已经啸聚山林的强盗匪帮,或者是鞭长莫及的境外之敌……一律也都列入监控范围内。

    暂时通过朝廷明面的官方呈报,以及暗地里遍布全国的特务组织所收集的相关情报,等派往各地三千修真者陆续抵达了,就通过他们就地收集消息,汇总分析。

    所以目前为止,还处在汇集整理情报的阶段。

    不过业也分门别类,按照囚徒、匪帮、诸侯、外敌的方式,重点筛选出了一些目标,并且建立起了他们的关系图谱,下一步还会重点搜集情报,增选目标。

    这些主要是彭帅带着团队的一帮高层在做。警察局里也算遇到过一些案件情报分析汇总的情况,基本方式方法彭太保还是掌握的。

    除了收集整理情报,分析大局的工作,还有另外一项工作,就是调查追踪谷尚书家银钱的去向。

    虽然说那些钱都已不见了,而且谷尚书家的心腹也都随之消失不见了,但是那么大一笔钱财,肯定不是一次转运走的,势必是一个细水长流的活儿。

    必然会留下重重的蛛丝马迹,哪怕心腹都不见了,府中的姬妾义子养子,所有被抛弃的杂役们,肯定还是会掌握一些情况的,虽然他们自己都未必意识到。

    这就需要有极大的耐心询问,有足够的智慧将那些一鳞半爪的线索串联起来。

    调查这件事的主力是三法司以及天京府的人,超凡者这边以林秋然做代表,全程跟进此事。

    除此外,就是昨天出发的第一批探路的修真者,速度快的已经抵达了距离最近的州县并且陆续发回第一批情报来了——进入的修真者多是有宗门有根子的,相互之间不缺乏联络手段。

    有元神感应的,有通过水镜法书写文字的,有比较高端的纸鹤符纸传书的,也有比较低端的信鸽传书的。

    根据描述,一路上屡屡遭遇山匪强盗、骗子流民小偷,甚至还有几队,被卷进了当地人的大规模械斗,现实出了天京城,州府民间的情况相当的不乐观。

    也有几起遭遇了其他修真者有目的的埋伏的报告,出现了减员甚至是整队失踪的情况,立刻被重点标注,并通过朝廷明面的渠道发了命令与当地的官府和军队,着令调查。

    不过,所有明面的矛盾所有民间的焦灼,归根结底可以简化为一个字——旱。

    太旱了!

    庄稼没有收成,所以盗匪流民四起。

    太旱了,所以民间为了仅有的一点水源争斗不休。

    想要解决这件事,一切收揽民心一切拯救民望的措施都是没有用的,人气不能当饭吃。

    一切还得回归那个主题——解决旱情。(未完待续。。)

    ps:  【又有些卡文,只有一更,sorry……】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