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早朝对峙,山雨欲来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网游之大盗贼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天京城大街。

    夜色已深,明月高悬。

    按照规矩,城中大大小小的坊,也就相当于一个一个有围墙的小区,都关了坊门,开始宵禁。

    本来宵禁不是那么严的,但昨夜皇上遇刺,今日又有妖龟出城,负责拱卫京师重地的羽林军被骂的狗血喷头,一下就空前严厉起来。

    各坊门不按时关闭的一律严查,一队队甲胄齐整戎装禁卫军在城中穿梭往来。

    哪怕是位于东南区的平康坊和崇仁坊,可以彻夜不休的酒楼妓馆一条街,也在今夜安静了下来。

    某家妓馆顶楼的隔间里,据说已经出城的谷底谷尚书隔着纱窗看着下方的街道,主要是街道上穿梭往来的士兵们,忍不住问:“桂相,我们为何还要回来?”

    头发、眉毛、胡子全秃,整个人仿佛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只是皱巴巴的桂相咧了咧嘴:“跑掉的那小子虽然不地道,也算有点本事。我得了消息,他安然溜了,没被天京城的人捉到。也就是说,你现在的罪名只有勾结妖族、贪赃枉法,行刺皇帝的谋逆大案还缺乏罪证。所以我那计策,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用一用?怎么用?我已经暴露,叶璃也不在了……”

    桂相笑了,因为没有眉毛胡子,尤其显得诡异:“谷大人,你不会以为我们十数年布置,朝中只安排了你一位奥援吧?等着看吧,明日的早朝,定有一场好戏!嘿。”

    ==========

    天京城外,孤山山头。夕阳西下。残霞如血。

    龙虎山少天师回身凝望着城中,肉身狼狈,精神抑郁。

    这一场突袭他可谓损失惨重。带入游戏的保镖团已经全军覆没。不仅如此,还和本轮游戏的己方阵营生出了龌龊,友好度大打折扣。让接下来的通关难度大大增加。

    就算,就算接下来的封神之战,龙虎山甚至相关的几个位面必然会派高手入游戏,争取将局面扳回来……自己贸然开启封神战,而且导致了开局不利的罪名,无论如何也无法洗脱了。

    该死啊……

    那些在赌桌上一输再输。却始终不肯离席,奢望着某一刻能够回本的赌徒们的心理,张博野总算是知道了。

    “嘿嘿嘿,当初跟你说,把你的天地双魂全交出来。我可以将那小子直接拽入封神,顺手送上封神榜,你不肯,偏要自己动手……怎么样?傻逼了吧?”

    张博野体外,一团黑气笼罩。依稀浮现出张博野的五官相貌,只是声音全然不同。

    天地双魂全交出来,让你天地打通,那我从今往后。还是我吗?张博野攥紧拳头,心中暗道。

    而且,我的行刺之所以失败。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双魂齐献,才能换人一命。只献一魂,就只能有限度的更改某次的任务规则,这是仙界规定。你可莫要胡思乱想,小心我告你诽谤。”

    “再说了,我只受了你一魂而已。只能如此和你保持通话,除了更改系统设定和游戏规则。根本没有直接影响下界的能力。只有你双魂齐献,我才能有足够的能力。这不单单是完全交易的报酬。也是必然条件。”

    黑雾环绕张博野,蠕动的说道。

    好吧……张博野缓缓吐出一口气,从狼狈逃窜的情绪中稍稍摆脱。假如到最后,事情真的无法解决,怕也只有献祭双魂了,宁肯不做自己,也要做了那个小子,龙虎山少主吃不了那种羞辱。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可以努力一下的。

    自己带来的不仅仅有道具和保镖,还有来自更强大的仙侠世界的功法、技术以及……地位。赶紧赶到正常的切入点,应该还来得及做些什么。

    一念藉此,他从空间袋中掏出了一个硕大的木箱子,方方正正,好像装圣衣的箱子似的,完全看出来里面装了什么。

    不过很快就知道了。那箱子落了地便开始变化,仿佛种子埋进地里就生根发芽一样,飞快的膨胀变形。

    不过并没有长成参天大树,而是长成了一只机关木鸟……

    当箱子完成了变化,不再膨胀变形,张博野钻入机关木鸟之下,机关木鸟翅膀扑棱,两脚一蹬,原地起飞,带着张博野没入了渐渐黑暗的夜空。

    ==========

    天京城,两仪殿。

    东方才刚刚浮现鱼肚白。金碧辉煌的皇城在隐约的天光下,已经透射出庄严与肃穆。

    就跟昨天一样,本应该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皇帝,早早的就坐在了金銮殿上,边上跟着朴皇后,后边跟着人鱼公主和貂蝉。

    貂蝉懒洋洋躺在一方软榻上,耳朵上裹着厚厚的皮毛软垫,根本懒得听什么朝议的内容。

    至于人鱼公主,有太监宫女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个大水缸,她泡在水里。待遇是极好的……

    文武百官们,文以丞相曾希同,武以枢密使,一个已经眼花耳聋的老大人为首,分行站立,眼观鼻,鼻观心。肖凌也站在第一排。

    他的副相副枢密是第二排的,但是太师的虚衔太高。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在太监高亢的嗓音中,修行者们穿越而来的第二次早朝拉开了序幕。

    “臣有本奏!”“臣有本奏!”“臣有本奏!”……太监话音刚落,一片呐喊的声音,多是从百官的后列传来。然后一个个穿绯色或者绿色袍的官员跳了出来。

    三品以上服紫,四品五品服绯,六品七品服绿,至于更低的,根本没资格站在殿上。

    “哦?”皇帝来了兴趣,龙椅上直起了腰。

    已分退到两边的众大臣立刻低下了头,表示是不知情的,和自己没关系的。

    “你先说。”皇帝随手指了一个家伙。

    “是!”这是个御使,风闻奏事,就好像小报记者似的,不怕骇人听闻,就怕写出来的东西没人看。被皇帝指名,顿时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摊开了自己的奏折,“皇上,臣听闻,昨日肖太师率修行者众包围了谷尚书府,然后……blablabla……”

    大抵也就是将昨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但很明显做了两点强调,第一,谷尚书随着妖龟出逃之后,尚书府的封锁查禁,都是以修真者为首,禁卫军辅助的;第二,谷尚书可比王侯的万贯家财,查禁之后却被发现,简直荒天下之大谬,这明显是渎职。

    求请皇上另派贤臣良士,重新对谷尚书府进行查抄,对某些人以权谋私吃拿卡要的行为严肃处理。

    听了此人的奏本,皇帝的表情有些阴郁。不过扭头看看皇后朴柔,再低头看看同样面色难看的肖凌,咳了几声没说话。

    宰相曾希同低头看着脚尖,让人没法直接看到自己微翘的嘴角。

    唉!王畅微叹了一声,这位御史是个自己认识的,素来看好,没想到被拖进这件事里了。只希望……他是凭本心,而非被人教唆的吧……

    思忖间皇帝已经再度开口,点名了下一个人。

    按照皇帝一向的德性,大家知道,他是打算把这件事放一放,暂且不说了。

    不说了?这哪儿成,那可是不知道多少银子呢。如今国库空虚,就指着那些银子好过年呢!说实话,除了谷尚书的一些狐朋狗友,大家对抄了谷尚书府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负责抄的人你不能,不能吃独食,一点不给大家分吧?

    于是第二人摊开奏本:“皇上,臣听闻,昨日肖太师率修行者众包围了谷尚书府,然后……blablabla……”虽然说的是同一件事儿,这个人的奏章行文措辞肯定是有区别的。

    这家伙也有个性,记心也实在好,竟然将第一个人的奏章几乎一个字不重复的背了一遍。

    还没有背完,被皇帝挥手打断。“下一个!”

    于是下一个人又跳出来,这位虽然没背,但是翻来覆去的意思就是那个:恳请皇上另派贤臣良士,对谷尚书府重新清点查抄,严肃处理某些人以权谋私吃拿卡要的作为。

    皇帝的脸本来气的微红,这一个个的问下去,慢慢的就变青了,演技着实不错。“诸位爱卿,除了昨日尚书府中事,还有别的本奏吗?”

    众臣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到了一脸难看的肖凌身上,心说:这家伙明显是走了后宫路线,让皇后吹枕头风,把这件事强行压下吧?这哪儿能让他得逞。就好像跟人借钱,一要不还,再要不还,久而久之,也就不还了,成了一笔糊涂账……

    齐刷刷跪地,声音洪亮,表情坚毅,宛如合唱:“恳请皇上另派贤臣良士,对谷尚书府重新清点查抄!”

    国子祭酒更是加了一句:太学生业已知道了此事,纷纷说“旧蠹刚除,新蠹又现,不以严惩,除之不尽”,正打算上书此事。

    “恳请皇上……”站在前方的文武百官,除了几个真正的*oss,几乎也都跪下了。

    所有人都知道,到了和皇上掰腕子的时候了。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募然,“哈哈哈……”皇帝的笑声响起来,把满朝文武都笑愣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