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老夫现在是母的

作者:七尺居士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网游之至尊战神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凡者游戏最新章节!

    肖凌坐在大旅行箱上,悠悠醒来。又一次。

    在他怀里是还昏迷不醒着的雪地松鼠。虽然假死是一种需要特质的行为,绝对不是想死就能死的,甚至都不是龟息术能够模拟出来的。

    龟息是龟息,仍旧有呼吸,有心跳,仿佛睡觉一样;假死几乎就是真的死,在灵魂回归之前,整个除了不腐烂,是完全没有生机的。

    只有假死才能被五鬼传送,龟息是不行的。可是在巫四海这样的千年老鬼眼中,什么特质的差异,甚至是领域的层面,都完全不构成问题。

    说假死就是假死,身体硬邦邦仿佛玩偶一样。

    这只老色鬼,竟然装被雪地松鼠顶替了乱跑,去占空姐的便宜。他现在可是母的!

    肖凌拎着雪地松鼠耳朵,伸手去推小小狭间的门。

    这已经不是在飞机上了,虽然仍旧是在一个方圆一米左右的狭间里。根据机场的规模,根据飞机停靠的位置,根据楚甜甜现如今的五鬼传送术仅仅几百米的极限传送范围,这应该是首都机场厕所里的一个小隔间吧?

    虽然是厕所,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空气中甚至还飘散着若有若无的香味。

    肖凌伸手推门,漂浮在空中隐形的楚甜甜露出了诡异的笑。

    伸手推门的动作戛然而止,肖凌苦笑起来:他知道小女鬼对自己有意见,对他昨晚杀了那么多的人,对他最后逼着她用毛巾蘸着人血飞上桥柱写大字……他却没想到,小女鬼对自己的意见这么大。

    皱眉扭头回身。

    看到他的动作,楚甜甜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失败了。瘪嘴郁闷。僵持了一会儿,见肖凌还是盯着自己看,突然爆发:“看什么看?难道要我把你送进男厕所吗?我可是女的耶……”

    没错,这里是女厕所。

    将肖凌、巫四海还有行李箱从飞机上传送下来肯定要这一个安全无人的地方。在机场这样的公共场所,厕所无疑是最方便的。可是……女厕所?

    肖凌揉揉鼻子不说话了:这说的,也有道理哈。

    “什么,这里是女厕所?”雪地松鼠悠悠醒来,听到楚甜甜的话,一下明白了状况。猛的从肖凌怀里蹿出去,试图跳上隔间的隔离板,“我看看我看看……”

    还没跳上去,一把被肖凌揪住了尾巴,无奈扭头,可怜巴巴的看着肖凌:“我出去看看情况吗。不然你怎么出去?”

    “你的用心,我还不知道吗?”肖凌嘿然冷笑。

    “什么用心?”雪地松鼠瞪大了眼睛,“你可不要污蔑,老夫现在是母的!”

    老夫现在是母的……楚甜甜抱头呻|吟,她觉得自己的下限也在不断的被拉低着,节操碎的快找不见了。

    “好吧好吧,我出去看!我给你看着有没有人!”她痛苦的道。假如有选择的话,她真不想给肖凌指路啊,昨天晚上他的做法太过分了,就应该给他点教训尝尝。

    可是……他边上又多了个老色鬼,把女厕所当成天堂的老色鬼。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拉住了雪地松鼠的耳朵,一通蹂躏后打成了活结:“巫大叔,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恨铁不成钢,恨泥不上墙。

    为什么会这样的?其实也很简单,在这里的巫四海本来就不是巫四海本尊,而是他的一缕神念啊。

    当他寄生在肖凌身上的时候,由于不兼容的问题,就出现过性格大变缺心眼的情况,现在寄生在雪地松鼠身上,当然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结扎了巫四海,楚甜甜郁闷的出门,终究还是老老实实给肖凌指路,让他得以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顺利溜出了厕所。

    呼,终于回来了,天都~~~

    厕所门口,透过透明玻璃窗,看着机场之外的建筑群,肖凌振臂吐气。虽然这里是天都的边缘,还得做一趟磁悬浮才能进入他熟悉的地盘,可是在这里,他已经感觉到了家的味道。

    这是他生活学习工作了二十几年的城市,也是他处于现在的情况下,和现实唯一的锚点。

    正呼吸着,感觉着那种久别重逢,迎面几个警察勾勾搭搭的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一米七八的个头,身材极壮,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让人觉得蕴含了爆炸般的力量。依稀是几个警察的头领。

    仔细看他肩膀,一杠一花……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的年级,竟然就是个三极警司了?

    见到这家伙携着几人迎面而来,肖凌本能的伸手就想打个招呼。边上,楚甜甜脸上也露出惊讶表情。

    不过……手刚刚抬起来,几个人已经相携着拐弯,走进身后的厕所了。

    就听他们边走边议论着:“奶奶的,真是不让人活了。刚刚蹲点熬了一宿,连觉都不让人睡,这又得做飞机上外地……要是查同一个案子还好,莫名其妙就把咱外派到别的案子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行了行了。有什么好不满意的?这可是震惊全国的大案,看新闻了吗,铺天盖地都是报道。这要是能破了案,集体一等功都是少的。”一个和壮汉差不多二十三四岁年纪,但是只有单花的二级警员说道。

    “集体一等功?做梦去吧。这根本就是公然抢食吃。别看咱们是公安部刑侦局,等落了地,黑省的同行准能把咱们生吃活剥了?你信吗?”这是个岁数稍大些的老警察。

    “生吃活剥他们还是不敢的。不过煮熟了吃……那是一定的。”另一个岁数更大的二级警司说道。

    面嫩的二级警员便笑起来:“那有什么,别忘了这次出任务咱们是和谁一起,福将小彭啊。”瞅瞅不说话的壮汉,“这可是局长亲口说的。管他黑省的同行怎么生吃煮熟,到时候凶手自然会自己撞进咱们手里的!”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被他这样一说,两个三十岁出头的老警察也跟着乐了:“小彭,怎么样?小刘说的有信心吗?”

    彭帅拳头捶墙,解开了裤子:“运气这东西谁晓得。走着看呗。”

    彭帅?没错,彭帅。这个一米七八的个子,精壮悍勇的三极警司,分明就是彭帅,肖凌的发小,超凡的队友,打小混在一起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只是,对面相见不相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厕所外,楚甜甜指着男厕所,比手画脚。

    这个问题……肖凌也不晓得。彭帅他怎么就忽然变成三极警司了?而且听意思,直接隶属于公安部刑侦局,三极警司以他的年级这可不低了,公安部直属的刑侦局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不是问这个啦!”楚甜甜急道,“彭大哥,彭大哥他怎么会在这儿的?而且他,他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们的样子?”

    哦,对了,楚甜甜似乎还没明白他此刻的处境。

    这里看起来好像就是现实,自从他在封神台上出事,五个月后的现实。但这里并不是现实,而是未来。

    时间仿佛是长河,未来有不止一种流向……

    自己上了姓耶的恶当,被死去活来的几十次,天命扣干,形神都无法在时空中滞留,换句话说,也就是成为时空流浪者了。

    不过幸亏,他身体里面还有个巫四海,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

    也不晓得他用了什么手段,就把自己带到五个月后的这个未来。

    未来不是一种,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就好像是薛定谔的盒子,在打开之前,没有人知道猫是死还是活的。

    姓耶的仗着自己对契约领域的不了解,生生把自己扣成了负分;而巫四海则仗着自己不晓得对哪个领域的了解,以自己的一个未来,完成了姓耶的惩罚。

    在这个未来,自己死掉了,消失了,接受了姓耶的惩罚。但是未来是不定的,是很多的,只要自己能够摆脱这个未来回到现实,那么一切都将恢复原装。自己会回到原来的时间点,拥有原来所拥有的一切,只不过是损失了一个未来而已。

    不过,问题也就在这里。

    这是一个自己已经彻底消失的世界。不是说这个世界的自己死了,失踪了,没有人能找到,而是……这个世界的自己压根没存在过。

    父母没有生过自己这个孩子,身份档案一切记录没有自己,同学、朋友、亲戚……当然也包括彭帅,都没有见过自己,不记得自己。

    他们本应该记得的,是天命的扣除强行抹消了关于自己的一切,包括存在的痕迹。

    而想要恢复,离开这个世界,肖凌要做的,就是让认识的人重新想起自己,找回他们的记忆。

    一个月,五个人,五份对于自己的记忆,就能摆脱这个世界回到现实。否则……就是烟消云散,这就是巫四海给他的留言的真正意义。

    也是他没法跟人打电话求助,没办法伪造自己的身份证件,没办法从自己的银行账户取钱,没办法使用自动取款机连接淘宝网,没办法做很多很多事的最大原因。

    否则以他的能耐,何必苦逼的偷钱打劫,做那些事?r1152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