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第698章 你不要命了吗?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门外好久以后,终于也没有声响了!

    龙泽抱着头,低低地吼着,痛,从脑袋崩出,全身都在痛,像是要裂开一样。

    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有千百条毒虫在咬着他,大脑更是痛得像被什么钝器敲打一样!

    他痛苦地滚来滚去,大手抱着头,发出动物一般的嘶叫声!

    就在这时,他放在外套里的手机响了,是……安安专用的铃声!

    龙泽顿了一下,粗一喘着,目光死死地盯着沙发那里的外套。

    他跌跌撞撞地下C去拿,却是扑在了地板上……无力再起,只能低吼着,痛苦地打滚……

    那铃声欢快地响起,此时,却像是一种哀歌,回荡在这豪华却又显得那么悲惨的卧室里……

    “安安……”他的眼,带着绝望,看着手机的方向。

    即使他能爬过去又怎么样?他无法和她正常地说话,只要说一句,他就会让她知道,他此时的狼狈——

    不,他不能让她知道!

    此时的纽约这么危险,他不要让她过来一起面对!

    她应该有她安稳的人生,而不必呆在他身边担心受怕!

    安安……对不起!还是让你伤心了!

    铃声静默了下来,只一会儿又响起……

    他甚至能想到她焦急的样子,这个小东西,八成又要胡思乱想了吧!

    他的唇角有着一抹苦涩,但是那苦涩维持不了多久,又被新一轮的痛苦所淹没……

    那边,温安安看着手机,表情有些奇怪!

    电话打得通啊,为什么龙泽没有接电话呢?

    想想不放心,她拨通了裘洛的手机。

    裘洛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电话后有些惊讶:“温小姐?”

    “龙泽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你知道他在不在西园?”温安安很快地问。

    裘洛的心里一惊,他走的时候,主人还是好好的……

    但是他知道主人不会想让温小姐知道他的头痛的,于是干笑了一下:“可能主人在洗澡吧!”

    他像是怕她不信,接着又说:“主人,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温小姐的事情,不是那个,想做也做不成么?”

    温安安没有笑,她轻声地说:“裘洛,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有些担心,有些不放心他!”

    “那我回去看看,让主人给你回个电话?”裘洛立即说着!

    温安安嗯了一声:“谢谢你,裘洛!”

    裘洛嘿嘿一声,“没关系!应该的!”

    他已经转了方向,朝着西园的方向开去,油门被他踩到底,性能良好的跑车在黑夜中如同闪电般地疾弛着!

    挂了温安安的电话,他立即拨了周琛的:“周医生,请你快到主人那儿,他,应该是头痛发作了!”

    他挂了电话,心急如焚地朝着西园的方向!

    周琛和他一前一后去了,裘洛到的时候,周琛已经踢开了门,拉起龙泽,看着他痛苦的面孔,他低低地吼着:“龙泽,你不要命了吗?你以为这么忍着就能挨下去吗?”

    龙泽用力挣开他,表情有些凶狠:“我不要再受它控制了……我疼死了也不要再治疗!”

    “那你想让安安当瓜妇吗?”周琛不客气地说着,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知道我为什么来了吗?是因为她打电话找不到你,所以找了裘洛!’

    他摇着龙泽的肩:“你要是有事,你想看着她再受一次那种痛苦吗?”

    龙泽的目光有些恍惚起来,他看着门口的裘洛,喘了口气:“你怎么还没有去?”

    裘洛的目光落在周琛身上,抿了抿唇:“那这里就吹给周医生了!”

    周琛点头,看着裘洛离开!

    “龙泽,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任性!”他笑了一下,将龙泽扶起,龙泽趴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周琛一边扒着他的衣服,一边取出银针刺入他的穴道,那种酸麻感慢慢地取代了疼痛,龙泽的喘一息声也趋于平静……

    周琛用着针,淡淡地告知他:“这半个月,你发病的频率快了些,而且是不是全身都疼痛了,并不止于大脑?”

    龙泽的眼轻抬,看着他。

    周琛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苦涩:“虽然我无法研制出解药,但是还是猜得出这药的走向的……”

    “如果,解不了,后面会怎么样?”龙泽的声音静静的!

    周琛看着他背上的银针,唇抿紧,虽然不愿意,不忍心,但还是说了:“会有肌肉萎缩的可能,也或者是相反的,全身会出现那种亢奋,不过,维持不了多久,会大面积的肌肉死亡,还有……脑死亡!”

    周琛一生,无数次地对患者判过死刑,但是头一次,他这么地痛恨自己。

    这是他的至交好友,但是他却束手无策!

    是他的错,如果他能早一些接近龙泽,或许已经找到办法。

    这是他们所有的人的错,他们欠了安安,或许以后,会欠了她一个龙泽!

    他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伤感,也无力!

    龙泽也怔了一下,周琛说的很恐怖,如果是以前,他的眉头皱也不会皱一下,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害怕,怕他不能再陪安安一起走下去!

    他们才又在一起,时间那么地短,才感觉到幸福,他又要离开她了吗?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就这么地失去她!

    “我让裘洛去法国了,已经查出,当年的约克医生,是一个叫费德南的男人提供的人选,这两天,裘洛会找出那份协议,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那名助手!”龙泽静静地说着。

    周琛的眉锁了起来,“如果找不到呢!”

    “我会用所有的办法,将那个人找出来!”龙泽的眸子里有着坚定:“不管用任何的代价!”

    周琛低低地问:“如果有一天,这个代价,是你和安安分开吗?”

    龙泽的眸子研判地注视着周琛:“你,跟踪我?”

    周琛抿了抿唇:“这不难!我一直在你身边不是吗?”

    他正色说:“我知道你不会做对不起安安的事情,但是请你也不要伤了她的心,有些事情,最好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龙泽看了看他:“你不说,她就不会知道!”

    “但愿如此!”周琛说着,帮他拔下银针,一边建议着:“我认为,在你没有找到可以化解的药物之前,还是做些缓解的措施,至少,让我每天帮你用银针放血,这样,或许可以缓解你的疼痛,即使发作起来,也不会那么猛烈!”

    龙泽没有拒绝了,起身,将睡袍拢好,淡淡地说:“这样也好!”

    周琛拍了拍他的肩,安慰着:“会过去的!龙泽,我相信你!”

    龙泽睨着他,无奈一笑,“是啊,都会过去!不面对,又能怎么样呢!”

    周琛也跟着笑:“你们这一路来,是不简单!”

    他两手撑着C沿,感叹着:“还是我们简单啊!所以说,人就是不能太优秀,不然,老天要嫉恨!”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龙泽怀疑地看着他!

    周琛笑笑:“哪能啊!”

    他拍拍身边的位置,一脸坏相:“怎么样?今晚我们一起睡?要不要我哄哄你?”

    龙泽的脸色黑了一片,想也不想地伸脚,用力将周大院长给踢了下去!

    周琛无辜极了,莫着屁一股,哀叫:“下手这么重,好歹我才救过你!”

    龙泽则轻吐着周琛上次说过的话:“抱歉,我是直的!”

    周琛摇了摇头,笑了笑:“好吧!不打扰你了,对了,不要忘了给安安回个电话,不然她会多想,理由……你自己应该能找出来吧!”

    龙泽瞪着他,看着他退出去,自己走到沙发那里,捡起自己的手机。

    他看着那一排未接电话,心里又酸又苦。

    安安,而你现在,又是怎么样的心情?

    电话接通的时候,他的声音带着苦涩,“安安……”

    “龙泽,你没事吧!”她语气急急的,没有质问,只有满满的关心!

    龙泽摇了摇头,“没事,晚上喝了几杯,在浴室里睡着了!”

    温安安又气又急:“怎么醉成这样,要是水冷了,不得感冒啊!”

    “不会的,你老公的身体强壮着呢!”他哑着声音哄着她,怕她继续问,地是话锋一转:“今天都做了什么?”

    温安安扁了扁小嘴:“今天好累。上午的时候带睿睿去玩的,睿睿现在可皮了,长得也好!”

    她顿了一下,才想起来说:“你这次回来,都没有看到他吧!”

    他回来得急,走的更急!

    “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你身上了,哪有时间管睿睿!”龙泽的声音有着几许暖一昧,“这样了,你还是抱怨时间短!”

    “我不是……那个意思!”温安安哼了哼:“你不许再说了!”

    龙泽轻笑起来:“好,我不说了,不然你一会儿又要生气!我就……无家可归了!”

    他话里的隐秘意味,她怎么会听不明白,小脸烫着尖叫一声:“我要睡了!”

    “安安,你那里是白天吧!”他好心地提醒着她!

    温安安哼哼,“我要睡的是午觉!”

    龙泽满脸的温柔:“安安,我陪你说话,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