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137章 龙先生的特殊爱好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龙泽叹了口气,没有再闹她。

    “楚楚哄得妈高兴了,才会开心地将你打包送给我!”龙泽亲亲她的脸,一点道德感也没有地说着。

    不过一会儿,他想想又加了一句:“不过温安安,其实根本不用他们送了。”

    她气死了,伸手捶他,龙泽咬着她的小耳朵笑得一脸的春一情,“宝贝,和我做过这么多次,不嫁给我嫁谁?嗯?”

    温安安脸红红的不说话,龙泽看她乖巧的样子,吻着吻着就有些受不了。

    大手也摸到不能摸的地方,温安安喘了两下止住他的手,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有着水气,像是雪后的天空那里干净。

    “等一下。”她的声音像是猫叫一样。

    龙泽注视着她的眼睛,几乎移不开。

    他的手忽然伸出摭住她的眼,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她听着他跳得飞快的心,脸热得不行。

    他整个身体都很烫,灼一烈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让她心动之余有种十分安心的感觉。

    龙泽的手缓缓抚着她的背,声音轻轻的,“安安,让我抱你一会儿。”

    他渴望了很久的,终于在他怀里,有时看着她的眼,他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只在抱着她,这不真实才会变得真实,才会让他的心有一种甜蜜的疼痛感。

    温安安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了,但是她乖顺地窝在他怀里,任他抚着。

    半个小时后,他才哑着声音开口:“刚才,你要和我说什么!”

    温安安有些无语,抱着他的小手在他的头发上揪了一下,龙泽宠溺地亲亲她的小嘴。

    她仰头看着他好看的俊脸,有些迷醉。

    龙泽轻轻一笑,捏着她的小鼻子:“小,色,女!”

    她清醒过来,埋在他怀里很久都没有起来,龙泽任她抱着,享受着她难得的撒娇。

    其实安安不是这样粘的丫头,甚至是她有些凶凶的,从她对待龙司南就能知道了,但是他喜欢她在他面前这么乖巧柔顺,而且她长得又是那样让男人吃不消,有一种很容易让人满足的感觉。

    “我说的楚楚的事情,怎么说嘛!”温安安声音小小地从他的怀里传出来。

    龙泽揪起她的头发,忽然发现一样惊人的事情。

    温安安是直发,然后他看到了什么……她新长出来的头发竟然是弯弯的。

    龙泽的眼里染满了笑意,终于知道龙楚楚的头发是遗传谁了。

    瞧瞧他的小妻子平时叫着楚楚‘小卷毛’叫得那样顺口,原来她自己也是个卷毛。

    龙泽看着,心里不禁想着,将孩子妈妈的头发留长了,不许她拉直,就这样卷卷地铺在枕上,有多好看。

    他的心里不正经,眼里也带了些邪气,温安安捶了他一下:“龙泽,你想什么呢!半天不说话。”

    龙先生终于从头发上的瑕想拉了回来,看了看未来的小卷毛,“我在想,应该制定一个计划。”

    嗯,将家里的镜子全都藏起来,这样她就不会发现自己的头发长卷了。

    温安安听他这么说,挺高兴的,而且她真的觉得自己马上就是楚楚的妈咪了,她得负责,于是数着手指头:“那些钢琴课,还有什么礼仪课,各种各样的课都停了吧,选一两样她喜欢的课上就行了,别的实在是没有必要。”

    龙先生摸摸光洁的下巴,似乎是在考虑:“不错,喜欢的啊……”

    温安安坐在他的腿上,不疑有他,傻傻地问:“楚楚喜欢什么?”

    “嗯,长卷发配上白色透明的睡衣,应该不错,床单就用黑色的!”有视觉冲击,最后让她里面什么也不穿!龙先生笑得一脸的荡一漾!

    温安安开始迷茫,越听越不对劲,最后低低地吼了一句:“龙先生,我们在说楚楚的家庭教育,你想到哪了!”

    她抡起小拳头,深深地觉得和他无法沟通了。

    这个男人就是不要脸,要么就是工作狂,要么脑子里就是这些东西。

    她不满极了,说出一句压在心中许久的话:“龙泽,你和龙司南根本就没有区别!”

    龙先生微微挑了一下俊眉,狭长的眸子注视着她。

    温安安以为他生气了,有些犹豫要不要解释一下。

    但龙泽却淡淡地笑了,手指绕着她的头发,唇边的笑意让她不安极了。

    坏男人,就是这样子!

    “龙司南?”龙先生勾着她的下巴,轻轻一抬,而他微微俯身,灼灼的气息就喷在她的唇上:“温安安,我记得龙司南叫你什么来着?”

    温安安害怕了,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龙泽轻触着她漂亮的唇瓣,唇边的笑意加深:“他叫你小兔子?”

    他的手往下,揉住一只:“是这只小兔子吗?”

    她直接没有穿内一衣,所以他轻易地可以把玩她。

    温安安轻喘一声,用手却拨开他:“不是啦!”

    他从善如流地换了一边,声音越发地沙哑起来,“那,是这一只?嗯?”

    她的脸红透了,整个人都在他身上扑腾着,可爱又可怜。

    龙泽笑得恣意,“温安安,如果你不承认,我就要再确定别的地方了。”

    他的暗示让她直接吓一跳,摇着小脑袋,“是,是!”

    她被他逗得快要哭了,眼皮都是粉粉的,眼睫垂着,上面挂着两颗晶莹的水珠儿,这样的小家伙让人更想欺负。

    龙泽将她转过来,直接跨在他的腿上,虽然是想要她,不过这个时候,他更想逗逗她。

    他咬着她的小耳朵,不怀好意地说:“温安安,怎么办,有两只小兔子呢!”

    小兔子被他欺负着,温安安手忙脚乱地挣扎,衣服都敞开了大半,他玩得不亦乐乎。

    “龙泽!”她不挣扎了,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龙泽握着她,低头亲她,怎么也亲不够。

    男人和女人最好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了。

    四年前,他和温安安互相喜欢,可是他却任她一个人独自留在了荷里熬过了那几个月,痛苦地生下了他的孩子。

    二十一岁的她曾在那么多人面前,用那么热烈的目光看他,告诉他,她爱上他了,问他喜不喜欢她!

    那一刻,是他沉沦的开始。

    她的攻势太强,他一点防备也没有,就这么陷进去了。

    她那样理直气壮地闯进他的心里,让他阴暗的心里一点一点地渗进阳光。

    但是四年前,他放手了。

    事实上,他必须放手。

    他如何对她说,这个孩子出生了,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你生的。

    让她用那样的身份留在孩子身边,他不忍心。

    现在的状况已经是他所能想的最好了,虽然对她有些不公平。

    龙泽从瑕想中回神,更是狠狠地亲她,亲得她喘不过气来软在他怀里。

    许久后,温安安回神,气愤极了,他还在惦着那两只小兔子。

    却不知龙泽在想事情,听八卦周琛说,某天龙司南先生收到一只母兔子,当时脸都黑了。

    龙先生想得轻笑出声,叹了口气,如果龙司南知道自己和安安的关系,必定是要吐血的,一个辈分就算了,偏偏……

    他恶趣味一发作,索性不工作了,勾了勾怀里的小人:“温安安,我比你大七岁是吧!”

    她小时候他还帮她换过尿片呢!

    温安安白了他一眼。

    龙泽光洁的手指支着下巴,思索状,“以后我们结婚后,你叫我什么吗?”

    不,是,应,该,叫,老,公,吗?

    温安安必定知道他后面没有好话,捂着耳朵不肯听。

    龙泽哪会轻易地放过她,大手捉着她的小手不让她躲避。

    “温安安,在哥哥和叔叔间,你选一个吧!”龙泽道德底线全无。

    温安安打了个呵欠,表示自己想睡觉了。

    龙泽低笑着扣着她的腰:“安安。”

    温安安对他彻底无语了,手捏捏他坚实的肌肉:“龙先生,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有这种爱好啊!”

    龙泽笑了一下:“是不是后悔了!”

    温安安忽然趴到了他的肩上,声音低低地说:“叔叔,饶了我好不好!”

    龙泽的身体一震,尔后……男人么,都有这种爱好的。

    大手捏着她的小下巴,表情有些严厉:“下次还听话吗?”

    她立刻乖乖地点头:‘我听话。’

    龙泽一把将她放下来,然后……打她的小屁股。

    温安安使劲儿地尖声叫着,哭着叫叔叔,龙泽心里那个感觉,手下打得用力了些,温安安真的哭出来了。

    满脸的泪水,小屁股也是白里透着靡靡的粉色……被打的。

    “温安安,还听话吗?”他的声音都破了。

    温安安摇着头,“听话。”

    她软软地趴着:“我都听哥哥的话。”

    龙泽眯着眼,身体都疼了……

    温安安趴着笑,小手碰了碰他:“哥哥,你怎么这样了?不舒服?”

    “小妖精!”先开始的是他,这会儿受不了的也是他,拉起她吻着,大手还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拍着她的小屁股。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打开了,温妈妈神奇地出现……

    她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张大嘴巴!

    这都是什么什么情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方便以后阅读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