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大叔的死对头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那个小家伙想了一下,然后就开口:“我会帮你叫外卖的。”

    他睁大眼睛,她说,叫外卖,让他吃外卖。

    不过那个小家伙可是一点儿也不怕他。

    不但不怕,还一脸的理直气壮:“能替你叫就不错了。”

    他忽然就笑了起来。

    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好像是!’

    不过,现在她的唇看起来更好吃的样子。

    他看着她的小嘴,想起昨天的吻……

    此时又是清晨,男人那个嘛,都是有些……那个那个的。

    言诺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害怕,他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他勾着她的小颈子,往前,凑过去亲了她一下,但是并没有再深入了。

    她睁着眼睛望着他。

    “还太小了!”他有些隐喻地说着,然后,松开她。

    言诺坐着,然后他就发现一件神奇的事情。

    刚才还没有注意到,再在一看才发现,她的头发,竟然又是卷卷的了。

    他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得很迷人。

    伸手莫了她的卷卷毛一下。

    这真是她们家的标志,他记得她的妈咪就是一只卷毛吧!

    而她的小卷毛,也是蛮可爱的。

    言诺抢回了自己的卷毛,看了他一眼。不能随便碰的。

    听说她们家的卷毛,只有未来的老公才能碰。

    所以当老师帮她吹头发时,她有偷偷地想过。

    不过也只是想想,如果她真的抱着希望,也不会让慕挚去亲她了!

    她抿了抿唇,“那,我走了?”

    他看着她,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拉住了她的小手。

    “不会……是舍不得我吧。”她生生地咽了一下口水。

    其实是借口,事实上是经过昨天的那个吻,她没有办法再留下来了。

    直觉告诉她,他会吃掉她!

    而言诺,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虽然纯真,但是并不天真。

    他和她就算是滚了,也不能怎么样。

    所以,收起自己的心思,还有身体。

    在他们还是普通的关系时,及时地抽身离开。

    这是最好的。

    他并没有对她怎么样,而是将一百的散美金放在她的小手心里,然后有些哑:“我已经让人注销掉那辆车子的信息,车子你不要开,不然会有危险。”

    他交待着她:“坐正规运营的出租车回酒店。”

    她望着他,感觉他真的像一个大叔,很帅的大叔。

    忽然,她感觉自己是不是太坏了,就这样地将他留在这里。

    他有伤,又没有去医院,要是发烧怎么办?

    像是察觉到她的心思,他淡然一笑:“会有人来照顾我的!”

    “真的?”她仰着头看着他,一脸的怀疑。

    他伸手,又想碰她的卷毛,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落下,浅浅一笑:“当然是。”

    顿了一下才开口:“你也看到了,我有很多厉害的保镖。”

    言诺也不禁地笑了起来,然后声音闷闷的:“我真的走了。”

    他点头。

    她走过去,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身:“大叔,我会想你的!”

    他的手,终于还是去捏了她的小脸一下,声音有些沙哑:“不怕我?”

    她摇了摇头,就是感觉自己不怕他。

    “大叔不会伤害我的!”她的声音有些撒娇的意味,又是这样的一个青春少女。

    可是他的身体,有了变化。

    那个才说不怕的小家伙立即弹跳出去好远……

    然后就瞪着他:“大叔,你应该管好自己的下面了!”

    她的小脸红红的,可爱极了!

    他却是笑着,声音有些低哑:“是你太可爱了!”

    她就不信,他没有碰过女人,借口。

    就和妈眯说的一样,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看着她逃走,门关了起来。

    慕挚的眼里滑过一抹暗淡。

    像是生命中的阳光离开了他。

    缓缓地,他坐了下来。

    伤口有些痛,他却是不管,掏了一支烟,皱巴巴的,他弄直了,叼在嘴巴里。

    点上火,猛地吸了一口。

    身体里,却是感觉更空虚了。

    其实他是可以叫他的属下过来的,他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

    可是没有,鬼始神差的,他冒着危险,和她在这里过了一晚。

    此时,心里有些空。

    他想他是蛮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大概是和以前的情结有关。

    一直没有放下,可是他慕挚是没有资格去喜欢谁的。

    从他跟着慕傲天开始,他就没有了。

    他没有亲人,没有弱点。

    如果有一天,他注定会有妻子,那么他的妻子,必定也不会是他爱的那个人。

    因为,他不想……在身边,放在自己的弱点。

    他的人生,似乎是注定在权利的角逐中了。

    可是他……却习惯了。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这次受伤,完全是个意外。

    他抿了抿唇,眯着眼,狠狠地又吸一口烟。

    溢满自己的肺部,然后让那疼痛,一直一直地感觉到。

    这样,才是他的人生。

    而楼下,言诺打了电话叫了车。

    她安静地在那里等着。

    但是,这时几辆黑色的房车停到了破旧的小旅馆面前。

    车上,下来一群黑衣男人。

    是大叔的保镖吗?

    她先是有些疑惑,但是后来,就肯定不是了!

    大叔的保镖,清一色的黑人,而这些人,明显不是。

    而是接近黑人的棕色人种。

    中间一辆车的车门缓缓打开,下来一个银发男子。

    长相……十分地二次元。

    一袭皮风衣,十分抢眼。

    言诺是站在路口的,而他们,还没有进旅馆。

    直觉告诉她,他们是来找大叔的。

    她的心跳,很快。

    然后就小心地挪了过去……

    趁着他们没有注意,她淄了回去。

    慕挚才摁掉了烟,门口就传来小声的敲门声,接着是叫大叔!

    声音和小猫一样。

    他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她想回来和他怎么样,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快步过去打开门,将她一把拉了进来。

    门轻轻地拉上,落锁。

    言诺想说什么,他掩住了她的小嘴:“不要说话!”

    然后半抱着她朝着窗户走去。

    小心地掀开一角,就看到外面的车。

    当然,还有那些人。

    他眯了眯眼,该死的,严峻竟然亲自出来了!

    是决定要在纽约这种地方,将他干掉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