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最残酷的惩罚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第1485章最残酷的惩罚

    她的身上,穿着的是少爷的衣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听着里面的声音,白痴也是知道周秘书会有多惨,这火是发大了!

    许纤茉咬了下唇,最后还是走进了电梯。

    而包厢里,龙定睿手边的一个古董花瓶落了地,碎得渣渣。

    周瑾站在他的面前,垂着脸。

    “能解释一下吗?”龙定睿半靠在沙发上,姿态有些慵懒,但是目光却是微微锐利的……

    周瑾刺痛了一下,她本能地抬眼,望进他的眼里,唇动了动,但是没有立即说话!

    “她是什么时候过来这里的?”龙少爷随手抽出一根烟放在嘴里,点着火,幽幽地吸着。

    他是个极少吸烟的男人,大多时候只是放在嘴里并不点着。

    幽暗的灯光下,他的面孔实在是迷人,而周瑾对着这张俊颜已经好多年,她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手指颤抖着抚着自己本来就是一丝不苛的发丝,睨着他:“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忘不了你,放不下,所以故意对付她的?”

    他没有说话,吸了口烟在烟雾中凝视她。

    “我只是,想看看,你能为了一个女人疯到什么样的地步!”周瑾实话实说了。

    才说完,他脚边的一个神马宝贝就被踢得稀一巴一烂。

    周瑾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所以,你特意地安排了今天这一出!”他冷冷地笑着:“周瑾,是我小看你了!”

    他向来不喜欢被别人过问私事,虽然他对她不错,但那也是有限的,他们更多的关系是上级和下级。

    能问他私事的,从来只有谨欢。

    怎么闹,他都不会生气的!

    但是此刻,她也有些怀疑了,她感觉到,许纤茉,可能是谨欢也不能触及的!

    只是,他们的龙少爷傲娇得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承认而已。

    她习惯姓地又去抚自己的头发,声音很轻很轻:“这事,我认了,随你怎么办了!”

    他眯着眼瞪着她,冷笑:“你倒是爽快!”

    玩过了,就和小孩子一样,站在大人的面前认个错,就等着惩罚了!

    她想得真是好!

    龙少爷的声音微冷:“下周本来有周叔叔为你安排的相亲,以前我总是挡着,这次,你去吧!”

    周瑾的面孔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半响才笑了笑:“我知道了!”

    他的惩罚,果然很重,直戳到了她的心窝里。

    周瑾淡淡地笑着,“你也不要发火了,人好好的,我也不会让她出事!”

    他抬眼望着她,她这会儿倒是风清云淡的样子。

    让他又气又……有些心疼。

    但是这事情他已经决定了!

    当她缓缓走出去时,他叫住了她:“小苹果。”

    周瑾顿住了……

    龙定睿看着她,温和一笑:“以后我应该会和劳拉结婚,你不适合一直呆在我身边的,周叔叔也不允许!”

    如果光光是一个男人,他可以容许她在身边,当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两家又是那样,他再混也不会沾了她!

    周瑾愣一下手就垂了眸子,声音轻轻地:“我知道!”

    可是龙定睿,以后你怎么可能会娶劳拉……

    我可没有见过你为劳拉动怒成这样子,好像……一起住过一间房,第二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要是真的喜欢,要是真的有化学反应,又怎么会办不成事情!

    她垂着眸子,淡淡地笑着,笑得有些没心没肺的!

    她其实,没有什么,也没有想对付谁,就是想让他早些看清他的心罢了。

    难道还要放着人家小姑娘,三年过了,就放人家走!

    已经吃过了吧,不负责,怎么行呢?

    出去的时候,周瑾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好人。

    轻快地走着,相亲就相亲,有什么大不了的!

    剩下龙少爷一个人坐在包厢里面生闷气……

    一个一个的都不听话。

    他没有回别墅,而是找了狐朋狗友一起喝酒,喝得有些醉……

    回到别墅里,已经是夜里三点了!

    意外的,那个没有良心的小东西也没有睡,穿着睡衣坐在床一上,小脸埋在膝盖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门口的他!

    她的眼里,是有几分慌乱的。

    来不及逃,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

    而他也清楚地看到,她的眼里是有几丝血丝的。

    “怎么没有睡?”他的手指轻轻关上门,拉开了衬衫的扣子。

    他人长得好看,做什么样的动作都是极为好看的……

    “你……”她立即跳了起来,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走过去扶住他:“喝酒了?”

    他身上,满满的酒味,混合着纯男姓的气息,十分醉人。

    她抿着小嘴,不敢看他,只是扶着他朝着浴室走去!

    他很清醒,握着她的小手,黑眸里装着一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良久,他才轻轻地笑了一下:“放心吧,过几年我会放了你的!”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她听,还是自己!

    她怔忡了一下也没有多喜悦,毕竟是一个醉鬼说的话!

    抚着他坐在浴室里,她柔顺地替他放热水……

    将浴衣毛巾拿好,“可以了!”

    她怯生生地就想走,被他一把扣住手腕。

    垂着眸子看着他的手指,好久,“要我帮你擦背吗?”

    她的语气很柔,像是逆来顺受的女人,但是他知道,她不是!

    她根本就是一匹小野一马,到现在他也没有能驯服她。

    可是,他不想驯服了,不是因为没有兴趣,而是像是和周瑾说的,他以后要娶的是劳拉,所以并不想和她牵扯太多。

    就当是,怜惜她吧!

    打定了主意,虽然身体很想,但是也没有再碰她了!

    “替我洗吧!”他开始扯下自己的衣物,然后坐进温热的水里。

    将毛巾扔给了她!

    她咬着唇,还在犹豫是不是要除去睡衣……

    他大概是等不及了,大手一拉,她笔直地跪在了他的身前。

    又是这样的姿一势,她脸热得不行,然后又发现,不脱,其实更暖一昧。

    薄薄的睡衣服贴在身上,要透不透的,连她自己看了都脸红。

    龙少爷自然也是,呼吸都炽了,简直是后悔自己方才的决定。

    不过,他好像没有明白地说出来不碰她……今晚再碰一碰吧!

    伸手,不客气地握住了她……大概是这里的气氛太暖一昧,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哀叫了一声……

    这下可不得了,点燃了某个男人的兽姓……

    一下子热血了起来……

    按住她,不管不顾地亲,一边亲着一边揉……

    她细细地喘,直到受不住,觉得疼了,轻叫:“疼!”

    小脸上挂着泪珠,眼红红的,明明一副很抗拒,却不得不承受的样子让他的兴致微微冷了下来……

    手缓缓地松开了她,淡淡笑了笑:“抱歉。”

    她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要她!

    明明她是感觉到他……很那个了!

    接下来,他也没有要她侍候,自己清洗了一下,然后扔了浴巾在她的身上:‘洗洗睡吧!’

    她还没有回神,他已经大刺刺地踏了下去,有着水气的精实身体随意地抹了抹就朝着外面走去。

    许纤茉顿在那儿,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热……

    头一次,她正视自己的玉望。

    虽然她不爱他,但是确实地,她得对自己承认,她的身体对他是有反应的。

    大概是因为他年轻好看,又……所有的女人都逃不过吧!

    她一方面自鄙着,一方面在他的吻里,其实是有些陶醉的。

    特别是他修长好看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身体时,她觉得他的手指就像是带着电流一样,到哪里都能带到一片颤抖!

    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感觉……

    她几乎是有些害怕这样的感觉,她怕自己沉溺在玉望里,怕自己会上瘾。

    会臣服在他的掌控之下,会变得,不像是许纤茉,而变成一个真的让人玩一弄的女人。

    没有灵魂,屈从于玉望。

    她不要这样!

    可是在他的怀里,她的自制力竟然那么地弱,如果不是他放手,停了,她几乎是要将自己送到他的嘴边让他吃掉的!

    深深地可耻着,用力地清洗着自己……

    许久,她才走出去。

    他像是酒醒了,但是又好像没有喝醉过!

    她穿了浴衣,大大的,像是小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一样。

    “我是不是弄砸了你的合同!”她的声音小小的,终于像是想起了这件事情!

    龙定睿半倚在床头,卧室里只有一盏壁灯,晕黄晕黄的,也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更是俊美好看。

    修长结实的身躯只着一件浴衣就好看得让女人尖叫了,他看了看她,淡淡地说:“没有,就是有,也是周瑾弄砸的!”

    她不太明白,而他也不想为这种事情解释。

    伸手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件东西来,淡淡地说:‘这个给你!’周瑾在那样的目光下,很难受,她抚着额头实在是有些头疼。

    怎么办,面前的完全是只小白兔,而她显得像是恶毒得很。

    前所未有的有些自鄙了起来……

    “不要说……”她伸手推开门朝着里面走。

    许纤茉站着,忽然有些难受……

    她的存在,是不是伤害了很多人?

    </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