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7.第1387章 为什么丢下我?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薄锦言立即问:“名片在哪里?”

    那个愣了一下,“啊,那个少年仔啊,天天放在皮夹里,到处吹牛,说这是他的女朋友!不过……”

    那人为难地说:“这会儿,早就睡下了吧!”

    薄锦言拿出一叠的钱:“这个请你们吃点宵夜吧!”

    这一看,大概又是万把块!

    天哪天哪!

    不用说一顿宵夜,这是一年的饭钱都省了!

    这事就好办了,于是漆黑的夜晚,那人坐上薄锦言的车,指示着应该去哪里找。

    “那个少年仔最喜欢赌一搏了,现在肯定还没有回去,我带你去找!”中年汉子看着这豪华到极致的车子,坐得笔直的,动也不敢动一下,生怕将车给弄脏了!

    薄锦言看似平静,事实上,他的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车往这里开……呵呵,这个地方很难找……要是没有人带路,警察都找不到这里来!”中年汉子指挥着:“往前面一个路口停下,千万不要按下喇叭,会将这里的人惊走!”

    薄锦言将车子停到了路边。

    开门下车后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处红光,星亮星亮的,像是有人在抽烟!

    那人看了这边的动静就想跑,薄锦言身边的汉子叫了一声:“狗蛋,你跑啥子?”

    (这里很不总裁风,实在是在郊区乡下地方,特此说明一下。)

    那叫狗蛋的,一拍大一腿:“是老王啊,不早吱声!吓着我了!”

    “还吓死宝宝呢!”带薄锦言过来的老王,竟然也会弄两句网络语言,笑骂着!

    狗蛋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小心地看了看薄锦言,问老王:“这哪里整来一尊大佛?”

    老王笑了笑:“人家不是大佛,是来找人的,阿飞那小子在上面吧!”

    狗蛋有些防备地看着薄锦言,老王上前,呵呵地笑了一下:‘你看……’

    薄锦言面无表情地到车里去拿了厚厚一叠过来,一起大概有五万的样子:“叫他下来,我只是想几句话!”

    狗蛋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就几句话就能拿这么多钱?

    他一大爷的!

    于是狗蛋一蹦好高,跑着去找阿飞了!

    老王莫了根烟出来抽,想给薄锦言,看看人家那衣服,再看看人家那车,没有好意思!

    倒是薄锦言淡淡一笑:“还有吗?”

    老王一惊,惊得手上的烟都快掉下来了……

    “有,还有……要多少有多少!”老王抖着手递上一根。

    薄锦言接过的时候,老王看着,这手指,多金贵哪,怎么和他们能抽一样的烟呢!

    老王借个火过去,薄锦言狠狠地抽了一口。

    他的身体极度地疲乏,但是他必须撑住!

    大概半支烟的工夫,狗蛋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瘦瘦的男子,瞧起来也年轻,大概三十不到的样子。

    狗蛋热心地说:“就是这位先生,飞,快将那张名片拿出来……”

    起初,那个叫阿飞的也是不愿意的!

    薄锦言抿了抿唇,从后备箱里又拿出一大叠的钱,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绝不是拿钱来侮辱人,我的妹妹,等着急救,需要这个人的下落!”

    “对啊对啊,救人一命,比娶他一个漂亮的小媳妇重要多了……”狗蛋看着钱,眼睛都放光了!

    娶他一娘的媳妇呢,天天抱着一张破名片在这里想东想西,也不想想那样的女人,会看你这个穷酸户呢,一个名片换这么多钱,怎么也是值的!

    阿飞有些愣住了,这时老王也说:“人家也是急,大半夜的过来,要来,你将名片拿出来看一下,拍个照,还归还你,这不得了!”

    狗蛋兴奋极了,连说是是!

    一边催促着阿飞拿出来!

    阿飞抿了抿唇,像是有些无奈地,从黑乎乎的口袋里掏一出一个皮夹!

    皮夹也是不是什么好的,破破的,但是那张名片却是保存得很好!

    他递给薄锦言……

    薄锦言修长的手指捏着那张名片,表情有些滞住了——

    赵子默!

    他的血液像是冻住一样,眼睛也是死死地看着那上面!

    同样的名字,同样的手机号码,同样的职务!

    这张名片,还是她在薄氏的职务……

    赵经理!

    薄锦言将名片还给阿飞,老王连忙说:“不拍个照?”

    还是城里人的记性都是这么好?

    薄锦言打开车门,垂眸:“不用了,我认识她!”

    老王愣住了……这一娘一的,这么有缘!

    薄锦言一个人开车走了……

    他朝着原来的路开回B市……

    夜晚很凉……但是他一直开着车窗,只有这样,他才会清醒一些!

    赵子默,竟然很有可能就是薄沁的亲生姐姐!

    他闭了闭眼,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坏的结果了!

    这时,手机响了,他的身体一僵,像是被吓到一样!

    看了看中控上的手机,上面的来电是‘宝宝’。

    谨欢?

    他的心疼了一下,他都不记得有多少天他没有和她联系了!

    薄锦言将车停在路边,接起了电话,声音自然是嘶哑的:‘欢欢……’

    这个时候,他有多希望她就在他身边,他可以抱着她的小身体,将脸埋在她的颈子里,任着她的头发轻轻地蹭着他!

    那边,谨欢愉悦地笑着:“薄锦言,你有两天没有给我电话了!”

    她虽然在笑,可是又透着一抹不满!

    “是我的错,宝宝,不要生气!”他的身体靠在椅背上,哄着她!

    车外,偶尔会有车子经过,车远灯打在他的面上,可以看得出他的神情很疲惫!

    薄沁不仅仅是他的妹妹,更有甚者,他欠了薄家,欠了薄夫人!

    如果不是……当年那个将他换到了薄家,薄夫人不用有那么多的遗憾!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治好薄沁!

    可是现在听到谨欢的声音,他又觉得是恍如隔世!

    他好像,很久心里没有这种温柔的感觉了!

    “薄锦言,我故意的,现在是半夜吧,我现在醒了哦……”她欢快地说着!

    而他闭着眼都能想象着,她正赤着脚走在卧室的羊毛毯上,身上穿着略厚实的小裙子,一头卷毛直到小屁一股以下,随意地扎了起来……

    他有些渴望地动了下喉结,“欢欢,我很想你!”

    谨欢愣了一下,然后就脸红了……

    “薄锦言,你不许做坏事!”她有些防备地说着!

    而他立即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苦涩一笑,看了看四周……

    “欢欢,乖乖地在英国待着,我很快就好,会去找你!”

    他的声音很低。

    谨欢顿了一下:“薄锦言,你是不是生病了?声音这么哑?”

    “没有,就是今天的会议有些多!”他笑了笑:“乖,自己小心点儿……我会想你和宝宝的!”

    谨欢听得小脸微红,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锦言,我也很想你!”

    说完,她挂了电话!

    薄锦言看着手机,感觉周围都是甜甜的,都是谨欢的少女心!

    许久,他将手机放下,看了看前方,再次发动车子!

    查到赵了默现在住的地方并不难,但是他想,他应该先去拜访一下她的母亲!

    或者说是,他的母亲——

    赵美芬!

    薄锦言打通了公司秘书的电话,立即到人事科的档案室里将赵子默的所有资料调出来,查到她才入职时的所住地,那时,她还没有能力买房子,应该是和父母住一起!

    薄锦言直接将车开到了那个地扯,清晨的八点,他坐在车里,静静地等着!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提着包,样子像是准备去买菜!

    路过薄锦方的车子时,薄锦言下车,“赵女士!”

    赵美芬一呆,这声音……

    她缓缓回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颜!

    这张脸,她怎么会不熟悉呢……她在梦里都想着要抚莫一下。

    她的儿子……现在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眼里,浮起了水气,她却不敢失态,伸手拭了一下泪,微微一笑:“这位先生,找我吗?”

    “你是赵子默的母亲吧!”薄锦言缓缓走近她,他每走一步,赵美芬就不禁退后……

    她不敢看这个儿子,不敢看……

    “我想,你也许不知道,我和赵子默当年,谈过恋爱!”薄锦言声音很轻地说。

    而赵美芬惊讶地抬头,不太敢相信……

    怎么会?

    “子默没有说过……”赵美芬抿了唇,声音颤抖!

    事实上,薄锦言也是现在才想通了,为什么当时赵子默会那么了解他……

    她熟悉他的一切,精准地知道他的喜好,所以他们才会短暂地在一起!

    而原因,就是这个敢做,又放不下的女人。

    “既然丢下我,就不要去怀念!”薄锦言有些凉薄地说着。

    实在是感激不起来……如果薄家是个刻薄的人家,他的人生可想而知!

    他才说完,赵美芬就哭了出来,“锦……我当时怕自己养不活你……”

    她是没有办法,一个女人,被丈夫抛弃……她能怎么样!

    “所以,你就带走了别人的女儿,将自己的儿子送过去!?”他冷笑。

    这是有多蠢,才会这样做!

    而他,寄人篱下,又是多么地不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