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6.第1296章 两个魂淡医生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赵子默咬了咬牙:“你不怕我去欧雅吗?”

    她手上有好几个项目,如果她离开,势必要将这些项目带走!

    对于薄氏的损失,大概是数亿!

    薄锦言神情淡淡:“请自便!”

    他看着她的背影,又加了一句:“如果赵小姐这样做的话,我不介意动用集团的律师团!”

    赵子默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她侧身看着他:“锦言,我以为!”

    她没有说下去了,再说下去,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她赵子默默默地等了他三年,原来……

    “我不会放弃!”她握着手,声音很轻!

    但是薄锦言是听到的!

    “赵子默!”他忽然叫了她的名字!

    她转身,表情有些微妙!

    三年了,他都没有这么叫过她。

    她厌恶极了‘赵经理’这三个字,代表的是他和她不可逾越的距离!

    此时,他叫她的名字,她的心都为之颤抖!

    看着他,表情有着一抹渴盼!

    “赵子默!有件事情我好像没有和你说过!”他的语气很淡。

    她仔细地听着,不敢漏掉任何的只字片语!

    薄锦言走下位置,一直走到她的面前!

    他每踩一步,她都几乎为之颤抖!

    终于他和她只有一步之遥!

    “在我和谨欢认识前,我就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但是被我父亲的病拖了一些时间!”他看着她,表情很淡。

    “什么?”赵子默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

    薄锦言抿了抿唇,“那时我就要和你提出分手!只是后来谨欢的出现,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赵小姐,现在我告诉你,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困扰!”

    赵子默已经呆住了!

    他的意思是,没有龙谨欢,没有薄氏的危机,他也要和她分手!

    他并不是被迫和她分手的!

    这些年,她算什么!

    “原本我以为那样说,你会恨我,会好受一些,但是我没有想到!”薄锦言看着她:“赵子默,现在你可以走了!”

    她瞪着他,眼泪蓦地就掉下来了!

    “薄锦言,你混蛋!”她难堪极了:“你怎么能这样说……”

    那么,他的意思就是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了?

    赵子默执意地要他一个答案!

    薄锦言这时,发现一直看起来理性的赵经理,其实一点也不聪明!

    相反的,他即将要离婚的妻子反而冷静得可怕!

    他离出离婚,她没有问为什么就答应了!

    这两者间,是为什么?

    是因为龙谨欢不爱他!

    至少,没有爱到那种离不开的地步,否则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这个认知让他十分地不舒服!

    他走神了,赵子默却不知道……

    她抓着他的手臂:“锦言……不是这样的对不对?”

    她渴望得到他的否认!

    这对于她太残忍了!

    薄锦言回神,皱了下眉头:“赵小姐,我想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他轻轻地挣开她的手,语气很淡:“真相,总是让人很难接受的!”

    她瞪着他,“你没有心!”

    薄锦言微微地笑了起来:“是吗?可能是吧!”

    他发现自己有可能没有爱人的能力!

    以前赵子默算是优秀的,在追求他的女人中最优秀的,他选了她当女朋友!

    可是交往了三个月以后,发现也并不怎么心动!

    正要谈分手之际,薄家出事!

    后来龙家介入,他很快就和谨欢结婚!

    婚前,他和赵子默谈了分手!

    所以,她一直以为,他是被逼迫才和她分手!

    而他婚后,面对那样美丽的妻子,他也能狠下心来离婚!

    薄锦言看着面前不理智的女人,倒是有些怀念和前妻谈离婚的场面了。

    那叫一个利索!

    被他想念的谨欢到了医院,批了一些手术的申请单,然后穿上白大褂朝着外面走去!

    小秘书立即跟上!

    谨欢看了看她:“等手术时,一定让你当助理护士!”

    小秘书千恩万谢!

    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唐彻的病房!

    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某些声音:“你们怎么做事的!”

    然后是两声嗷叫!

    谨欢抿了抿唇,暗骂一句活该!

    她走了进去,看见一个小护士帮唐彻在换药!

    那赤果的匈口被打青了,可见薄锦言下手多狠!

    看见她走进来,唐彻的心情很不好!

    主要是昨晚她将他丢下,和薄锦言跑了!

    谨欢看着他,“疼得厉害?”

    “当然了!我得去报案,告薄锦言!”他注意着她的神情。

    谨欢笑了一下!

    然后被无视的唐少爷就炸毛了,“你来为我包扎,不然我就真告了!”

    谨欢看了看小护士,小护士立即站到一旁去!

    “你真为我包扎?心疼那个混蛋了?”唐彻看着她的小脸,然后目光就定在了她的颈子上!

    近距离之下,他看到她的颈边两三个明显的吻一痕!

    唐少爷的手拉住她的领口:“这是什么?”

    谨欢有些无语,她看着一旁的护士:‘你们先出去!’

    下面的话,她不想被别人听到!

    小护士,小秘书都有些不舍地离开!

    谨欢挣开他的手:“脾气这么大,是怎么哄你的那些粉丝开心的!”

    “我不用哄她们,都是她们哄我!”唐彻的语气有些冷:“不要转移话题,说说,你这里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烦燥,就想到一边去拿烟抽!

    “医院不许抽烟!”谨欢的声音很冷!

    她夺过他的烟,然后走到洗手间里,冲进抽水马桶里!

    “龙谨欢,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我这样!”他对着她低吼着,挥着拳头!

    谨欢拿起一旁的医用钳子:“将上衣全一脱了!”

    唐彻瞪着她!

    “脱不脱!”谨欢冷着脸。

    他蓦地伸手将她捉进怀里,语气有些冰冷:“都要离婚了,还和他做吗?”

    他的手碰着那块肌:“你可真……”

    后面还没有说话,谨欢就推开他站直了:“我怎么样,和你无关!”

    她伸手夹了一颗棉花球,沾了大量的消毒水,朝着他的伤口按了过去!

    唐彻一声凄惨的叫声让外面的护士都吓了一跳!

    院长这是有多凶残?

    “你这个女人,不会温柔一些!”唐彻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咬牙切齿地说着!

    谨欢微微一笑:“我就是这个风格,不喜欢可以换!”

    她熟练操作着手里的医用钳子,将他的伤口刮掉一层皮!

    那个痛……

    他喘息着,低头看着她手里的动作。

    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凶残了!

    其实这很正常,主要是以前服务的小护士都太怜香惜玉了,哪里舍得弄疼他!

    谨欢不到两分钟就处理好伤口,“满意了吗?”

    唐彻声音低低地:“刚才的事情……你还没有交待!”

    “我和他还没有离婚,再说,就算是离了,因为生理需要,偶尔滚一次床一单,你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吗?”

    谨欢轻笑一声,“还有问题吗?”

    唐彻瞪着她,好半天,忽然迸出一句:“那么等你下次需要时,可以来找我!”

    “找你?”谨欢的目光落在他的某处:“我不想当你的试验品!而且,我喜欢经验丰富的男人!”

    唐彻被深深地打击到了!

    他瞪着她,“薄锦言的经验很丰富?”

    谨欢收拾着手里的东西,轻笑一声:“你说呢?”

    唐彻抿紧唇,不悦极了:“好女人不应该这么说话!”

    她低下头,拍拍他的俊脸,声音竟然有些许的沙哑:“等你技术练好了再来!”

    她的气息就撩在他的颈侧,发丝蹭着他的脸颊!

    唐彻竟然觉得某处不应该有反应的地方窜着火苗,想要挣脱束缚,但是最后又无力地垂了下来!

    在她想要离开时,他的大手按着她的,目光直直地对上她:“真的?”

    谨欢正要说什么,宋景初走了进来:“谨欢,你怎么在这儿?”

    唐彻很不开心,他知道,宋景初是龙谨欢身边的忠犬!

    她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比薄锦言还要讨厌!

    “我在和她约泡!”唐彻很轻浮地说着!

    宋景初看看他,再看看谨欢,然后微微一笑:“这真是本世纪最大的冷门笑话!”

    谨欢笑了一下,而唐家公子的心都伤透了!

    咬着被子,看着那两个魂淡医生并肩走出去!

    不就是包一皮过长影响那啥了吗?

    切掉了,又是一条好汉!

    “怎么回事?”宋景初声音低低地问!

    谨欢的手放在衣袋里,沉默了片刻才说:“昨天夜里,他和薄锦言在酒吧打架了!”

    宋景初一愣,好半天才说:“后来呢?”

    “我去保释了!”谨欢不想说太多。

    但是宋景初也一下子看到她脖子里的吻一痕!

    他的目光变深,声音也有些紧绷起来:“谨欢,你……”

    她深吸了口气,知道是逃不过的!

    “是,昨晚我和他……做了!”她的声音很低:“他强迫的!”

    宋景初想说,可以去告他,但是想想谨欢大概也不会这样做!

    他的手握成拳,然后用力击在一边的墙壁上。

    谨欢有些难受,其实她觉得没有什么的,但是景初……

    “景初……”她想说话,他有些粗一暴地打断了她:“我知道……你不用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