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穷屌丝的爱情【55更】

作者:黑夜de白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美女老师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穷**丝的爱情

    这话挑明了的话,意思就是你再有钱能肿么地,吴欣不是一样不甩你么,还是来到了我这穷**丝的怀里()。

    唔,好像自己也不是严格意义的穷**丝。

    不过当年认识吴欣的时候,他也就是一保镖而已,没什么能力。

    幸好吴欣不嫌贫爱富,一样坚定地追逐着自己的脚步。

    虽然陈德俊也是想治好吴欣奶奶的病,但他的目的性太重,让吴欣一眼就能识破,所以才不断的拒绝。

    陈德俊现在脸色相当的难看()。

    他没想到,自己想从家世去攻击秦朝,反而被他倒打一耙,脸有点挂不住。

    这分明是告诉自己,少来家世这一套,没用,在吴欣这行不通,人家就喜欢穷**丝,你能肿么地。

    气氛越来越僵硬,幸好这时候服务员开始走菜,一道道大餐摆了来,算是暂时打破了一下这帝王包间里的尴尬。

    一首好听的曲子,也缓缓在包间的音响里飘出来。

    秦朝听的这个耳熟啊,耳朵忍不住动了动。

    “哇,是水木的曲子!我好喜欢!”

    安安兴奋地欢呼一声。

    几个女孩子也都欢喜起来,情绪明显有些高涨。

    不只是女孩子,男生的脸也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水木……”

    秦朝听着这首熟悉的歌曲。

    “给我一首最煽情的歌,让我唱起曾经的你我。

    给我一首最浪漫的诗,写下我们那么的爱过。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未来不曾告诉我。

    想着再也回不到的那一天,乘开往下一站的公交车。

    车全是静静沉默,

    窗外风景变幻莫测。

    耳边听着过去的歌,

    自己终究只是乘客……”

    这首歌,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小王做的曲()。

    当时安妮不给自己作曲,自己拿了小王的歌来唱,结果把现场的人感动的都稀里哗啦的。

    “呜呜,果然是水木的歌最好听了。”

    安安听的抹了抹眼泪,“不管什么时候听到这歌,都特感动。”

    “嗯,我们酒店最近都在放这个水木的曲子,客人都很喜欢。”

    陈德俊笑道。

    “是啊是啊,只可惜这个水木歌唱的这么好听,却不知道人长的什么样子。好可惜,好想看看他呢,然后问问他为什么会叫做水木,好特别的名字呀。”

    几个女孩子纷纷议论起来。

    秦朝笑而不语。

    水木的名字,来自于洛晴琳。

    没想到洛晴琳已经把曲子给发布了,应该是出了一张专辑。

    自己前一阵太忙,也没顾得问一下。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也没人知道这是自己。而秦朝这个明星的风采,早就随着时间被冲淡了。这和他近期一直保持低调有很大的关系。

    一个修真者,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什么公众人物,除非他不想在修真界继续混下去了。

    “呵呵,不要谈论水木了,毕竟离我们很遥远,我们还是边吃边聊咱们的事()。”

    陈德俊又说道。

    他的火力,今天可是要集中在吴欣和秦朝的身。

    不把吴欣抢过来,他是心有不甘。

    “那就感谢陈少的招待啦!”

    一些人嘻嘻笑道。

    众人于是开始吃吃喝喝,一瓶啤酒下去,话匣子再次打开。

    “欣欣啊,不知道你考到哪所学府去啦,能不能告诉我们呢?”

    陈德俊举起酒杯,问着吴欣。

    众人也都放缓了筷子,把注意力放到了吴欣身。

    “我哪所大学都没考。”

    吴欣笑了一下,有点羞赧地说道。

    众人顿时一愣。

    吴欣竟然没考大学?

    难道这丫头的成绩差到了如此地步?

    还是说,她没钱念大学?

    没人知道,吴欣根本连志愿都没填,一心扑在秦朝留给她的紫罗兰的生意。

    现在紫罗兰发展的非常好,而且已经改成了一所高级会所,直接履行会员制。

    你想到紫罗兰吃饭消费娱乐,不是会员?那对不起,这里不欢迎你,有多少钱都不行。

    你不高兴?想惹麻烦?

    很好,先问问大秦帮答不答应()。

    紫罗兰在东川似的地位,到了一种极限的高度。

    每个有身份有地位有财力的人,都以能有一张紫罗兰的会员卡为荣。

    而且这紫罗兰,会员卡还分好多级别。

    从普通的黄金卡到最高级的至尊水晶卡,在这里享受到的待遇也是截然不同的。

    吴欣当时还在犹豫,这样分级的制度实行的话,会不会惹来客人们的不快。

    但大发集团的余露第一个出来支持她,给了她不小的信心。

    就连面前的这位陈德俊,连一张黄金卡都拿不到。

    他老子倒是有一张,但可舍不得给儿子用。

    毕竟在紫罗兰那个地方,他能认识到好多当地和外地的名贵,这可是机会!

    “吴欣,你这丫头学习一直不错的,怎么会没大学呢?”

    王浩一边嚼着龙虾,一边忍不住说道,“是不是奶奶病了,家里没钱了啊。没钱就说话嘛,大家都是从小的朋,还能看你落魄吗!我们给你凑凑,该学学,现在不大学可不行啊。”

    这王浩倒是心直口快,也没把吴欣当作外人,大大咧咧地说道。

    “就是,欣欣,你缺钱就说话,有我在。”

    陈德俊也是一脸温柔地看着吴欣。

    “额,不是这样的……”

    “哎呀呀,你还是听陈少的()。”

    安安在旁边嚷道,“现在不大学谁瞧得起你呀,以后可是连工作都不好找。我可不想告诉别人,我的发小是个高中毕业啊。”

    这话里的刺,真够扎人的。

    不过吴欣并没在意,她也没往坏的地方想,只以为大家是真的关心她,于是笑道。

    “不是的,我……”

    “这样,欣欣,我明天帮你办一下,你来清北念,和我一个学校。这样,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

    陈德俊忽然又说道。

    凭他老子的实力,在清北弄个旁听生的资格,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只要自己和吴欣朝夕相处,这丫头肯定会最后落到自己手中。

    女人嘛,摸久了也就化了。

    陈德俊一直自认为,他是很了解女人的。

    陈少的话惹来的安安的嫉妒。

    这讨厌的吴欣,要才没才,要家世没家世,只有一对大胸。

    陈少凭什么对她这么好!

    哼,自己也去隆一对出来,不就是打硅胶么!只要能让陈少喜欢自己,什么都豁出去了!

    秦朝在旁边冷笑,这家伙,以为靠这个方法就能收买自家的小奶牛了?

    那他也太瞧不起吴欣了()。

    “不用了,我是因为有些事情暂时不能学。不过,还是很感谢陈少,果然咱们这些发小之间的感情,才是最真挚的。”

    吴欣很巧妙地,把陈德俊的色心,转换成了发小之间的美好感情。

    这让陈德俊感觉有些有力无处使。

    “哎呀,不就是你奶奶的那些事嘛。”

    安安并不傻,她知道如果自己一味针对吴欣,可能会惹来陈德俊的厌烦。

    不如自己帮着陈少,说不定会赢得陈少的好感,收了她做情人,也是好的嘛。

    “现在有钱就能治病,陈少家里这么殷实,随便帮你一把不就完了。”

    “是啊是啊,吴欣你别担心,有陈少呢。”

    “咱都是发小,陈少肯定会帮你的。”

    一群人跟着安安都劝了起来。

    吴欣有点尴尬了。

    自己奶奶的病早就治好了,身体棒的跟大姑娘似的,前几天刚加入一个秧歌队,天天出去扭秧歌呢。

    可自己又不想把自己是紫罗兰老板娘的事情告诉他们,怕他们会产生距离感,这可怎么办呢。

    “欣欣,我知道你这个人要强。但跟我们这群发小,有什么好要强的呢。”

    陈德俊声音出奇的温柔。

    “我,我……”

    “欣欣,咱们就实话告诉他们好了()。”

    秦朝突然开口了,惹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啊?”

    吴欣不知道自己的秦大哥要说些什么,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其实诸位,欣欣不能大学的原因,是因为要和我结婚。她已经打算做一个居家主妇,所以不念大学了。”

    秦朝一语惊人,一时间,这帝王包间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不可以!”

    陈德俊忽然一拍桌子,脸色有些扭曲。

    众人吓了一跳,全望着他。

    吴欣也是十分吃惊,看着和平时不太一样的陈家少爷。

    陈德俊也发觉自己有些冲动,连忙压了压火气,尽量让声音平缓下来,说道。

    “欣欣,你还年轻,不该这么早嫁人。”

    陈德俊尽量苦口婆心的劝着,“你还有更美好的未来,丰富的大学生活在向你招手。难道,你,你真的决心做一个家庭主妇,以后只陪在这个人的身边吗?那样,你不觉得,你会失去很多吗?”

    吴欣也没想到,秦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陈德俊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她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她现在只希望,秦大哥说的是真的该多好()。

    如果他真的愿意娶自己,自己宁愿安心在他身旁,做他的小女人。就算天天只能看到他,她也是心甘情愿。

    “陈少,我知道你对我好,因为咱们是发小。但,现在秦大哥就是我的一切。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大学对我来说无所谓。”

    吴欣很明确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欣欣,你……”

    陈德俊咬牙切齿,那嫉妒的目光,燃烧在秦朝的身。

    秦朝下意识地搂紧了吴欣,他知道,这都是吴欣的心里话。

    而自己对吴欣很有愧,当年吴欣在他耳旁,告诉他自己不愿意做小三。

    但现在呢,吴欣依然是坚定不移地跟在他身边,哪怕只是他身旁一个不起眼的小女人。

    有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陈德俊恨不得一筷子戳瞎那秦朝的眼睛,但现在当着吴欣的面,他又不好发火。

    很好,你不是跟老子抢女人么,呵呵,我让你抢。

    “抱歉,我下卫生间,失陪一下。”

    他说着,转身出了包间,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发小们。

    “估计陈少生气了。”

    “肯定的,他那么喜欢吴欣……”

    “吴欣也够想不开的,跟个穷**丝身边做家庭妇女……她下半辈子算是完了……”</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