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僧王(下)

作者:Restart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水浒英雄传奇最新章节!

    那和尚见公孙胜叫出他的名号,微微一笑:“出家人岂敢称王,老衲石宝,几位还是请回,免得白白的丢了xing命。”

    公孙胜右手长剑指天,左手立掌,沉声道:“罗真人门下弟子公孙胜领教前辈高招。”

    石宝这老和尚听到罗真人之名,脸上倒也露出尊敬之se,合什道:“你刚才这手乱披风剑法倒也有七八分火候,不过眼下还不是老衲的对手,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也不和你们为难,自去吧。”

    武松在一旁早不耐烦,啷的一声,抽出双刀

    “公孙先生,少和他废话,这老秃驴害了童家兄弟,先吃俺一刀。”

    石宝见了武松手上所持的两把雪光镔铁刀,神情陡地变得激动,一扫方才的雍容之态,厉声喝问道:“你手上的刀是那里来的。”

    武松一愣,答道:“关你屁事”

    石宝语音发颤“净空可是你所杀。”此时他脸se狰狞,眼冒凶光,那里还有刚才慈眉善目,一付得道高僧的样子。

    武松猛的醒悟,想来当ri孙二娘所害那头陀必和眼前这老和尚大有渊源,当下也不说破,冷笑道:“就算是我杀的又怎样。”

    石宝听了这话,颓然坐下,一脸的痛苦之se,双手颤动不已,显示内心颇为激动

    原来死在孙二娘手中这头陀法名净空,和石宝名为师徒,实为父子,此时他突闻恶耗,如睛天霹雳,满腔悲愤。

    武松见这老和尚又盘膝坐下,口中念念有词,喝道:“你这老秃驴,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石宝怨毒的看了众人一眼,缓缓直身子,双臂一抖,露出两只枯瘦的双手,口中却道:“老衲诵一遍往生咒,好送诸位上西天一程,”

    他方才本说要放过公孙胜等人,此时听闻爱子死讯,一口恶气无从发泄,迁怒于人,言下之意竟yu将在场中人尽数诛杀。

    公孙胜见石宝面露杀机,心中也是一紧,僧王之名威震江湖数十年,岂是浪得虚名,当下与武松一左一右,成倚角之势,凝神戒备,那李俊倒也机伶,自知插不上手,把晁盖抱得远远的,在一旁观看。

    石宝方才听闻爱子死讯,心情大乱,总算他数十年修为深厚,长呼几口气,平静下来,他也料到:眼前二人都非易与之辈,这道士是罗真人的徒弟先不说他,单是这头陀,能杀死自己的爱子,也绝非平庸之辈。

    这三人对峙片刻,石宝满腔怨毒无处发泄,胸口不断起伏,终于忍耐不用,挥掌向武松猛击过来,武松当即侧身,避过正面锋锐,右掌高,左掌低,同时拍出。石宝回掌兜截,四掌相接,各使内劲。两人同时“嘿”的一声呼喊,石宝稍退,拿住了势子,武松向后飞退数米,险些跌倒,他怕敌人乘虚袭击,索xing乘势翻倒,一滚而起,使掌护住门户。石宝胜算在握,又见他跌得狼狈,不由得哈哈一声长笑,踏步再上。

    公孙胜见武松跌倒,刷刷刷,一阵快剑带着嗤嗤风响,刺向石宝身后数处大穴,去势如风,极为狠辣。石宝却是一转身,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稍一跨步便纵开几米,避过了这一轮攻势,然后两手抱圆,画出无数个圈子,双手上下挥动,公孙胜感觉剑上微有凝滞之感,这长剑竟然被石宝的拳风所克制,挥舞之时隐隐的已不能随心所yu,公孙胜大惊,运尽全身功力和这股内力相抗,纵跃来去,掌打足踢,举手投足均夹隐隐风声,直如虎跃豹翻一般,而石宝却是以静制动,两只脚牢牢站坐,双手依然合抱成圈,牢牢的将公孙胜困住。

    过得片刻,石宝双手圈子越来越小,公孙胜只觉得手中长剑几yu脱手,连呼吸都甚为困难,眼看便要伤在石宝手下。

    武松情急中,跨步急上,左手刀向石宝胸口横挥出去。这一下情急之间,威力实是非同小可。石宝胜券在望,过于轻敌,竟被他刀风拂过,胸口一疼,急忙运气护住,左手翻

    上,已抓住胸前戒刀,跟着右手直取武松双目。武松奋力回挣,左手刀脱手,此时公孙胜长剑又到。石宝身形灵动之极,避开来势,抬起左腿,砰的一声,踢了公孙胜一个筋斗,

    公孙胜,武松这二人联手,竟然支撑不久,双双败退,武松学艺以来,还从未遭过如此大败,不过他xing子勇悍,虽败不乱,右手刀又上,公孙胜长剑同时齐出,连绵而上,石宝滴滴溜溜的乱转,身形灵动,掌影翻飞,忽听“啊”的一声,接着砰的一响,公孙胜右胸中拳,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石宝大笑,也不理会躺在地上的公孙胜,双拳交错击向武松,虽是冬天,武松却头上腾腾热气,身上衣袍尽被大汗浸透,见双掌上下齐来,方想后退,却已不及,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道撞来,猛迅无伦,无法闪避,只得硬着头皮,接下这一掌,一声大响,武松高高飞出,勉强想站出,终于撑不住,脚一软,只得单腿立住,半跪在地上。

    石宝对武松恨极,双掌又向他脑门推出。,现下这一掌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铁心就此要了此人的xing命,谁知双掌刚推出,觉得有劲风扑面,当下也顾不上武松,奋力一挥,眼前尽是白茫茫的一片,无数细小的颗粒飞入眼中,疼痛无比,石宝又惊又怒,急切之间,也不知对方使了什么手段,飞入眼中之物有没有毒,只是双眼又痒又痛,流泪不止,那里睁得开,忽听背后风声又起,也亏他一身修为不凡,好歹挪开半尺,躲开背心要害,肩头上却吃了一刀,疼得闷哼一声,不敢再多停留,转身便跑,

    原来在一旁观战的李俊见武松公孙胜双战石宝也难是敌手,落败只是早晚的事,正焦虑间,也亏得他有急智,见大道旁边有一个废弃的石灰窑,里面还有些散落的生石灰,也不假思索,抓起几把生石灰,几步上来,迎面就向石宝掷来,石宝此时全力对付武松公孙胜二人,得胜之后难免心情放松,一时不察,竟被他得手。

    石宝双眼被迷,又吃了武松一刀,心慌意乱之下,只得冒险逃命,连连退了几步后,斗

    然提气向河对岸上纵去。这一跃虽然使了全力,终究上不了岸,扑通一声,跌入水里,立时沉至河底,不过他内力jing深,当即牢牢攀住水底岩石,手足并用,急向对岸边爬去,仗着武功卓绝,岸边水势又远不如湍急,虽吃了十多口水,终于爬上了对岸。急急忙向远处逃去。

    武松,公孙胜见石宝逃走,不过都有伤在身且筋疲力尽,已无力追赶,只得眼睁睁的见他跑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