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送礼

作者:Restart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水浒英雄传奇最新章节!

    武松和师兄回到府上,又见到了此前开门的小姑娘,林冲介绍道,这是林冲娘子的陪嫁丫鬟,唤着绿儿,武松进门先拜过师嫂,林冲娘子三十余岁,端庄秀丽,娘家姓张,据说是东京的世代镖局,也有一身武艺。

    武松在林冲家住下,林冲每ri上朝或是去禁军中就职,武松是第一次来到东京,刚到这繁华之地随意的四处游玩,时常也去大相国寺访问鲁智深,过得几ri,武松正与鲁智深在菜园子里切磋武艺,林冲府上遣人来报,有客上门来拜访,武松心中诧异:“自已初到东京,除了林冲师兄和这鲁智深,半个熟人也没有,那来的客人,难道是史进或是安道全到了东京。”

    回到林冲的住所,见门口停立着一辆大车,套着两匹骏马,车上堆满了货物,旁边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粗豪汉子,满脸的络腮胡须,身着皮衣,头戴一顶毡帽,一身胡人的打扮,显然并非中原人氏。看上去面生得紧。

    武松刚要上前询问,那粗豪汉子眯着眼上下的打量着武松,沉声问道:“你便是武松了?”武松点头正想答话,那人身子微晃,蓦地欺近,发掌便往他胸口按去。

    武松见对方没来由的出手便打,而且来势凶狠,心下大奇,当下侧身避过,喝道:“干甚么?”那人笑道:“试试你的本事。”左手劈面又是一拳,劲道甚是凌厉。武松反应也是奇快,身形向下一矮,堪堪躲过,那汉子双手一沉,改抓为搂,抱住武松的腰,大喝一声,想把武松活生生的提起,这几下电光火石之间,这汉子使出来的功夫不是中原任何门派的招式,竟仿似塞外胡人的“摔角”之术。

    武松力沉丹田,双脚如铜浇铁铸般的立在地上,这力拔千钧的一提竟然没有撼动半分,那汉子也是一惊,却听两耳一阵风声,武松双掌虚晃,左右脚连环踢来,那汉子向后连退七八步,武松也不追赶,看着那汉子,凝神戒备。

    那汉子一脸的轻松,摸着大胡子不断点头赞道:“不错,不错,果然好功夫,这点小礼物是我家主人送给武英雄,还请收下。”

    武松冷冷回答道:“你家主人到底是谁,这不明不白的东西还恕再下不能接受。”

    “ri后武英雄自然会有分晓,又何必急在一时”那汉子一声长笑,扭头便走,武松急忙上前追赶,那汉子纵身一跃,上了屋顶,几个起伏,不见了影踪。

    武松是一头的雾水,满腹疑惑,见这马车停在大门口也不是个法子,只得怏怏的把马车赶进林冲家中的院子,也不去看车上的货物,等到林冲散朝回家,听到这件怪事,也是连连称奇。

    这二人想了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林冲走到马车前,看到那两匹马,失口赞了一句“好马”见武松走近说道:“师弟,你看这马,一青一紫,高大挺拔,雄壮无比。全身上下竟无一丝杂se,只怕是来自西域的大宛名种,我大宋是出不了此等好马的,单是这两匹马,就价值千金以上,这个送礼的人,可真出手大方。”

    武松听到此言,心中不觉一动,似有所悟。

    林冲又查看货物,车上装的是一坛坛的酒水。另有一把长刀和一个小箱子。那长刀鲨皮为鞘,黄金吞口,刀柄上镶着一颗大大的红宝石,单从外观来看,便是名贵无比,林冲抽出长刀,那长刀通体黑se,寒光闪闪,锋芒毕露,散发出一阵阵杀气,隐隐约约的看得到刀刃上的一抹血红,不知这刀饮了多少人的鲜血。林冲拔下数根毛发,从空中轻轻落下,落在刀刃上,断为数截。

    饶是林冲见多识广,此时语音也微微发抖道:“此等神兵利器,绝世难求,若是出现在武林,不知又要揪起多大的风波,此人竟然轻易相送,好大的手笔。”

    武松摇头不语,又随手拿起那小箱子,那箱子虽小,入手却甚为沉重,打开一看,林冲,武松二人又是一阵愕然,里面竟是满满一箱金锭,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武松合上箱子,放在一边,单手又拎起大车上的一只酒坛道:“不知这酒坛里又有什么古怪。”拍开封口,这酒坛倒没什么异常,装了满满的一坛酒水,封口一开,浓香扑鼻。

    林冲做事谨慎,先用银针试了酒水,确认无毒后,方才饮了一口,“嘶”的一声,林冲咂舌道:“这酒好大的劲头,应是来自塞外的‘烧刀子’,数年前我曾饮过,印象极为深刻,只是此种美酒在大宋境内极为少见,这车中如此之多,真是让人好生不解,送礼的显然对师弟非常熟悉,知你爱饮美酒,刚才赶车之人又作胡人打扮,难道这礼物的主人来自塞外。”

    武松苦笑道:“小弟也是莫名其妙,难道,难道是???,”想了一下,把和叶兰相识的事讲了一遍说道:“此事有关他人名节,因此一直略过不提,只是这礼物来得太过蹊跷,莫非是他所送。只是这位叫叶兰的姑娘自称河北人氏,怎么又和塞外胡人扯上了关系。”

    “叶兰,叶兰”林冲念了两遍摇头道:“这一车礼物总价少说数十万金,那柄宝刀更是无价,这礼物的主人出手如此豪奢定是身世显赫的世家大户,只是这河北的大户倒没听说有姓叶的,真是好生让人不解。”

    师兄弟二人默然半晌,林冲开口道:“你我二人也不用在此胡乱猜测,想来送礼之人也无恶意,师弟你且宽心,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武松一拍大腿道:“正是正是,好马,黄金,宝刀就暂且不管他,这美酒送上门来只管尽情痛饮,那智深大师也是好酒之人,明ri送去半车,那里管得了那么多。”

    武松也把此事放在一边,过得两ri,赶着大车,驮着十余坛美酒向大相国寺而去,刚到那菜园子门口,远远的见两条人影,定睛一看,不由大喜,前面一人,竟然正是史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