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都头

作者:Restart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水浒英雄传奇最新章节!

    王伦上前查看老虎,这虎头骨破裂,脑浆迸流。有进气,无出气,眼见不得活了。王伦又惊又怒,对着躺在地上的武松一脚踩下,

    武松也不避让,双手一抱,正好抱住王伦踩来的右脚死命一口咬下去,王伦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咬中,痛得大声惨叫。武松趁势一滚,把王伦也带翻在地上,爬在他身上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乱打,

    王伦那里见识过这种打法,心慌意乱,面门,鼻梁,眼眶连吃了几拳,鲜血长流,痛得深入骨髓。不过他也知道正是xing命关头,强忍疼痛,双手用力一推,武松受伤后毕竟力弱,制他不住,被王伦摆脱开来。

    王伦直起身,一运气,全身多处受伤,胸口吃了一膝,真气流转,疼痛无比,所受内伤也颇沉重。心中恼怒不已,不想这小子如此凶悍,这种情况下还能重创自己,王伦不再大意,长吸一口气,双掌对着躺在地上的武松头顶“百汇穴”用力击来,这下若击实在了,万无幸免之理。

    武松见王伦双掌向自己脑门击来,不过全身酥软无力,再也躲不开,心中暗叹,只好闭目等死。

    王伦的双手就要击中武松头顶,突然两声机弦声响,两支弩箭从路边草丛飞出,一上一下对着王伦的大腿和心脏she过来,王伦万没想到林中埋伏得有人。慌忙之中身体一侧,避开了上面这支弩箭,下面这支却再也躲不开了,连根she入了大腿之中。几条黑影钻了出来,手持单刀,长枪等兵器向王伦杀来。

    王伦惨叫一声,见对方人多,不敢恋战,连腿上的弩箭也不及拔出,仓皇向密林黑暗深处逃去。那几条黑影也不追赶,而是向地上的武松围了过来。

    武松见这几人均身着捕快的服装,心神一松,这才感觉全身七经八脉,骨骼肌肉无处不痛。眼前阵阵发黑,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武松悠悠醒来,自己正躺在一张小床之上,身上的骨折之处和各处伤口都已被人jing心的包扎好,再一运气,体内的各处经脉和丹田虽然依旧隐隐发疼但真气已可凝聚,内伤也有好转的迹象.

    旁边一个浓眉大眼的jing壮少年见他睁眼,大喜道:“大哥果然在今ri之内苏醒了,安神医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

    见武松一脸的疑问,少年倒了一碗热水,扶着他喝下,解释道:“再下名叫史进,乃阳谷县的捕快,因身上有九条龙的纹身,江湖上被人送了个绰号”九纹龙”。景阳冈频有老虎伤人,知县大人命我等用心捕杀,当ri和衙门的兄弟上山设伏,正撞上哥哥正与那妖人和恶虎厮杀,小可等自知本领低微插不上手,反要哥哥分心照顾,只得在一边等待机会,后来见情况危急,所幸用携带的弓弩伤了那妖人,方才救下了哥哥。”

    武松说道:“多谢史兄弟的救命之恩,也不知再下昏迷了多久,记得当ri我受伤甚重,今ri苏醒后感觉伤势好了大半,刚才史兄弟所说的安神医,莫不就是号称江湖中医术第一的神医安道全安先生,他也在此处?”

    “正是,正是。想来哥哥也听过安神医的大名,也算运气,哥哥受伤被我等送回县衙,正好遇上安神医云游至此,哥哥幸得安神医jing心诊治,伤势才恢复如此之快.”史进顿了一下又道:“哥哥昏迷了已有三天,安神医有言,服了他的药,哥哥今ri必然醒来,果真如此,我这就去请安神医来给哥哥瞧瞧.”史进也不等回答兴冲冲的推门出去,

    不多时,史进和一位清癯的老者进入屋内,武松忙支撑身子作礼道“再下武松,乃中原大侠周侗门下弟子,多谢安神医相救之情.”安道全双手一摆,连忙扶住“你有伤在身就不必多礼了,待我再为你诊治一番,”说用手捏着武松右手脉博凝神良久,然后放心说道:”不愧为周大侠的弟子,内功基础打得扎实,再加上小兄弟体质甚好,异于常人,再吃上几付药,好好调理便可痊愈。”

    武松再次拜谢“家师曾言,安神医的医术冠绝天下,今ri得见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小子能得神医诊治,真是有幸.”

    安道全见这话说得诚恳,哈哈一笑“令师周侗周大侠在江湖上德高望重,武林中人无不敬佩,想不到老夫这点薄名能入周大侠的法耳,真是当不得周大侠如此赞赏.”说完又是拈须一笑,脸上颇为自得。

    史进坐了过来插话:“景阳冈上伤人的恶虎终被武大哥所杀,我阳谷县父老闻之无不感恩戴德,驱虎伤人的妖人自称是魔教门下,魔教中人平素多在南方各省活动,不想竟会流窜到此处。那妖人虽被武大哥重伤,但终究让他逃得了xing命,想来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不会善罢干休,必为后患。”

    武松连连点头“那人自称魔教四大天王中妖王方天定的大弟子白衣秀士王伦,方天定和我师门素有恩怨,如今又添新仇,不过那王伦身受重伤,暂时也无力为恶,只有待我伤势好转后,再作打算。”

    安道全也是一脸凝重的开口:“这几年魔教势力大涨,其教主方腊更是雄才大略,野心勃勃,魔教几乎有一统江湖之势,当今官府□□,圣上昏庸,民不聊生,外有大辽,西夏等强邻虎视眈眈,魔教教徒频频在广东,浙江等地起事,我看这魔教不但有称霸武林的野心,只怕还有问鼎天下的打算”

    “这魔教教中有四大天王,鬼王厉天闰和僧王石宝平ri都在这魔教总坛.这妖王方天定十年前被周大侠逐出中原,不料竟会在此出现行踪,要说这四大天王中最为神秘的还是这毒王,江湖中人只是知道四天王中有这么一号人物,竟不知道其人姓什名谁,更无人目睹过此人的真身,想来更是一个可怕的人物,魔教平素多在江浙,湖广一带,现今竟然大举北上,四处布局,实在可虑。”

    史进面带焦虑的说道:“这景阳冈大虫伤人以来,县衙屡屡催促,而我等束手无策,前ri有一长辈也应我之邀来查访此事,上山之后也是杳无音讯,想来也是凶多吉少,真是让人心焦。”

    武松心里一动,问到:“史兄弟所说的前辈莫不是淮南鹰爪门的长老,有白眉鹰王之称的李飞李前辈.”

    “正是,莫非武大哥知道李前辈的下落.”史进大喜

    “史兄弟千万节哀,李前辈已身遭不幸了”.武松把过景阳冈所见情况描述了一面,叹息道:“白眉鹰王李飞李前辈也是一世豪杰,想不到竟会死于荒郊野外,命丧虎口之中.”

    史进一脸的悲愤道:“李飞前辈是应我之约而遭此大难,我不杀伯仁,而伯仁因我而亡.此仇非报不可.”

    安道全颌首道:“那白眉鹰王李飞非但是鹰爪门的长老,更是当今鹰爪门掌门扑天雕李应的亲叔,现丧命于魔教手中,此事非同小可,鹰爪门又岂会善罢干休,应速将此事告知李掌门,请李掌门早作打算.不过仅是鹰爪门一个门派对上魔教只怕势单力孤,而江湖其它门派惧于魔教的yin威也未必敢出头.”

    说到这里,安道全看着武松“此事还要请令师周大侠登台高呼,领导江湖同道方能与魔教抗衡。”

    武松皱眉摇摇头“家师平素云游天下,行踪飘浮不定,我也不知家师现在何方。不过我有一师兄现在东京禁军任职,可将此事知会于他,请他定夺。”

    “令师兄莫不是有禁军第一高手之称,绰号豹子头的林冲林大侠.”

    “正是”

    安道全大喜道:“林大侠武功高强,xing格沉稳,为人慷慨,急公好义,在江湖享有盛名,如他出面主持大局是再好不过。”

    武松道:“本来这次我正要前去拜访林师兄,不料现在受伤行走不便,还有三个多月便是上元节,到时我再上东京定将此事告知林师兄,顺便打探师父的消息,到时还请安先生和史兄弟来东京相会商议此事。”

    史进却发愁道:“我本应速将李飞前辈的死讯传知鹰爪门,但是现在武大哥受伤要人照料,又要防备那王伦卷土重来,县令大人得知有魔教教徒在县境又严令我等用心缉拿,实在脱身不得,这可如何是好。”

    安道全哈哈一笑:“你这小子的心思老夫如何不知,也罢,就让老夫替你跑上这么一趟,要说我与那扑天雕李应也是老相识,不请自来,想必也不会怪罪,现在离上元节还早,我先去淮南鹰爪门报信再上东京也来得及。”

    史进和武松同时一拱手:“安神医古道热肠,真是有劳了.”

    三人商议已定,那安道全也是个热心肠,见武松伤势已无大碍,留下几付药吩咐继续服用便飘然而去.

    过得几天,.武松服完药,伤势也好得过七七八八,也可下床行走,这一ri,武松出门来,见那史进正在那门外的空地上练功,使的一条哨棒,只见史进把一根棒舞得花团锦簇,滴水不漏,棍棒到处呼呼生威,颇有几分气势.

    史进见武松来了,收了功上前道:“打扰哥哥了,小弟本领不济,真是贻笑大方,还请武大哥多多指教.”

    武松微微一笑,也不言语,史进一脸的惭愧道:“小可自幼爱武,拜了多个师傅,自以为还有几分本领,那ri见了武大哥和那王伦相斗,才知道是井底之蛙,望武大哥不吝赐教.”

    武松一是爱史进耿直,再为报相救之情,也不推辞,除了师门的不传之秘外,到也倾心相授,史进根底本是极好,只是未得名师相授,经武松指点,不到半月,功夫大进。

    等过了半月后,武松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想到还要去寻找大哥武大郎,正yu向史进告辞,却不料阳谷县的知县大人前来拜访。

    这阳谷县知县姓陈,也是一任进士,这陈知县虽然谈不上爱民如子,明镜高悬,但也不是十分的贪枉,此番前来拜访武松,却是另有目的。

    原来这陈知县听史进等人告知景阳冈恶虎伤人是魔教中人有意所为,实在是惊恐万分,要知道这魔教教徒在南方等省份多次起事反叛朝廷,虽是旋起旋灭,但总是野火烧不尽,chun风吹又生。朝廷三令五申要求各地官府严厉□□,官府上下视魔教如洪水猛兽,陈知县原以为这魔教远在千里之外,与自己毫不相关,那料得竟有魔教教徒出现在本县之内.

    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搞得陈知县晕头转向,要是任由这魔教漫延开来,如果出事,别说这顶乌纱帽,就是这颗脑袋也不稳当。

    陈知县六神无主之时,听到这史进谈起这武松本领高强,景阳冈上的魔教徒便是武松所驱逐,本身的师门在江湖上大大的有名,不觉动了招揽的心思,这才上门拜见武松,,卑词厚礼,请武松出任阳谷县兵马都头一职,缉拿魔教教徒以保一方平安.

    一番游说下来,再加上史进在一旁极力相劝,武松想到离上元节还有三个月才去东京.大哥武大据说也在阳谷县之内,不如暂时定居在这县衙,一来寻找武大郎,二来也好追寻那王伦的下落,便应承下来,陈知县大喜而去.

    不多ri,陈知县叫人送来官诰和衣物等,武松便正式上任这阳谷县兵马都头一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