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痛揍丁勉

作者:小胖子上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穿越令狐冲最新章节!

    令狐冲将玄铁重剑递给东方不败,对其说道:“董兄弟,我去教训一下这帮嵩山派的畜生,这剑你帮我先拿着。”

    说罢,令狐冲一个翻身从屋檐降落,斜视看了一眼丁勉,嘲讽道:“你就是那什么托塔手丁勉吧,号称什么嵩山十三太保之首,原来也是一个只知道欺负妇孺的畜生而已。怎么?看你的表情似乎是不太乐意,莫非我说漏了,嵩山派的不仅仅是欺负妇孺,而且还欺负老头,所谓老弱妇孺,就是你们嵩山派的耍威风的对象吧。”

    丁勉作为嵩山派大太保,在江湖上地位极为崇高,何时受过如此嘲讽,此时肺都气炸了,恨不得一掌怕死眼前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

    虽然心中充满愤怒,可丁勉毕竟是嵩山派的二号人物,城府还是有的,并没有失去理智。眼前这个蒙面人敢在这么多江湖中人面前如此羞辱嵩山派,定然是有所依仗,否则怎敢如此。刚才他出手she伤刘夫人,一众江湖豪杰虽然心中愤恨,可却敢怒不敢言,仅有定逸师太与岳不群出面调解,可见嵩山派的威望还是无人敢得罪。

    丁勉强压怒火,虎着脸沉身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出言侮辱我嵩山派,今ri若是不给个说法,恐怕丁某就只有用阁下的鲜血来洗刷耻辱了。”

    “老子独来独往无门无派,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李名爹是也。”令狐冲改变声线,粗声道:“老子向来直来直去,一向实事求是,说你们是禽兽简直是侮辱禽兽,你们这帮人渣是禽兽不如。”

    “本来这姓刘的与老子非亲非故,你们嵩山派要弄他,老子也乐得看戏,岂料你们这帮畜生如此灭绝人xing,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还用妻儿威胁这种下作的招数,老子实在看不过眼。”

    令狐冲故作不屑,撇着嘴道:“在场这么多位江湖名宿,也就这恒山派定逸师太与岳先生令在下佩服,其余人等皆是些欺软怕硬之徒,丢尽我江湖侠客的脸面。”

    “老家伙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跟我嵩山派作对,信不信我灭你满门!”一位尖嘴猴腮的嵩山派二代弟子上前一步大声道。

    “我擦!”令狐冲二话不说踩着凌波微步迅速闪到其身前,运足掌力直接一掌将其拍飞数十米,狠狠地撞进了外墙上。

    这个倒霉蛋直接陷进了墙壁中,七孔流血,脸上终于露出了最后的惊恐,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毫无悬念的与世长辞了。

    “还真有胆肥的,一个嵩山派的小喽喽也敢呵斥老子,真是不知死活。”令狐冲从怀中掏出一条丝巾,细细地擦拭了一遍右手,似乎刚才拍死了一只臭虫,把手弄脏了。

    不是令狐冲心狠手辣,而是这家伙是一个典型的狗腿子,刚才带着一帮嵩山派弟子在后院对刘府下人百般欺凌,狗仗人势,作威作福,令狐冲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自然不会留他机会祸害良人。

    “李跌,你竟敢杀我嵩山派弟子!”

    丁勉怒吼一声,肺都气炸了,令狐冲竟敢当着他的面出手斩杀了一个嵩山弟子,这是对他**裸的打脸啊,让他感觉比吃了大便还难受。

    “不错,就是你爹老子我杀的,弄死几个浪费口粮的畜生又能如何,莫非你还想动手?来啊,出手啊,上啊!”令狐冲对丁勉钩钩手指头,挑衅道。

    丁勉作为嵩山派大太保,江湖人称托塔手,地位何其崇高,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在场这么多江湖大佬在看热闹,若是不能干净利落的将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干掉,传出去他丁勉一定会沦为江湖最大的笑柄。

    丁勉怒喝一声,直接对令狐冲展开了攻击。虽然手中长剑刚才甩出去了,不过没关系,嵩山派的嵩阳掌也是独步天下,他丁勉被称为托塔手,手上的功夫自然厉害非常。

    令狐冲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正要拿他出气,于是不闪不避,直接迎上去硬碰硬,两人狠狠地对了一掌。结果却让在场看热闹的江湖大佬差点震尿了裤子,众人只听得“咔嚓”一声,丁勉的右手便如竹枝一般彻底扭曲变形,“呛呛”几步被震得倒飞回去。

    一众江湖大佬全部被震尿了,这他娘的什么情况,正道最强高手之一的托塔手丁勉被一个不知名的蒙面人一掌拍飞了。这与刚才丁勉拍飞定逸师太的情景何其相似,只是角se对调了。

    丁勉一口鲜血喷到了嘴边,却有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脸se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想不到这个蒙面人武功竟然高到如此境界,竟然如此轻松折断了他这个绝世巅峰高手的手臂,恐怕已经打破瓶颈进入绝世高手之列了。

    丁勉左手扶住右手关节,咔咔两声纠正了位置,骨头纠正恢复了原位。他脸se铁青,知道今天的面子丢大了,却根本没有能力找回场子。打又打不过,理又说不通。

    他压了压还在不住颤抖的右手,se厉内荏大声道:“阁下武功高强,定然不是无名之辈,竟然阁下不以真面目示人,丁某也不勉强。只是今ri刘正风金盆洗手是我五岳剑派派内之事,阁下若非要插手就是藐视我五岳剑派,我五岳剑派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善罢甘休你又能怎样,还想动手?好啊,出手啊,来打我啊?”令狐冲不屑道:“你他娘一个小杂鱼能代表五岳剑派?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吗?有种你再出手一下看看。”

    见到嵩山派弟子紧张莫名,令狐冲道:“老子与那刘正风不熟,你们爱咋办咋办,但是老子最讨厌别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胁迫对手。所以刘正风的妻儿家小就由老子罩了,你要是敢动他们一根汗毛,老子就割你一块肉。还不把人给我放了。”

    丁勉万般无奈,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抬手示意嵩山弟子把刘正风的儿子放了,而岳不群与定逸师太也赶紧上前一步为刘夫人点穴止血。

    好在眼前这个武功高强,极有可能是绝世高手的蒙面人似乎与刘正风并不熟悉,如此也好,先将刘正风这个心腹大患干掉也好,至于他的妻儿,不足为虑,就暂且放过又如何。

    “刘正风,你还不将我费师弟放了,若是你在一个月之内将曲洋的人头带回来,此事我嵩山派就既往不咎。否则你就是五岳剑派的叛徒,天下再无你容身之处。你自行了断吧。”丁勉对刘正风大喝道。

    刘正风此时心灰意冷,若是让他杀曲洋,他是万万做不到,若是不杀,他一家人恐怕死无葬身之地,毕竟今天有众多江湖高手在场,嵩山派会有所顾忌,等到中豪杰离去之后,谁来阻挡嵩山派的高手报复。

    罢了罢了,就有我的xing命换一家老小的平安吧。

    刘正风松开了费彬的脖子,惨笑了几声,大声道:“我刘正风头顶天,脚立地,无愧天地正气,无愧江湖道义。若要我杀害唯一知己,万万不可能,如今,便以我之残命了此间之事。”

    刘正风说罢竟然举起手狠狠的朝自己丹田拍去,竟是要自绝心脉。令狐冲大惊失se,你他娘的我为了你在屋檐上趴了半天了,屁股不疼**也疼了,你要是就这么死了,我不白花费这么多心思了么?

    (ps:感谢书友月牙苹果、释放灵魂!的打赏,非常感谢,尤其是小月牙,已经成为本书第一个舵主,小胖厚颜,只有努力写书,希望书友们能看得更爽。本书书友qq群215762594,喜欢本书的书友快快加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