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岛国瓷器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东京浅草寺是岛国现存最具有“江户风格”的民众游乐场所,相传在公元628年,推古三十六年,有两个渔民在宫户川捕鱼时捞起了一座高五点五厘米的金观音像,然后附近人家就集资修了一座庙宇诡这尊观音像,这就是浅草寺。

    几乎每一个到岛国旅游的外国人都要来这里一次,站在浅草寺的雷门外,可以发现白天这里的老外几乎比当地人还多。

    曲文因为生气从东京国立博物馆走了出来,身边跟着陶晶莹和梁山俩人,可是三个人谁都不会说岛国语,这就有些麻烦了。

    浅草寺外长长的一条商业街,有相当长一段都是小吃摊,外观和国内相差不大,就是上边的文字和价格不同,几乎每一样东西都是百元起步,当然指的是岛国币。

    生气的时候人的食欲也会特别旺盛,就像大家常说的化悲愤为力量。

    好在来的时候郭军宏帮每个人都换了不少岛国币,也不问价钱,三个人看见喜欢吃的就买,边走边吃也就过了小半天。

    临近中午傅其昌打了个电话过来。

    “阿文,你们在那,对方代表要请我们吃饭,而且丁团长也很生气,如果你们玩得差不多就先回来吧。”

    明明说好了是文化艺术门交流会,可是行程安排真正的交流过程只有三天,往返两天,剩下的全都是观光行目,光是参观各大博物馆就占了一半的时间。有这闲钱还不如拿去多支持几个贫困地区的孝读书。

    曲文对丁哲伟没多大好感,但傅其昌一直以来都对自己不错,婉转回了句:“傅老,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也看到了那帮狗[日]的既然带我们去参观博物馆干么老让我们在‘华夏专馆’里转,不就是想向我们炫耀。要看自己的东西我何必大老远跑这边来,你跟丁团长说一声如果还是这类观光类节目就不必叫我了,省得我给他丢人。最后几天的交流会我自己会过去的。不劳烦他操心。”

    “可你毕竟是这次组团的成员啊。”傅其昌非常无奈,其实他也不想呆在团里,可是这次过来他是副团长身份,全团谁都可以甩手走人,大不了回去之后写个检讨,唯独他不能走。再说了曲文也不是体制内的人,不受官方约束。你拿他也没有办法啊。

    来之前曲文只答应了帮张卿寒换东西,但没答应要看谁的脸色做事,像这种团员身份要不要都可以。

    “傅老,真的很对不起,我这个人脾气倔,现在回去说不定就不只是甩手走人这么简单。如果丁团长不怕我大闹会场的话,我现在就回去也行。对了,傅老你知道那里可以请得到导游吗?”

    “导游,我听说在这边单独请导游挺贵,要不多要一万五千日元一天,你想请会说华日语的人可以到唐人街看看。”

    “对啊,我怎么这么笨。谢谢你了,傅老。”

    “诶,记得晚上要回来报到!”

    曲文兴奋的挂上电话,怎么一时间没想起唐人街。

    唐人街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又称为华埠或华夏城,是华人在其他国家城市地区聚居的地区。在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大城市一般都有唐人街,这也是华夏子孙繁盛的象征。

    刚好这时从旁边走过一个旅游团,女导游说的是广[东]话。看样子都是香港来的游客。曲文立即走了过去和导游聊起来。

    这位导游也很健谈,不管你香港人还是内地人总归都是华夏儿女,说到岛国的唐人街文化时不由的有些自豪。

    “正好今年在岛国的华人总数超过了十万,达到十二万,东旧为第五大有万人居住的华人社区。你从这过去到新宿区那边约有一万人,丰岛区有一万人,江户川区有八千多人。板桥区有八千人,还有……,总之你到了那边很快就可以找到。”

    当曲文提到要去唐人街找个导游的时候,女导游立即说道:“现在是旅游黄金季节。很多旅行团都抽不出人手来,我在横滨唐人街认识几个朋友,他们或许能帮你介绍几个女大学生当导游。”

    “那好啊,不知道横滨离这有多远,这里有点小小心意还请你一定收下。”

    别人说出门遇贵人,就算遇到同乡也是件很开心的事,曲文一高兴拿出了五百块rmb而不是岛国币给她。女导游客气推让了两下也就收下了,这差不多相当于八千元岛国币。

    女导游接过钱,笑容变得更加友好:“不远,也就是二十多公里,刚好我们晚些也要去横滨,你们可以坐我们的车过去,到了地方我介绍人给你认识。”

    都说给钱好办事,曲文刚刚给的五百块钱变得物有所值。

    “还没问你的名字,我叫曲文。”

    “我叫苏美琪,你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maggie。”

    有中文名曲文历来不会叫别人的英文名,一来不习惯二来绕口。

    跟着苏美琪在浅草寺内转了一圈,很快就跟她们的车子一块来到了横滨,然后苏美琪宣布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就这么把所有旅行团成员给暂时打发了。

    “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找我的朋友。”苏美琪勾勾手指头说了句,样子有些像是在挑逗,当然这也可能是她的习惯动作。

    “怎么,你又看上这位漂亮的导游小姐了?”陶晶莹跟在曲文旁边,媚笑着故意说道。

    “你小声些行不,这会让别人以为我是大色狼的。”经过昨晚的事曲文不敢乱招惹陶晶莹,如果是普通人大可不理会,可是朋友,不管是男还是女,曲文都不太会拒绝。

    “你本来就是个色狼,只是色在内里,装得比较深而已。”陶晶莹像看穿了曲文的心事一样吃吃笑道。

    其实她说的没错,曲文同学也很喜欢看美女,也有“性”幻想的时候。但那个男人没有呢。还是那句话,除非他不是男人或是心理有问题。

    “幸好你不是男人,否则你一定是个大流氓。”曲文看了一眼陶晶莹,她现在的眼神就是色眯眯的。

    “女的也可以成为大流氓啊,不过嘛……我要看人而定。我就觉得你可以成为我流氓的对象。”

    “———”

    横滨中华街是岛国神奈川县里的一个町区,与神户南京町、长崎新地中华街一起并称为日本的三大中华街。具说有一百四十年的华人居住历史,现在在这里居住的华人约有三到四千人。以祖籍为广[东]和香港人居多。仅在这条中华街上华夏餐馆就有两百多家。

    走了一会来到家餐厅前,苏美琪又勾了勾手指头:“进来吧,这是我朋友家开的餐馆。”

    陶晶莹是香港人,苏美琪也是香港人,同为港女好像都挺喜欢勾引男人,特别是长得帅气又有钱多金的年轻男人。

    从外边看这间餐馆的装修同时采用了华夏风和和式风。可以让人一目了然这是间在岛国开的华夏餐馆,当走到里边则完全是香港风格,很像电影中《九龙冰室》那种,只不过面积要大一些。

    四人刚一进去,坐在收银台边的老板便微笑着问了起来:“maggie,你什么时候到这边的?”

    苏美琪转身趴到收银台边,纤细的腰身将臀部提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从旁边和后面看去很让男人容易有**。几个正在吃东西的男客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了过来。

    “我昨天才到的,今天晚上全团要在这边吃饭,所以有空过来看看。燕妮在不,我有笔生意要介绍给她。”

    老板笑了笑:“她在里边,你自己进去找他吧。”

    “好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苏美琪一抬手挥了挥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从头到尾跟长辈说话都不知道客气一些。

    “这就是你们港女的风格。”曲文跟在后头,先跟老板问了声好,然后小声的跟陶晶莹说道。

    “不是我们港女而是全港都这样。在香港大多家庭采用的是西式教肓,孝从七八岁起父母就会把他当成成人看待,交谈时大多也是用朋友之间的语气,所以在国外和香港的孝都成熟得很快。”陶晶莹回道又是一脸的妖媚笑容。

    性格上是否真的成熟很快,曲文不知道,但是以身体而言,陶晶莹决对是早熟的类型。

    餐厅后头是一个木梯。从这往上到二楼跟三楼才是住人的地方。所有的建筑格局又变成了典型的和式风格,像这种全木头建造的住房在整个岛国随处可见。

    苏美琪轻轻的敲开了其中的一个房间,然后像兔子般突然跳了进去,大喊了一声:“有大灰狼来了。”

    正在里边看书的美女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吓了一大跳。等定下神来看见是苏美琪,立即把手中的书给扔了过去。苏美琪反应倒挺快,闪身躲过了砸来的书,却砸到了曲文身上。

    “这几位是……”房间内的美女诧异的望着曲文跟他身后可爱得让人羡慕的陶晶莹问道。然后当梁山走进来的时候眼睛顿时变得更大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让我来介绍下,这三位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这位长得很帅的帅哥叫曲文,这位长得又可爱身材又好的小姐叫陶晶莹,还有这位肌肉夸张到吓人的猛男叫梁山。这位是我的好姐妹关燕妮。”苏美琪说着走到了关燕妮的床边坐了下来。

    “你好。”曲文率先打了个招呼,虽说关燕妮是华籍,可能是从小在这生长的关系,岛国女孩的味道很重,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不过还能说得出来算是不错的了。

    这会儿关燕妮正穿着睡衣坐在床上,薄薄一层轻轻搭在身上,可以隐约感觉到她较好的身材,特别是身处充满美女香味的房间,更加容易让人产生绮想。

    关燕妮脸色微红又拿想个枕头往苏美琪身上砸。

    “你真是的,连问都不问一声就带男人进来。”说完转向曲文:“曲先生能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不?”

    曲文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急忙抱歉的应了声退了出去。

    退到门外,陶晶莹转身站到曲文面前,嘻嘻笑起:“进到美女的闺房,又看到个穿睡衣的美女是不是让人欲血喷张啊。说一下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一天下来曲文差不多受够了陶晶莹的挑逗,神色一沉,微微的怒声道:“好了,你再这样闹下去我就先把你滚回曲翰院或是你家。”

    陶晶莹没想到曲文会突然大声责备自己,有些小小的委屈,又很倔强的白了曲文一眼。

    “一点玩笑也开不起,算了不跟你闹了。真没意思。”

    这可不是一点玩笑,曲文感觉陶晶莹这一整天都在勾引自己,怎么说自己都是一个正常的大男人,再这样下去不是很容易犯错误吗。

    “你也可以开阿山的玩笑啊,他这样你怎么闹他都行。”

    陶晶莹转头看了一眼满脸呆滞的梁山:“算了吧,跟他闹还不如跟手机游戏闹好。”

    说了几句很快房间门慢慢从里边打开。关燕妮主动走到旁,弯腰歉声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没事。”曲文见到美女一紧张就习惯性的挠起头,但是对陶晶莹却从来没这习惯,好像跟她在一起什么都是应该的,时间长了也没什么不习惯和尴尬的想法。

    再次进到房内关燕妮请三人坐了下来,很认真的说道:“听maggie说你们要找个导游。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替你们服务,不过价钱要先说清楚。”

    “当然,当然。”曲文点头如捣蒜。

    “按正场市价正规导游每天的费用是一万二到一万五千日元,我只要八千日元就好,不过我敢保证我的服务不会比正规导游差,毕竟我比她们更了解这片土地。除此之外中餐得由你们包提供,如果是晚上还要加班游玩的话,得再加一份晚餐跟四千日元。这部份是加班费。”

    在岛国很多东西动不动就是上千或上万计算,换算成rmb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不过他们那的收入比很高,当04年华夏国内很多地方人均才一千元收入的时候,他们已经达到人均八千元rmb左右的收入,所以他们那里的东西贵却也都消费得起。

    听到关燕妮的话,苏美琪在她旁边轻轻的推了一把:“哇。这么多收入项目是不是再加个交援啊?”

    “你去死!”关燕妮手中又多出个枕头。

    “咳咳……”曲文脸色大红,交援一词在《韩非子?亡徵》中是与人交结而得其援助的意思,在岛国却是一种提供[性]服务换取金钱的意思。曲文同学私下也看过些岛国[成]人运动片,所以知道当中的含意。

    梁山却从来不知道交援是什么意思。很白痴的问了句:“什么叫作交援,那交援的费用怎么算?”

    天啊,快下个天雷来把这个二货给劈死吧!

    曲文很快在心中祈祷了上百遍,这家伙竟然把脸给丢到国外来了。

    “……”

    梁山很直接的问出,又见他一脸的不解和茫然,苏美琪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跟关燕妮、陶晶莹都脸色一红,然后同时哈哈的笑成一团。

    “哥,啥毛叫交援,她们干么笑我?”梁山再次追问。

    “我说你别提了行不,就是装窑的意思。”

    装窑是曲文老家话,意思就是行房。

    梁山听后当场呆立,脸色顿时红成了猴子屁股状,低下头几乎埋到了裤档里,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这会曲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等气氛平缓了些,才小声说道:“我们只需要正常导游服务就好,可以的话最好能带我们到有古玩卖的地方转转。”

    曲文想要特殊服务,关燕妮也未必肯啊,她虽然是在岛国长大,但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纯纯的岛国女人不同,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也轻咳了两声,很认真的说道:“我也只提供正常的导游服务。”说着偷偷拧了一把苏美琪腰间软肉,小声责怪:“都是你了。”

    “嘻嘻!”苏美琪的性格很开朗,似乎要比陶晶莹还调被拧了一下随即退到床角朝关燕妮吐了吐舌头。

    曲文在心中呐喊:港女,你们无敌了!

    没在理会苏美琪,关燕妮又把头转了回来。很惊讶的样子:“你们怎么想去古玩店,难道你们是古玩商人?”

    “算是吧,我这次是来参加文化艺术交流会的。”曲文答道,没有说自己在国内开有古玩交易会所的事。

    “什么!”关燕妮的神色突然变得很兴奋的样子。“你是来参加这次中日文化艺术交流会的,那你是……华夏方的专家组成员?”

    关燕妮有谐疑,因为曲文的年纪关系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鉴定古玩的专家。

    曲文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有多厉害,挠了挠头:“略懂。所以过来跟着学习下。”

    “原来是这样。”关燕妮恍然大悟的样子,看曲文三个的年纪应该都是大学生,心想也许是跟导师一块过来的,就好比傅其昌这次就带了两个徒弟过来。“那行,你们先交一万作为订金,然后每天结算一次。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关燕妮的收费并不高,如果她提出的条件不是很难的话,曲文还是能帮她实现的。

    “你说说看。”

    关燕妮露出个不太好意思的表情:“我希望你们能带我去参加次艺术交流活动,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降低些收费。”

    曲文还以为她要说的是什么事,这次的文化艺术交流会虽说是官办活动,但也没有说不允许带人进去。曲文是主要的专家团成人,要带个把人进去还是行的。很爽快的答应:“没问题。带个把人进去我想还是可以的。”

    “真的,那我再叫一个朋友去!”关燕妮有些得寸进尺。

    “……,我想应该也还可以。”曲文的弱点就是不太会拒绝朋友,不管别人提什么,只要不超过他的底线一般都会答应。

    “那太谢谢你了。”关燕妮一激动差点没冲上去啃曲文两口,如果没有陶晶莹在,她真的可能会这么做。

    “怎么你也喜欢华夏古玩吗?”曲文有些好奇,为什么关燕妮在说到古玩的时候会这么兴奋。

    没等关燕妮开口。苏美琪在一旁抢着回答道:“你们几个还真是有缘份,燕妮是学古代艺术品研究的,你说说她会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难道是交援吗?”

    又一个枕头飞了过去,苏美琪双手接住嘻嘻的笑着。

    曲文已经有点免疫能力了,跟着干笑了两声:“原来是这样,难怪你要我带你参加艺术交流会。”

    事情谈定曲文先交了一万日元给关燕妮。也没用她降低费用,约好了第二天上午就在酒店大厅等她。

    在关燕妮家的餐馆吃过晚饭,当然也是要付钱的,再回到东京都的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刚一回到客房就听见有人咚咚咚的敲门声。

    “傅老。怎么是你?”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傅其昌。

    “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能进去坐会吗?”傅其昌说道。

    “当然可以,傅老你请进。”曲文随即把傅其昌请进房内,还让梁山倒了杯水过来。

    接过茶水傅其昌笑了笑,在尊老爱幼方面曲文一直做得都还是很不错的,也因为这样才得到了他和周申的赏识。一个人的学识重要,人品同样重要。

    “阿文啊,做为长辈我有邪必须和你说说。”

    曲文大致知道他要说些什么,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很诚恳的说道:“傅老你说我听着。”

    “嗯,你呢,各方面都好,学识好,人品好,又勤奋,就是这性格有些时候太容易冲动了些,当然我年轻时也是这个样,遇到不喜欢的人就敢拿木棍子敲他,可是人长大了就要懂得去考虑很多事情,就好比你今天的做法,在情理上是没错,国仇家恨谁能忘记,可越是这样我们越要表现出比对方更优秀的品质来,这次交流会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中日包括周边几个国家都比较关注。这并不是普普通通的文化交流问题,里边有很多更深的政治意义,如果我们表现比别人更差的一面,最后被笑话只有我们。你想想岛国的媒体会怎么说,包括韩国和朝鲜之类的媒体又会怎么说,说我们小气。没有大国之礼仪?”

    曲文不是没想过这一点,但气头上来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再说了岛国的代表团似乎故意要这么做,在博物馆主馆时只呆了一嗅,到了华夏馆却呆了好半天,还一口一个这是我国什么什么时候得到的,口头上冠冕堂皇。内底全他妈的一肚子坏水。

    “傅老,难道你看不出他们今天是故意带我们去‘华夏馆’,还说那些东西都是他们通过正规渠道,中日友好得到的,这话你信吗?难道为了装出一副好人样表现我们有多大肚,就得任由他们歪曲事实?”不说还好。一说这事曲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知道你的感受,我自己也好不到那去,可是一个国家要强大不光是表面上要争口气,说句很大逆不道的话,华夏之所以被侵略也是因为我们自身的原故,可以想想如果我们一直都很强大谁敢欺负我们,外国人敢在我们的地头上画租界。敢分我们的土地,敢抢我们的国宝!表面上我国这些年一直在忍让,但是不可否认我们通过多种外交手段让国家慢慢变得强大起来,让别人另眼相看。岛国现在有我们没有的技术,所以我们要把这些技术引进回去,然后发展壮大自己,等我们足够强大了,你想怎么报复对方都行。如果你真爱国就得先把表面功夫做起来。但千万别为了这个去买什么岛国产品,他们每一分经济损失就是我们的一份爱国体现,而他们每购入我们的一份产品就对我们有一分帮助。”

    曲文沉默起来,这就是他不喜欢当官进入体制的原因,太多条条框框,太多东西要伪装,明明很恨一个人。而且明知对方也恨你入骨,偏偏还得给他一个虚假的笑脸。

    这就是政治。

    “傅老爱不爱国这句话我不敢说,我做人做事只求尽自己的本份,你要我做的这些我自问以前做不来。现在做不来,将来也做不来,我现在只能跟你保证尽量减少和他们的冲突然,为此我已经决定暂时不参与交流团的活动,直到举行正式交换活动为止。今天下午我已联系好了私人导游,让她带我到处去看看,如果团里觉和我这样做不妥,我可以搬到别的酒店去住,坚决不花国家一分钱。”

    见曲文如此坚决,傅其昌微叹没再说什么。你说这件事曲文有错吗,在情理上他一点错也没有,所以也没必要和有理由责怪他。

    “算了,丁团长那还是我去说吧,其实他那人不错很有工作能力,原来是军人出身,所以对纪律问题看得比较重。我看你们还是继续在这里住着否则就更不好说话了。最后四天是交换仪式,你记得早点到场就行,我看你不在那个姓张的酗子压不住场。”

    傅其昌说的是张富磊,昨天曲文才知道他是张卿寒的堂兄表弟之类,是张家现在培养的新人。

    “谢谢傅老,一会麻烦你跟丁团长说声对不起,我什么都可以听他的,就装样给岛国人,特别是那群代表看,我办不到。”

    把傅老送走,先打了个电话回家然后泡了个热水澡,早早曲文就跟梁山一块跑去跟周公下棋,当然梁山是不是去下棋只有他自己清楚,也许在梦里数猪也说不定。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刚到关燕妮就准时来到酒店,身穿一套很合体的浅蓝色夏装,背着个小包显得清爽迷人。

    “怎么了又看上这位小姑娘了,眼睛都拔不出来。也是她的条件还不错了,清新迷人,最适合你这种中年大叔。”陶晶莹仍然很“听话”的寸步不离,盯望着曲文的眼睛透着微微的醋意。

    曲文转望陶晶莹,她今天换上了一套吊袋式碎花连身七分裤,外边是一层薄薄的碎花尼龙料子,里边是一层浅铜色内里,显得既清爽又高贵,尤其是衣服上的小碎花又让她显得稚气十足。

    这样的一身打扮加上她似乎永远都长不大的面孔还有那夸张的身材,这才叫中年大叔们最难以抵挡得住,就算是年轻人也没有几个经受得了,只是站在酒店大厅一嗅,几乎每一个路过的男人都有意无意的要看上几眼。

    “你才中年大叔呢,我只不过比你大几岁,离奔三还差了好多年。”曲文今年才二十四。正当青春年华却被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丫头说成是中年大叔,当然会有些不服气。说着伸手揉了下陶晶莹的头:“你这个小丫头。”

    陶晶莹早上起来光是头发就弄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弄好就惨遭曲文的毒手,急忙拍开,挺起胸膛也很不服气的说道:“我才不是小丫头呢,你说我那点小了。”

    “不小不小,很大了!”曲文一语双关。

    见曲文俩人有说有笑。关燕妮更确定了俩人之间是情侣关系,就算不是相互间也有好感,昨天从俩人的谈话就可以感受到。

    “早啊,我没迟到吧?”关燕妮走到旁边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

    “没有时间刚刚好,你吃过早餐了没,要不要先去吃些东西?”曲文随口问道。在别人听来有格外关心的意思。

    陶晶莹又在旁边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吃过了才来的,收了你们的钱我那敢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听说在祖国卖古玩的地方都是成区成片的,不过在这边所有古玩艺术品店都是分开的,所以我们今天可能要去很多地方。”也许是苏美琪的关系,关燕妮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好,拿出个本子和地图。上边全用红笔圈着。

    曲文很欣赏她的说法,祖国,不管离开多久隔得多远,那片外观像公鸡一样的地方都是华夏子孙的祖国。

    九点过一些四人再次来到浅草寺外,根据地图上的标示这里有几家分散的艺术品店。

    在岛国的古董市惩华夏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很少成片出现,三三两两的开着,完全不像国内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古玩市场。一条或是几条街全都是卖古玩的。

    从地图上看浅草寺两旁边的街道只有几家,然后隔了一条街又有一两家,再隔几条街又有一两家,如果你到这里问当地人那有古玩市场,他们一定会把你带到大型超市去。

    走到第一家店门前,门外有个两边开的布帘,上边印着个大大的字。关燕妮说这是岛国的“古”字。

    推门进去门上的小铜铃清新悦耳,如此老板就知道有客人上门了。

    “锅你即娃。”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穿着比较随意。普通的t恤加短裤,脚上穿了一双木屐,走起路来“哒哒”作响。

    “又割……”梁山皱起眉头刚想说话就被曲文给捂住了嘴巴,因为关燕妮听得懂普通话。

    “几位客人想要些什么?”通过关燕妮的翻译,曲文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过说真的曲文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因为对岛国文化不是很了解,所以对他们的古玩知道的也并不多。

    “先随便看看。”曲文说道,关燕妮翻译完老板也没在说话,静静的站在旁边任人观赏他店内的藏品。

    粗略的扫了一眼室内的藏品,其中有很多都是茶具和民俗用品,瓷器书画也不少,还有相当数量的佛教用品跟西洋器。

    店内的东西很多,上上下下挤得很满,所以走路的时候要比较小心,走到一个约为二十厘高的瓷器罐子前曲文停了下来。

    上边的釉色跟花纹很漂亮,以蓝绿黄三色做底,釉面上绘着三朵盛开的菊花,绽放得格外的妖艳。

    “关小姐你是学古艺术品研究的,能跟我们说说这件是什么吗?”

    关燕妮蹲下身子很认真的看了下,说道:“这件应该是九谷烧描金花卉瓶,九谷数是岛国的一种名瓷,烧是华夏语中陶瓷的意思,因为九谷烧的发祥地在岛国九谷因此而得名,距今已有三百五十年左右的历史。在华夏明末,华夏彩绘瓷器传入岛国迅速发展,然后在众多制瓷流派中,古九谷彩绘广泛吸收了华夏及岛国的彩绘精华从而制成了最富魅力的九谷烧。在当时,高档的九谷烧制品常常被本藩作为对外交往中的礼品赠送。”

    “九谷烧的工序非常麻烦,经过采石、粉碎、筛箩、沉淀、成形、烘烤、素烧、绘画、施釉、烧制、彩绘后再烧制等十几道工序完成。古九谷烧瓷质温润,配色强烈,运用红、黄、绿、紫、青等五种颜色,构图大胆,线条自然流畅有力,形成豪放秀丽的独特风格。然而在十七世纪,古九谷烧突然销声匿迹。直至八十年后,随春日山窑的建成才开始了‘九谷复兴’时期。明治年间,九谷庄三创立了自己的风格而成为当时的主流。”

    关燕妮缓缓说道,说得非常的清楚,让人能对九谷烧的工艺和风格特点一目了然,曲文听着心中暗想自己捡到了个宝,有关燕妮在能很大程度加深自己对岛国古玩的认识。如果关燕妮现在说要加导游费,曲文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二十世纪什么最难得?

    人才!

    关燕妮说完转头对曲文笑起:“曲先生你也是学古玩的,虽然这不是华夏陶瓷器,就你对陶瓷的了解,你说说这大致是什么年代做的?”

    又来了吧,每一个刚见到自己的人都喜欢这样考验自己,难道年纪轻一些就不能成为专家。

    不过曲文真的不是很懂岛国瓷器,在没有灵觉的帮助下看了半天仍然不敢胡乱推断大致时间。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放出灵觉,凭灵觉察觉到上边只有一团淡淡的白色灵气凝聚。

    试探性的问了句:“我说错了你别笑我,我想应该是十九世纪初到十九世纪中的作品。”

    关燕妮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曲文:“曲先生你真厉害,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同为陶瓷器,采用的材料不同,做法不同,烧制工艺不同,绘图不同就会有很大的差别。看曲文的样子应该对岛国瓷器没有太多的了解却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说出正确的制作时间,这那能不让关燕妮感到惊讶。

    “我也是胡乱推测的,可能是我在国内看陶瓷器太多的原故,虽然做法工序不一样,但总还是有些共同点,这能从包浆上看出来。”

    “包浆,什么是包浆,曲先生你一定要教我!”关燕妮再看向曲文,眼神变得炽热起来,就像是要把他吃了的样子。

    陶晶莹站在旁边很不舒服的小声嘟哝了句:“才认识两天又把人家的心给偷了。”

    以曲文的听力自然能听见这句话,却装样没听见的样子,这个女人千万别惹她,否则就别想有清闲日子过。

    挠了挠头对关燕妮说道:“包浆就是陶瓷和各种古玩上面的这层光,在我们的祖国又称‘黑漆古’,它是在悠悠岁月中因为灰尘、汗水、把玩者的手泽或土埋水浸,经久的摩挲,甚至空气中射线的穿越,层层积淀,逐渐形成的表面皮壳。一般包浆都会显出滑熟可喜,幽光沉静的感觉,它告诉你,这东西有了一定的年纪,显露出一种温存的旧气。如果是刚出炉的新货则会呈现一种刺眼的‘贼光’,‘贼光’浮躁干涩像是有一层油浮在表面。”

    “哦,我懂了,这和我们说的瓷色是一样的道理。”关燕妮说道,眼睛睁得更大,为曲文的古玩知识和感到钦佩。

    最后修改次,发现有几个错别字,今天一万字完成。(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