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痛苦的告白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阿曲老爹的话应证了曲文的想法,这节沉香很可能是从上游冲下来的,如果猜得没错在小溪的上游应该还有沉香存在。一段保存完好的上等沉香。

    “你真的想进到密林里边?”阿曲老爹望着曲文,当年的事似乎对他造成极大的心理影响,事隔多年仍心有余悸。之前说过想进去,可真正到了地方还是会感到害怕。

    “没关系的阿曲老爹,你真的不想去的话,我们可以自己进去。不过得借你的猎枪用用。”曲文也不想强求阿曲老爹,既然是在溪边发现这节沉香木,相信沿着小溪往上寻找应该会有收获。

    “不用,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虽然很多年没进去,毕竟在这片生活了这么多年,万一遇到些什么事我能帮忙照应着点。”阿曲老爹下定决心,抖了抖手中的猎枪:“打了一辈子的猎,到老了如果还能跟宿敌干上一仗说不定也极好。”

    把沉香木分隔完,在原地休息了会,众人开始沿小溪向上慢慢寻找。之前听阿曲老爹说里边可能会有狼群出没,众人的神色变得格外的谨慎。就算没见过狼群,想也能想像得到狼群的可怕,单单是一只成年野狼都具有极大的攻击力,更何况是一群狼,一群由上百头野狼组成的狼群。

    阿曲老爹年事虽高但一直有锻炼,领着头拿着把大砍刀,一路开荆斩棘,探查路况,行进的速度虽说慢了些,总也算是无惊无险。唯独林中的气味不太好闻,多年沉积下来的落叶泥沼还有蚊虫粪便交织成一股恶心的气味,还好山林中的空气还算通透,所以只是恶臭并没有形成有毒的沼气。

    沿途而上在林中找了半天,依就没有发现,天色很快便开开慢慢暗淡下来。

    “今天只能到这里了,天黑前如果不把火升起来可能会有很多危险。晚上大家要注意一些,把人分好晚上轮流守夜。”

    阿曲老爹的脸色不太好,越往密林深处走,多年遗留下来的心理压力就越大。曲文了天色,想再继续前进已不可能。因为从来没人行走。林中四处长满了高大的杂草,在里边可能隐藏着各种危险。

    “那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曲文示意道,全队人立即停了下来。

    唐振本想分派自己的人轮流值夜,不过曲文觉得这样会不公平。于是把陈巍和阿曲老爹排除在外,剩于的十个年轻人分成五组轮流值班。

    山林中的夜晚空气中透着一股阴寒,风从仿佛从四面八方吹来可以渗入人骨。曲文和卢建军分在一组,守零点这一节的时段,虽然身边有火堆燃着。卢建军还是微微的哆嗦了下。

    “这山里也够寒的,你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

    曲文用树枝撩动了下火堆,笑了笑:“说实话熬过来的呗,背上的伤虽然没什么大碍,可这密林太宽,我还真怕迷失在里边,还好读书的时候学过一些野外生存的常识,认准了一个方向就一直往前走,没想到最后还真的走出去的。”

    卢建军也无聊的跟着撩动了下火堆。用余光瞟了一眼陈巍的帐篷:“那这个叫陈巍的女孩是怎么回事,听说她和雅馨是好姐妹,你如果跟她发生些关系,那怕是感情上的,那雅馨能接受得了吗。说实话你有没有动心。如果没有你跳下山去救她干嘛?”

    “这……”曲文一时无言以对,良久才缓缓回道:“说实话我当初跳下山也就是想救人而已,没有别的想法,可是……。和她在一起久了说没有些感情那是自欺欺人,所以我一直都尽量不去想这些事。”

    卢建军淡淡的笑了笑:“我不像。在跳山之前你应该就对她有了一定的好感,否则换成是别人谁会去干那傻事,虽然我相信如果是我掉下山你一样会跳下去救我,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很微妙,你越是藏着,它越是迸发得厉害。”

    曲文一声轻叹:“卢哥,我是不是很滥情?”

    “你吗?哈哈哈哈!”卢建军笑得岔不过气。“你这叫滥情那那些包养二奶三奶的就是禽兽,最少你们有真实的感情在里边,而他们只是单纯的想发泄[性]欲。我观察了一天,这个叫陈巍的女孩不错,善良独立,身材长像更没话说,换成是我也免不了动情。”

    卢建军顿了顿又哈哈笑起,习惯的拍了下曲文的肩膀:“你知道为什么国内男女比例相差并不是很大,为什么这么多男的还在打光棍吗?”

    曲文摇了摇头,记得有一篇报道上说过国内的男女比例是大约是五点五比五,也就是说十一个男性中有一个注定要打光棍。

    卢建军又笑了笑:“除了男女比例,当中还有不少移民的,给别人当小三小四的,所以这婚配问题便突显出来。你别那些富豪都是一个原配,可私底下二房三房多的去了,还没算上一夜情之类。当然我不是鼓动大家这么做,这会影响社会次序,而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可以灵活的变通,适当的越界。最重要的是你怎么对别人。一个男人要想享受齐人之福,这经济上首先要雄厚,然后感情要处理得好,不是你和女方的感情,而是女人和女人的感情,如果她们情同姐妹,不在乎分彼此那你就赚到了。”

    “……”

    曲文从来没想到男女之间的问题有这么大的学问,记得卢建军说他没谈过几次恋爱,怎么感觉就像个恋爱专家一样。

    “卢哥你太牛了,真的牛,我感觉离开部队,把你放到那都不会混得太差。难怪别人说思想家可怕,敢情天天在琢磨人性问题。”

    “思想家可怕,我说小说家才可怕,妙笔在手,死的能写成活的,活的能写成死的,数千年来无形的刀锋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卢建军顿了顿又笑道:“当然政客更可怕,他们同样能说会道,但是拥有更多的权利,所以最可怕。”

    “我这俩个美女的事情也不是没戏。你好好琢磨说不定能找到两全齐美的解决的办法!”卢建军又拍了拍曲文肩膀站了起来,拿着枪到外边寻了一圈。

    卢建军离开没多久,陈巍的帐篷微微的动了下,帐篷帘子从里边掀开,人从里边慢慢爬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件外套走到了曲文身边。

    “冷吗。快披上吧。”

    曲文愣了一小会接过外套,他有灵觉护体,不像普通人容易受寒,可是陈巍的一片心意他又怎么好意思拒绝。暗暗在想自己果然不是个负责的男人。否则怎么会一直硬不下心来拒绝对方。

    等曲文披上外套,陈巍坐到了他身边,也跟着用树枝撩动火堆:“等找到沉香,我们就要分开了,在此之前能不能和我说会话。”

    说话。曲文感觉自己天天都在和她说话,可是这会要说的一定是埋藏于心底的东西。很没爷们样子的沉默了会:“说吧。”

    陈巍微微一笑:“你知道吗,我很小就认识雅馨,而我妈妈去逝得早,在我的世界里雅馨就成了我的家人,但每次见面和打电话她都会和我说一大堆关于你的事,弄得我的心痒痒的,总想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也许她没听过,一个女人最大的情敌就是自己的闺密。在闺密面前说了一万次自己的男朋友。无形之中会拨动她的好奇心,然后事情便不可理喻的扭曲起来。”

    女人最大的情敌就是自己的闺密,这种事情好像在上时常能到,听说机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聪明的女人最好不要让闺密和自己的男友走得太近。可是陈巍这么说的意思。岂不是**裸的挑明了俩个人的心思。

    神女有意,襄王有心,偏偏中间有个谁都不愿伤害的女人。

    曲文再次很没爷们气概的选择了沉默。

    陈巍继续挑动着火堆,就像在挑动着曲文的心:“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果你没有跳下山来救我那该多好,或许大家只会为我的事暂时的悲痛。但不会让我陷得如此的深。我不想伤害雅馨,也不想伤害你,所以我想出去之后能把彼此忘了,见面就当是普通朋友。”

    曲文完全呆住,来她听到了自己和卢建军的谈话,这番出来是在有意提醒自己不要伤害苏雅馨,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她现在在犯一个愚蠢的错误。理智把她拉回到悬崖之上,但要做出决定需要多大的决心和勇气。

    这就是她和苏雅馨的不同之处,善良温柔却又那么的独立富有主见,极少有男人能逃得过她的魅力,但她却不会轻易向男人敞开心扉。

    自己是幸运的吗,能到得她片刻的爱。曲文在心中长叹,一向幸运的自己却给对方带来了不幸。相处不久但得出陈巍是那种能狠心做出决定,但不会轻易忘情的女人,自己给她带来的不切实际的情感,可能会伤害她很久很久。

    曲文又开始默然,好像从头到尾他也没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巍说了一会,站了起来向自己的帐篷走回,走到帐篷边又停了下来,定定的站了很久,突然转过头问了句:“你有喜欢过我吗?”

    “……”

    曲文没有回答,与陈巍定定的望着,望着她微笑的脸庞,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陈巍开心的笑起,然后钻回到了帐篷之中,在回身的一刹那,曲文仿佛到了一丝泪光从她眼角溢出。

    见到这一幕,曲文在心中恨恨的大骂:“我真是个王八蛋,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给对方一个假像干么。”可是等冷静下来,曲文又开始在想,自己真的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假像吗?

    “嗷……嗷……呜”

    就在陈巍回到帐篷后不久,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令人心骇的狼嚎,明亮的嚎叫声给漆黑的密林增添了一份诡异和恐怖气息。

    卢建军急匆匆的从外边跑回,大声的叫道:“快起来,狼来了,狼群来了!”

    “狼群!”曲文没想到真的会遇到狼群,拿起了阿曲老爹给的猎枪跑到帐篷圈外紧张的警戒着。

    听到声音还在熟睡中的众人全都惊醒过来,快速的穿好衣服拿着枪来到了曲文身边。

    阿曲老爹大声叫道:“还愣着干么,把柴火烧起来,火越大越好,这些家伙怕火光。”

    闻言两名士兵立即把拾回的柴火一起扔进火堆,随着柴火增多,火光如冲天之焰雄雄燃烧起来。

    “给两个枪法好的人上到树上去,注意寻找狼王,只要把那家伙干掉,狼群也就散了。”阿曲老爹又叫道。

    “枪法好的!”唐振想了下大声命令道:“班副,小宁你们上去。”

    听到唐振的话俩名士兵就想往树上爬。

    “等等!”卢建军一声大喊:“你们在下边守护,我和阿文上去。”

    “你们!!”唐振等人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着,似觉得他身上有股军人气息,可都以为他是个退伍的老兵,这久了不摸枪枪法能好到那去。尤其是曲文,白天还兴奋的拿枪来玩,像是第一次摸枪的样子,这枪法更不用多说。让他们上去打狼王,还不如让自己拿弹弓去打飞机。

    “怎么,不相信吗?”卢建军知道唐振的顾虑,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等狼群一来便是生与死的较量。

    “砰,砰!”

    卢建军突然举枪连发两弹,声音响过,稍远处的一棵树枝被打了下来,然后再被第二发子弹打成了两段。

    “……”

    如此精准的枪法令人不得不服,唐振再也没说什么招手让自己的人回到身边,着卢建军和曲文爬到树上。

    可是卢建军的枪法神准,曲文的枪法又怎么样,他白天还刚刚得碰过枪的样子,这枪法让人不得不心生疑惑。

    (这个月有全勤了,蛮民会多更新一些,各位兄弟朋友如果有多的月票就扔两张给蛮民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