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情难自禁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吃吧,味道不敢保证最起码能填饱肚子!”

    见陈巍没有答话,曲文把一条刚烤好的鱼递了过去,因为山里没有油盐所以烤鱼的味道并不怎么样,能把火升起来并把鱼烤熟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为了抓鱼曲文又得回到那又脏又臭的河岸边,用修尖的树枝把鱼一条条的插起来。整个过程听起来简单,而实际操作要远远难于想像。

    陈巍犹豫了下单手接过烤鱼,另一只手则死死的抵在胸前,虽然明知道早已被曲文光光,这么做只是出于女孩的羞赧和矜持。

    曲文见状干脆转过背,省得她害羞的不敢动,而且春光大现啊,诱惑力不是一般的惊人,所以眼不见为净。

    曲文一转身,背长深红宽长的伤口立即跃入陈巍的眼帘,虽然灵觉有自动治愈能力,可是要在一夜之间把伤疤都消除是不可能的事。

    望着曲文背上的伤口,陈巍忍不住的悸动。

    这伤口明显是新增的,足有二十厘米长,两三厘米宽,新愈合的伤口鲜红得就像条巨大的血蛭在上边趴着,连着刚结的新痂,格外的骇人,触目惊心。

    除此之外,在它周围还有无数条细小新的括痕存在。

    “你受伤了吗?”陈巍指着曲文背上的伤口,明知道这是为了救她留下的,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你指这条!”曲文仍背对着陈巍免得她害羞:“也就是刮了下,没什么了不起的,你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坐着吗,还有力气去抓鱼。”

    “我……”陈巍又不是笨蛋,曲文说得轻松,可经历未必像他说的那样,如此一条深长的伤口换成是别人可能早就因流血过多死掉了。而曲文却坚强的挺了过来,还替自己做了这么多事。可自己却无知的责备了他。

    陈巍觉得自己真的很过份,接二连三的误会曲文,可对方却义无反顾的从高崖上跳下来救自己。并强忍着伤痛为自己治病和准备吃的。

    泪水!

    抑制不住的从她美丽的眼睛中流出。

    “谢谢你……”陈巍泣不成声,拿着鱼的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听到哭声,曲文转过头来,一本正经的着陈巍的双眼:“你怎么哭上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骂我都这么有力气。老人家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我们从高崖上摔下来都没有死,然后又被河水带了这么远。可以说是大难乘二,那后福也应该是两倍才对。回头我们每人买两注彩票,一定中双份大奖。”

    听曲文胡扯。陈巍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果真中了大奖,我把一份捐给希望工程,还有一份送给你,当是给你的新店贺礼。”

    “好啊,我这人还真的是很喜欢钱。穷活了二十多年,没道理不喜欢吧。”曲文说着发现陈巍低下了头,再也没有和自己对视,很无耻的目光转向对方丰满的胸部。

    魔障,这对大白兔里一定住着两只会勾引人魔障!

    把鱼吃完,曲文起身摸了下陈巍晾着的衣服,感觉大至干透了便拿起递到了陈巍的身前。

    “穿上吧,要不又感冒了。”

    “嗯。”陈巍乖巧的点着头接过衣服,等曲文自觉的转过身子麻利的穿了起来。唯一让她感到难堪的是,内外两件衣服的扣子全都脱落,就连胸[罩]也不知道落到何处,只能半遮半掩的挡着,偶尔露出的春光更具有诱惑力。

    “走吧。如果一路南行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人,先给你买身衣服再说。”等陈巍穿好衣服,见天色还亮着,曲文绝定向密林外走。俩人从山上掉下被河水带出这么远,梁山和熊五一定非常的着急吧。

    陈巍点了点头。刚想站起身子却又一下瘫软了下去,大病初愈体能和力气一时间还没能完全恢复过来。

    “女孩子就是麻烦!”曲文在心里嘟哝,走到了陈巍身前半蹲下去:“上来吧,我背着你走。”

    “这怎么行……”陈巍有病在身体力没有恢复,而曲文同样有伤在身,相信他不比自己好多少。这样陈巍怎么好意思再让他背着。

    “怎么不行,你想在这多呆几天,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野兽出没。”曲文半骗半哄,他真的不敢保证在这种深山密林里会有些什么。

    “那还是走吧。”女孩子就是经不起吓,曲文只说了一句,陈巍立即放下矜持爬到了他的背上。

    山路崎岖,荆棘密布,俩人几乎是一步步向前行进,等到天黑才走了两三公里的路程。曲文随意找了棵大树让陈巍靠在上边,然后自己又开始忙活起来,拾柴、升火、找野果子,一刻都没有停过。

    望着曲文忙碌的身影陈巍满心的感动。

    “休息会吧,你都忙了大半天了。”陈巍好心说道,曲文越忙她越觉得内疚,可以的话希望能做些事情当是给曲文的补偿,可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回报他的救命之恩。

    陈巍不说曲文也要休息,英雄和美女呆在一起,吃苦受累永远是英雄,所以历史上小人大多都比英雄长命。

    “我这片密林一天两天也未必能走得出去,我们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有野果子吃就先将就着,等出了林子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曲文习惯性的随口一说,在他来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在陈巍来却充满了暧昧之意。这种话一般都是说给自己的女朋友听的吧。

    “曲文……能给我说说你的故事不?”陈巍脸色微红带着几分羞赧,一路上神志渐渐清醒过来,想起了些令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情,迷蒙间竟然主动提出要当曲文的女朋友,这事如果让苏雅馨知道不得恨死她才怪。

    其实最初只是时常从父亲和苏雅馨那听到些有关曲文的事,如何上进,如何能干,善良细心,诚实勤劳,似乎所有的赞美词都被用到了他的身上。弄得陈巍对曲文早早就报以了极大的好奇。

    等遇到本人。接触两天发现曲文身上也不少小缺点,可越是这样越觉得容易贴近,人总要有些小缺点才显得可爱,开始不由的慢慢被他的性格所吸引。此后的事情更加出乎她的想像,一件件一桩桩涌上心头。情难自禁的生出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丝。

    她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这个总喜欢挠头傻笑的男人,可偏偏这个男人却是自己好姐妹的未婚夫。

    曲文习惯性的挠起头,之前早就说了一遍,不过那时陈巍处于半昏迷状态。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现在整个人完全清醒了过来,他反而不好意思说了。

    “我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在出大学之前就平凡的二b青年一个。”

    “那有人这样说自己的。”陈巍笑起,笑容甜美而灿烂,迷蒙间依稀记得曲文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所以越是这样越想重新听他说一次。

    “那你就给我说说进了典当行之后的事吧。”

    “你真要听?”

    “嗯。”

    “那好吧,我的口才不怎么样,你可别笑我。”

    ---------------------------------------

    曲文俩人掉下山崖的第二天,山里的老百姓们几乎全部都出动,从落水点一直找到下游几十公里。而梁山则让熊五到更下游的地方寻找,只要见人就相互通报。

    第三天过去,仍没有找见两人的踪影。

    第四天,上百公里的河道被寻了个遍。

    第五天。卢建军从成[都]赶来,责骂梁山没有好好照顾曲文,并且在事发之后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不过让人感到庆幸的是没有发现曲文俩人的尸体。按道理就算水流再急也不可能把人一下带出这么远。这死不见尸,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人还活着,但被困在了什么地方。无法和大家取得联系。

    为此卢建军让爷爷的朋友帮忙调动了这边的军队,开始对山林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

    在密林中相依而行走了五天,俩人终于到了农家的炊烟在远处升起。这几天基本上都是曲文出去捕猎,由陈巍烹饪。因为曲文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倒是陈巍能在没有任何调味料的情况下仍做出香甜诱人的美食。

    为了回报陈巍做出的美食。曲文每天晚上都会给她说很多故事,尽管有时会重复,可陈巍仍听得津津有味。

    走到农家,陈巍回望身后曲折漫长的小道,在泥泞的道路上留下两行歪歪斜斜的脚印。每一个脚印都给她留下了无法磨灭的记忆,开始希望这条路变得更长,最好永远也走不完。

    农舍的房门打开,从里边走出个穿着民族服饰的老头,诧异的打量着:“你们俩从那里来,怎么弄成了这样。”

    “在前边的山里落水了,然后在林子里走了几天才刚出来。”曲文不好意思的挠起头:“大爷,我们能跟你讨碗饭吃不。”

    经历了高崖、急流和密林,俩人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还真的有点像进从山里出来的难民。

    听到曲文的话,老头急忙把俩人领进房内,然后冲着里屋大喊:“老婆子,快弄些吃的出来。”

    屋内随即传来一位老婆的声音,走了出来也用惊讶的眼光着曲文俩人:“这俩个孩子怎么了?”

    “城里娃来玩落水了!”老头的性格有些急,不耐烦的说道:“你让去弄点吃的来,还磨蹭些什么,没见孩子们都快饿扁了吗!”

    “行行,我马上就弄好。”老太回了句,转身走出屋外,没过多久端了两碗大白米饭和两碟素菜上来。

    “山里没什么吃的,你们将就将就。”老太不好意思的说了句。

    “没事,能填饱肚子就行。谢谢大伯大娘。”曲文对吃的从来不挑剔,有好吃的固然最好,没有吃的能填饱肚子就行。如今在深山里饿了几天,只要是吃的都是美食。

    等曲文吃完一大碗饭,老头向他问道:“你们俩个是从那里落水的,这片林子一般人可不敢进去。”

    陈巍顺口把俩人落水的地点说了下,然后好奇的问道:“大伯,这林子里有野兽吗?”

    “有,怎么没有,没有遇到黑瞎子和野狼算你们走运!”听陈巍说出俩人的落水点,老头的眼睛睁得老大,从那边到这里有好几十公里,敢情这俩个娃落水后还在水里玩了好半天才起来,然后徒步穿越了这座深山密林。

    “有熊和狼!?”曲文一脸的兴奋加失落,他还从没见过野生的熊和狼。

    “别说是黑瞎子和野狼,光是野猪都能有五六百斤重,遇到了它除非是老猎手,否则谁也逃不了。你们这俩个城里娃的运气还真是好。”老头啧啧称奇,说到山里的野生动物时两眼会放光。

    曲文观察了下老头的手,格外的厚实,尤其是食指和拇指下半节的茧最为明显,右边肩膀上也有同样的痕迹,样子应该是个常年用枪的老猪手。

    “大伯,你是附近的猎人吗,听你的话好像对周边环境非常的熟悉。”

    老头哼哼笑道:“何止是熟悉都在这片打了几十年的猎了,这些年国家zf提倡生态保护,所以转行成了个护林人,等到死了还是要埋在这大山里。说到这山可全都是宝……”

    说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老头的话变得多了起来,细细的数着山里的走兽,珍禽和植物,说到最后提到了一种令曲文格外感兴趣的东西。

    “从林子进去,大约走三天的路程,里边有条小溪,溪边有种腐烂的木头会散发出沁人的香味,如果用来入药有镇静、止痛、收敛、驱风的功效……”

    听到这话曲文的好奇心被完全勾起来,按老头所说如果猜得没错,那很可能是一种堪比黄金,甚至比黄金还贵重的植物。

    “大伯,如果有空能不能带我去那些植物?”

    老头想了想:“能,不过山里的路不好走,你们受得了吗?”

    曲文笑了笑:“受不了也走了几天,难道还怕再走一回。不过麻烦你老人家再帮忙弄两套衣服过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