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诡异青花瓷(四)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三人的赌局并没有影响聚会的热闹程度,年青人们相聚在一起总是能找到乐子,而在曲文的一番表演之后,很快就成了小女生们关注的焦点。

    成熟幽默,知识渊博,多金英俊,穿着虽然随意但具有一股洒脱之感,身上自然流露出脱俗华贵的气质,还有那略带邪意的眼神,简直就是少女们梦中的完美情人。

    好在曲文发现得早,觉得苗头不对,偷偷扛着一堆吃的跑到院子,独享美丽而迷人的月光。害得鲍小琳在回程的路上一个劲的抱怨,差点没被凌凯给烦死。

    没过两天张辰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他父亲有意转让那件高仿明青花,不过要和曲文面谈。

    接到消息,鲍国强好奇的问道:“阿文你怎么和光泰节能的张董扯上了。”

    鲍国强所说的正是张辰的父亲——张华文,由他建立的光泰节能公司主要从事电站空冷设备,散热元件,制冷技术开发。旗下还有几个不同经营领域的子公司,总资产要比陈俊父亲强上一倍。

    而且张华文除了资产雄厚还有一个更令人敬畏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族背景。他的叔叔在国家核心群里任职,常常能在电视里见。所以不用他老人家开口,很多人就会为张华文打开方便之门,让他的事业顺风顺水。

    “你还记得那天让我陪着小琳去参加同学聚会吗,就是那天和他儿子认识的……”曲文把聚会上的事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到那件明青花:“虽然我入行的时间不久,却见过少的仿品,从来没见过仿得那么好的,所以想买回来研究研究。”

    顾全坐在一旁满意的点头:“好学是件好事,古玩一行,光靠运气不行,总有湿鞋的时候,多多研究,尤其是真品和高仿品之间的细微差别,才能练就识别古玩的火眼金睛。国强你陪曲文去一趟吧,难得他这么好学,就帮他把东西给买下来。”

    鲍国强“嗯”了一声:“晚些我和阿文一起去。”

    顾全的话让曲文心生惭愧,越发加大了他要学好古玩鉴赏的决心。没过多久坐着鲍国强的车来以bj市星河湾的一处高级住宅公寓内。

    公寓共分两层,为楼中楼式建筑结构,总面积约有六百多平方米,装修为巴洛克风格,显得富丽堂皇,宏大气派。加上名家制作的家具装饰,配以精心布置尽显豪门风范。

    不说在昌平的那幢别墅,光是这套高级公寓按当时市价就值上千万。像张华文这样的顶级超豪在bj市内有几处房产都是很正常的事。

    曲文刚一进屋盘算了下,自己手头上的钱估计也就够买这里的几间厕所。

    “乖乖的,小巫见大巫,小钱遇大钱,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张华文的年纪和鲍国强相仿都是四十五六左右,由于人到中年事业有成,运动量减少,富态也开始显现出来。满面的自信傲然一眼就可以出是位大富大贵之人。

    见到鲍国强,张华文立即迎了上来,显得异常熟络的握了握手:“老鲍没想到你也来了。”接着又打量了下旁边的曲文,眼神略带惊讶:“这位就是你的小师弟,曲文吗?真是一代英才,人中俊杰。”

    “你就别夸他了,我这小弟师才入门没多久,怎能算得上一代英才,人中俊杰。”鲍国强客气说道,其实心里高兴得很,别人夸他师弟,自己脸上也有光。

    “哪里,哪里,你这小师弟可不简单,如此年轻就极具眼光,识别出一件让几位专家都打了眼的东西。要是再专研几年,到了我们这岁数那还得了。来,到客厅去谈,何老正在里边等着呢。”

    鲍国强一听,惊诧道:“何老也来了,你怎么不早说。”

    来到bj多日,听到不少bj古玩行的人物名字,首当其冲就是这位何老。

    何老全名何浩石,年过八旬,是北方的古玩行的泰山,尤其对瓷器玉石以及书画鉴赏有着极深的造诣,因其名字又称好石老人。为了方便行内都尊称他一声何老。

    总是听闻他老人家的盛名,今天曲文总算是见到真佛了。何老虽然年过八旬,可身体依就健朗,双目明亮显得矍铄有神,下巴留着一缕长长的白须,又有种道骨仙风的感觉。

    来到客厅,张华文立即向他引见到:“何老,这位就是我们刚刚谈到的曲文小兄弟,顾老师傅的关门弟子。”

    何老也打量了下曲文,见他年轻俊逸,身姿笔挺,行步之间稳健有力,透着一股英杰之气,不由的点了点头:“不错,年纪轻轻就养了一身好气魄,当真为一代年轻才俊。”

    老一辈人不光衣着外表,还要人的行走动静,讲的是“行如风,站如松,坐如松”。行走要象风那样快而有力,站立就要象苍松那样挺拔,坐着如同钟那样端正。表现出一个人的良好生活习惯和体状气质。

    曲文学着老江湖上的传统,把左手搭在右手之上,将双手高举过头,向何老深深一鞠:“晚辈曲文见过何老。”

    这套问候行礼是从顾全那学来的,也很有讲究。一般情况下和别人打招呼都是左手搭在右手之上,只有家中有丧事时才会把右手搭在左手之上,让人一目了然,这家最近有事发生。而双手高举到面部是见长辈时的行礼方式,若是见到平辈则是平胸拱手。

    曲文刚才把手高举过头,表示对何老的极高敬意,不由让他老人家又多添几份欣赏。

    “好好好,不必拘礼了,都坐下来说话吧。”

    三人随即都坐了下来,张华文拿出前日的高仿明青花摆在茶几上,向曲文问道:“曲文小兄弟,最近常常听到有关你的消息啊。先是捡到一块胡开文开山老墨,然后又和顾老师傅一起买了面双龙葡萄镜,后来掏老宅子得了套黑底素三彩。前两天还在我家鉴定出让几位专家都打了眼的高仿明青花。这一桩桩一件件,可真是了不得啊!你能不能说一下,你是怎么鉴定出这件明青花是高仿制品?”

    “张董,你还是叫我小曲或者阿文吧,这样听起来习惯些。”

    前两夜和一群年青人说的话只是随口胡编,真假掺半,不过曲文回去后有补做功课,把之前的法加以更深一层的引证,让何老三人都纷纷点了点头。

    “行内人都知道,明万历年间所用的青料大多是回青,始见于《jx省大志》,有陶用回青本外国贡也的记载。此料纯然一色,蓝中微微透紫,与明代前期使用的苏麻离青料不同。而这件上的青则与成化到嘉靖中期所使用的平等青有些相近,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所以我本着遇到存疑,宁可信其假也不信其真的宗旨,判定它是后期的仿造品。至于这件的包浆和款式真的是造得无可挑剔,才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信以为真,认为这是一件真品。”

    曲文的理据虽然还是略显薄弱,但是阐明了他的疑问观点,古玩这东西只要有存疑就得先定为假的来鉴别,不能找理由自己说服自己,那样只会容易上当受骗。

    听曲文的解释,何老不停的点头,眼中露出羡慕之色:“不错,你这个年纪就能出青花料上的细小差别,摆对心状,真是难能可贵。不怕笑话,我在你这个年纪,连你的一半功力都没有。老顾真的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何老顿了顿接又说道:“当初我见到这件龙纹青花瓜棱罐的时候,也以为是真的,不管是包浆和器形,绘图都非常的漂亮,但仔细端倪了下,发现除了上边的青料不对,这包浆也有些问题。虽然有了很明显的牛毛纹,但是这上边的牛毛纹和自然的牛毛纹不太一样,似乎出现的时间太急了些,不同于正常历史磨损的痕迹,有人为做旧的可能。于是我让华文拿到专业的鉴定中心鉴定上边的化学元素,果然和我所猜测的一样,确实为现代高精仿制品。”

    “如果说这人做出的是仿制品,不如说他做的是艺术品,能把东西仿真到这个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仿制的范畴,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的行列。若是按现代工艺品来卖,价格也应该是不错的。尤其是上边的包浆做旧更是一绝,乱真度最少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

    何老刚说完,张华文立即接过话茬:“后来我找到了那家拍卖行,向他们询问物品的来源,他们给了我一个名字,我又派人继续查访下去,那位卖主说是从鬼市上买来的,早已不记得卖主是谁,也就无法告知仿制者的名字,线索在这里就断了。”

    古玩行中的“鬼市”即夜间集市,又称“鬼市子”,从子夜开市至晓而散。早在清朝末年,一些皇室贵族的纨绔子弟,因为开销过甚,入不敷出,偷偷将家里的古玩珍宝合出换钱,还有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把窃来之物趁天黑卖出,从而逐渐形成了后期的鬼市。

    如今的鬼市多以卖旧物为主,其货来路不正,大量臆造、仿制品多不胜数,但也不乏珍奇之物,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受行内人所喜爱,形成诡异的古玩特色集市。

    在鬼市买的东西,因为货物的渠道来源不正很难找到根源,所以张华文再有本事也无法继续追查下去。

    这点是曲文完全没有想到的,包浆做旧早在古代就有,到了明朝做旧的方法不断革新,由普通的染色、土沁改变外观色泽演变成细部的处理,特别是针对老物件上的岁月磨蚀痕迹,牛毛纹。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