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黑商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张卿寒是知道的曲文的性格,他就是这样把兄弟朋友看得极重才会有这么多朋友,这可以说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特别是在生意场的人,往往把利益看得比亲情友情还重,有时为了利益可以把朋友家人放到一边,甚至是出卖。所以从认识曲文的那一天起,张卿寒就说他不是个真正的商人,他狡诈却不够无情。

    往自己的杯中接连倒了两大杯酒,全都是一饮而尽,沉默了好久张卿寒终于开口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丑话先说在前头,这次你要做的事远要比你以前遇到的事麻烦百倍。”

    华夏有华夏的做法,就是再怎么跳都不要伸手到国外,这指的不是商业而是黑暗世界,所以国外的黑暗势力也极少会到华夏来。

    如今曲文执意要帮冥王洗白,也就是要和冥王的其他势力为敌,试想下冥王能坐到北美霸主的位子,背后岂会没有一大堆对手。而且事情一暴光,国内高层也会干预进来,让一些原来和曲文关系很好的后台也不敢轻易插手。

    这不是过家家这是政治,在欧美国家有那个大帮会不和政客有一定的关联。就算那些政客不动,国内的官员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曲文和别人斗,那么是死是活都是曲文一人的事情。

    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曲文能凭借冥王现在的势力打压对手,国内的呢?一些原来和曲文有过节的人肯定会拿这事做文章,到了他现今的地位。不可能说一个敌人都没有。商场和权利场就是这样。你不想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惹你。只要有利益驱使,这些人可以做出很多让人意料不到的事。

    “我知道。”曲文仍是一脸的坚决,他不轻易做出承诺,一但答应了的事就必须做到。“所以我才来找你。”

    “哎~~~”张卿寒一声长叹,头一轮见有人把自己往火坑里拽,想拉都拉不动。“既然你已经决定,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这些事我倒是懂一些,要把一个帮会洗白无非就是钱,买通那些政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并稳稳的抓住他们的把柄,迫使他们松口。”

    张卿寒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其实不知道有多难,天底下什么人最贪——政客。

    老百姓贪只是为了衣食无忧。

    商人贪是为一日了过得更好一些。

    政客贪天下之一切,历朝历代打仗死那么多人,无非是那一小撮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然后送全天下人去死。

    这一点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却没有能力改变,所以成王败寇成了历史自然规律。

    “在此之前你要做一个表率给他们看。就是改过自新,对社会对他们有贡献。”张卿寒接又说道。

    改过自新,好像自己是个大奸大恶之人。至于贡献,什么样才算是贡献,仅仅只是送钱吗。

    “在我身上应该用不到改过自新吧,贡献,什么样才算是贡献,要送多少钱给那些政客他们才满意。”曲文问道。

    张卿寒无奈的笑了下:“如果是以前这些话当然用不到你身上,可是你要帮冥王洗白就得以冥王帮众的身份做事,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从那一刻起你就是恶人,甚至会被人当成幕后黑手,这样的话你说你要不要改过自新。至于贡献可不是送钱这么简单,你不是认识罗斯尔德家族的人吗,你可以问问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欧美的政客和我们这里不同,他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收钱,他们要的是政绩,要的是选票。如果你能助一两个人达到他想要的位子,那这事就好办多了。那时你的身份很可能会由黑帮人员转为政党成员。”

    “……”

    自己国内的党都还没入,跑去当别国的政党成员,这是什么事嘛。

    曲文从小就没想过要加入什么,自由自在多好,后来洪门想拉自己进去也没进,为了朋友莫明其妙的就进了冥王,如果再当个什么政党成员,那不是扯蛋吗?

    “这事用不用这么复杂?”曲文一觉得麻烦就揉起太阳穴。

    “你说呢,这些只是基本的东西,回头说改过自新就是减少帮会冲突多做慈善。慈善事业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不行的话你找婉洁和你的女人陈巍,她俩做这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定能帮得了你。不过大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钱去做,只是一点小钱无法吸引得到别人的目光。你必须做出一个世界大善人的样子。”

    “呸呸呸呸!”曲文心中心不甘情不愿,这算啥毛事情,虽说仁慈可分两种,一种是小仁也就是帮身边的人做力所能及的事,一种是大仁帮天下之人。后者比较适用于政客身上,像当年秦始皇,他杀人百万但能统一华夏,让数百年战火因此停止便是一种仁慈,对天下之大仁。由此可见要当一个政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最少大前题是,你不是一个无能又贪得无厌的贪官。

    想到这曲文想起了赵海诚跟自己说过的话。官分五等,一是清官这世界绝难遇到;二是有能力的官,这类官员小贪但为百姓做更多的实事;三是平庸的官,一般贪,办一般事;四是贪官,大贪,小作为,做事也只是为了做样子给别人看而已;第五根本就算不上官,就是戴着顶官帽的恶人而已。

    现在的官,大多数可归到第三和第四种,遇到第二种都是各国重点培养受国民爱戴的好官。至于清官在这个社会不太现实,物质经济横行,没有钱谁帮你做事。

    打个比方你想引外资进来,总要先给些甜头给对方吧,最起码的吃餐饭要钱不。别以为一餐大排档就能搞定。就算是身上穿的衣服也不能太差吧。否则失了自己的身份。丢了国家的面子还让人看不起,从这,钱的重要性就出来了。

    现在老百姓总说公[务]员的福利太好要削减,另一边公[务]员又说工资福利达不到无法办事,为此在网上争得不可开交。其实最大的问题不是公[务]员的福利。曲文去过不少国家,知道别国的情况,特别是发达国家,公[务]员的福利要更好。国家给他们优厚的生活物质条件,就是要他们专心用心多为国家人民办事。

    如果我们要把自己公[务]员的生活物质条件提到和他们一样的高度,肯定又会有人提出质疑,难道给的还不够多吗?

    其实按现在的平均水平,有些地方的公[务]员的福利还真不怎么样,甚至连个白领都比不上。这点曲文也是知道的,就像自己老家的一个市宣传部长,一个月能拿到手的全部加起来才四千多,这些他要用在家庭开支,还有各方面的应酬。接代外宾等等,光这些钱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你不要算他的附加福利。比如什么住房补贴什么的,因为那些是不能马上际实能拿到手的钱。

    而国内的真正问题是,职能部门太多,官员太多,国家所要付出的开支也就增多。

    曲文是学古玩鉴定的,对历史非常了解,历史上汉朝的职能官员够多了,和老百姓的比例大约是一千比一,也就是说一千个老百姓养一个职能官员,这对当时的社会环境来说还是勉强能够支撑的。可是现在据网络统计,公[务]员和老百姓的比例大约是一百二十多比一,也就是一百二十多人养一个官员,这样老百姓就开始觉得非常吃力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官员,曲文也略懂一些,好比一个正局长要升上去了,然后他要提一个人上来接他的班,可是他又怕提上来的人做大了会威胁到他。所以他开始做权利分配,原来由他一个人负责的工作分成两块,分给两个人来做,这样提上来的两人再怎么做职权也不可能大过他。

    然后这两个人又照样画葫芦,把原来属于自己的工作分两块,再分给两个人做以确保自己的职位稳固。由此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越分越多,国内的职能部门,职能官员也就越来越多。

    像发达国家一件事跑三个部门花三天时间,在国内要跑最少七八个部门花十多天时间,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随便到那个城市都是一个样。

    所以曲文打心底里很不喜欢政客又很佩服政客,他们要做的事,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

    想想张卿寒说自己可能要加入到政党,他就一个头两个大,比有人拿到架到脖子上还难受。

    “钱我可以捐,事我可以办,这政党不做行不行?”曲文使劲的挠着头。

    “可以,找人来做,找个忠心的人来做,你只管当幕后老大,这样他所做的同样代表你和冥王。”张卿寒说道。

    “这个可以有。”曲文稍稍松了一口气,如果要他去当政客还不如直接去当黑社会。

    “好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如果还有什么不懂你最好去问你认识的那些国际大家族的人,他们基本上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就算前身不是黑帮,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和那些黑道势力有扯不清的关系,他们最了解该怎么把一件黑的东西洗成白的。”张卿寒把手中酒杯放下,手指轻敲桌面。“现在让我们来说说,这钱的问题,我知道你现在是有些钱,可是这些钱还不够洗白一个大帮会,今后你打算怎么做?”

    这也是曲文头痛的问题之一。

    冥王要洗白,原本很多违法勾当就不能做了,从朱莉亚那里得知,钟魁不让手下贩毒,但允许别的小帮会在他的地盘散货,从中收取提成。另外冥王的另一大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军火,这是一门非常来钱的生意,可以随便搜搜,国际上那些军火大佬那个不是肥到滴油。如果把他们的财富拿出来比,世界首富前十最少要刷下一半。

    当地的警察和部门都知道钟魁参与了国际军火走私,虽然抓不到他的把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整个冥王非常的富有。所以冥王要洗白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我现在手上有十多亿美金。古玩那块可能会抽掉三分之一到一半,剩下的暂时不知道要干么。听说公司上市能赚不少钱,寻思着要不要搞公司上市。”

    张卿寒微微点头:“你这想法是对的,现在把公司推上市是一个赚钱的好方法之一,通过股票市场进行融资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别以为股票就是坑钱,其实国内也有不少好股票,比如苏宁,从上市到现在翻了十多倍年年分红。非常受股民拥护,要不然你以为它为什么能成长得这么快。大家都认可它,都愿往里边投钱,它的资金一大想做什么不行。”

    这事曲文倒是听说过,苏宁是家电器销售公司,有了钱把触角延伸到多个区域,现在还申请做银行并且得到了国家的批准,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国内又要多家苏宁银行了。

    “那我应该怎么做,把曲翰院直接打包申请上市吗。还是借壳?”

    在这方面曲文不是专家,张卿寒是。他在商界证券业呆了十多年知道当中的规则。

    “曲翰院国际馆不是要开业了吗,还有十月头的沪市世界艺术博览会,如果你能抓住这两个机会,应该能在股市里赚不少钱。前题是你得让曲翰院上市,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想申请独立上市已经不太可能,借壳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如果你不想把曲翰院挂到天奇名下,可以找家上市公司进行收购再改为曲翰院的名字。不过话说回头,你这小子不声不响的收进郭家那么多天奇股票,加上你原来有的,你现在都变成天奇的第二股东了。”

    郭家把天奇的股票转给曲文,内幕只有曲文、欧阳勤奋、郭伯山三人知道。张卿寒也只是知道曲文现在拥有多少股份,除了在逃的兰渝民,曲文个人手上拥有的天奇股份最多。

    “呵呵。”曲文挠头傻笑:“这全是欧阳老爷子帮的忙,不知道兰渝民手上的那些股份什么时候才能转过来。”

    按证券市场规定,股票持有人失踪并违反了公司义务,就可以提出取消股东资格,其所签订的股权可以通过证监分评议定为无效。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兰渝民买凶杀人的事没有公开,他现在在那也不知道,所以要等证监会慢慢调查。

    “这个不急,我们可以先通过增发增加手上的股票,加上你手上现在新持有的股票,我们已经拥有天奇近百分之七十的股权,想怎么玩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了。天奇原来是做投资产业的,我觉得你手上剩下的钱倒不如先放进天奇,刚好我打算扩大天奇的投资能力,然后用里边的钱再扩展精诚和别的领域,这样我赚钱你也赚钱。”

    曲文来找张卿寒就是因为信得过他,就像张卿寒信得过曲文一样。不同的是曲文喜欢当甩手掌柜,张卿寒喜欢管理。一个要的是钱,一个要的是名望地位,两人各取所需自然能合作得很好。

    当张卿寒和曲文成功收购天奇之后,张卿寒在国际商业圈的地位又进了一大步,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国内经营投资家,而是国际级的,不管走到那个国家,所有国家的政要名流都要以上宾态度对他。这一点让他在张家内部的地位也提高了不少。

    听到张卿寒的话,曲文没怎么想,比起做生意自己永远比不过他,放心的说道:“那行,我明天就把钱转进公司,你来管理我来收账。”

    张卿寒听到笑骂起:“你这家伙能不能勤快些,我都变成专业帮你打工的。”

    曲文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那我去公司帮忙你放心不?”

    “不放心。”张卿寒很坦诚的回答,曲文这人运气好到逆天,做生意就差了很多,必要的时候他不够果决无情,无法做到顶级商人该做的那一步。

    “那你现在算不算在帮我洗黑钱?”说到这曲文突然想起,自己出资由他管理,那他算不算是间接参与者。

    “这不同,我开的是投资公司,那些钱可能是从冥王那得来的,可是你有正当经营渠道,我再从你那拿钱就算是合法,所以我是白人你是黑人,不要拿你这种犯罪份子跟我比。”

    张卿寒常常在外边跑,最近还常去非洲不免会晒到太阳,皮肤比自己黑一些。曲文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把手伸到他面前。

    “胡说,你看你每天在外边跑,晒得跟包青天似的,我的皮肤可比你白多了。”

    “那好吧,我破格给你由犯罪份子升为小白脸。”

    “……”

    *********************************

    还有几天就春节了,兄弟们能否给几张票子,谢谢了!(未完待续。。)</d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