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这事怎么这么复杂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把陆誉打倒不计曲文的战斗力,单是伟哥一个哥都可以扛下几个,明明和江浩说好了负责保护林萱妮,可是一开打这家伙还是冲了过来。

    大学期间两人原本就是运动健将,毕业之后也没拉下,身体条件明显要比几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强。同时出手动作迅速如风,挥出的拳头带出一条虚影。

    砰砰砰——

    伟哥没学过武术只是打架次数多了,身体反射神经要比对方几人强,连挥数拳将拳头挥得呼呼作响,虽然也被打中了几拳,可这全都硬抗了过去,口中高声大吼越发显得气势凌人。

    江浩的个子没有伟哥那么高,同样没学过什么搏击武术,彻彻底底的野路子,根本没有套路可言,但凭着矫健的动作,打得身边两人全无还手之力。

    剩下的几个遇上曲文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连三分力都没使上,就叽喳鬼叫的全倒在地上。

    战斗来得快结束得也快,也就是一支烟的时间。

    林萱妮愣愣的站在后边,她和江浩四人是大学同学,知道他们的底细,了解他们的一惯作风,绝对不是好欺负的类型。可是真正看到他们打架竟然会感到那么的震撼,以三对十,双方都是同龄人,怎么感觉像是成年人跟小学生打架一样,毫无悬念可言。

    “江浩。”林萱妮紧张的快步走到江浩身后,俩人还没真正确立关系,只是对彼此有好感而已。不过这一架加深了江浩在她心中的高大形像。这样的男人最好。不惹事但也不惧事。关键时刻能好好的保护自己,跟在他身边很具有安全感。

    “还有谁?”伟哥很嚣张的冲着地上几人勾勾手指,然后看向对方的两个美女。“不服你们也可以上来,输了哥哥不要你们做什么,同样吹一轮萧就行。”

    被伟哥打倒的人没有曲文那么多,但这家伙在气势上完全震住了对方,害得他们以为伟哥是比曲文更厉害的人。

    两个美女害怕的望着伟哥不敢说话也不敢走,因为地上躺着她们的朋友。要是这么走了以后还怎么在沪市混。

    “真没劲,还以为真有多厉害敢跟哥哥叫板,阿文我们走了。”伟哥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话是那样说,其实他根本看不上对面的两个美女,姿色是有几分但在他眼中跟平时玩的模特、小明星差不多。这种女人善变,今天能是你的女人,明天也能是别人的女人,专业给戴绿帽子还不一定让你能察觉得出来。

    朝手大摇大摆的走向自己的车子,等送完林萱妮还要找地方修车呢。后天就是吴侠大喜,自己的车子可是要当头车用。

    可是五人才刚上车。一阵刺耳的笛鸣从远方传来,很快两辆警车就停到了兰博基尼旁边。

    “不许动!”警车车门打开,从上边跳下十来个警察,为首的大声叫道。

    看见身前的警察,伟哥睁大眼睛愣了会,然后回头向地上躺着的一群人大骂:“一群龟儿子,妈的打不过就叫人。”

    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矩,像今天晚上的事如果是自己一边输了,被打得再伤也要认,很少会牵扯到警察。因为大家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事情闹大传出去对谁都不好,输的没面子赢的有麻烦,若不服气往往都是找机会约好再来过。

    陆誉被曲文一拳给打懵了,躺在地上老半天才爬起来,只觉得鼻梁一阵辛辣刺痛,估计应该是断了。

    听到伟哥的骂声,便知道这是谁报的警。

    “在公众场合打架,都给我带回去!”为首的警察挥手大喊,随即几个手下就把曲文几人给围了起来。

    看到警察曲文就一直在想,这些警察也来得太合适了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自己一边打赢了才来。如果是晚上巡逻的凑巧遇上那顶多也是一辆车而已,现在同时出现两辆车,里边都坐满了人,这是不是巧得太离谱了一些,像早就预料到这里会有一场打架,早早就蹲守等候在这里。

    “跟你们回去也行,不过麻烦你们先把警证给我看看,这年头冒充警察的人太多了。”曲文走到前边对为首的警察说道。

    为首的警察名叫姚健伟,是沪市东[区]分局的队长,转头望着曲文一脸的不屑。

    来的时候看到曲文几人开的是兰博基尼就知道这几个人都是有钱的主,可是再有钱你能比得过有权。让他带队来的人可是局里的大头,在他上面还有更厉害的人物,而那些人都不是有钱人能动得了的,如果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能得意忘形,犯到他们手上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看我的警证,抓回去,全都给我抓回去!”姚健伟再次挥手没敢把自己证件拿出来,虽然有上边人的吩咐,可这几个年轻人看起来也不简单,普通老百姓那能开得起兰博基尼。万一事后给私了,自己在上司那边立了功,在这边却得罪了人,对自己也很不利不是。

    这事明摆着就是有人在背后使阴招,先让人来挑事,一计不成又让警察来抓人。也不知道是自己中间的那个人得罪了什么人,但大家都是同窗多年的好兄弟岂会让他们就这样抓走。

    曲文伸手推开身边的警察,大骂道:“没证件就别想碰我们,为了保护我们的自身安全,我们可以拒绝一切可疑抓捕。”

    在华夏警察抓人往往不会和你多说什么更不用亮证件,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只要穿有虎皮就能抓人,以至于有不少不法之徒钻了这个漏洞做违法的事。

    曲文执意要看证件还把身边的警察推开,真正的惹恼了姚健伟,这可是完全不给自己脸啊。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

    “袭警。这小子敢袭警。给我把他扣住,我要让他知道袭警是什么后果!”

    话一刚出立即又走过几个警察把曲文给围住。

    “你们敢碰他试试!”伟哥突然大吼,神色凶厉看着吓人。“你们信不信老子敢让你们全都脱了这身虎皮!”

    伟哥的话其实是在唬人,如果是在他的地头自然没问题,可这是沪市,光是一个市长都比他们省的省长还牛x。不过这话还真的把姚健伟等人给唬住了。

    能开几百万豪车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如果他们身后也有厉害的靠山怎么办。

    姚健伟心里打起小鼓,背后大汗直流。他只不过是个小角色,平时维护治安法纪,偶尔也要充当下私人工具。上边一句话让你干嘛就得干嘛,乖乖的听话,否则前程不保,工作不保。

    可是对方有什么背景姚健伟不清楚,叫自己来的人却非常了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在心里权横了下姚健伟又叫道:“少跟他们废话,给我铐起来带走!”

    “你敢……”伟哥大叫。

    但刚说到半曲文就拦了下来。一脸轻松的样子:“你们不给我看证件也行,要铐我也可以。不过先说一句,后果你们自己负责。”

    不等身边的警察动手,曲文主动把手伸了过去,伸到半突然又说了句:“既然是打架两边人都有错,你们只有两辆车,可能不够装吧,要不再派几辆车来?怎么不想叫,要不我帮你们叫?”

    曲文说着拿出手机,按下报警电话。

    “是报警中心吗,我现在要报警,在xx地方有人打架……”

    “快夺下他的电话!”姚健伟心急大喊,冲过去想夺下曲文的手机。怎么都没想到曲文会打电话报警,明明自己就是警察,如果这事闹大传出去,上边那位不好交待,自己的位子八成也会不保。

    姚健伟才三十多岁,身为队长一直都有锻炼,身手也算不错,可是在曲文眼中就和小孩子玩耍一样,慢得不像话。向右边微微一晃,轻松的躲了过去。

    远处停着一辆宝马,车内坐着三个人,邓波,李志林和黄永耀。

    晚上见邓波因为江浩和林萱妮的事不开心,李志林很讲义气的想帮他出口气,其实也是为自己出口气。

    刚好黄永耀今天从南[京]来沪市玩,自己又已经约好了邓波,听邓波说会有几个原来的女大学同学到场,索性把黄永耀一块叫了过去,这样既陪了黄永耀又能在邓波面前显摆,自己有个这么牛x的朋友。

    可是当邓波把伟哥叫过去的时候,伟哥只是很平淡的跟他们聊了几句,完全不把三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后来等江浩两人到场,甚至连话都不说一声就跑了过去。像种事别人可能不以为然,李志林却视为极大的侮辱,一个外地人到了沪市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在骄傲的沪市人眼中,不管你是京城人,还是羊城人,例来都会毫不掩饰身为沪市人的自豪感,习惯了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去看外地人。除非你是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否则只能被他们习惯性的排斥。

    为了显示自己够义气,也为了在黄永耀面前找回面子,李志林便安排了这出戏,让几个爱飙车的朋友故意找伟哥几人的茬,反正他们闲得也没什么事干,家境又好,出了事不怕解决不了。

    但事情的发展却没能像李志林想的那样,陆誉那么大的块头都被对方一拳打倒。

    邓波说除了曲文,伟哥几人在大学期间都是运动健将,四人都不是怕事的主,在学校算是打出了名气,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们。

    听到这话李志林急忙搬来了第二批人马,暗想黑的打不过你们,白的还玩不死你们。

    可是等姚健伟几人赶到之后,事情的发展再次超出了李志林的预料。

    远远看着姚健伟非担制不住曲文几人,还被几人反压着动不了。

    “我说过那四个家伙不好对付,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收手?”邓波说道。他了解伟哥。怎么说也是一方的产业大亨之子。真要闹大了只怕自己也不好受。

    “收手,那陆誉几人问起来,你怎么说,拿他们来耍啊!”李志林没有好气的说道,懊恼为什么一开始叫的不是社会上的混混,而是自己认识的公子哥们,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想收手都很难。

    “那怎么办?”邓波问道。

    “把那个叫郑伟的人压住,我看他们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来。毕竟他不是沪市的人,事情过了总要回去,陆誉几个低头不见抬头见,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不管他们,以后我们也没法混了。”

    李志林说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姚健伟这边和曲文完全僵持住了,连续几下都没夺到曲文手中的手机,甚至连人都碰不到。可手机中一直传出报警中心的急切询问。

    “喂、喂,先生请问你还在吗,请问发生了什么事,请你一定坚持住。我们马上派人过去。”

    一句句询问传来真的马姚健伟给逼急了,对着自己的队员大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他抓住!”

    立即几个队员都扑了上来,前后左右把曲文围得死死的。

    “好了好了,我投降!”曲文举起双手,样子却不像是要投降认输,脸上露出的笑容实在是太诡异。

    等曲文站定,姚健伟一把夺下他手中的手机,恶狠狠的摔在地上,样子就像疯了。

    没错他真的疯了,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今天这事已经闹大,都不知道该怎么收手。

    沪市的出警速度还是很快的,几分钟的时间两辆警车先后赶来,每一辆都坐满了人。可是当车上的警员下车的时候,不由的全都愣住。

    按理接到报警中心的通知,自己应该是最近最先赶到的,可怎么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两辆警车,旁边站着的同行一个个神色都不怎么对。

    “这是怎么了?”新来的警察头头问道。

    “袭警,这小子先打了人然后袭警。”姚健伟不等曲文说话,抢着把大帽子给曲文扣上。

    “什么!”新来的警察头头立即拔出配枪,把枪口对着曲文。“我现在命令你把手放在头上,老实接受我们的检查。”

    “可以,不过能不能先让我看看你们的证件。”曲文心平气和的说道。

    听到曲文的话,新来的警察头头直接拿出了证件,打开第一页上边豁然是他的相片,名字和警察专用钢印。

    “王光义警督。好了,你们是真的警察,可以把我扣上。”曲文念道自觉的把手伸过,这回一点反抗都没有。

    王光义愣了下,姚健伟刚刚还说对方袭警,怎么自己来了就这么配合。

    “卡”一声,曲文被铐了起来。

    “现在谁能和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光义把配枪收起亲自把曲文给铐上,不敢擅作主张。这事透着太多迷点,报警中心为了节省警力只会通知最近的警务部门,没道理会有人比自己先到,而且这片是自己局里的巡逻区,别区的警察怎么会一起跑到这里来。再说了自己一来,姚健伟就说曲文袭警,可是看曲文的样子怎么都不像会是袭警的恶徒。

    “这位警察同志,我们先说吗?”曲文举起双手,因为他的手被铐了起来。

    “你……”王光义不是不让曲文说话,只是他先说自然会偏向自己,但迟早还是要问他的。“那你先说吧。”

    “事情是这样的……”曲文大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中间加以适当的夸张,把情节描绘得恰如其分,让人不由的平添几分信任。

    把大致过程说完,曲文指着姚健伟说:“从我们被撞的时候,我就用手机把整个过程给录了下来,不过我的手机现在被他抢走摔坏了,不信你看地上。”

    果然地上躺着一具手机的尸体,要是可以曲文还想更夸张一点,直接扑到自己的手机身上:小机机啊,你都跟了我八年了,连一口饱饭都没让你吃,最后竟然会惨死在他人的手里。

    王光义俯身把手机捡起,机子虽然坏了,里边的电话卡和内存卡还很好,如果曲文说的是真的,这可是铁证。

    “王光义同志能和你说两句不?”姚健伟心如死灰,当王光义拿枪指着曲文的时候就知道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控制,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人只有上边的那位了。

    “呃,你有什么事?”王光义不是笨蛋,一来就看出了其中隐藏着问题,八[九]不离十是有人私用警力要对付这几个年轻人。

    这种事在警队内不是什么秘密,往往某位领导有不方便解决的问题,总是叫自己这些小弟去处理。

    “我们私下谈谈。”姚健伟把王光义拉到一边,确认距离足够远之后才小声说道:“今天晚上的事能不能交给我们处理,因为这事你自己处理不了。”

    “……”

    这么明显的暗示,无非是说这事是有上层的人授意,如果自己掺和进来就是干预了某位领导办事。

    王光义听完背后也是一阵虚寒,这事怎么这么复杂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