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赌马(四)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砰”一的声,郭有泰重重的打在墙上,开局如此大的优势,几乎一路领先最后竟输了一个鼻子。

    “狗屎运,这家伙一定作弊,没错一定是那个音乐有问题。”

    郭有名当时并不在场,只听郭有泰说过,何况给马听音乐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练马师都是用这个方法给赛马调节情绪。郭有泰硬说是音乐的问题,其实是在给第一场失利找借口。

    “哥,没关系的,如果那家伙真的不懂看马,光凭运气不可能连赢两场,何况是三局两胜,这才是第一场,我们还有赢的机会。”

    郭有名一直没有说输,是深知郭有泰的性格,他总是说自己只会玩明星,可他不也是只会玩车子,尽管他对家族没有多大贡献,可是没有太大的差错,他依然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族长。而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郭成名,那个背叛家族,被族人遗弃的三叔。

    正巧自己的名字和三叔非常相近,一个叫郭有名,一个叫郭成名,可郭有名不想成为三叔那样,因为不是直系的关系最后被迫慢慢远离家族核心,成为一个闲人。

    无疑郭成名成为了郭有名的警钟,只是别人还不知道。

    别看郭有名身边明星不断,他这么做是有目的的,玩明星容易吸引到媒体的注意,不断保持上镜率,通过这种方式体现自己的能力和财力,豪门子弟和明星不同。对于明星这些是诽闻,对于豪门子弟这就是炫耀的本钱。

    而郭有泰只会玩车。上镜率不高不说,违反法纪,总会不断的惹事,一来二往难免成为社会大众眼中的反面人物。

    所以郭有名一直大力支持郭有泰玩车。

    “哼,跟我去马棚,我要看看那小子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样。”郭有泰心中不爽连郭有名这个堂弟脸子都不给,说话的口气完全是命令。

    “好的,哥。”郭有名回答。心中却在大骂,大家都是郭家子弟凭什么老是你指挥我。既然你要和曲文斗,想开一家古玩交易会所,我就如你的愿,让你自己跟他斗的头破血流。

    郭有名最近已经开始逐渐接触家族的核心生意,只要按着爷爷的指示去做,不说有没有功劳。最少能争取到不少好感。

    只要爷爷还在,郭有泰的父亲就不是真正的家主。

    曲文跟郭有泰的第二场比赛在一个小时之后,休息了十分钟跟陶远明和贺景泽慢慢走到马棚,这时马棚里已经换上了新一批要准备比赛的新马。

    第二场比赛是中途赛,再也不能选像“旺多利”那样的轻型马。

    “从远处看较小,近看实则高大。肉满膘肥,股胯发达,胸脯要直而挺,颈骨要大,肉要少。口色红而鲜明润泽便是千里马。”

    曲文在心中默念许国能教给自己的选马知识,慢慢看了一圈下来。发现几匹不错的好马,为了测试赛马跟骑手的同步率故意跟每一位骑手多聊了几句。

    边走边想一下又来到间马栏前,还没来得急细看就听到个熟悉的声音。

    “曲先生你来了,上一场比赛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安冬尼脸上满是喜悦和感激之色,快步走到曲文身前,他是纯种的欧美人,却像华夏人一样紧紧的握住曲文的手,用力的握了下。

    “安冬尼,这场比赛你也有份吗?”曲文惊讶的问道。

    曲文还不太了解香港马会,最早在成立初期,赛马活动只是业余爱好性质,到1971年以后香港赛马会才转为职业活动,经过多年的发展,每年举办七十八场大赛,数百场小赛事,分别在沙田和跑马地及快活谷马场举行。除了在马场内投注外,马会亦接受场外电话和自助终端机投注,全港拥有超过一百家场外投注和一百多万电话投注户口。

    从2001年到2002年,马会已拥有一千一百多名马主,二十四名职业练马师,三十五名骑师及一千四百多匹赛马。2002至2003年度赛马总投额为七百一十亿港元,除掉五百八十亿派彩,一百亿搏彩税,各类支出,马会实际收益在四十亿左右。赛马会每年缴纳的博彩税高达香港税收的百分之十一,剩余的交由属下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管理,主要用在体育、文娱、教育、社会服务、医疗等方面。可以说这种公开合法的赌博活动,从某个角度既丰富了市民的生活,又解决了市民的部份生活问题。而赛马会的职业骑师不多,所以每位骑手每天都要参加几场比赛。

    “香港赛马会对骑手的要求非常高,所以骑手一直都不是很多,正常赛季每个骑手每天基本都要参加几场比赛。”安东尼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能让我看看你这场要参赛的马吗?”曲文又问。

    “能,当然能。”

    因为曲文的帮助安冬尼奇迹般夺得了上一场的胜利,“旺多利”这匹新马第二站就成为头马,相信很快就成为圈中的焦点。而安冬尼则把这一场胜利都看做是曲文的功劳,没再怀疑,把曲文三人一块请到马栏内。

    曲文装模作样的走到马旁,伸手轻轻抚摸它的颈部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二宝。”安东尼回答。

    “二宝!”曲文微愣,谁给起这么二的名字。

    安东尼知道华夏人的习惯,对二字有些偏见,笑着解释道:“这是由英文翻译过来的,虽说‘二宝’今年的比赛成绩不是很理想,可我还是比较看好它。”

    曲文手中拿着“二宝”的资料看了下,“二宝”今年在中途赛的成绩排名才是十一名。而中途赛的赛马总共只有十四匹而已,这成绩别说是不理想。说差都可以。

    不过“二宝”去年到是拿下了不错的成绩,总排名在第四名,而它的父亲“庆得胜”也是一匹名马,当年在一千米和一千米以下七次得胜,当中包括三场一级赛事,在生涯的最后一役远赴英国还夺下英国皇家女皇安妮锦标赛的冠军。而这些战绩让“庆得胜”获得了灵驹的称号。

    至于“二宝”的母亲则是个串种,也就是两种血缘所生,生涯成绩只能算是一般。所以到了“二宝”这代又属于第三串种。

    “阿文,其实‘二宝’是我的马。”贺景泽不好意思的说了句。

    “贺叔,你的?”曲文回头惊讶的看着,原来这匹很二的马是贺景泽的。

    “‘二宝’的母亲是我养的马,一直没能出好成绩,却是匹体质不错的母马,所以我花了大价钱让它跟‘庆得胜’交配。希望能产下匹好马。没想到‘二宝’头一年的比赛不错,第二年的比寒却差强人意。”贺景泽不由的微微一叹。

    “按理说头一年成绩比较好的马,第二年下滑也不是没有,但下滑得这么厉害却很少见,可能是我和它磨合得还不够。”安东尼说道,“二宝”进行过多次检查都没有大问题。那么问题可能就出现在他跟“二宝”的配合上。

    “还有这事。”曲文说道转身凝视“二宝”,暗中放出灵觉探查“二宝”的身体。

    灵觉在“二宝”身上慢慢游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二宝”的左边胯骨上。

    “怎么会有一条小裂纹。”曲文在心里说道,透过灵觉发现“二宝”的左边胯骨深处竟然有一条细如丝线的裂纹,如此细的一条裂纹就算用x光仪也不容易发现。

    “贺叔。你们知道什么情况下可能造成马骨出现丝线裂纹?”确认之后曲文转身开口问道。

    “什么?”贺景泽大惊,马的骨头出现裂纹可不是小事。不及时治疗很有可能造成终身残疾。“你说‘二宝’身上有丝线裂纹,在什么地方?”

    “大概在左边胯部,你看我轻轻往这下压,‘二宝’会感到不适。”曲文随便找了个借口,仿佛化身成了兽类神医。

    “真的吗?”安东尼走到旁边试着轻轻按了下,没发现“二宝”的表情有什么变化,再看曲文认真的表情,自己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敬佩,或许是自己的水平不足无法达到曲文那种程度。好像华夏人对非常懂得看马的人有个专门的称号,叫作伯乐。

    对曲文可能就是华夏传说中的相马伯乐。

    “曲伯乐,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想只有一种可能。”安东尼说道,猜想曲文如果真的是伯乐,马身上一般的伤势自然会看得出是怎么造成的,他若看不出那肯定是比较新的手法。

    “什么?”曲文问道。

    “冰针。”

    “冰针?”

    “确切的说应该是冰钉,是一种冰块制成的尖利锐器,通过不同的方法打入马匹身上,这样既会造成伤赛还不会让人发现,因为冰针打入马身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融化,伤口也会因为冰块低温不会出血,在外表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如果是有人用冰针刺过‘二宝’,再经过长时间的剧烈运动,那一点小小的伤口就会慢慢扩大。”

    安东尼详细解说,这种方法用的人极少,曾经还有人在国外大赛上远距离用枪把冰弹打入马身,造成马匹在赛场上当场死亡,最后输了比赛。

    “竟然还有这样的方法,虽然我不敢肯定是不是用冰针造成的,但我敢肯定‘二宝’胯部真的有个丝裂。”曲文说道。

    “那我们要不要取消这场比赛。”感到事态严重,贺景泽打算取消比赛。

    就在这时郭有泰和郭有名两人走了过来,站在马栏外看着曲文,郭有泰笑道:“怎么上回是给马听哥,这回给马按摩起屁股了,这是不是大家口中的拍马屁啊。”

    俗话常说狗嘴中吐不出象牙,在曲文眼中郭有泰就是只狗,不但吐不出象牙还有口臭。

    “没错,我就是在给马按摩。这是我曲家的独门绝技,如果你想学。付一千万我就教给你。”曲文回道,语气冰冷。

    “哈哈,一千万,你想钱想疯了吧,别以为你撞彩赢了一局就能赢整个赌局,就‘二宝’这匹马。”郭有泰哼哼冷笑转向贺景泽。“贺先生,我可不是说你的马不好。”

    贺景泽和郭有泰的父亲同辈,听到郭有泰的话。嘴上没说心里却非常的不满,瞪了郭有泰一眼转过身没再理他。

    “算了,我去看我的‘红衣巨龙’,如果你想赢第二场,可以考虑和我买同一匹马。”郭有泰对曲文说道,“红衣巨龙”是今年中途赛排名第一的马,六战五胜。可想而知实力有多强。

    “放心,我不会和你买同一匹马的,就靠‘二宝’一定能赢你。”曲文赌气拍了拍“二宝”的屁股,拍马屁有什么不可以,只要有钱要拍几次都行。

    “那我还要先谢谢你了。”郭有泰“谢”道,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等郭有泰走远。贺景泽担心的看着曲文:“阿文你不是说‘二宝’身上有伤吗,那怎么还可能参加比赛,甚至胜出。”

    这种情况若换成别人一定不能,曲文却可以,但他总不能说自己有灵觉在身。包治百病吧。虽然曲文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能一下治得好“二宝”,暂时帮它压下伤患还是可以的。

    “贺叔我家里有套祖传的减压方法。我可以帮‘二宝’先缓解一下身上的伤痛,让它顺利比完这场比赛,等赛后还是好好的让它去检查治疗,一直到恢复好。”

    “真的?”贺景泽睁大眼睛望着曲文,每次遇见他总能给自己带来很多惊奇。

    “我骗谁也不会骗贺叔你啊。”曲文一脸的诚恳老实。

    和曲文认识这么久,在贺景泽的记忆中他是一个真诚可靠,非常有能力的的年轻人,贺景泽放心的笑道:“那麻烦你了。”

    “帮贺叔怎么能叫麻烦呢,等会我一样要在‘二宝’身上下重注,让安东尼先生再胜第二场。”曲文说道。

    听到曲文的话,安东尼崇敬之色更甚,如果曲文能让受伤的“二宝”胜出,自己今天再胜第二场,那他就不止是伯乐,还是神,马场中的马神。

    “那我先谢谢曲先生了。”新马第二场就拿下头马,自己一天连胜两场,别说是明天的马报头版,相信香港早报头版都可能是自己,将来一段时间内都是圈内谈论的话题。

    “安东尼,你的年纪比我大,大家都是朋友,你就叫我阿文好了,如果这场比赛真的胜了,请我喝杯酒就好。”曲文说道同样是非常诚恳友善的口气。

    “一定,不管是不是头马,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安东尼感动回答。

    陶远明站在旁边,满怀自豪和开心,正因为曲文的这种性格,才让他事事顺利,到处遇贵人,遍地是朋友。自己的这个女婿真的是好得没话说。

    曲文没再说话,把手放到“二宝”的胯部,慢慢按摩,灵觉透过双手送进“二宝”体内,因为马的体格要比人大,所需的灵觉更多。

    灵觉按曲文的控制进入“二宝”的体内,先是包裹治愈着它胯骨上的伤处,同时不断增强它的体质。由于灵觉是一个温和的真气,对人和动物只有利而无害,能起到激刺肌体的效果,像兴奋剂一样,却没有兴奋剂的副作用,还不会被查出,所以曲文可以放心大胆的对“二宝”使用灵觉。

    因为马的体质和人不同,第一次在马身上使用灵觉治疗不敢过份使用,所以整个治疗过程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当曲文把手从“二宝”身上拿开,全身上下已是大汗淋漓。而“二宝”的眉心展开,像是身心达到极度舒泰的样子。

    看见曲文的样子,贺景泽无比的感动又惊讶,仿佛没有什么事是他办不到的,鉴宝赏石无人能出其右,就连相马医马也是如此,有这一身本事难怪他不发财。

    “怎么样?”贺景泽担心的问道。

    “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比完这场给它好好的养一下伤口。”曲文没敢一下把“二宝”的伤口完全医好,否则太骇人听闻,世界上还没有谁能不用医疗器械就治好马身上的骨伤。

    “好的。”贺景泽连连点头。

    简单治疗,刚好到比赛时间,安东尼跟三人说了一声,慢慢把“二宝”拉进赛场。

    “阿文‘二宝’真的有机会胜出吗?”陶远明问道。

    “不敢说,但我相信‘二宝’。”

    “那我们还等什么,再不下注就来不急了。”陶远明大叫,他不相信“二宝”,但他相信曲文。

    因为“二宝”有伤在身,陶远明并不敢下得太大,五十万当是随便玩玩,曲文仍就下了三百万,反正上一场大赚了一笔,倒是贺景泽这个马主在“二宝”身上下了重注,一千万的赌注让知道的人都大为惊讶,一千万的压注在赛马场并不多见。

    ****************************************

    赛马的事并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是为了后边做铺垫,蛮民一直按着大纲写可能会有些小小的改动,偏差绝对不会太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