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合理赔偿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等等。”郭成名急忙招手,就算曲文是做戏也要主动把他留住。“曲先生如果觉得贵,我可以适当的降些。”

    曲文仍不为所动的样子,能收到郭成名手上的股票固然是好事,收不到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今天来的目的只是想敲郭成名一笔,若敲不到就把整件事曝出去,继续给郭家抹黑。

    “适当降些,或许你认为郭氏的股票是股宝,对我来说只是赚钱的工具而已,如果不能给我带来足够的利益,我收来干吗。在商场你是长辈,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道理。”

    打人事情发生后,郭仁林一再说他根本没打过曲文,全都是曲文在演戏才气愤的派人去教训他一顿。不管是真是假,可见曲文有多奸诈难缠。

    如今看来曲文不光是奸诈难缠,还很精明,懂得充分利用人性的弱点。可是现在曲文不急自己急,郭成名再不情愿也只能由着曲文牵着走。

    “那你开个价吧,只要价钱不是太低。”

    从进房起郭成名一再让步,曲文原以为他是因为关心自己的儿子,现在看来还不光是因为他儿子的事,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在里边。至于是什么事让郭成名愿意出售手头上会下金蛋的股票,这点曲文完全不关心,重要的是能成功收下他手头上的股票,并保证这些股票没有问题。

    “先问一句,这些股票还都属于你所有吗?”曲文问道,看郭成名的样子似乎很急着要卖出去,如果不是手头严重缺钱。就是这些股票有问题。

    “自然都属于我所有。我有全权处理权。”郭成名回答。现在这些股票还属于自己,谁知道郭伯山以后会不会打压减缩,这种事不一定要持有人同意,董事会也有权对一个人的持股情况做评议,通过增发股票等方式来减少一个人的持股情况。

    “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股权证吗?”曲文转身坐了回去,他也不是真的要走,只是要做个姿态,自己并不是很在意这些股票。能买到最好,买不到也无所谓。

    “你等等。”郭成名让曲文在大厅等了会,没花几分钟从自己的房间拿了几份证明出来。

    “吕律师,你帮我看看,这些股权证都还合法有效不?”曲文对身后的吕律师说道。

    “好的曲先生。”吕律师既是伊家的法律顾问,也是香港的大律师,熟悉各种法律条文和商业条文,接过郭成名的股权证,一份份认真仔细的看了起来。良久,把最后一份证明看完。吕律师对曲文说道:“曲先生这些股权证明都合法有效,没有任何问题。”

    等吕律师说完。郭成名说道:“曲先生,你现在可以开价了吧。”

    在吕律师看股权证的时候,曲文也随意看了几眼,主要是持股数量和原始发行价格。郭氏和天奇的发行价最初都是一块多钱,现在郭氏的涨到了近百块,天奇也有四五十之高,不论中间的分红和送配股份,在没有复权的情况下就涨了几十到一百倍,由此可见为什么上市公司原始股东们都富得流油。

    “十五亿。”曲文想了很久说道。

    “什么,十五亿,曲先生你下刀子也太狠了吧,这可不是菜市凡事砍一半。”郭成名冷笑,郭氏和天奇的股票不是菜市里的大白菜,怎可能一口减一半。

    “那你说我应该出多少?”曲文反问,郭氏和天奇的股票是有价值,如果太贵就超过市场价值。若非要收购天奇,曲文还真不屑于去买。

    郭成名被曲文反问住,开得高了曲文不愿买,开得低了自己心痛,偏偏自己急着用钱,偏偏这些股票在自己手上的用处只会越来越小。

    “我退一步三十亿,曲先生要是真有诚意就成交。”

    “这个价的话那我就没有诚意了,我的诚意最多十八亿。”曲文的回答让郭成名错愕不已,他这那是在做生意,明显是强买强卖。

    “曲先生你别以为拿有我儿子的把柄就可以要胁我,十八亿我宁可自己留着。”郭成名发狠道,要不一味的退让,只能便宜了曲文。

    “哈哈哈哈。”曲文再次大笑,笑声夸张。“我可不认为自己在要胁谁,做生意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你出的价格我觉得不合适可以不买,我出的价格你觉得不合适可以不卖,至于你儿子的事等我们做完这笔生意再谈。不过郭先生现在应该很急着用钱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让郭先生这么缺钱,但那与我无关,我只能保证你我双方达成协议,我能第一时间把钱转给你。另外郭氏集团上市这么多年,前前后后一共有二十多次送股分红,这中间已经让郭先生赚了不少吧,可能远超过我开的价,难道郭先生还不满足。我现在花十八亿买下又要等多少年才能回本,这笔账我帮我算过吗?”

    曲文拿起手机,屏幕上是郭氏的股票走势,自从有了网络,有了无线上网到那都能随时随地查到各种咨询。

    要说股票分红,全世界除了华夏内地,别的国家都要求上市公司按利润分红,每年最少一次。而华夏内地股票市场,很多上市公司明明是盈利的,死活就是不肯分红给股民,甚至出现不少上市十多年不分过一次红利的铁公鸡股票,而内部董市会则偷偷把这些钱给分了。

    像这种情况如果是在国外早就被证监部门处罚,严重的暂停公司股票,严格保证股民的权益,而唯有华夏内地把股票市场当成了一台抽水机或者是抽血机,不断的抽广大股民的血却一分钱也不会返还。

    曲文在香港时间也不算短,见过大把业绩不错的上市公司,每年按利分红给股民。而大多股民没什么技术。但只要知道这家公司业绩好。把钱放在里边等着分红就行。虽说这种做法不能一夜暴富,但总比把钱存在银行里强得多得多。

    郭氏股票上市十多年,前后分红二十多次,一次比一次多,郭成名手上的原始股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赚了多少钱,曲文现在愿按市价的一半收下也不算亏待了他。当然曲文也绝不会亏待自己。

    听完曲文的话,郭成名不由的暗暗佩服,难怪兰天华都斗不过他。这份心思,这份手段,这种头脑,那更何况是自己的儿子。跟曲文一比真跟一只猪头三似的。

    “曲先生算账倒是挺快,可郭氏业绩年年增长,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拿在手上只赚不亏,现在觉得贵一些,迟早都会发现是值得的。”郭成名为郭氏抬价,明明已经打算放弃郭氏。

    “那郭先生可以继续留着。也许郭氏真的很不错,但我只能说是现在。谁知道几年后是什么样,遥远的将来是什么样。世界格局每年在变,国家政策每月在变,股市天天在变,你能保证郭家不会出现问题。听说天奇在南非做的一单工程出现偷工减料的丑闻,而郭氏也有份在里边,就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郭氏的股票?”

    郭成名大惊,南非工程的事外人只知道是天奇做的,并不知道郭家也有份在里边,那曲文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郭家中间有内鬼。更重要的是这些事都是自己弄出来的。

    郭成名汗流浃背,故做镇定的说道:“我不懂曲先生的意思。”

    曲文笑了笑:“这样吗,其实我也是道听途说,晚些我重新去找别人证实一下。”

    ……

    郭成名恨不得把曲文给掐死,他要是到外边证实,不就是把这事给传了出去。如果是那样郭伯山可能连董事会都不开了,直接就找人把自己给灭了。

    “二十八亿,我最多只能减到这个程度。”郭成名怒声大叫。

    “二十亿,我最多只能加到这个程度,我还急着回去证实消息呢。”曲文猜的果然没错,郭成名急着用钱就是想堵南非工程的窟窿,既然发现了他的真正弱点,怎能不狠狠的往死里踩。

    “一人退一步,二十五亿。”郭成名真的想杀人,不光是曲文,还有把消息外露的内鬼。但他不知道整件事情早就在欧阳家的监控当中,就连丑闻曝出也是欧阳家一手策划的。

    “二十二亿成交,这才是真正的一人退一步。”曲文主动站了起来,把手伸到郭成名身前。

    “好!”郭成名咬牙切齿道,和曲文轻轻握了下立即松开。“你什么能把钱转给我?”

    “现在。”曲文说道,他身上没钱不过董昆有,之前答应要帮忙还债,没想到要用在这地方,说完拿出手机拨通了董昆的电话。“昆哥能先借我二十四亿吗,我有急用。”

    突然接到曲文的电话,开口就借二十二亿,董昆也没问用来干什么,直接回道:“是转到你的账号上吗?”

    “等会我再跟你说。”简单说了两句挂上电话,曲文转向吕律师。“吕律师这股权转让的事也麻烦你一下。”

    “放心吧曲先生,我一定会办好的。”吕律师今天本来是陪曲文送律师信的,说白了是陪曲文演戏,没想到曲文三言两语就敲定了一份股权买卖,二十多亿的买卖。不说曲文的手段了得,一句话就能挪得出二十二亿资金就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在他认识的年轻人当中还没有谁有这份能耐。

    吕律师的动作很快,一个电话让助手准备好了两份股权转让协议送到郭成名家,确认完协议内容,曲文和郭成名分别签上自己的大名并加盖指印,整个转让协议就此达成。两个多小时后,二十二亿资金转到郭成名账户。就此短短半天时间曲文正式成为郭氏企业的大股东,坐拥百分之五的股权。而整件事情到现在郭伯山还一直蒙在鼓里,只怕等他知道郭成名把价值三十亿的股票以二十四亿卖出,会火冒七丈,雷霆爆发都不为过。

    “那曲先生,犬子的事就……”转让股权之前郭成名跟曲文谈好了不会再追究他儿子打人的事,不放心又多问了句。

    “你儿子的事。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你儿子。”曲文随即拍拍手上的一份附加协议笑道:“放心吧。有白纸黑字,我想反口也不成。”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多留曲先生了。”协议完成,郭成名半分钟都不想留曲文在自己家里,这年轻人不单让他恶心还让他害怕。

    “正好我晚上跟人有约,你想留我也没空。”曲文起身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对郭成名微笑道:“对了郭先生,温哥华真的是一个好地方。”

    郭成名怒瞪曲文,心中大骂。老子死也不会移民去温哥华,打定主意一会就让儿子也从温哥华搬走,一生都不会踏入那半步。

    离开郭成名家,跟保罗坐在一辆车上,手中拿着郭氏百分之五的股票,天奇百分之二的股票,曲文忍不住开心大笑。顺利收得天奇的股票,还便宜买到郭家的股票,这样的好事上那去找。回头慢慢在二级市场抛售郭氏股票,就算卖得便宜些。多少也能赚一两个亿吧。

    坐在车上一直没有开口的保罗终于说话,很自然的表情看着曲文。他已经习惯曲文做出各种令人惊讶佩服的事,见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如果曲文做的事不令人惊奇,那才让他奇怪。

    “老大,那个姓郭的傻了吗,这些股票市价最少在三十亿以上,他怎么不卖给自己家里人,反而要低价卖给你?”

    曲文笑了笑:“没看出吗,他一定和郭家人闹翻了,可能是因为南非工程的事,试想一下如果是你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家里人会怎么对待。郭伯山那人我没见过,听说是个火爆脾气,郭成名闯下这么大的祸,不杀了他就算不错了。现在郭成名极有可能已经和郭家人闹翻,急需一笔钱去填南非工程的窟窿,而且他那个傻儿子得罪了我,一堆把柄握在我手上,我又能马上拿出这么多钱,他不便宜卖给我,还能卖给谁。如果他要在二级市场抛售股票,先不说能马上卖光,而且一下大量抛售股票,会让郭氏股价暴跌,手头的股票同样会大量缩水。如今他拿到一大笔钱,解决了南非工程的麻烦还能剩不少,拿着十多亿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能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当个土财主,又何乐而不为。相信他现在正在偷着笑吧。”

    曲文前边说的都没错,但他没猜对郭成名现在的心情,以低价把股权卖出,想哭都来不急。

    保罗听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老大你一直放着姓郭的小子不管,就是为了今天狠狠的敲他老爸一笔。”

    保罗来华夏久了,普通话说得比很多香港人还好,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障碍,老爸两个字还带着点卷舌,十足北方人的味。

    “你说错了,我这不是敲诈,你看我这样的好人,怎么能做出那么恶劣的事。人不犯我,我自然不会犯人,我这只是合理要求的赔偿而已。”

    合理的赔偿!

    保罗愣了下接着哈哈笑起,不管是谁看到郭成名之前的表情都不会觉得那是合理的赔偿。

    “那我们现在去那?”保罗问道。

    “去欧阳家,我想欧阳老爷子比我想要郭家的股票,张叔麻烦你开到欧阳家去。”

    来到欧阳家已经近吃饭时间,曲文最近常往这跑,车到门前欧阳家的佣人连问都没问就把曲文给放了进去。没过多久就见欧阳勤奋笑呵呵的来到大厅,向曲文问道:“怎么这么自觉往我这跑,是不是想我们家琴琴了。”

    曲文之所以不敢来欧阳琴家,这便是原因之一,欧阳勤奋那像是个当爷爷的人,总想着把自己的孙女往外送。

    “我想来混饭吃行不,听说老爷子家的厨师是从五星级酒店请来的,我在这吃一餐就等于赚了好几万。”曲文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的拉着保罗坐了下来,如果没有他的允许,保罗只会傻呆呆的在旁边站着。

    “那倒是,你这算盘打得不错,要不将来琴琴嫁给你,我再送你个大厨?”欧阳勤奋继续玩笑道,他就爱看曲文的窘样。

    “老子你再开我玩笑,我可回去了,我今天来是有正事。”

    曲文故作严肃却让欧阳勤奋更加想开他的玩笑,他知道曲文的性格,只要是朋友怎么开他的玩笑,他绝对不会生气。

    “好吧,那我们就谈正事,不知道你今天想谈什么正事,跟琴琴的婚事吗?”

    ……

    “我想谈郭家的股权问题,不知道老爷子对郭家的股票感兴趣不?”曲文直接说出正题,要不欧阳勤奋还会在自己和欧阳琴的问题上纠缠。

    “什么?”欧阳勤奋坐正身子,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你有郭家的股权,有多少?”

    “百分之五!”曲文笑着伸出五个手指。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