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神秘墓穴

作者:蛮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猪星高照最新章节!

    在一处华丽的地中海式建筑物里,萨巴哈恭敬的站在里边。

    虽然是白天,但屋内的气氛却让人无法喘息,而这股强大的气场来自于房中的另一个男人。

    “真好吃啊,澳大利亚的葡萄。”男人先是平静的说了声,和别的国家不同,三月份正是澳大利亚葡萄收获的季节,但是要在直线一万多公里的距离第一时间品尝到这份美味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不过很可惜啊,你没有机会品尝到这样的美味,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将一串葡萄吃完,男人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还是一脸的平静,让人从表面看不出好坏。

    “对不起,属下愚笨。”萨巴哈尽力克制自己害怕的心情,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善良之辈,虽然自己也不是,但他要比自己更邪恶,就算是自己人也会毫不犹豫的抹杀。

    啪……

    正说着男人突然猛拍了下桌子,差点把萨巴哈的魂给吓了出去。

    “你也知道自己笨了,连一家小小的古董店都拿不下来,还枉费我这么看重你。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给错了你机会了?”男人的声音开始变得异常的冰冷,仿若一道西伯利亚吹来的冷风。

    “对不起,卡摩斯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萨巴哈深深的弯下腰,他在会里是六段职位,而对方是三段导师,他害怕对方的一句话让自己永远的失去机会。

    “是吗,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下一次任务会办得更好?”男人正声道。定定的望着萨巴哈,目光又如两把锋利的尖刀。

    “你可以相信我的。我曾经对刺杀之神起誓过。”萨巴哈没敢抬起头,他怕与对方对视。传说目光也是可以杀人的,高手会利用目光给对手极大的心理压力,从而渐渐瓦解对手,然后利用破绽给予致命一击。

    说到刺杀之神,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炽热起来,右手紧紧的握了下。

    “好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去跟踪那些东方人,随时汇报他们的一举一动。”卡摩斯挥了挥手让萨巴哈退了出去。

    等萨巴哈退出房间,另外一个男人突然从房间中的柜子后走了出来。

    “很难得你竟然没有动手杀失败者。”

    卡摩斯眉心一紧:“卡拉曼注意你的用词,我们都是三级导师,你无权干涉我的事。不过……”卡摩斯突然又呵呵笑了出来。“我还真的想杀啊,可是再杀我就快没人用了。”

    卡拉曼最不喜欢卡摩斯的就是这点,俩人实际上是表兄弟。而一个喜欢用大脑一个喜欢用暴力。卡拉曼觉得杀人应该是一种艺术,而卡摩斯认为杀人只是为了好玩,很单纯的杀戮。

    “不管你了,教长大人让我过来配合你的行动,这些东方人似乎已经找到了刺杀之神的线索,不如我们先让他们带路。等到了地方再坐收渔人之利。”

    “坐收渔人之利,这是东方人的用词。”卡摩斯沉静了下再次出声道。“你认为前后遇到的两批东方人会是同一个帮会的吗?”

    “暂时还不能肯定,只能肯定两批都是东方人。”卡拉曼说着很不客气的走到房中酒柜,拿出了瓶酒为自己倒上一杯,然后一仰脖子。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呵呵。”卡摩斯淡笑两声,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堂弟。每次想杀人的时候总喜欢酗酒,因为酒也能让人的血液沸腾。

    卡拉曼一连喝了几杯,直到把整瓶酒喝光,刺激的气味和液体进入身体,只觉得全身跟着变得火辣起来,像是燃烧了一样,随时要从身体里迸发而出。

    “刺杀之神,传说他当年无意中闯进了某个洞窟才获得如此强大的能力。你说如果我们抢先发现了刺杀之神的秘密,我们会不会变得比教长更强大?”

    “也许。”卡摩斯也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教会里并不反对下属谋害上级,只要你认为自己的能力比上级更强,那么你就能取代他的位置。

    “所以我真的不想等了,一刻也不想再等。但是……”从卡拉曼口中喷出激鼻的酒气。“我们还是要等。”

    卡摩斯无奈的跟着耸了耸肩:“那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这么晚才得到消息。”

    ————————————————————————————

    车子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过了芙缇娜的村子不远,要靠她的记忆一点点的前进,而再好的车子进入沙漠速度也会跟着减慢。

    凯雷德和保罗都有在沙漠开车的经验,还好是三月,气温虽热但还没到可以烤死人的地步。俩个人轮着开车,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进到东部沙漠的边缘。

    光是到这曲文都很佩服芙缇娜的奔跑能力,你说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怎么会离开家跑这么远。

    对此保罗和凯雷德得笑了笑,保罗说道:“曲老师在非洲,特别是少数边远村落,往往为了找吃的可以跑离开家两百公里远,这种事在这见怪不怪。”

    曲文听到恍然大悟,难怪国际长跑健将大多出在非洲,敢情是从小在自然环境下养成。

    “那芙缇娜你跑这么远干么,远到这里还跑应该没有吃的东西吧?”

    说到这里似乎牵扯到芙缇娜的伤心往事,一下泪水就溢满了眼眶,很努力的没让它们掉下来,样子却越发的让人可怜。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过逝了,然后妈妈改嫁给了别人,我就跟在村子里的叔叔住,原本以为他是好心收留我,等我到了十四岁才发现,他是为了把我养在了拿去卖。所以从十四岁起我就成了眷所的常客……,可一直到十七岁时。整整三年都没有人愿把我卖走,叔叔生气就开始减少给我吃的东西。有一天我趁着叔叔家人睡着,偷偷的跑了出来,可是跑错了方向无意中就跑到了沙漠里……”

    后边的事不用说几人也猜得出是怎么一回事,她跑进沙漠误打误撞捡到了银笑风要找的东西。

    “可是你怎么又跑回去了呢,好不容易才跑回来的,而且沙漠这么大你不会迷路。

    芙缇娜似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满脸的茫然:“跑进沙漠之后我勉强支撑了一天多的时间便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又热又渴还很饿……”芙缇娜的脸色泛起一圈羞红:“当我认为自己再也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很想回到村子,那怕叔叔对我再不好,最少我还能吃上一口饭。于是我又开始往回走,说真的我那时候其实不知道那边才是回头的路,正当我真正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团亮光,于是我顺着亮光跑了过去。就这样捡到了那枚胸针。自从捡到胸针之后,脑子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知道村子的方向应该在那,最后我就这样走回了家。”

    明明跑了出来又要回去,这事能怪芙缇娜没有骨气吗?显然不能。

    民以食为天,有人说肚皮决定尊严。当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骨气还真的那么有用吗。况且这是村子里一向的习俗,被卖了也不是多么丢人的事。被卖了再被人退回去才叫丢人。

    曲文小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生活挺苦,因为家境贫寒,所以父母不能给他太多物质上的东西。

    不过相比起银笑风。自己就好得太多,最少自己还有父母。有家庭的温暖。

    但是再跟芙缇娜比起,那就不止是好得太多,芙缇娜的生活在华夏大地可以说连基本的人格尊严都没有,被养大只不过是为了被当成货物一样卖掉。

    所以人要懂得知足,不要自暴自弃,然后为自己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

    刚入到沙漠外围,偶尔还能看到些别旅游团,因为在整个东部沙漠有很多古埃及金字塔,这里成为国际游客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

    再往里走看到的则是那些富有冒险精神的年轻人,什么肤色都有,花很少的钱就能请一个当地导游带他们在东部沙漠稍深一些的地方进行一次穿越冒险。

    如果再往里走,除了如浩瀚的沙海就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还没到吗?”银笑风向芙缇娜问道,虽然车子开得很慢,但总要比人行走的速度快多了。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往这个方向一直走的。”毕竟有一年多没来,芙缇娜能记住个大概方位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急什么,只要大方向没错,总会找到的。”曲文说道,平时银笑风总是副很懒散的样子,今天大反常态的变得积极起来。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毕竟东部沙漠这么大,要找个地方不容易。”银笑风嘴硬说道,什么杜环,什么救苦天尊,他只想从中找到些线索,关于自己的身世之迷。华龙道人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所以银笑风特别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

    “大,能比撒哈拉大吗?”曲文白了银笑风一眼,撒哈拉沙漠的面积超过美国国土,要在里边找东西那才叫困难。

    车子慢慢的在沙漠中开了半天的时间,依旧没有找到芙缇娜所说的地方。等天色稍晚一些,按凯雷德的意思,暂时先找了个地方休息。晚上的沙漠天气变化无穷,冒然前进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

    停下车,凯雷德和保罗很熟练的把三个帐篷拿了出来并搭建好,银笑风夫妻俩则负责升火煮食,曲文又成了最空闲的一个人。

    “曲老师,接着。”把帐篷搭好,保罗从后车厢拿出四把霰弹枪,犹豫了下还是把其中一把扔给了曲文,回想起他在来时车上玩枪的情景,真叫人害怕。

    四把霰弹枪都是凯雷德在来之前买的,除此之外车上另外还有几把美国产的m468卡宾枪和几把手枪。

    在埃及只要有钱基本什么样的枪支都能买得到。其实在整个西奈半岛的黑市上,都充斥着从利比亚流出的各种武器。而利比亚在内战时期共计进口了十六亿美元的燃油。至到现在还欠了八点九亿的燃油外债。于是为了还债,利比亚方面就通过地下渠道向黑市贩卖军火。

    像曲文几人拿的枪支根本算不了什么。传闻光是从利比亚流失出去的便携式导弹就有上万枚之多,更可怕的是竟然还有核原料。所以怪不了艾弗森在经过利比亚的时候会变得这么谨慎。

    接过霰弹枪,曲文习惯的先试了试手,这次他没有直接打开保险也没有把枪头对准任何人,转过身对远处的沙漠瞄了下。

    见状保罗心中大缓,枪械不可怕,可怕的是拿枪的人。

    “笑风先生,给你。”因为和银笑风混得很熟了。保罗也开始直呼银笑风的名字,想把一把霰弹枪扔给他。

    “我从来不用枪。”银笑风摇手,因为从小受华龙道人的感染,对枪械不是很感兴趣。

    “那算了,苏美琪小姐你会用枪吗,如果有什么情况,便多了一份自保的力量。当然还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保罗转头向芙缇娜问道。

    芙缇娜先看了一眼银笑风,然后微笑着说道:“我不会用,但是能教教我吗?”

    “当然可以,芙缇娜小姐你的英语说得越来越好了。”保罗把霰弹枪递给芙缇娜,然后简单的教了下,如何使用枪械。“你可以试着开一枪。但千万别对着人。”看来保罗对曲文在车上玩枪的事情心有余悸。

    “真的可以吗?”初次接触到枪械,芙缇娜也很兴奋,在村子里猎枪只有男人能碰。

    “就对那边的沙丘打吧。”保罗点了点头,确定芙缇娜没有把枪口对着自己。

    砰-------

    突然一声枪响,远处的沙丘溅起漫天尘沙。而芙缇娜因为受不住霰弹枪强大的后作力摔倒在地。

    见状保罗和银笑风都走了过去。

    银笑风露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先将芙缇娜扶了起来。然后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芙缇娜脸色不由的微微一红,娇羞迷人。同时感到得到丈夫的关心,心里甜滋滋的。

    “是我不好,我忘了霰弹枪的后作力太大,要不芙缇娜小姐你试试这把手枪。”保罗改拿了把奥地利产的格洛克17式9mm手枪给芙缇娜,虽然格洛克17式在手枪中的威力也很大,但比起霰弹枪要小很多。

    芙缇娜先问了银笑风一句:“我可以再试试吗?”

    “可以,不过先等等。”银笑风说完拿起两个空罐头拿到十米左右距离摆放好,然后回到芙缇娜身边轻声道:“你试着瞄准打那两个罐子。”

    让芙缇娜跟着来沙漠,自然要对她的安全负责,如果她自己能掌握一门防身自卫的本事也是件好事。所以银笑风并不反对芙缇娜学枪。

    听到银笑风的话,芙缇娜在保罗的指导下很用心的瞄准,开枪,可是一个弹匣打完连边都碰不到。

    “我真笨。”芙缇娜今年才刚满十八岁,在几人眼中和个小女孩没什么两样,自己骂自己笨还吐了下舌头,顿时让人觉得可爱程度要乘上n倍。

    “让我试试!”见芙缇娜试枪,曲文玩心大起,让保罗也给他拿了一把过来,装上弹匣打开保险,然后扣动扳击。

    砰------

    砰-------

    砰-------

    首先是第一枪精准的打到空罐头上,然后空罐头高高的跃上高空,可是没等罐头落下,曲文再次扣动扳击打出第二和第三枪,每一枪都把空罐头打向更高的地方。紧接着第四第五第六……直到十发子弹打完,空罐头还高高的在空中晃荡着,久久才落了下来。

    见状除了银笑风之外,保罗几人都瞪直了眼睛。

    我靠,枪神啊!

    从没见过有人是这样玩枪的。

    特别是保罗,记得曲文在车上时玩枪的情景,应该是个新手。可是新手能有这水平,这恐怕连国际高手也达不到吧。

    “曲老师,你太神了。我决定了这一生都要追顺你的左右,成为你最踏实的仆人。”保罗突然跪在地上。以前和曲文在一起,先是惊讶,感叹,敬佩,然后是崇拜,死心踏地。曲文在他心目中就像神一样的存在。

    “曲老师,你能不能也教教我怎样用枪?”凯雷德走了过来,和保罗一样跪在地上。岛国人喜欢鞠躬,阿拉伯人喜欢跪拜,这是他们的最高礼仪,一般只对神明和极度崇拜的长者使用。

    “这……”曲文是因为灵觉的关系,可以透过灵觉视线看到每一件物品的动作轨迹,然后及时开枪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要让他教人。这就难了。

    “你们先试着看乒乓球吧。”挠着头,曲文脑中灵光一闪,把华夏特种兵训练眼力的方法教给了俩人,而这方法是卢建军教给他的。

    其实不光是华夏特种兵,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特种兵都讲究动态视力训练。

    动态视力是指眼睛在观察移动目标时,捕获影像、分解、感知移动目标影像的能力。这种能力伴随着通过动态视力捕捉影像和短时间内大脑信息处理的过程以及机体的相应的反应过程。例如。拳击比赛中每一名拳击选手都要利用动态视力捕捉对手的快速行为变化。几毫秒的时间内,你可以打倒对手或被对手打倒。拳击选手通过动态视力捕捉攻击手的出拳,同时躲避攻击。

    看乒乓球只是华夏特种兵使用的方法之一,用一根绳子把乒乓球吊起来,然后用正眼去看。努力坚持到八分钟以上,不许眨眼。不许看别的地方,直到眼睛不流泪,没有酸涨感为止。然后改为左右两侧观看,要达到同样的效果。最后是仰视和俯视,移动乒乓球,都要达到八分钟以上。当这一切都合格之后,动态视力也就基本训练完成。

    曲文方法说了一遍,保罗、凯雷德和芙缇娜都认真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训练方法。

    这种方法银笑风也是头次听见,一时感到好奇,从曲文手中接过枪也试着扣了几下。

    结果……

    另外一个空罐头没有飞起来,而是被打成了稀烂。

    凯雷德好奇的把空罐头捡了回来,睁大了眼睛,十发子弹全都精准的打到了上边。

    我靠,又一个枪神。

    “银笑风先生你也要教我。”凯雷德激动不已,这俩个华夏年轻人真的是神了,如果能从他们身上学会一招半式,这一生受用无穷。

    “这个我教不来,应该我凭的是气的感觉。”银笑风如实说道,他修练的功法和曲文不同,自然没有灵觉视线的功效,不过他可以通过气的掌握,任直觉去开枪,于是没有任何技巧性,只是把枪弹全都打在空罐头上。

    “那我还是跟曲文先生学习吧。”

    气这种东西,凯雷德听说过一些,好像是华夏人修练的一种功法。世人喜欢称之为华夏功夫,在华夏的电视中被拍得神乎其神,可以利用气飞天遁地,杀人于百米之外。

    想到这凯雷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想千万别惹这俩个华夏年轻人生气,若者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这手真厉害,我也学不来。”对气的掌握曲文坦然不如银笑风,当然这也是修练功法不同的原故。“不过嘛你可以试着教你媳妇,我想她更喜欢被你教导。”

    没有说话,银笑风转头看了芙缇娜一眼,这丫头的眼中露出满满的崇敬。

    ————————————————————————

    当苏美琪打出第一枪的时候,在两三公里外的沙丘后,四个男人突然都站了起来,动作统一迅捷,只是从坐着到站起来的一瞬间每人手中都多了一把枪,仿佛是凭中变出,一看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

    “钟哥,有枪声。”一个胖乎乎的男人说道,年轻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黄头发,蓝眼睛,十足十的欧美血统。

    “废话,连你都听见了何况是钟哥。”另一个年轻男人说道,也是二十五六岁这样,样子看起来有些像中美混血。

    “还有。”另外一个大高个说道,从他的相貌应该是俄罗斯那边的人。身型高大健壮得像个山一样。正说着,远处枪声再次响起。这回改成了连发,不过枪声要小了很多,可以听出是手枪打出来的。“应该是在练枪吧,不过这枪法真烂是该好好练练。”

    听声音十发子弹打完,全都是闷响,如果不是故意在打沙地,就是全打偏了。

    可只是短短的一会,又有十发枪声响起。和之前不同,每一发都带着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

    听到后边的枪声,四人的神情变得谨慎起来。

    “高手!”站在最中间的男人发话,不论是头发还是肤色,眼瞳都是典型的华夏人。他的身型一点也不比身边的俄罗斯矮小多少,很认真的听了下,可以听出十枪都是打在同一样东西之上。

    刚说完没多久又有十发枪响响起。虽然有些沉闷但也带着金属撞击声。

    再次听到枪声,胖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奋,把手中的枪放了下来,拿起火上还在滋滋冒油的烤鸡,似一点也不怕烫的吃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那路高手,真想和他们会会。”

    “吃的你**。别忘了我们来这是干什么的,我不想节外生枝。”华夏男人说道。

    胖子立即恭敬的呵呵笑道:“知道了,钟哥。”

    ————————————————————————

    同样是三四公里之外,听到枪响,卡摩斯站了起来。望着枪声传来的方向,露出狂热的神情。极度兴奋的样子。

    “看来萨巴哈没有乱说,能把枪玩得这个程度,确实是高手。”

    “怎么手痒了,忍不住要过去和对方碰面?”卡拉曼淡淡笑道,拿出个小洒壶一口就把里边的酒给喝光。

    “你不也是一样,哈哈哈哈,华夏功夫,这回一定要好好切磋下才行。”

    ————————————————————————

    吃过晚饭,五人分帐而睡,尽管曲文大嚷着让银笑风去跟他媳妇一起睡,可银笑风还是和曲文在同一个帐蓬内度过了一晚。

    在热带,太阳总是起得特别的早,简单吃过东西,把东西收好,曲文五人又开始慢慢的寻物之旅,这一次出来只带了六天的汽油,如果第三天还没找到,五人就得回头。

    在沙漠里找东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这里没人路标,没有建筑,只有一望无际的黄沙。

    按着芙缇娜说的方向一路找去,直到下午才看见在很远的地方有几个残破的矮墙。

    “过去看看。”曲文说道,在沙漠中看到一堵矮墙似乎要比看到绿洲还让人兴奋。

    凯雷德听见把方向盘一打,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矮墙旁边。

    “咦!”看到矮墙,银笑风的神情变得异常的谨慎,因为整堵矮墙不像是被风吹自然露出,而是被人挖出来的。“小心些,这附近可能有人。”

    银笑风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宁可遇到的是一群响尾蛇,也不愿遇到一群人。因为人往往比动物猛兽更可怕。

    “不用看了,肯定有人。”透过灵觉线线在百多米外的地方,曲文发现一处和周边沙地不太和谐的地方,快速跑了过去,原来是一张伪装用的沙网,在下边掩藏着一辆性能良好的沙漠王子越野跑车。

    听到曲文的话,保罗和凯雷德害怕的把枪拿了起来,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如果遇到伏击,自己在明,别人在暗,往往是九死一生。

    等曲文回到旁边,银笑风用脚轻轻的踢了下露出的一道矮墙说道:“我想他们应该都下去了。”

    随着银笑风踢动矮墙,从矮墙的下方忽然传来阵阵沉闷的石头移动声,很快一道只有一平方米见宽的地下隧道口出现在五人的面前。

    “这,这是……”凯雷德惊讶的说不出话,相传在埃及东部沙漠还有很多未被人发现的法老墓,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得到里边的宝物,这辈子都可以享用不尽。

    “谁知道。”银笑风耸了耸肩,不敢肯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说不定是另外一个法老墓葬,不过到了这里总要下去一探究竟。

    “那我们要下去吗?”保罗很小心的问了句。光是望着洞口都叫人心骇不已,怎么看都像一个怪兽张着嘴巴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

    “废话。”曲文说了句。背上两把m468,拿着个手电筒率先跳了下去。自然有了灵觉,胆子也变得特别的大,也许这就是艺高人胆大吧。而且由他走在前边最合适,放开灵觉可以探查到前方可能存在的危险。

    “走吧。”银笑风对芙缇娜说了声,竟然主动的拉着她的手往里走,与其把她留在上面不如带在自己身边更放心。

    突然被银笑风拉着,先是一愣。接着心头一暧,芙缇娜乖巧的跟着走了下去。

    拉着银笑风的手,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安全和踏实。

    “你呢?”凯雷德苦笑着望了保罗一眼,就算下边有无数黄金,可是命更重要啊,法老墓中机关重重。充斥着骇人听闻的诅咒,许多冒险者还没踏出法老墓就永远的陪葬在墓里。

    “我,我,我已经向安拉起誓过会一生追随主人,所以主人到那我就到那。”

    安拉是伊斯兰教中的神,是全知全能的造物主。亦是宇宙的维系者,命定者和审判者。而曲文则从兄弟,老板,大老板,老师转变成了保罗的主人。

    把话说完。保罗也扛着两把霰弹枪和两把手枪跳到了地洞中。

    “疯了,全都疯了。难到金钱就这么重要吗!”凯雷德独自站在洞口外大叫。连叫了同声把心一横,又大骂了句:“妈的,果然钱比命更重要,以后我只信奉money!”骂完,凯雷德也跳了进去。

    洞中漆黑一片,空气混浊不堪,但勉强能呼吸得了。

    曲文走在最前边,放开了灵觉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起先被一只老鼠吓了一跳,然后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有老鼠证明了生物可以在下边存活,如果没有最好有多快跑多快。而且看到老鼠总要比看到虫子,特别是不知名的虫子要好。

    这会曲文突然想起经典的美国大片《神鬼传奇》,三部中的法老诅咒都是虫子脱不了干系。

    “奶奶的,以后再也不看美国大片了,那帮家伙太能吓人。”曲文在心里大骂。

    石洞中的一切表示这些都是由人为建成的,上下两旁全都是整齐规整的大石砖,每块约有半米宽高,每面有四块,四四方方非常的规整。虽然没有任何图案,如果能搬出去,光是这些石砖都能卖不少钱。还别说就专门有人喜欢收集古墓中的一切东西。听闻还有收集到干尸后会在晚上抱着干尸睡觉。所以曲文对干尸有着特别的恶心感。

    走进洞内约有二十米的地方,路面开始向下呈三十度角倾斜,这时保罗走到了曲文身边,小声的问了句:“主人我们真的要下去吗?”

    曲文斜身看了保罗一眼,这家伙改称呼的速度真快,一下一个样。

    “你还是叫我曲老师吧,或者老大也行。”不太习惯让人叫自己主人,感觉和旧社会的地主老财差不多。

    “是的老大主人。”保罗回答道。

    “……”

    无奈的揉了下太阳穴,没再说什么,曲文领头继续往下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进入地洞之后,越往下走气温就变得越凉,不过和沙漠上的炎热空气相比,这种感觉舒服太多。

    约莫走了三十米,出现了个转角,转角处不宽,上下只有两米宽高,如果是身高超过两米的人都必须弯着身子向下行走。而这样的高度也给曲文几人强烈的压迫感。

    曲文一米七五,银笑风一米七八,保罗一米九多,仿佛虽然要碰到头一样,所以总会不由的把身子弯低,走的时间一长便有些腰酸背痛。

    “你们猜猜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如果是法老墓,正常情况下会有两到四个通气口,通气口也可以供人进出,是为了方便工人在金字塔里工作。等到金字塔完工才会全部封死。

    从进来的地方,看不到有金字塔在上边,却有一个两米宽通气口,感觉上很像进到了倒三角金字塔。

    倒三角金字塔是一种反向搭建的金字塔,在地面看不到任何痕迹,然后向下由宽到窄倾斜纵深。已知的倒三角金字塔最小的深处离地表只有三十米,最高的深达一百多米。

    要知道现代的建筑,在挖地基的时候,利用现代机械工具,挖三十米都很坚难,何况是在古代没有先进机械的情况下,埃及劳动人民竟然能向下深挖上百米,所以这成为了世界奇迹。

    而在《达芬奇的密码》中,倒三角金字塔底坐上的小小金字塔,成为了解开所有迷团的关键,于是又为倒三角金披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外衣。

    “法老墓?”凯雷德说道,坚定了心中的信仰,他现在只希望这是座法老墓,然后有大把的黄金珠宝在等着自己。

    “屁话,一看这就是个地下墓穴,我问的是这条通道原来是用来干什么的?”曲文小声骂道,生怕太大声会引发什么未知的机关。

    “通气口吧,如果是正殿入口一般会很大。”凯雷德是埃及人,去参观过不少金字塔和法老墓,一般正式的入口和通道都很大,小的两米五左右,大的三米见宽,只有通气口才会建得这么小。

    “通气口吗,刚才我也这么想法,可是通气口完工后不是都会堵死的吗,这一路除了入口处完全没有被封堵过的痕迹。”

    “这……”

    凯雷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曲文的提问,自己要是能回答得出早就去当考古学家了。

    很快五人又来到第一个转角,和前边一样都是呈大约三十度角倾斜,四面的石壁没有任何石刻图案,让人推测不出是那个年代的建筑。只是觉得越往下走就越冷,凉爽的气温渐变得寒冷起来。

    见芙缇娜微微颤抖了下,银笑风没有说话,把一丝真气渡到她体内。

    由于银笑风修练的功法属火,真气渡过,芙缇娜的身体立即变得温暖起来。

    芙缇娜觉得很不可思议的看了眼银笑风,难道是错觉吗,和喜欢自己的人走在一起心里是那么的温暖。

    看见保罗也因为寒冷微微抖了下,曲文干脆把身上的衣服脱下,自己光着个膀子,把衣服递了过去。

    “穿上吧,要不病倒这里没人救得了你。”

    看着曲文递过的衣服,保罗感动异常,伊斯兰教徒都觉得人的一生会有一个值得自己追随的长者,长者会带自己接近安拉,而自己的这个长者就是曲文。

    “那老大主人你呢?”保罗恭敬的问道,这是主人的恩赐,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我才没有那你么虚弱,你应该多锻炼一下身体。”曲文有灵觉在身,如同穿了一层无形的保护罩,寒热不侵。

    “是的老大主人。”

    “……”

    看着保罗,凯雷德特别的羡慕,看来他找到了自己认为值得追随的人,可是自己呢。

    就在这时银笑风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递给凯雷德。

    “穿上吧,你也要多锻炼一下了。”

    “是,是的银笑风先生。”凯雷德接过衣服,感动得很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果然自己背弃了安拉,这一生只能信奉万能又万恶的金钱教主。大不了真的发现宝藏,多分一些给四人。

    于是墓穴中出现了两个穿着两件衣服的男人和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还有一个满脸幸福的小女人。

    连续走过三个转角,来到最下边一层,呈现在五人面前的是一处宽畅的地下平台,和通道里光滑平整的大石砖相比,这里的石壁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四面刻满了典型的埃及文字和绘画,栩栩如生,采用多总颜料和构图方法,描绘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老大主人你看这个。”保罗站在一面石壁的下方,惊讶万分的指着一个图案大叫道,上边刻着的竟然是狮头阴阳鱼图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