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出尔反尔

作者:当时明月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斗兽最新章节!

    照足了四九城里老辈子人传下来的斗牛场面规矩,耳听着斗牛场面上响器班子先是伺候了一段《鹊登枝》,再奉承一折《太平年》,两拨伺候着斗牛的人物中出头挑开场面的人物,也就都从斗牛场面上的活栅栏门走到了斗牛场面中央。

    依旧是照足了老规矩,两个站到了斗牛场面中央的人物先是朝着周遭看台上的四九城爷们来了个四海揖,这才双双朝着对方行了个平头礼,嘴里异口同声地朗声叫道:“手艺上边无大小,辈分里头有高低!在下初学乍练,行里只算半个空子。有手艺不到、礼数不周,还请老师傅您海涵、指教!”

    才把场面话照着老辈子的规矩说完,旁边瞧热闹的四九城爷们里头,已然有人扯开烟酒嗓吆喝起来:“嘿这倒是邪行了?这老火正门出来亮相挑场面的倒是认识,是老火正门里坐馆的师傅谢门神!可新火正门这位.老几位,我没瞧错吧?南沐恩南爷?他什么时候能替新火正门里出来挑场面说话了?”

    就像是说相声里头捧哏的那位一般,立马就有人接应上了方才这位四九城爷们的话头:“感情您不知道今儿这新火正门里的规矩路数?这新火正门戳旗号的日子口短,堂口里连师傅带徒弟、碎催也就那么十几号人,可打外边请来的诡倒是真不少!就这位南沐恩南爷腰上挂着的那紫檀木牌子,就是新火正门里的诡牌子,四九城里少说都有二三十号人物身上带着这玩意呢!”

    像是没听见周遭看台上四九城爷们的议论纷纷,穿着一身宝蓝缎子马褂的南沐恩皮笑肉不笑地朝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谢门神抱了抱拳:“谢师傅,今儿这场面上的规矩路数,您拿个章程?”

    很有些木纳地抱拳朝着南沐恩回了一礼,谢门神像是在背诵着早已经记在脑子里的语句一般,却是丝毫都没打磕巴地朗声朝着南沐恩说道:“南爷您客气了!当着这么多四九城里场面上走着的老少爷们、玩家主顾,今儿这斗牛场面上的规矩路数。那还得听咱们这些个衣食父母订规矩不是?哪儿还轮得着咱们在这儿自说自话?”

    原本谢门神便是生得牛高马大,平时说话时也都是习惯提着一口丹田气,那话音听着倒也不高,可说话的动静却像是一道闷雷打从旁人耳朵边上滚了过去,着实叫个字字入耳。在这场面上再刻意地加上了几分气力之后,旁边看台上过千看热闹的四九城爷们全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谢门神说出的每一个字音,顿时便是扯着嗓门叫开了好!

    四九城里五行八作。伺候主顾时候的心思手段各有千秋,可真能把主顾伺候得打心眼里觉着舒坦的人物,倒还真不算多。

    就像是早年间梨园行里有位角儿,大冷的天儿到了戏园子一瞧,台下面就坐着俩戏迷过来捧场,台上边连角儿带龙套、捎带着鼓乐班子加起来的人数倒有好几十号。

    瞧着台底下冷火秋烟、门可罗雀的模样。戏班子里也就有人开口商量——要不就把票钱给人家退了,再说几句好听的软和话把人请走了事。

    要不然,几十口子人伺候俩听戏的人物,这还真有些不值当的意思?

    可那位角儿一见这场面,立马就是大手一挥——今儿不但要替台底下这两位主顾好好唱戏,还得来个双出大轴儿!

    也不为旁的,就瞧着人家戏迷大冷的天儿顶着鹅毛大雪老北风来戏园子捧场。这份人情心意,自己心里头就得明白——做艺,得先有艺德!

    就这么一场替两位戏迷唱过的双出大轴儿,下半晌才刚唱完,晚饭口上的时候,这消息可也就在四九城里散了出去。从那往后十数年间,只要是这位角儿上戏的水牌子挂出去,从来就是场场爆满。一来是这角儿的活儿着实地道。二来就是瞧着这角儿伺候主顾心思诚恳,大家伙也就都乐意捧场!

    而像是火正门里伺候玩意的活儿,说破了也就是一个道理路数——伺候着四九城里喜好玩意的主顾在家中怡情、场面上争胜!只要是能把主顾们这点心思琢磨通透了,那买卖自然兴旺红火。

    尤其是在这四九城里头走场面的爷们几乎到齐的地界,高高把这些位火正门的新、老主顾捧上一回,主顾们心里头那得意舒坦的劲头,可算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

    也就有那四九城里明白斗牛场面上规矩路数、坐在小隔间的老玩家飞快地被人公推了出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朝着周遭玩家连连拱手作揖,直到场面上叫好的动静稍许消停下来,这才扯着一副烟酒嗓、很有些卖弄地大声叫道:“诸位老少爷们抬举,让我老头子出来说句话。那我也就在这儿絮叨几句。自打大清国八大铁帽子王订下这斗牛场面的章程规矩之后,斗牛时候寻常也就是生斗、死斗,文斗、武斗四样章程!生斗是跪蹄算输、死斗是倒架为负,文斗只凭犄角、武斗角上加刀!诸位老少爷们,今儿新、老火正门出头挑场面的人物里头,老火正门谢门神谢师傅捧着咱们,让咱们开口订规矩、拿章程,就是不知道新火正门里南沐恩南爷,您也能点头么?”

    几乎是下意识地,南沐恩扭头朝着身后看台上一处小隔间的方向望了过去。在远远瞧着那小隔间门口站着的个酗计模样的人物朝着自己连连点头之后,这才双手抱拳地朝着周遭看台上再次鼓噪起来的四九城爷们大声叫道:“只要是四九城里老少爷们乐意,这场面规矩自然是诸位老少爷们说了算!”

    爆响而起的叫好声中,那被众人推举出来的老玩家与身边几个小隔间里坐着的玩家商议了几句之后,这才再次扬声叫道:“这斗牛的场面,已然是断绝了好些年头。今儿大家伙能有这份运气瞧见斗牛场面,这已然是老天爷开眼,叫咱们能好好过一把憋了多年的瘾头!老话都说人要知足惜福,因此上大家伙商议着,今儿的斗牛场面上。也就只来文斗、生斗的规矩。新老火正门的师傅们全都是点到为止,分出输赢就得!”

    虽说四九城里好伺候玩意的主儿都说只论玩意、不论身份,大家伙就是图个一同高乐,可是在私底下,那些位高权重、家财万贯的玩家,却还是有些高人一等的意味。眼见着几个坐在小隔间里的、有权有势的玩家都订下了场面上的规矩,那些个坐在木板看台上的玩家、主顾也都乱纷纷地应和着叫嚷起来:“没得说。就这么着吧!”

    “有热闹瞧就成,也别弄得血糊刺啦的模样,瞧着心里头都发怵!”

    “麻溜儿的吧!这眼瞅着就到了正晌午的时辰了,等着场面上分出了胜负输赢,马前点儿还赶得上大家伙凭赌票分红利呢!”

    “话可说回来了,这两头双龙对赌的场面上坐庄的人物呢?珠市口儿的熊爷到这会儿还没露脸。那位齐家行三爷也不照面,这算是哪一出啊?”

    乱纷纷的话语声中,围着斗牛场子瞧热闹的人群中,几个瞧着就像是牙纪行里人物的中年汉子一边连连打着拱手,一边不断篇地朝着挤的水泄不通的人堆说着软话,领着几个抬着八仙桌和太师椅的力巴分开人群,挤到了斗牛场子一侧。飞快地将八仙桌和太师椅安顿下来。

    而在他们身后,穿着一身灰鼠皮翻领马褂、手指头上还套着俩古玉扳指的齐三爷僵硬着面孔,顺着人堆里刚开出来的胡同走到了八仙桌旁,稳稳地坐到了那张垫着锦缎蒲团的太师椅上。

    只一瞧见齐三爷坐定,那几名看着像是牙纪行里人物的中年汉子顿时亮开了嗓门,异口同声地吆喝起来:“新火正门诡、大日本国公民齐家行三先生,坐庄双龙对赌,在这儿谢过了场面上诸位老少爷们赏脸捧场了!”

    听着牙纪行中诸人的吆喝声。齐三爷却是眉目不动,只是略略朝着看台上诸人拱了拱手,便有微微垂下了眼帘,摆出了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沉静模样。

    就像是要与齐三爷打擂台一般,从齐三爷坐着的八仙桌对面,一连串拉扯着嗓门的吆喝声。也在此时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让道了嘿.”

    “开水.烫着了不赔呀.”

    “闪开闪开.当是在戏园子里看蹭戏呢?都跟这儿扎堆.”

    “挡着角儿不上场,这他妈还能看什么蹭戏躲开了嘿”

    乱糟糟的叫嚷与粗鲁的推搡之下,同样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挤出来的几个青皮混混扛着一条不知道从哪儿踅摸来的枣木案桌摆到了斗牛场子一侧,恰巧与齐三爷坐着的八仙桌遥遥相对。

    叉腰斜肩地站在一旁。在等着另外几个青皮混混将一张长条凳子摆放稳当之后,大冷天里依旧刻意敞胸露怀的熊爷一屁股坐到了那张长条凳子上,乜斜着眼睛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齐三爷:“这路数可是不对吧?双龙对赌的场面上,接应了我姓熊的赌注的,可是那位新火正门姓韩的掌门人,不是您这位我说,对面这位爷们,该是怎么称呼来着?”

    很是凑趣地,几个跟在熊爷身边的青皮混混顿时扯开嗓门吆喝着答应起来:“嘿哟熊爷,这可真说不好?要朝着早二年说,对面那位爷们估摸着是姓齐?可现如今.倒是真不知道这位爷是姓甚名谁?”

    “熊爷,这场面您可得仔细拿捏住了呀!要说这四九城里的爷们,从来都是认打不认怂。可对面这位爷们,倒是听说有一门绝活儿,专治这认打不认怂的脾性?”

    “啥绝活儿?”

    “这您都没听说?卷包儿会呀”

    估摸着是人群中早就藏着不少熊爷杆子里的青皮混混,在听着熊爷身边那几个跟班的奚落叫嚷声时,人群中也猛地想起了些阴阳怪气的叫喊声:“这可不对吧?双龙对赌的场面上,从来是对赌的庄家坐上来镇场面,猛不盯上来个日本人坐庄,这算是啥事儿?”

    “就是!这还上来个懂卷包儿会功夫的日本人,我说老少爷们,咱们这要是一个不仔细。只怕这双龙对赌的场面上,还得出一回人财两不见的故事啊?!”

    “韩良品呢?甭躲在后头装着伺候玩意,麻溜儿上来说话嘿!”

    就像是全然听不到人群中杂乱的奚落与夹枪带棒的阴损话语,齐三爷始终保持着一副阴冷沉静的模样。反倒是站在斗牛场子中央的南沐恩,很有些着急慌忙地朝着坐在长条凳子上的熊爷扬声叫道:“熊爷,今儿这双龙对赌场面上的庄家换了齐家行三先生,照着四九城里双龙对赌的规矩。倒是该有个怎么说道?”

    从鼻子眼里嗤笑一声,熊爷很有些爱搭不理地朝着南沐恩拱了拱手:“南爷,您好赖也是四九城里头场面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就这双龙对赌的时候,庄家换人赔双倍的规矩,还用得着问我?您这横是瞧着我姓熊的不懂规矩不是?”

    双手一拍。南沐恩脸上猛地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笑容:“熊爷说得是!双龙对赌的场面上,换了庄家的这头儿得赔双倍,这规矩可是老早就定下来了,谁也都得照着规矩来,哪怕齐家行三先生是大日本国的公民,那也得照着这规矩来!只不过双龙对赌的规矩里还有一条,换过的庄家只要认了赔双倍。那可就能接着加注。这规矩,熊爷还记得么?”

    依旧是拧着眉毛,熊爷乜斜着眼睛哼道:“这规矩倒也不假!我说南爷,您也甭在多说什么片儿汤话,咱们都知道请了您当诡的新火正门财大气粗、家底子厚实!您这儿麻溜儿的撂一句,这位大日本国的齐家行三爷,打算再加多少赌注?!”

    低垂着眉目,端坐在太师椅上的齐三爷伸手从自己怀里取出来一个扁扁的小木匣子。慢慢地放到了自己面前的八仙桌上,涩着嗓门沉声说道:“还请段君辛苦一二!”

    早在瞧见齐三爷坐到了太师椅上的时候,原本坐在小隔间里喝茶瞧热闹、捎带着跟几个报馆的记者唠闲篇磨牙的段爷已然收敛了脸上那憨笑的模样,把个原本就不大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窄缝,胖得像是胡萝卜一般的手指也开始慢慢地在椅子扶手上轻轻地敲打起来。

    而在齐三爷从怀里摸出了那个扁扁的小木匣子、出声要请作为中人的段爷验看赌注之后,原本瘫坐在椅子上的段爷猛地跳起了身子,几乎是横着那肥硕的身板撞开了几个挡路的报馆记者。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齐三爷的身边。

    重重地喘着粗气,段爷压根也不客气地伸手抓过了齐三爷放在八仙桌上的那扁平的小木匣子,一把掀开了小木匣子上的盖板,顿时便看着那小木匣子里的几张存单怪笑起来:“好家伙.您还真是一敢割肉上赌台的主儿!就匣子里这几张日本国大东亚银行的存单。这差不离就得是您和您那些位朋友全付身家了吧?”

    微微朝着段爷点了点头,齐三爷依旧是涩声说道:“段君,这小小数目,不过是为了让大家玩得更加尽兴而已,倒也算不上是什么身家!如果段君验证无误的话,那么不知道对方能否接受这小小的加注?”

    用力扣上了那木头匣子的盖板,段爷狠狠地把那小木头匣子拍在了八仙桌上,扬声朝着坐在对面长条凳子上的熊爷大声喝道:“熊爷,这边这位齐家行三爷可是加了重注,您是接应了还是.”

    耳听着段爷那刻意拉长了腔调的话音,依旧是歪斜着坐在长条凳子上的熊爷立马心领神会地一挥手,很是豪横地叫嚷起来:“段爷,您都不必告诉我那位齐家行三爷加注的数目是多少,我这儿一口全都接应下来就是!左不过就是一翻两瞪眼的局,赢了吃肉、输了喝粥。只要是能叫场面上的诸位爷们玩个尽兴,姓熊的这点家当全都砸进去了,那也就当是银子扔进永定河,咱只求听个响动!”

    轰然而起的叫好声中,站在斗牛场子中央的谢门神与南沐恩齐齐朝后退了几步,各自转身朝着己方关着斗牛的牛栏猛一挥手。

    伴随着两人挥手的动作,守在了各自斗牛身边的相有豹与韩良品,几乎是同时伸手摘下了别在自己腰后的桦木条子,不轻不重地在斗牛背脊上批着的五彩牛衣上抽打了几下,驱赶着各自的斗牛在牛栏里跑起了圆场.(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