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唇枪舌剑

作者:当时明月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斗兽最新章节!

    差不离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再加上千万分的小心,冯六爷好不容易才爬上了七层讲坛,提着一口气轻轻坐到了讲坛正中摆着的那张太师椅上。

    从袖管里摸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冯六爷还没来得及喘上口气,一阵冷飕飕的小北风已经直冲着后脊梁吹了过来,生生让刚流了一身热汗的冯六爷打了个寒噤,身上的热乎劲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瞅着就该是要下雪的天气,平地上没准还没觉着有多冷,可这么没遮没拦地坐在孤零零七层高的讲坛上,那刺骨的小北风顿时朝着人骨头缝里猛钻起来。

    再加上要在人前显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冯六爷身上也就贴肉穿了件半新不旧的小夹袄,外头再裹了一件压根都不挡风的长袍。才被冷风吹了不到半支洋人烟卷的功夫,冯六爷已然觉着自己后脊梁开始发凉,就连手指头也冻得隐隐约约地有些刺痛起来。

    强自稳了稳心神,冯六爷吊着嗓门,朝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低矮讲坛上的纳九爷扬声叫道:“闲话少述,既然今儿是同门论道、比较高低,那我先问你,这火正门中八大斗兽的来历,你能说的明白么?!”

    都还没等纳九爷答话,站在纳九爷身旁的相有豹已然笑眯眯地接上了冯六爷的话头:“这话哪还要问掌门师叔?火正门里刚入门的小徒弟都能答得上来!”

    只听着相有豹话音一落,站在纳九爷身后人群中的九猴儿顿时朝着冯六爷打一拱手,嘴头子异常利落地朝着冯六爷扬声应道:“火正门里学徒九猴儿回冯六爷问话!火正门中猴、鸡、狗、牛,鹰、鼠、蛇、蝎八大斗兽,原本来历是大清国立国之初定出来的八大铁帽子王各有所好,从火正门伺候的诸多玩意里挑出来的这八样玩意,定为火正门里八大斗兽!这八位铁帽子王的名讳该是和硕睿亲王爱新觉罗多尔衮、和硕郑亲王爱新觉罗济尔哈朗、和硕礼亲王爱新觉罗代善、和硕豫亲王爱新觉罗多铎、和硕肃亲王爱新觉罗豪格、和硕承泽亲王爱新觉罗硕塞、多罗克勤郡王爱新觉罗岳托、多罗顺承郡王爱新觉罗勒克德浑!学徒九猴儿,恭请火正门前辈冯六爷指教!”

    耳听着九猴儿那连珠炮一般背诵出来的八大斗兽来历,再加上一字不落地念出来大清国八大铁帽子王的封号、名讳,也都不等冯六爷开口说话。围观的人群中已然有人大声叫起好来:“好!这徒弟教的算是出挑了!”

    “入门功夫就教师承来历,纳九爷这可真是讲究人!”

    “授艺先立德,这家教门风好!”

    就像是没听到周遭人群中的叫好声一般,九猴儿中规中矩地朝着冯六爷一揖,这才缓缓地低头垂手,退回到了纳九爷身后的人群旁边。

    干咳了几声,冯六爷就像是没想到火正门中的小徒弟也能答上自己的问话一般。犹豫了片刻之后,方才扯开嗓门朝着纳九爷叫道:“那再问你。火正门中功架,大功架几路?小功架几路?各路功架的来历又是如何?”

    依旧是没等纳九爷开口,从纳九爷身后的人堆里猛地窜出来个着只有**岁模样的小徒弟,亮着还没变嗓子的奶音叫嚷起来:“这我知道,掌门都教过的!小功架三十六路,讲究的是站似山羊抵角、行似水蛇游川、蹲似黄鼬远眺,卧似灵蛇盘阵”

    嘴里一板一眼的慢慢念叨着,那小徒弟像是平日里在火正门中演练功架一般,竟然就在纳九爷端坐着的讲坛前拉开了架势操演起来。一段歌诀念罢。那小徒弟也恰好收注了势头,朝着周遭围观的人群团团一揖,奶声奶气叫道:“活儿练得不地道,是学徒我入门时日尚浅,功夫还不到家!在诸位老少爷们、行家里手面前献丑了!”

    才一见那小徒弟蹦出来的时候,周遭围观的人群就着那小徒弟一身红袄、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模样很是讨喜,再一听那小徒弟奶声奶气地学着大人模样说话行事。周遭瞧热闹的人群老早就在心里头喜欢上了八分,纷纷乱乱地叫嚷起来:“好家伙,这火正门里的小徒弟,怕不都是挑出来的人尖子?!”

    “这还带着奶音呢,小功架就已经有了几分火候了!我说诸位爷,这还不给赏一声好?”

    “还得说是师傅教得好!都说是言传身教。您瞧瞧纳九爷那做派,这么大个场面当前,正经叫个八风不动!有这么一位师傅,教出来的徒弟可就想得着了”

    眼瞅着讲坛底下那小徒弟又得了个满场叫好的彩头,冯六爷急急地吸溜着生生冻出来的清鼻涕,瓮声瓮气地朝着纳九爷叫嚷起来:“蓄獒之法如何办理?以蓄獒之法得出来的獒犬,有金包铁、银包铁、铜额角、花四眼。孰高孰低?”

    稳稳当当踏前一步,相有豹如数家珍般地开口应道:“取同胎公犬九条,断奶后同笼,断其饮食”

    耳听着相有豹侃侃而谈,再次答上了冯六爷的问话,站在人群前面的假和尚忍不住扯开嗓门吆喝起来:“嘿今儿可是冯六爷跟纳九打擂台,怎么倒成了你们这帮子碎催跟人前多嘴多舌的?!欺负冯六爷身边人少,玩车轮战不是?臭讹啊纳九输不起,领着手底下人臭讹啊!”

    抬手抓起了放在自己手边的茶碗,熊爷劈头盖脸地将那茶碗朝着兀自吆喝不休的假和尚砸了过去:“你他妈给我闭嘴!哪儿都少不了你这祸害张嘴喷粪不是?再多一句话,熊爷叫你这辈子都张不开嘴!”

    阴恻恻地冷笑一声,坐在熊爷旁边不远处的赛秦琼扫了一眼狼狈躲闪着的假和尚,却是慢条斯理地接上了熊爷的话头:“我说熊爷,您这话可就透着不公道了!今儿来瞧这场热闹的爷们,可都是奔着冯六爷和纳九打擂台来的。老是叫外人跟这儿多嘴多舌的搅合,这也当真是不合适吧?”

    嘿嘿一阵憨笑,段爷斜眼朝着正要拍桌子发作的熊爷递了个眼色,这才朝着一脸阴沉的赛秦琼竖起了个大拇哥:“赛爷到底是场面上走着的,说话就是有板有眼!今儿大家伙来瞧的。可就是火正门里头的人打这场擂台,外人真不该多嘴!只不过”

    伸着肥大的手指头,段爷朝着纳九爷端坐着的讲坛周遭一比划:“我瞧着方才出来搭茬的,也全都是火正门里头的人,怎么着也不是外人吧?照着我说,咱们来瞧热闹的,就甭张嘴多说什么了!这要是有一句没说对地方的。人家打擂台的还没能分出个高低上下,咱们这瞧热闹的倒是先闹腾起来。这可就真叫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端过了放在手边的茶水啜了几口,段爷像是不经意般地抬眼了几个混在人堆里的猥琐汉子:“再者说了,也甭管是五行八作、哪门哪派,有能耐的就是爷,没能耐的都是孙子!仗着辈儿大就搁在外头招摇永定河里王八就没一个辈儿不大的,怎么就没见有人请回去当祖宗供起来?!”

    很是凑趣地,熊爷立刻朝着段爷拱手笑道:“还是段爷这话说得在理!眼下这打擂台的场面,必然是要分出来个上下高低,真假行家!我这儿多一句嘴——好赖我也算是火正门里常来常往的朋友。旁的事儿我管不着,可要是有人输了场面,还要搁在我姓熊的面前拿辈分充数、明里暗里的生讹硬诈”

    弯腰伸手,熊爷异常利落地从裹腿里抽出了一把青森森的小攮子,狠狠地钉在了自己身侧的桌子上:“”那就瞧瞧谁敢照着我这把攮子说话!

    眼瞅着段爷、熊爷都明里暗里的在给火正门纳九爷一行人撑腰拔份儿,不仅赛秦琼闭嘴啥也不说,就连假和尚也都缩了脖子。讪讪地朝着人群里溜达。

    可还没等假和尚溜达出几步,几个缩在人群中獐头鼠目的汉子已然围拢了假和尚。其中一个脑门上贴着块黑膏药的汉子更是压低了嗓门,朝着假和尚呲牙笑道:“爷们,这时候就想走不是?可着四九城打听打听,有谁能拿了罗锅儿徐家的印子钱就这么撒腿走人的?!”

    也不等假和尚开口说点什么,那脑门上贴着块黑膏药的汉子已经把一只巴掌按到了假和尚的肩头:“踏实在这儿陪着爷们着。今儿要是姓冯的赢了这场面,那咱们啥话都好说!这要是他赢不了永定河底下待着的那些主儿,可就该有伴儿了!”

    哭丧着一张脸,假和尚无可奈何地向了在高台上冻得玩命吸溜鼻涕的冯六爷:“我的个活祖宗,你可是真不能输了这场面啊!要不然这可就得死一窝啊”

    像是感觉到了假和尚心头的惶恐,坐在高台上的冯六爷也只觉得浑身发麻,脑子里琢磨过的那些个刁钻古怪的问话也都成了一锅浆糊。吸溜了半天的清鼻涕。冯六爷总算是憋出了一句话:“火正门中,有一眼认玩意的规矩,讲究的就是人家送上门来调教、伺候的玩意,瞧一眼就得能说出来这些玩意的来路!我这儿有几张图,你倒是认认?”

    仿佛是吃了回命金丹一般,已然被放印子钱的几条汉子制住的假和尚顿时蹦了起来:“图在我这儿呢!来闪开条道儿叫我过去!”

    连蹭带挤的,假和尚玩命地脱出了那几个放印子钱的汉子的钳制,从怀里摸出了早就备好的一本图册,小跑着凑到了纳九爷的面前把图册展了开来:“瞧瞧,这画上可不是寻常的玩意,叫你瞅一眼,那都算是叫你长了见识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