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祸害又来

作者:当时明月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斗兽最新章节!

    歪在一家半掩门小院的土炕上,假和尚捂着青紫的眼眶,一边让那蒙头垢面的半掩门娘们揉着已经涌出好大一块淤青的肚子,一边哼哼唧唧地指挥着那半掩门娘们该揉得轻些还是重些,时不时地还嘬上一口掺和了白面的烟卷儿,朝着布满了蜘蛛的屋顶吐上几个烟圈。

    假和尚本姓贾,据说老家是在青海佛塔寺一带,却压根不是吃斋念佛的真和尚。家里老人打从晚清的时候家里搬来了北平城,做的是蒙鼓皮的手艺活儿。

    可手艺传到了假和尚手里,假和尚却嫌吃手艺饭太过清苦,整日里只顾着吆五喝六的跟些青皮无赖耍钱酗酒逛窑子,生生把祖上好几辈子才攒下的一套四合院败了个干净。

    知根知底的街坊四邻都说,这假和尚幸亏是爹妈去得早,要不见着这么个败家玩意,那还不得活活的再气死一回?

    眼瞅着家业全无,假和尚倒也真是该做青皮的角色,丝毫都没犹豫的把打小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命金锁扔进了当铺,做了一身青布袄裤外加一件青洋绉长衣,脚上穿蓝布袜子配花鞋,迈左腿拖右腿的当起了职业混混。

    既然是混混,平日里基本上就是无事生非强抢硬讹,而且每个混混都有些个拿不上台面的事由。

    有在剃头铺子里趁着剃头师傅一个没留神猛地一晃脑袋,锋利的剃刀在脑袋上一开二寸长的口子,满脸是血的混混立马嗷嗷叫唤着破相了挡运了,不赔钱那是绝对不能善罢甘休;有在鞋店里买新鞋,趁人不备朝着鞋底子上按个钉子,然后一叠声怪叫着从鞋里抽出来一只血呼啦撒的臭脚丫;更有那胆大皮厚的直接奔了那些半大不小的赌场,豁出去挨一顿死揍咬紧牙关不吭一声,等赌场养着的打手打累了打够了,也就能在那赌场里吃一份长供,一个月怎么也能有个二三十块大洋的开销。

    说起假和尚讹人诈钱的手法,倒也真不稀奇。有时候是找些个半大不小的二荤铺子进门就吃,等吃饱喝足了立马从怀里掏出串半新不旧的木头念珠朝着脖子上一戴,而后扯开嗓子吆喝说自己是和尚,今儿一个不留神那可是吃了绝对犯忌讳的东西,真真儿的就不能活了!

    连喊带撒泼,外加上一旁还得有十来个青皮混混起哄架秧子的闹腾,不想被惹出麻烦搅合了买卖的二荤铺子只能是破财免灾。

    再有个路数,那就是提着个顺手从菜市上踅摸来的鸡笼子上老官园碰瓷。但凡是见着了那些个城外来老官园贩卖些野味的老实人,假和尚提着那鸡笼子朝上一撞,少说也得把人家辛苦弄来的野物讹倒手才罢休!

    一来二去的,这假和尚的匪号,也就在不少的街坊口中流传了开来。

    所以在撞见了相有豹之前,假和尚也是照葫芦画瓢地想要讹那老人手中的几只黄皮子,可没想到

    感受着肚脐位置传来的一阵阵撕扯般的疼痛,假和尚忍不住狠狠一脚踹在那半掩门娘们的身上:“他妈想弄死你爹呢?叫你给爷揉肚子,不是让你和面”

    骤然间挨了假和尚重重一脚,那半掩门娘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在愣怔了片刻之后,拍着大胯扯着嗓子哭嚎起来:“你个杀千刀的货啊有能耐你上外面横去,谁打了你你找谁去!你在老娘这儿撒什么威风?!老娘这儿开门做生意,你白睡了老娘小半年,你给过老娘一个大子儿没有啊?你吃老娘的喝老娘的,白面儿都得老娘拿卖身子的钱供着你,你还下死手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哇”

    一路哭嚎着,那蓬头垢面的半掩门娘们一骨碌爬起了身子,顺手抄过一个扫炕的笤帚疙瘩,劈头盖脸地朝着半躺在炕上的假和尚打了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假和尚很是挨了几下笤帚疙瘩的抽打,这愈发激起了假和尚心头郁积的火气。伸手拽起了炕上油腻麻花的被子,假和尚搂头盖脸地将那半掩门娘们裹进了被子里,狠狠地按在了土炕上。

    重重地喘息着,已经被太多的白面侵蚀了身体的假和尚捡起那半掩门娘们掉落的笤帚疙瘩,拼尽全身气力朝着被裹在被子里的半掩门娘们抽打起来:“叫你个臭老娘们给我闹!还反了你个臭娘们”

    正打得酣畅,从明显有些破败肮脏的院落外,猛地传来了个尖利的叫喊声:“假和尚,杆子头儿让你赶紧去见他!估摸着,是秋虫会上要攒局了嘿”

    胡乱答应了一声,在假和尚那咒天骂地的叫骂与蒙在被子里的尖叫声中,直到把手中的笤帚疙瘩打得四散裂开,假和尚这才重新倚靠在光秃秃的炕席上,大口喘息着朝蒙在被子里尖叫着哭嚎的半掩门娘们叫道:“嚎你娘的丧!爷今儿还老实告诉你,有爷在一天,你就得供着爷吃、紧着爷喝,白面烟膏子一样都不能少!赶紧给爷起来,拿钱!爷还得出门!”

    利索地从脏兮兮的被子里钻了出来,显然没有被打得太惨的半掩门娘们继续撒泼般地尖声叫嚷:“哪儿还有一个大子儿?你个杀千刀的在老娘这儿睡了小半个月了,老娘那点体己钱都叫你给”

    颇不耐烦地一脚踹到了那半掩门娘们的身上,假和尚毫不客气地坐直了身子:“你还跟爷玩你那点小心眼儿?上回那个东北老客,没少给你钱吧?还有前儿晚上你那通县的老相好你给爷拿来!”

    只是上下打量了几眼那紧张兮兮的半掩门娘们,假和尚立刻伸手朝着那半掩门娘们腰间衣襟上的一块补丁抓了过去。在胡乱的撕扯了几下之后,假和尚满意地攥着从那补丁里找出来的一块大洋和几张钞票摔门而去,只留下那半掩门娘们坐在地上指天画地地哭叫咒骂

    顺着偏街小巷一路走过,假和尚着实做到了雁过拔毛。

    卖豆汁焦圈儿的挑子、贩莲蓬、海棠果儿的小贩且都不论,甚至连摆在小巷口上的剃头挑子,也让假和尚给讹了十来个大子儿,叮当作响地揣在了衣兜里。

    当假和尚走到一家挂着一杆龙头鞭子的点心铺门口时,趁着周遭没人留神,已经混了个肚儿圆的假和尚利落地将刚刚从半掩门娘们那儿抢来的一块大洋塞进了鞋底,这才站在点心铺门口朝着点心铺里扬声喊道:“杆子头儿,您老在呢?”

    叮当一声,一个白瓷茶碗擦着假和尚的脖子飞出了点心铺的大门,在门口的青石板街上摔了个粉碎。伴随着那茶碗摔碎的声音,一个明显带着些天津口音的粗豪嗓门,也在点心铺里响了起来:“瞎了你妈狗眼!迎门就挂着爷的龙鞭,你还敢站门口啰嗦?”

    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假和尚那拘谨的模样完全没了平日里的豪横味道:“回杆子头儿的话,这不是听着您老一声吆喝,我这儿溜溜儿的就赶紧寻您来了么?”

    冷笑一声,点心铺中的那个粗豪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假和尚的话头:“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过你这点孝心?滚进来吧!”

    点头哈腰地答应一声,假和尚抬腿走进点心铺的店堂之中,塌肩耸腰地朝着正端坐在店堂一侧椅子上的一名粗壮汉子打了个千儿:“杆子头儿,您吉祥!”

    也不朝着自己打千行礼的假和尚,那粗壮汉子却是抓起了放在手边点心盘中的一块沙琪玛,朝着卧在自己脚边的一条毛色金黄的大狗递了过去,口中漫不经心地说道:“听人说,前几天你在老官园叫人用一只瘟鸡给蒙了,跟抱着你亲爹牌位似的抱着那只鸡去了虎坊桥斗鸡场子,还红口白牙地跟人签了一百块大洋的死押凭据?赌输了拿不出银子,生生叫人打得当街给人磕头叫爹假和尚,你可真给珠市口的爷们长脸!?”

    刚刚还在脑中编排着的瞎话被堵在了喉咙口,假和尚顿时哭丧了面孔叫嚷起来:“这不是没想到么?谁知道一个外路来的愣头青能有那道行?”

    冷哼一声,那额头上留着几道明显刀疤的粗豪汉子依旧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脚下的那条毛色金黄的大狗身上:“都没摸清门道,你就敢抱着那只瘟鸡上门?丢人现眼了,就想起报杆子的名号帮你挣命,你当杆子的字号是你家坟头的牌位?还是当我这个杆子头儿是你家养活着的狗不是?”

    微一抬眼,那粗豪汉子眯缝着的眼睛里,猛地投射出如同毒蛇般的冷光:“那就是养条狗,平日里也得好好喂些血肉吧?你假和尚拜了杆子也有两三年了,年节孝敬且都不说,该交到杆子里的例份你也是能拖就拖、能赖就赖,平日里懒得找你说话,你就真当我这杆子头儿是庙里的泥城隍,短了香火也拿小鬼没辙?”

    似乎是感觉到了那粗豪汉子语气中的变化,原本卧在那粗豪汉子脚下的大狗猛地站起了身子,朝着近在咫尺的假和尚呲牙闷嗥起来。

    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假和尚苦着脸孔叫道:“实在不是对杆子头儿您不敬,现如今年景不好,开买卖的也赚不了个仨瓜俩枣,能弄到手的钱也就混个吃喝”

    可怜兮兮地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和十来个大子儿,假和尚双手捧着那些钱,小心翼翼地将那些钱放到了粗豪汉子身边的桌子上:“踅摸了小半个月,身上也就这点儿了,杆子头儿您”

    乜斜着眼睛,那粗豪汉子一口唾沫啐到了假和尚的身上:“你当打发要饭花子呢?!”

    涎着面孔,假和尚就像是没到自己衣服上的唾沫,再三地朝着那粗豪汉子打躬作揖:“千错万错都是我假和尚的错!可杆子头儿您要是不替我找回这场子,我假和尚的面子丢了不要紧,可人家都知道我假和尚是拜了杆子的”

    猛地瞪圆了眼睛,那粗豪汉子嘬起嘴唇轻轻吹了声口哨,已经站在他脚边的那条毛色金黄的大狗立刻朝着假和尚扑了过去,在假和尚的惊叫声中将假和尚按倒在地。

    吐着红红的长舌头,那条毛色金黄的大狗在假和尚身上左嗅右闻,不过片刻之间,便将假和尚藏着一块大洋的鞋子扒拉下来,叼到了那粗豪汉子的脚边。

    低头了藏在鞋子里的那块大洋,脑袋上留着好几条刀疤的粗豪汉子冷笑着开口说道:“还想在你熊爷面前玩藏私的把戏?就熊爷脚边这条哮天犬,哪怕你把大洋藏到骨头缝里,它也能给你找出来!”

    顺手抓起点心盘子里的一块沙琪玛仍给了吐着长长舌头的大狗,熊爷慢条斯理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子,鄙夷地着兀自瘫软在地、吓得浑身哆嗦的假和尚说道:“你不仁,熊爷我不能不义,也免得这事情传邪乎了,坏了咱杆子的名头!走吧跟着爷去会会你说的那外路来的愣头青!”

    很是心疼地摸索着被大狗撕扯开了好几条口子的衣襟,假和尚愕然朝着熊爷叫道:“杆子头儿,您知道那家伙在哪儿?”

    一脚踢在了假和尚的身上,熊爷大步走到了点心铺门前,摘下了挂在点心铺门口的那条鞭柄上镂刻着龙头装饰的鞭子:“杆子里的弟兄要都是你这样的,那熊爷我可真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