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野性难驯 (上)

作者:当时明月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斗兽最新章节!

    绕着拿新木材下了仔细功夫打造出来的四尺见方、一人高低的笼子,相有豹手里提着一桶子从门前小溪刚打来的清水,用个葫芦瓢天女散花似的朝笼子里泼着水。而在那算不得太大的笼子里,一头浑身漆黑、额头上还留着个醒目的十字疤痕的黑豹,正哆嗦着浑身的皮毛不断地将相有豹洒到了身上的水珠抖落,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沉闷的嗥叫声,一双眼睛里也是凶光毕露!

    眼瞅着相有豹手里那桶清水勘堪要泼了个干净,手里提着满满一桶清水的九猴儿却已经脚步飞快地走到了相有豹身边,恰好接应上了相有豹泼水的势头。

    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九猴儿一边抬头看了看渐渐升高的日头,一边朝着脚底下踩着趟泥步的架势,手上头兀自不停泼水的相有豹说道:“师哥,时辰差不离了吧?打从天蒙蒙亮到这会儿功夫,百十来桶凉水招呼上去,哪怕这玩意性子再猛,估摸着也该服软了?”

    手上泼水的动作压根不停,相有豹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且还没到火候呢!听着我师傅说过,咱火正门里老辈子的好手里边,一共也就两个把豹子调教得能听喝随身,花费的功夫少说也有小两年!这头玩意才到了咱们手里不足一个月,哪儿就能这么快服软?麻溜儿的,再来三十桶水!”

    干脆利落地答应一声,九猴儿一把提起空荡荡的水桶,小跑着直奔了不远处的小溪边........

    打从误打误撞的遇见了一豹一雕殊死相争的场面,仗着九猴儿手中那颗苗子的爆响镇住了场面后的相有豹,虽说是拿着一根爬山藤拴住了那黑豹的脖颈子,再靠着老叶叔帮手把那黑豹挂在树杈上勒了个昏死后拿捏下来,可一身上下的厚布大袄也叫那黑豹的利爪撕扯成了破布条。这要不是相有豹身上都带着功夫、比寻常人灵醒许多,那黑豹一张利口说不好还得在相有豹身上开几回利市?

    而拿着一件大袄裹住了金雕的韩良品也没能讨得了便宜,虽说那金雕一双翅膀、一对利爪全都叫大袄包裹起来,可那金雕伸在衣裳外头的一张利喙。却是把韩良品一双胳膊上啄出来好几个小酒盅粗细的血窟窿!

    经过了这么一翻折腾之后,好容易才算是稳住了场面的老叶叔与相有豹等人一合计,也就只能是由老叶叔带上金雕、领着九猴儿赶回住处取些合用的家什拾掇刚到手的黑豹,而相有豹与韩良品只能在林间燃起篝火,静候着老叶叔与九猴儿再次转回。

    虽说有山间不行夜路的老讲究,可领着九猴儿回了住处拾掇家什的老叶叔却也都顾不上这积年的规矩,刚取了合用的家什便马不停蹄地打了回头。等得第二天日头刚起。老叶叔与九猴儿已然再次汇合了相有豹与韩良品二人。

    也是合该韩良品命里有数,拿着五花麻网捆了黑豹朝回扛的相有豹等人才走到下了绳网的山坡地,远远便瞧见了叫绳网捆住的十好几只斑羚。估摸着是挣扎了许久之后依旧没能逃出绳网,叫绳网困住的斑羚全都低头耷脑的没了精气神,叫老叶叔等人绳捆索绑地手到擒来,压根也都没费太多功夫。

    取新伐的松木急就章搭了个离地一尺的笼子关了黑豹,拿现成的竹篾加小心编制成半丈方圆的鸟罩困了金雕。捎带着搁在雾灵山中其他有斑羚活动的地界下了绳网,才不过三五天的功夫,九只刚生了犄角的斑羚已然在两只走地狗的看守下关进了篱笆当中。

    依照着同仁堂里大夫交代的法子,再仗着老叶叔常年狩猎练出来的手艺,韩良品一连服下从九只幼年斑羚犄角里取出来的鹅黄浆水之后,才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一张脸便涨得红里透黑。张嘴吐出来好几块黑漆漆的瘀血块子之后仰天便倒,摔在地上立马便是鼾声如雷,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都说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可这话要搁在韩良品身上却像是倒了个个儿。酣畅淋漓睡过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再喝一碗夏侯瑛荷仔细熬好的小米稠粥,韩良品脸上的蜡黄颜色居然就去了大半。再搁在院子里慢悠悠跟相有豹搭手走了九圈趟泥步,韩良品居然就能瞧着老叶叔煮在大锅里的兔子肉直咽唾沫?!

    将养七天。觉着身子骨已然复原的韩良品嘴上虽然一个字都没露,可一天到头魂不守舍的模样却是叫相有豹全都瞧在了眼里。悄没声地替韩良品收拾好了行囊干粮,相有豹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地把夏侯瑛荷朝韩良品面前一推,干脆利落地朝着韩良品撂下一句话——知道你想走,顺道把夏侯瑛荷先送回了四九城吧!

    眼瞅着韩良品没口子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相有豹这才算是放下心来——真要是有什么火上房的急事,韩良品肯定就腾不出功夫送夏侯瑛荷回四九城。既然韩良品都能毫不犹豫地接应下来护送夏侯瑛荷的差使。那估摸着韩良品也就是耐不住山间冷清,身子骨刚好,又琢磨着回口外接茬寻菊社商队的晦气呢!

    交代了夏侯瑛荷给四九城中纳九爷等人报个平安,相有豹与九猴儿倒是安心留在了老叶叔的住处。仔仔细细地伺候起了那只凶性十足的黑豹。

    但凡是虎豹之类的猛兽,原本身上就带着一股子凶悍之气,很是桀骜难驯。明朝时正德皇帝立豹房自娱,其中蓄养云豹九只、每只豹日支羊肉三斤,另有驯豹士卒二百四十人,最终调教得能随王伴驾、出巡游猎的豹子也就驯养出来一头,其中难度可见一斑。

    更何况民间早有传言,白虎黑豹为天生异种,得白虎而取其皮者权倾天下,获黑豹而驯其性者纵横八方。古往今来能得白虎皮的倒是知道过几个,但能把黑豹驯养成随身玩意的却是闻所未闻。

    因此上,才听说相有豹想要把这刚得着的黑豹驯养成随身的玩意,在驯兽行当里都还只算得刚刚入门的九猴儿固然拍手叫好,可在猎户行中厮混多年的老叶叔却是大摇其头——驯养豹子已然是千难万难,这还想驯黑豹.......

    祖宗八辈也都没听说有人把这活儿练成过!

    也还得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尽管相有豹自己心里头都拿着这事儿没底,可好容易到手了一只黑豹......

    这都甭管是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

    依照着火正门里传下来驯养猛兽的路数,相有豹先就重新整治了个刚好够把黑豹塞进去的兽笼,依旧是离地一尺拿石头给搁了起来,每天天刚亮的时候就拿着凉水不停朝着那只黑豹身上泼洒,生生熬得平时在白日里睡觉栖息的黑豹不得不玩命地抖弄着皮毛,这才能把沾到了身上的水珠抖落。

    就这么把黑豹折腾到日上三竿,已然累得半死不活的黑豹都还没来得及眨巴几下眼睛,九猴儿已然攥着一挂老叶叔平日里存着崩山惊兽的爆竹蹲到了笼子旁边。只要是见着那黑豹双眼一闭,立马就点着了个爆竹扔到了笼子左近,惊得那黑豹几乎都要顶着笼子蹦跳起来。

    等得熬到了天擦黑的档口,一大块带血的野味立马用长长的树棍挑着伸到了兽笼上方。偶尔滴答下来的丁点血水自然引得饥渴异常的黑豹仰着脑袋舔舐,但勉强才能塞进去黑豹的兽笼却让那黑豹怎么转悠都难得仰头舔到滴落的血水。折腾了一夜下来,依旧是腹内空空、饥渴异常的黑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冰冷的溪水已然劈头盖脑地泼了过来.......

    就这么生生熬了十天出头的功夫,除了偶尔扔两块带骨碎肉叫这黑豹吊着一条命,叫相有豹折腾得精疲力竭、形销骨立的黑豹已然没了力气太过折腾。虽说眼睛里的凶光依旧是丝毫未减,可倒也没像是刚叫逮住的时候那样见着人影靠近就张牙舞爪的卖弄凶悍。

    眼瞅着又是三十桶溪水泼下,相有豹看着笼子里连抖弄毛发都没了劲头的黑豹疲态毕露的模样,总算是撂下了手中空荡荡的水桶与葫芦瓢,转头朝着已然抓起了一大把爆竹的九猴儿说道:“今儿且先收拾到这儿,一会儿给扔半只兔子到笼子里,等这玩意吃食之后再上爆竹惊盹儿!”

    把抓在手里的一大把爆竹朝着怀里一揣,九猴儿撒腿奔到了伙房中取来了半只连毛带血的野兔,戳在跟树棍上朝着笼子里趴着不动的黑豹伸了过去,口中兀自嬉笑着朝那只落汤鸡般的黑豹笑道:“今儿可便宜你了,这兔子可要比上回的大了不少呢,还不赶紧着?”

    像是压根都没听到九猴儿的嬉笑吆喝,那只只能勉强蜷着身子趴在笼子里的黑豹纹丝不动瘫软着身子,四只爪子软绵绵地耷拉在兽笼底部的栏杆上,长长的尾巴也从兽笼的缝隙中垂落到了湿漉漉的地面上,瞅着就像是昏死过去了一般。

    很有些纳闷地把挑着半只兔子的树棍伸到了那只黑豹的鼻端逗弄着,九猴儿戳弄了老半天功夫之后,禁不住扭头朝着刚刚走进了正屋里休息的相有豹叫道:“师哥,师哥您快来瞧瞧这玩意,它怎么就不动换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