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将伯之助 (下)

作者:当时明月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斗兽最新章节!

    几乎是在严旭出声叫破屋顶有人窥伺的同时,相有豹也抖手从袖管里滑出了片刻不离身的蛇牙锥,抢前一步将纳九爷护在了身后。而佘家兄弟俩在片刻惊愕之后,也是飞快地从怀里摸出了带着蛇牙般尖刺的指套,分头把住了议事屋子的窗户和房门。

    虽说议事屋子左近压根就不会有闲人靠近,可严旭那听着动静不大的吆喝声,却是已然将二进院子里歇着的谢门神惊动得从自己屋里直撞了出来,手持着那支巨大的捣药杵横在了房门前,却是闷着嗓门重重吼道:“各屋灭灯,都别乱动!”

    伴随着谢门神那沉雷般的吼叫声,原本还亮着灯火的屋子全都灭了灯盏。从那些个小徒弟住着的屋子里,更是传来了那些年龄略大些的孩子压低了嗓门的叱喝声:“都甭乱!”

    “拢堆儿,小的在里边,大的抄家伙护着!”

    “堵门封窗,有撞进来,手底下甭客气!”

    也不过是在谢门神吼声出口后的片刻之间,火正门堂口的二进院子里已然变得漆黑一片,各个屋子里也是鸦雀无声,着实是一副森严整肃的模样。

    悄没声地站起了身子,严旭脚底下略一用力,身子已然轻飘飘地窜到了议事屋子的窗户旁,伸手把窗户启开半拉开合的大小空袭,像是条游鱼般地滑了出去。贴着议事屋子的外墙仔细听了听屋顶上的动静,严旭微微一个纵身。狸猫般灵动地跳到了二进院子中央,沉着嗓门朝屋顶上低叫道:“相好的。这都已然露了形迹了,还跟房顶上拘着?是您下来,还是我上去?”

    同样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条黑影如同风中柳絮一般,悄没声地从屋顶上轻轻跳了下来。双脚脚尖才一落地,那从屋顶上跳下来的人影团着身子一个翻滚,稳稳当当地单膝跪在了站在二进院子中央的严旭面前,双手像是变戏法似的将个托盘举过了头顶。闷着嗓门朝严旭低叫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实在是撞见了遭窄为难的场面,也顾不得礼数周全。江湖道上后进末学韩良品,在这儿给老师傅行礼赔罪了!”

    虽说暗夜无光,可早已经练出了一双夜眼的严旭却是一眼看清了托盘中放着的一对明晃晃的银牛角。朝着垂首跪在自己面前的恭顺赔罪的韩良品打量几眼,严旭却是没有伸手去碰韩良品捧在手中的托盘,只是照着江湖规矩微微侧过了身子、受了韩良品半礼,这才低声朝跪在自己面前的韩良品说道:“本以为韩爷只是懂的些调教斗牛的手艺。兼着身上还带着些功夫,可还真是没想到,韩爷您深藏不露?口外道上那位阿傍爷随身的家什都在韩爷您手上韩爷是阿傍爷高足?”

    纹丝不动地单膝跪在严旭面前,韩良品恭声应道:“师父当年说过,四九城内至少有七位老师傅,翻手就能置我于死地!而这其中要论起耳聪目明、听花嗅雪的本事。自然是潜行中泼法金刚严爷独占鳌头!”

    轻轻冷笑一声,严旭没去搭理韩良品那明面上奉承、暗地里示威的话茬,反倒是倒背着双手看向了议事屋子的方向扬声叫道:“九爷,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是个夜半拜门的晚辈人物。您看是让他哪儿来的哪儿去。还是赏他师父个面子,让您师侄跟他见见?”

    似乎是没明白严旭话里的意思。议事屋子里的纳九爷迟疑了片刻,方才涩声朝严旭应道:“严爷,借您一步说话?”

    也不搭理跪在二进院子当中的韩良品,严旭摆足了长辈的架势,倒背着双手慢悠悠踱步走进了议事屋子,迎着站在议事屋子门口的纳九爷低声说道:“九爷,这韩良品今儿是来拜门的,说不准就是有啥为难的事儿求着咱们了!您要是乐意见他,那就让辈分登对的人跟他说句话。您要是不乐意见他,我这就去打发他走?”

    站在漆黑的屋子里,纳九爷伸头从严旭肩膀头上看了看跪在二进院子里没动地方的韩良品,这才压着嗓门朝严旭说道:“严爷,这江湖道上的规矩,我还真就是个空子,半通不懂!这韩良品他大半夜的闹这么一出,倒是想干嘛?”

    扭头看了看跪在二进院子里的韩良品,严旭也是压低了嗓门朝纳九爷应道:“九爷,在口外江湖道上有些规矩,跟四九城里场面上的路数还真不一样。像是韩良品这样当面交出了自己随身的家什,外带着放矮了身段求人,左不过就是两层意思——要不就是给人打服帖了,上门交出兵器认怂服软。要不然这就是有求着咱们火正门的事由了,这才上门摆出来个服帖求人的模样,盼着咱们伸手帮忙。”

    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纳九爷却又急声问道:“可咱们倒是该怎么应付这场面啊?严爷,我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这里头的礼数、路数呀?这要是一个闹不好,丢人还是小事,再惹上个冤家可就不值当了?”

    有意无意地瞟了站在纳九爷身后凝神细听自己话语的相有豹一眼,严旭低声朝着纳九爷笑道:“九爷,这可就全在您一句话里头了!您要是觉着这韩良品可能朝着咱火正门张嘴的事儿太过麻烦、咱们跟他的交情也没到了这一步,那您只要叫人跟他客气两句,左不过就是说些山低池浅、不养蛟龙猛虎的客套话,把人打发走了了事。日后咱们火正门和他韩良品走在江湖道上撞见,那也不过就是个形同陌路、彼此不识,倒也真不会因为这个结仇!”

    像是察觉到了严旭看向自己的目光,相有豹却在此时抢先问道:“那要是接应了他求咱们的事由呢?”

    脸上闪过了一丝微笑的模样。严旭依旧是低笑着说道:“那可就不一样了!只要是答应了韩良品求着咱们的事儿,从此韩良品可就欠下了火正门里天大的人情。日后江湖道上相见也好、彼此远隔千里也罢。一张二指宽的条子递出去,哪怕是杀头卖命的事儿,韩良品也得立马办到!要不然日后在江湖道上,也就没了他韩良品这号人物站脚的地方了!”

    很有些犹豫地摇了摇头,纳九爷很有些拿不准主意似的扭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相有豹,低声嘀咕着说道:“能应下杀头卖命的事儿当报答,那求着咱们的事儿可也就小不了!眼下四九城里都乱成了一锅粥,这韩良品这时候上门不会有什么猫腻吧?要不咱回了他?”

    略作思忖。相有豹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师叔,既然人家都上门来了,那怎么着咱们也得知道这里头的来龙去脉不是?再者说了,严爷不也说是叫我这辈分跟韩良品登对的过去说话么?这要是真问出来有什么了不得的麻烦事儿,师叔您到时候在后面吆喝一声‘不行’不就是了?反正这火正门里,拿主意的可是您?!”

    扭头看了看相有豹那跃跃欲试的模样,纳九爷无奈地苦笑起来:“你这孩子还真是天塌了你都能当了被窝盖!行了。由着你去吧!”

    利落地一点头,相有豹却没忙着走出议事屋子,反倒是朝着严旭拱手笑道:“严爷,应付这样的场面,该是还有些规矩?这还得劳您驾给我说道说道?”

    耳听着严旭与相有豹等人在议事屋子里窃窃私语的动静,单膝跪在了地上的韩良品却是丝毫都不动弹。捧在手中举过了头顶的托盘也都像是拿生铁铸在了胳膊上一般,叫寻常人一眼瞧去,都知道韩良品在这双胳膊上没少下功夫打熬!

    而在离着韩良品十来步远近的一扇窗户后头,也不知道是谁轻轻拉开了绷簧模样的玩意。只听着那细碎得叫人牙酸的吱嘎声响,稍有些江湖道上眼光的人物。立马就能辨别出来,那少说都是一张三石弩弓上头的牛筋弓弦才能发出的动静!

    就这么十来步的远近。一张三石弩弓上头搭着的弩箭少说也能穿透了一头犍牛的大腿。要是那三石弩弓上头能像是口外那些马贼般装个‘山’字槽口,一弩三矢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估摸着就得是个神仙难逃活命的下场?

    叫这么个杀人利器在黑暗中指着,尽管是在大冷的天气,韩良品后颈上也微微见了些冷汗!

    微微抬了抬头,韩良品一边借着抬头的那些微动静在衣领上蹭去了后颈上的冷汗,一边却是压着嗓门再次叫道:“江湖道上后学末进韩良品,恳请火正门前辈高人赏见!”

    伴随着韩良品这催驾似的吆喝声,相有豹稳着脚部从议事屋子里应声而出,慢悠悠地走到了韩良品身侧站定,却是伸手把自己片刻不离身的蛇牙锥轻轻放到了韩良品手中捧着的托盘上:“山不就我我就山,水不行舟舟过水!江湖道上只论兄弟,大家都是平头交道,火正门学徒相有豹,当不起韩良品韩爷您大礼!天寒风冷,还请韩爷您屋里宽坐叙话?”

    稳稳当当地站起了身子,韩良品朝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相有豹略一点头,双手捧着托盘转身朝刚刚亮起了灯火的议事屋子里走去。

    虽说是知道了韩良品夜半造访是有事相求,可坐在屋子里的佘家兄弟俩却还是没把那带着蛇牙般尖刺的指环收起来,反倒是明目张胆地将戴着指环的巴掌亮在了刚刚走进议事屋子里的韩良品面前。

    而方才在黑暗中与韩良品照过一面的严旭,此刻却是在头上扣了顶不知道从哪儿踅摸出来的毡帽,下巴上也莫名其妙地多出来了几缕鼠须,脸色也变得枯黄焦黑,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坐在了靠门边的椅子上,牢牢地把住了议事屋子的房门。

    双手捧着托盘,韩良品像是没瞧见议事屋子里佘家兄弟俩和严旭摆出来的阵势一般,低眉垂手地走进了议事屋子里,依旧是单膝朝着端坐在议事屋子当中椅子上的纳九爷跪了下去,口中沉声:“求财拜赵公,赎命求阎罗。当着真佛不敢烧假香,韩良品走投无路,只求火正门前辈伸手搭救!日后火正门中但有驱策差使,韩良品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话音落处,韩良品举着托盘的双手猛地一沉,将捧在手中的托盘轻轻放到了地上,双手却是飞快地抓住了自己惯用的两柄银牛角,闪电般地朝着自己半曲着的腿上扎了下去。

    几乎是在韩良品肩头刚有动作的瞬间,始终都站在韩良品身侧半步的相有豹也是猛一探手,抢先将放在了托盘中的那柄蛇牙锥抓在了自己手中,使着一股子巧劲敲在了韩良品挥舞起来的两柄银牛角上。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韩良品手中直朝着自己大腿上扎去的银牛角顿时歪斜了方向,只是擦着大腿划出了两道血痕。也不等韩良品再有其他动作,相有豹已然抢先朝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韩良品低声喝道:“韩爷您懂得场面规矩,我火正门中人也明白江湖义气。就这么啥话都不说,先叫您身上见红挂彩,传出去了还不得叫人笑话我火正门不通人情?”

    叫韩良品与相有豹那兔起鹘落、快若闪电的动作一惊,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纳九爷好悬都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双手也隐约摆出了拦阻的架势。可一想着严旭方才交代的规矩关节,纳九爷却又不得不强压着心头的悸动,摆出了一副前辈高人、云淡风轻的模样,装出了一副淡然模样,稳着嗓门开口说道:“江湖义气也好,场面规矩也罢,搁在我火正门中人眼里,左不过就是多结善缘、少惹是非,这才能换个长久平安!既然如今韩爷您有了为难遭窄的地方,说不准用得上我火正门中人伸手相帮,也就请韩爷明示,看我火正门有没有这能耐给韩爷您搭把手、帮个忙?”

    紧紧握着那两只惯用的银牛角,韩良品看也不看自己大腿上那两条正不断渗血的伤口,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看向了纳九爷:“韩良品只求火正门中诸位前辈帮我寻着一只鸽子落脚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