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好计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nbeyes,飘逸疾风,xiaomu303,铁衣1,mylove1984的月票支持,尤其感谢斯文少帅,苍白的脸颊注册那么多账号投月票支持我。感谢开拖拉机飙车的大红包,真心感谢你们。)

    第八百零九章好计谋

    清漳大营一战之后,河北诸城已经没有人能阻挡燕云军兵锋所向。突破清漳夏军大营之后的第四天,徐世绩和宇文士及等人率领大队人马也终于赶到。燕云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动兵终于成行,六十几万大军云集清漳一线,浩浩荡荡,遮天蔽日。

    这也是李闲攻陷长安之后,燕云军麾下主要将领第一次聚的如此整齐。

    徐世绩,宇文士及,秦琼,程知节,罗士信,裴行俨,张亮,李道宗,薛万彻,薛万均,长孙无忌,雄阔海,谢映登等人全都到了。

    兵威之盛,可称十年来之最。

    将领聚集,以至于连李闲的中军大帐都显得有些拥挤。

    李闲特意换了一身簇新的黑色绣龙王袍,坐在高大的帅位上看着手下众将,忍不住心中也有些许感慨,嘴角上的笑意中带着一丝满足。自大业末年起兵以来,塞北江南,河西辽东,大大小小数百战,历经多少挫折多少坎坷,九死一生,步步惊心,到如今一统中原只剩下最后一战。

    洺州。

    王咆取代窦建德所建立的大周,是阻挡李闲成为中原霸者的最后一块石头。不过这块石头并不大,也不坚硬。手中有万钧铁锤,一块拦路石李闲如今已经看不在眼里。举手抡锤,砸碎了就是。

    “臣等叩见主公!”

    军中诸将,以徐世绩为首分列两排,郑重的对李闲行了叩拜大礼。

    莫说李闲,便是军中诸将心情也都有些激动难平。这么多年了,天下终于即将大定,谁不感慨万千?自大业八年,天下始乱,多少英雄豪杰想问鼎中原,高士达,张金称,孙宣雅,窦建德,王薄,萧铣……这些人如今已经成了历史的尘埃,豪杰辈出,谁知道又有多少人带着雄心壮志成为黄土下的一抹枯骨。

    数万万里江山,哪一寸土地下没埋着尸骨野心?

    “都起来吧。”

    李闲伸出双手虚托了一下,微笑着说道:“你们之中,有的孤已经三五年未见,有的一直跟在孤身边。这几年来都是东奔西走,辛苦你们了。今日难得齐聚,孤看着心里就实实在在的欢喜。稍后孤让人备了美酒,等议完了军务上的事孤要与你们好好的醉上一场。”

    “主公,这酒还是等到破了洺州城之后再喝也不迟。”

    雄阔海抱拳道:“如今洺州大乱未平,窦建德不知所终,王咆初掌朝权,百姓士兵只怕心里都还惶恐不安。正是进兵的好时机,王咆那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凭着一座孤城就能抵挡主公天威。”

    李闲笑了笑说道:“切不可轻视任何一个敌人,王咆在这之前确实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既然他能将窦建德废掉,仅仅是这一件事就不可小觑。十年前孤也不过是个十四五岁,初领兵是在燕山上。再之后便是辽东那一役,侥幸得回中原,那时候孤也不知承受过多少冷嘲热讽,多少人视孤为黄口小儿。”

    “若是王咆这个人早生十年,未必就不能成一番大事。”

    谢映登往前上了一步说道:“昨日夜里密谍昼夜兼程送回来了消息,是王启年费尽心思打探来的。从周国一个兵部员外郎的嘴里得知,王咆似乎有北上侵犯博陵崔家,然后挥军夺取涿郡的打算。估摸着他自己也知道难以抵挡主公兵锋,所以在准备退路。”

    李闲嗯了一声,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站在众将最后面位置上的崔潜。

    “博陵崔氏……”

    李闲看向徐世绩问道:“懋功,你有什么看法。”

    徐世绩抱拳俯身道:“若是这消息确切,咱们就要先动手了。洺州距离博陵郡,比咱们现在所在之处要近了千余里。不如抽调一支精骑即刻出发,昼夜兼程赶去博陵等候。洺州军缺少骑兵,平原野战,不必担心什么。”

    李闲嗯了一声,又看向崔潜问道:“崔潜,你是崔家的家主。既然事情涉及到了你们崔家,孤无论如何也要问问你的看法。”

    ……

    ……

    “臣谢主公。”

    崔潜上前一步,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只是……臣有一事暂且还没想明白。”

    “你说”

    崔潜想了想说道:“王咆虽然是个年轻人,而且之前也确实没听过他的名号。臣与他交过手,也能看得出来他身上有着心浮气躁这样年轻人的通病。那一战他执意追杀我军,而不是迅速返回与王伏宝汇合。由此可见此人城府并不太深,且刚愎自用……但是!”

    崔潜正色道:“主公,从他密谋除掉王伏宝,攻破洺州城,逼走窦建德这一系列的事来看,此人怎么可能是个城府不深的人?此人怎么可能是个心浮气躁的人?”

    李闲微微皱眉道:“你与他有过交手,你所想之事比孤要透彻些,你只管说,咱们都参详一下。”

    “喏”

    崔潜应了一声道:“臣在想,当初他那样刚愎自用,无视王伏宝的军令执意追杀微臣,是不是故意为之?”

    “第一,他极有可能在那个时候就开始谋划,为的是麻痹王伏宝和夏军中那些将领。也是为了给咱们留下一个心浮气躁的印象,故意让人轻视他。被主公一战而灭全军,这是他没法预料到的事。但如果主公没有恰好赶到,那几万骑兵……就会被他变作私兵!”

    “第二,臣现在已经在怀疑,他受伤被王伏宝送回洺州,是不是也是他计划好了的事,就为了和洺州城里的裴矩等人联络勾结。他有除掉王伏宝那样细密计算的心思,怎么会想不到回洺州危机重重?只怕,他是巴不得回到洺州去。”

    这两点一说出来,大帐中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果真如此,王咆这个人的心机也太深沉了些。如此年纪便有这样城府,若是不小心谨慎的话说不得会被他算计了。

    “你的意思是?”

    李闲问。

    崔潜犹豫了一下说道:“臣只是怀疑,若王咆真的是个心机如此深沉,行事如此细密谨慎的人,他怎么可能将进军博陵郡的事闹得人尽皆知?他既然知道主公麾下有军稽卫,不可能不小心提防。一个小小的兵部员外郎……就算身在兵部接触军务,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决策?”

    “若军机大事连个兵部的员外郎都瞒不住,那他能领兵真是不容易。”

    “所以,他攻打博陵郡是假的,是为了引咱们上钩?一旦咱们分兵往博陵郡,就会中了他的埋伏?”

    裴行俨忍不住低声惊呼。

    “不!”

    崔潜叹道:“这是一手两个准备都做好的棋。”

    ……

    ……

    “若咱们真的分兵往博陵郡,他就可以以逸待劳。以伏兵应之,杀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就算咱们的精骑再强,长途跋涉之下也是锐气尽失。千里奔袭必撅上将军,王咆说不得就是打的这个算盘。”

    “若是咱们不出兵博陵郡,他也没什么损失,索性出兵将博陵郡攻破,尽掳走我崔家财产。如今涿郡也是兵力空虚,他顺势北上抢夺涿郡,北可出塞北,东可入辽西……尤其是往辽西,渔阳郡一带山高水险,他屯兵而守的话对咱们很不利。主公早晚都要出兵征伐辽东,到时候王咆就是第一块拦路石。”

    崔潜说完这番话之后,大帐中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按照你的推断,咱们不管怎么做都处于劣势了?”

    裴行俨有些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就算他有埋伏怕他什么,既然知道了他的阴谋诡计,那么小心提防着就是了,索性将他埋伏的兵力一举灭掉。”

    “话说这么说,还是小心筹备的好些。”

    宇文士及道:“不过裴行俨这番话倒是也极有道理,越简单反而越有道理,将计就计……他不是等着咱们救博陵郡的人马么,那咱们就派兵前去。不过将人马分成前后两队,到时候他若是伏兵尽出,后续的人马再杀上去围而歼之。若是没有伏兵,派去的人马刚好守住博陵……只要博陵郡守住,王咆的洺州就真的是一座孤城了,到时候瓮中捉鳖!”

    “主公”

    徐世绩想了想说道:“六十几万大军云集河北,粮草消耗所需甚巨。多耽搁一日,消耗的物资就是一笔吓人的数字。也亏着这几年各地屯田收获颇丰,再加上黎阳仓和兴洛仓等几个大仓很早就打下来了。可粮道太长,路上的消耗也不是一个小数。大军攻伐洺州,宜快不宜迟。”

    “距离洺州不过八百里左右,等赶到洺州士兵们再做休整也不晚。”

    李闲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索性就多准备些。”

    他起身走到舆图前面,看了看之后吩咐道:“李道宗,你带十万人马在此地休整三日之后,即刻开拔往涿郡。你的本部兵马没有北战的经验,所以将薛万彻的四万人分给你,再从徐世绩麾下拨六万人给你。前阵子的罗艺的人马把高句丽人赶回辽水以东之后,渊盖苏文老实了一阵子。自从罗艺北上入塞北,渊盖苏文又开始打辽西的主意。你到涿郡之后,也可随机应变,最好挫一挫高句丽人的锐气。”

    “前几日铁勒人的可汗札木合派人给孤送来一封信,意思是想对孤称臣,但要求孤不要在对草原上的事插手,他愿意付出两万匹战马,一万头牛,五万只羊……甚至愿意割让出三千里草场来做献礼。”

    李闲笑了笑道:“你率军往北,孤已经急调房玄龄从长安赶来与你一同去。等到了涿郡之后,你和房玄龄二人先把札木合允下的礼物收过来,至于孤见不见他再说。伸手不打送礼的,收了礼再打……你为人谨慎,领兵镇守辽西孤也放心,但说到扯皮,你肯定不如房玄龄擅长。罗艺那边孤会派人去说,待他返回涿郡之后另有别的安排。”

    听到这句话,徐世绩的眼神猛的一亮。

    他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到,调罗艺出塞北支援阿史那朵朵,主公这是一箭双雕之计。若罗艺不听号令,即便罗士信在军中,那这一战也终究是要打的。罗艺遵从号令的话,主公派人接替罗艺镇守涿郡,再将罗艺的人马调往别处……罗艺离开了涿郡,便失去了立足之根本,了却一桩心头之患,好算计啊。

    “薛万彻!”

    李闲转头吩咐道:“你带精骑两万,步兵六万即刻开拔赶往博陵郡。骑兵让懋功为你挑选,步兵从张亮的江都兵里拨给你。崔潜是孤手下臣子,他家族危急,孤不可不管。你和崔潜同行,你为行军主将,崔潜为长史,凡事多商议。不管王咆有没有埋伏,博陵郡都要护住。”

    “臣遵旨!”

    “臣拜谢主公!”

    这个军令一出来,徐世绩不得不又在心中赞叹一声。

    李道宗不带本部兵镇守涿郡,而是带着薛万彻和我麾下的兵马,这是因为主公对他还不是完全信任。而以薛万彻和崔潜镇守博陵,为的就是预防李道宗有反心!李道宗麾下的兵马一小半是薛万彻的兵,他若有反心,与涿郡近在咫尺的博陵立刻就会知道,到时候薛万彻率军平叛事半功倍!

    李道宗若是想反就要掂量一下了,他能不能过得去薛万彻那一关!再说,崔潜守博陵,那是他的家族之地。他怎么可能放任别人欺凌侮辱?必然会尽心尽力做事。这一手安排,却考虑了太多事在里面。

    主公,好计谋!

    徐世绩看向李闲,不由得由衷赞叹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